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52章 章回35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圆脸战士听土城王后这么一说,心下生怒,可他还没开口。

    原战已冷笑道:“土城内部事?谁是你们土城的人?你们那个破土城就是送给我,我也不要!”

    严默戳他,“送就要啦。”

    原战从善如流,迅速改口:“女人,赶紧的,让你们一家和你们那些大小祭司全部滚蛋,土城以后归我了。”

    土城王后一干人等和围观者众:“……”

    土城王后发出讽刺地大笑,她的侍卫和战士等也一起用鄙薄和看疯子的眼神看向原战。

    圆脸战士也摇头,这位说话也太不经考虑了,这种话能随便说吗?

    土城王后一干人脚下的石板缝隙里冒出了细长如须的可爱绿芽,不过留意到的人并不多,大家光顾着看热闹,谁会留下脚下呢。绿色须芽颜色渐变,一点点在地面延伸爬行。

    土城王后笑够了,声音一变,厉声道:“好大的口气!你敢不敢说出你们部落的名字,我向大地之神发誓,一定会让你们部落在夏季来临前全部变成我土城最低贱的奴隶!你,我要剁去你的双腿、挖去你的眼睛、割掉你的舌头,让你日日背负王的座椅,一直到死为止!”

    原战慢慢站起身,高大且肌肉线条流畅的身材不需衣饰装点就足够给人以无尽压迫力,再加上那张怎么看都不像好人的脸,就连土城王后的气势也滞了滞。

    一些眼尖的人目光落到了男人腰间,在看清那里挂着的黑色骨牌后,不少人变了颜色。

    原战目视土城王后,唇角上挑,吐出两个发音:“呵呵。”

    严默:这家伙已经无师自通,掌握“呵呵”的最高境界了。

    土城王后听了这两个发音果然忍无可忍,不管今天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要这个人向她下跪求饶!

    “陛下。”一名看上去像是贵族的人,对土城王后俯身轻语,抬手指了指。

    土城王后顺着对方手指看去,自然也看到了原战腰间的黑色骨牌,但这并不能浇熄她的怒火,相反她更有一种被冒犯、被轻视的暴怒。

    “你到底是谁?来自哪里?身为黑色骨牌持有人,你竟然自己跑到广场来做交易,野人就是野人!”土城王后冲着原战无尽鄙薄地道。

    原战嗤笑,“你管得着吗?老子高兴!”

    “喂,别学我说话。”严默为道家学派创始人点了跟蜡,心想以后这个世界大概不会再有人把“老子”当作尊称了,说不定还会变成野蛮人的特殊霸道自称?

    圆脸战士一看原战骨牌,原本还有些摇摆不定的立场立刻变得坚定,当即开口对土城王后道:“尊贵的王后陛下……”

    土城王后对手下暴喝:“还不动手!”

    圆脸战士闻言急喊:“音城内不准武斗!你们都是高阶战士,一旦战斗,会对城中建筑等破坏极大。王后陛下,如果你们真要比斗,就请去比斗场,那里你们怎么打都行,在城里不行,在神殿广场更不行!”

    土城王后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城守战士也敢反抗她,不过对方是音城人,她现在又有求音城,只能暂时忍下这份屈辱,只等以后。但是她能暂时忍下这份屈辱,不代表她就会听对方的话。

    “如果你音城有任何损失,全部算我翠羽的!”

    圆脸战士无奈,当即对手下吩咐,让他们去请能负责的人。原先他以为只是土城王后欺负一个部落游商,现在却成了两大贵客互斗,真让他们动手打起来,天知道最后会闹到什么程度。他已经没办法也没能力再兜着此事。

    在城中巡逻的音城战士率先听到消息赶了过来。

    土城王后护卫听到王后的命令后,齐齐向一名身材不高但十分壮实的男子看去,这个动作不明显,位于最前面的王后自然没有看到这一点。

    那矮壮男子在心中叹口气,轻轻点了一下头。

    他能理解王后的心情,作为同样的九大上城之一的王后,她却要拉下脸到最近的音城寻求帮助。虽然作为寻求帮助的一方,按理不应该在人家城中寻事,但是王后生性高傲,越是需要低头她就越是不希望脸面有损。

    如果面前这个部落控土战士能在一开始就恭敬一点,好吧,人家也持有音城客人中最尊贵的黑色骨牌,其身份至少也跟王后平齐,但是谁知道你一个身份那么尊贵的人竟然亲自跑到广场上来卖药?

    再说他们王后都已经亮出身份,你就算身份再尊贵,作为控土战士,最起码也应该对土城王后付出一点尊敬不是?更何况这还是在别的上城,同是大地之神的血脉,却闹起内乱给人看了笑话。

    矮壮男子心中也很不快,本来王后只是听人说这里有效果非常好的止血药卖,才特地过来。如果这位部落战士能稍微和气一点,事情也不至于发展成这样。

    更可恶的是,这部落战士不但毁了王后的鞭子,还一直视王后如无物,后更是大言不惭,竟然想要侵占土城?这别说高贵的王后陛下,就是换了他也受不了。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侮辱了我土城王后,你也得付出一点代价!

    王后护卫看头领默许,立刻就要对原战出手。

    周围的人都很好奇,想看同是控土战士要怎么战斗。

    可就在土城战士出手的一刹那,翠羽王后突然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叫,“这是什么鬼东西?砍了它!”

    土城人一阵纷乱,他们的腿脚竟然被地面生出的茎蔓给绑住了。而且这茎蔓还有刺,你用手去拨开它们只会受伤被刺,但用刀砍,它们断了还能再长,而且长得比砍断前更快。

    王后翠羽抬头猛地看向仍旧站在原地不动的部落战士,目光如毒蛇,“是你?你还能操控植物?双系战士?”

