当前位置:

第351章 章回35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天,天气晴好,万里无云,阳光灿烂得让人的心情都变得好了起来。

    原战背着藤筐,揣着数十包止血药粉离开神殿走入广场。

    因为神殿广场地处音城中心,所有街道都围着它展开,平日只要天气好,广场可以说是音城最热闹的地方,没有之一。

    有意思的是,广场周围分成米字型街道,每一条街道都有自己的特点,也许在有意识的安排下,广场也被分成了数个部分。

    这数块地盘并不等分,但每个地盘都无混淆,平民交易区就是平民在做买卖,奴隶交易区就只贩卖奴隶,而食物相关则全部集中在一块。贵族区也有人做交易,不过他们卖的是元晶首饰、骨器、药剂,还有一些古怪的石像木偶之类,一般祭司和神侍都会到这里。另外还有专门比歌喉和乐器的场地,外来者也有专门的交易地盘。

    虽然各交易区无混淆,但因为全部集中在广场上,大家按圆形分散开,并没有特别明显的主次和贵贱之分,又没有墙壁之类遮挡,这让任何人都能在任何区域闲逛和进行交易。

    “只这一点就能看出音城的统治者很有头脑,而且比较开明。”严默真心赞叹。

    “我们九原会更好。”原战在外来者地盘找了块空地坐下。

    外来者区域卖的东西大概是最杂的,什么都有,但来逛的人也特别多。

    “你应该在地上铺一块布或者兽皮,上面放一些草药和制作药剂的工具,然后站起来大声吆喝……”严默清清不存在的嗓子,一本正经吆喝道:“看一看,瞧一瞧,世上最好的外伤药,不用不知道,一用吓一跳,不怕买后悔,无效我全包!”

    原战沉默两秒,“我是不是应该再拿把刀子,看到人过来就在在自己手臂上划一下,然后再撒上药粉,让人好清楚看见药效?”

    严默大赞,“不错!你已经领会跑江湖卖狗皮膏药的精髓,长此以往,你必将称霸江湖天下一统。”

    “……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我说的明明是通用语!”

    “再说我听不懂的话,你右大腿也归我。”

    “滚你的!”

    两人在脑中嬉笑喝骂,原战竟然能从头到尾保持一张脸面无表情。不过他也采取了严默前半段意见……没有布匹和兽皮,他干脆让地面升起一个离地约小腿高的石台。

    草药他可以当场催生,他不会炮制草药,就全部保持了旺盛期的新鲜模样,为了不让催生出来的植物因为缺水少土被太阳晒死,他还特地把那些植物的根用附近较为湿润的土壤包裹起来再放到石台上。

    严默看着乐,胡乱指点他,让他把包根土壤变成花盆状,诀窍是内湿外干。这一来,那些催生出的药草顿时就上了档次,放在石台上也显得特别精神。

    原战还按植物生长高低给他们排了序,最矮的放最前面一排,最高的放在最后一排。这样一来,这个不大的石台就变得特别显眼和整齐了。

    其实原战让地面无声无息地升起一块石台,就已经足够让周围不小心看到的人侧目。等到注意观察他的人发现他不仅能够控土,还能控制植物生长时,那嘴巴张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不过能到上城来的人基本都有些见识,一开始惊讶了下,后面很快就恢复正常。

    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装在“花盆”里的植物,这个不大的摊位很快就引来不少客人询问。

    原战很快就卖出两盆开花的药草金银花和迎春花,止血药则完全没开张,因为他要价太高,别人一听就摇头。

    第三盆卖出的仍旧是开花植物夏枯草,原战一看开花的好卖,他就把没开花但能开花的全部催出了花苞,又把被问的最多的迎春花多弄了几盆。

    就在这时,一名脸圆圆的中年战士带了两名属下笑眯眯地走过来,“大人,您好,外来的客人想要在音城交易,必须取得许可,如果是在广场这里只需要一天三十枚一级币。”

    原战没有多啰嗦,很快数出三十枚一级币交给圆脸中年战士。

    圆脸战士收到钱后拿出一根木牌往原战的石台上一插,那么坚硬的石台,他却跟插豆腐似的,插好后对原战行了个礼就要带人离开。

    “喂,那位战士,需要外伤药吗?效果很好,可以当场试用。”原战扬声。

    圆脸战士收腿转头,目中闪过异色,“你怎么看出我有伤?”他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血腥味。”原战答。

    圆脸战士恍然,“谢谢,不用了,我有药。”

    原战像没听到对方的拒绝,“试试,不要你元晶币。”

    圆脸战士失笑,转回身,“好,那我就试试。”他也不怕这个高大的部落人害他,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原战从放在石台上的一个兽皮包裹里摸出一小包药粉,药粉用小木瓶装着,瓶口塞着木塞。

    “把这瓶药粉激发药性后,均匀地撒到你伤口上,不要浪费。”原战抛出小木瓶。

    圆脸战士手一张,接到。

    “头?”两名年轻战士不放心,一起靠近圆脸战士。

    圆脸中年战士对他们摆摆手,当街拉开自己的外衣,里面是一圈裹在腰上的粗布,粗布正面印染了一层血迹。

    圆脸战士让两名手下帮忙,把包裹伤口的粗布解开,露出里面像是被野兽深深抓伤的伤口。

    伤口颜色目前还好,但血还在往外渗,这证明他之前用的药并不是很管用。

    圆脸战士看看自己的伤口,低声骂了一句,拿着木瓶激发里面药物的药性后,竟没怎么犹豫,咬开木塞,就要把木瓶里的药粉往伤口上倒。

    “等等!”原战皱眉。

    圆脸战士手顿住,表情微变,“怎么,有什么问题?”

    “你这样站着上药会浪费药粉,我这药粉十分宝贵,浪费一点都对不起我们默巫。躺下,让你的手下帮你。”

    圆脸战士既然露出伤口并接受伤药,也是因为他自知他之前买的药并没有多少效果的缘故,如果原战不叫住他,他就往贵族交易区去了,在那里他能买到更好一点的伤药。

    但如今既然有不花元晶币就能让他试用的伤药,他当然更愿意选择这边。

    圆脸战士依言躺下,他们都是雪地里都能裹张兽皮就躺下睡觉的强大战士,自然不在乎地面干净与否。

    周围有人围过来看热闹,大家都对这个新出现的外来者带来的伤药很感兴趣。

    圆脸的手下之一接过木瓶,跟圆脸战士又确认了一遍,这才小心把其中药粉倾洒到他伤口上。

    “嘶!”圆脸战士肌肉一颤,疼得倒抽一口冷气。

    给他上药的手下吓了一跳,“头,你没事吧?”

    圆脸战士咬紧牙花,硬忍着没叫出来。

    那上药的年轻战士正要站起来质问原战,却在扫过圆脸战士腹部的伤口后噤了声。

    另一名年轻战士又担心圆脸战士,又想看住原战不让他跑了,忙得都不知道要干什么好。

    原战坐在那里,继续捏他的花盆玩,对圆脸战士的反应并不怎么关心。

    但严默却一直在留意圆脸战士,“有效果了,血已经止住。”

    原战这才抬头看向圆脸战士,当他看到对方疼得扭曲的表情,不由疑惑,直接问出声:“很疼?”

    圆脸战士吃力地点点头。

    原战看他疼得那个惨样,当即在心中问严默:“他为什么会那么疼?”

    “本来不应该疼,不过加了我的脱落皮肉,如今普通的消炎止血药八成已经变成消炎止血生肌特效药。特效药嘛,刺激伤口细胞快速愈合,疼一点也正常,人快速长个子,腿和膝盖还疼呢。”

    “你身体恢复生机会不会也是这么疼?”这才是他关心的重点。

    所以我溜到你身上来了呀,当初身体里刚有一点反应,就差点疼得老子魂飞魄散。

    “默?”

    “很疼。”

    “你在我身体里也能感觉到疼?”

    “会弱很多,但仍旧能感觉到。”

    原战总算放心一些,“那你等你身体完全长好再回去好了。”

    “看情况吧。”灵魂离体时间太长貌似也不太好?

    圆脸战士疼得受不了,也忍不住问原战:“为什么这么疼?你这到底是治伤的药,还是毒/药?”

    “血止住了。”原战指出事实。

    圆脸战士不好勾头看自己腹部,便看向给自己上药的手下。

    那年轻战士连忙点头。围着看热闹的人也勾头过来看,看到血果真止住,一个个跟着发出唏嘘声。

    圆脸战士示意手下扶自己起来,站起后低头看自己受伤的腹部,抬头就道:“你这药有多少?我都要了!”

    “一瓶一枚五级币。”

    “太贵,一枚四级币,我都要了。”

    原战对圆脸战士笑笑,不理他了。

    有了这个最好的试药人例子,周围看热闹的人也开始跟原战问价,大家普遍反应药太贵,这个价格已经跟贵族区由祭司亲手制作的药物价格差不多。

    原战咬定一瓶一枚五级币不松口。反正效果大家都看到了,真心需要的人自然会过来交易。

    很快,周围一些游商似的外来者过来跟他打招呼了,貌似贵族打扮的人也来了,神侍亦逛了过来,不过神侍们没好意思直接买药,就只买了需要的草药。

    古往今来,所有商品最怕也最爱的就是被人哄抢,不过三、四个人同时表示想要把伤药包圆,当下围观的人群都不再只是围观,只要手头宽裕的,都想弄到一瓶存着以防万一。而喊价的人一多,也有更多人瞧见热闹围过来。

    很多人过来听说药效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圆脸战士的肚皮,而圆脸战士为了确保这药真的没问题,也一直把伤口裸/露着。

    “呀,那伤口上是不是长出了一层膜?”

    “之前还在流血,我亲眼看到的,现在一点都不流了,伤口还都收了起来,这药真的很不错。”

    “你们瞧那伤口像是什么动物抓的?”

    “反正不像女人抓的。”

    “哈哈哈!”看热闹的人很多都笑起来。

    圆脸战士比较心宽,并不怎么在乎大家拿他取乐,有人问他是什么动物抓伤的,他还会自嘲地笑:“买的猫人奴隶,不听话,爪子厉害,还没睡到就被她抓伤,人还跑了。”

    “你的猫人也跑啦?我听说八级战士蓝鹤家里刚买的猫人崽也不见了。”

    大家话题渐偏,原战和严默听到猫人两字,注意力自动提高,可大家还没说上一会儿,就被近处传来的呼喝声打断。

    “让一让,让一让!不要堵住路!”

    圆脸战士看到来人的阵势,赶紧招呼两名手下疏通道路。

    其实路很宽,但来人的目的地似乎就是原战这边。

    不过还好,围观人群在看到来人的阵势后也都自觉让开位置,

    原战抬头,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超过所有人头部高度的鸟羽头冠。

    那用鸟羽做成的头冠异常华丽,上面的羽毛颜色五彩缤纷鲜艳至极,而最前面的三根羽毛更是高高竖起,羽尾上有眼睛似的宝蓝色图案,看上去十分特别。

    “孔雀毛呀,那是。”严默很佩服那戴羽毛头冠的人,能戴出这么夸张头冠的人,没有强于一般人的勇气绝对做不到。

    人群分散,露出后面一群衣着华贵的外来者,戴着羽毛头冠的人就被这些人簇拥在最中间。

    为什么说是外来者?因为原战一眼就看出对方的气质和衣着打扮与音城人大不相同。

    “羽毛看似轻巧,但插那么多根,还要把它们牢牢固定住,这重量绝对轻不到哪里去。我打赌,那女人肯定有颈椎一类的疾病。”严默在观察一番后评价。

    头戴羽冠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女人戴着一张面纱,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她浑身皮肤也被包裹在布料中,连手指都没有露出。

    “你的药能迅速止血?”一名侍者模样的人走上前,不太客气地询问原战。

    原战想把花盆捏出严默说的八角状。

    “喂,部落人,你没听见我说话吗?”那侍者不高兴地喝了一声。

    原战更加懒得理睬对方。

    “唰!”一条鞭子竟然向原战抽来,同时一个女子声音阴阴响起:“回来,别再给我丢脸!”

    那侍卫脸色大变,立刻弯头缩身退到最后面。

    谁也没想到那头戴羽冠的女子竟然一照面就抽人鞭子。

    圆脸战士头疼,皱眉,一个外来者在音城这么嚣张,按理说他应该上去制止,可是对方身份不凡,就是他们音城城主也得小心接待对方,如今对方动手的对象也是外来者,他其实不插手也行。可偏偏他刚刚受到人家的好处,他如果就这么看着也未免太过冷心冷肺。

    可就在圆脸战士想出来打圆场时,原战动了。

    男人手一抬,一把抓住鞭梢。

    那女人想要收回鞭子,一用劲竟差点后仰摔倒,如果不是后面有人悄悄扶了她一把,她就要出个大丑。

    女人狂怒。可她身边一名男子却拉住她,对她说了一句话。

    女人低头看向自己的鞭子,这才发现她的鞭子竟然到手柄那里全消失了。

    “你竟然把我的鞭子变成了尘土?你是控土战士?”女人语音微微上扬,似惊喜又似不信。

    原战压抑怒火,在严默恢复之前,他不想在音城惹出太大/麻烦。如果这女人识相,早点带人离去对大家都好。

    但女人看他没有回话,声音再次变得冰冷阴森,“你是控土战士,那么你是土城下的某个附属部落人?你来自哪里?几级战士?为什么不去土城,要来音城?”

    原战勾唇冷笑。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都以为这位部落战士要吃大亏了,因为谁都知道部落和上城对上,那不是找死吗?

    也怪不得大家瞧轻原战,这家伙的打扮也确实容易让人误会,蓝音明明让人给他送了全套的行头,可他全身上下依然只围了一条皮裙,脸上还有部落刺青,又赤着脚,怎么看都不像一个高贵的三城高阶战士。

    而且他现在坐着,那个表示他身份的黑色骨牌被石台挡住,不注意根本留意不到。

    女人眼见原战一直视她如无物,声音也降到冰点,“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这样对我!”

    原战终于赏了她三个字:“你谁啊?”

    女人气了个仰倒,她旁边的侍卫代替她,严肃道:“大胆!土城王后在此,那控土战士还不对王后行礼!”

    土城王后!严默大笑一声,“我师父那老头怎么说来着,他说土城城主女人相当讨厌,所以狠狠诅咒了她?”

    “看来是真讨厌。”原战也笑,笑得可阴可狠。他其他记不住,但和土城的仇恨却记得牢牢的,到刚才为止他还以为要报仇雪恨只能等将来,哪想到山不转路转,那土城人竟然主动送到了他面前!

    严默继续哈哈笑,笑声中一点笑意也没有,“你猜老头诅咒了她什么?”

    “咒巫诅咒了她?我更好奇这女人为什么会来音城。”原战一顿,“默,你说我把这鸟尾皇后给杀了怎么样?”

    “孩子,杀人别问我。”

    原战知道要怎么办了。

    土城王宫侍卫话都喊出来了,可原战依旧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手里玩着土块,连个眼神都没递给他们。

    土城王后愤而下令,“抓住他!”

    “等等!”圆脸战士忍不住了,“这位也是我们音城的客人,”

    “客人?一个部落野人算什么客人?他配吗?抓住他!”土城王后不等圆脸战士反抗,又道:“这是我土城内部的事情,你们音城的人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