    原战的目光更毒,他对王后竖起两根手指,岔开,晃了晃。

    这是什么意思?翠羽王后没看懂。

    她也来不及多看,带刺的藤蔓迅速把土城一干人等全部包裹住,原地出现了一个超大的藤蔓球。

    这个变化让看热闹的人看得目瞪口呆。

    从土城王后喝斥手下动手到他们被刺藤包裹,整个过程说来话长,其实时间很短,很多人看到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严默就觉得那个竖手指的动作有点眼熟,但一时也没搞懂那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小心,木虽克土,但那群人里面高手不少,恐怕困不住他们多长时间。”严默提醒。

    原战也知道这点,他原本就没打算用植物困住对方,他的目的就只是想让对方丢脸而已,他的大招还在后面。

    忽然,原战诧异地一愣,“土没有了。”

    严默也愣住,“嗯?什么意思?”

    “他们似乎有办法把我和土隔开。”原战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问题,斗心大起,“厉害,不愧是九大上城之一的土城。”

    严默头脑快速转动,“控木呢?你还能操控植物吗?”

    原战取出一颗种子催发,“可以。”

    “把种子丢到地上,让它们向地里生根,看能不能打破那层隔绝。”

    原战眼睛一亮,“好主意!”

    数颗种子丢到地上,原战催动种子让它们快速生根。

    种子的根系顺利扎入地面,原战感到一点土能量,但随之又被隔开。

    在原战忙着突破隔绝时,那边的刺藤牢笼也出了问题。

    “快!他们就要挣脱了!”严默喊。

    “搞不定,我需要时间。”原战重新加固对面的刺藤牢笼。可是原本可以快速生长,生长速度甚至超过对方破坏速度的刺藤却在这时长慢了下来。

    原战顿悟,“原来我的控木能力脱离控土能力后会变弱。”

    “不,你说反了,应该是你的控木能力有了控土能力辅佐,其效果已经远超四级。现在那边的刺藤生长速度才是正常的四级控木能力。阿战,怎么办?我们好像打不过了。”

    “那就跑呗。等我想出破开隔绝的方法再回头揍他们!”原战大大方方地把石台上的植物全部催生成种子收起,再把那些做花盆的土壤裹到藤筐外层。

    严默无语又高兴。无语的是,这厮只要不在他身上犯蠢,绝对能活很长时间。高兴的是,有这样一个打不过就跑的厚脸皮首领,他也不用担心九原将来会因为一些不必要的脸面问题而造成重大损失。

    明明要急着逃跑,可原战瞄一眼被砍破大半的刺藤牢笼,还能抽出时间对圆脸战士笑了下,道:“如果是我,也不愿意客人随便破坏我的家园。告诉那位鸟尾王后,想跟我打,比斗场上见!”

    圆脸战士大为感激,心想果然还是这位让他试用止血伤药的部落战士人好,明明占了上风,却因为不想破坏广场更多地面而宁可放弃,简直太有高阶战士的磊落风范了!

    “站住!那野蛮人,你给我站住!”翠羽王后在侍卫的保护下终于从刺藤牢笼挣脱,可她刚一出来,就看到那部落战士背着一个大藤筐已经大摇大摆地离去,而且人走得特别快,只几眨眼工夫,就已经跑到神殿下面!

    圆脸战士看翠羽王后表情不善,没敢上前说出原战临走前交代的那句话。

    “你们为什么不抓住他?我要你们有什么用!”翠羽王后甩手就给了身边一侍卫一个耳光。她都要气疯了,他们这么多人对对方一个,竟然不但没有占到上风,还让她大大落了脸面!

    挨了耳光的侍卫立刻低头跪下。

    那矮壮战士再次叹气,走上前,低声对翠羽王后道:“陛下,对方也是高阶控土战士,我们虽然隔绝了对方与大地的联系,但是我们如果用控土能力攻击对方,这个隔绝就没用了。另外这里是音城,我们有些厉害手段并不适合使用,破坏太大。本来我们也有其他能力的神血战士要对他出手,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是双系战士,我们的人还没动来得及动手就被他困住。不过对方的控木能力一般,也只能困住我们一会儿,更别想伤害到您。”

    矮壮战士身份或者能力与其他人不太一样?翠羽王后看到他出面说话,竟然把升腾的怒火硬生生压下三分,“我要他死!”

    “是。”

    “查出他的部落,等解决土城现在的问题,就去灭掉它!”

    “是。”

    翠羽王后扶了扶被手下同样保护得很好的羽毛头冠,冷冷扫视周围一圈,昂起头,视周围看热闹的人都不存在一般,在众人簇拥下离开广场。

    音城,哼!她今日受到的所有屈辱,来日她必将全部讨回!今天所有看到她丢脸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原战背着严默晃回神殿,哪想到刚走到第九层他的住房门口,就看到了对他微笑的蓝音大祭司。

    站在一边的知母对他扬了扬手,尴尬地笑了下。

    “你猜对了,他们找来了。”严默呵呵。

    蓝音大祭司对原战颔首,“很高兴你们没事,那位翠羽王后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不太好。”

    原战也不奇怪蓝音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因为从神殿向外看去,只要视力好,就可以把整个广场都收入眼中。

    “土城人来做什么?”

    “他们还没有说出他们的真实目的,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

    原战不信,但他接受了蓝音这个说法,“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蓝音先看向知母,“我听说你帮助知母修改了一个药剂配方?”

    “就这个事?”原战一脸这种小事怎么就惊动了大祭司你的表情。

    蓝音笑。本来问话这种小事还不至于要他这个大祭司出马,但是询问的高级祭司一听事情涉及到被他亲自给了黑色骨牌的贵客,当下也不敢随便找人问话,就先把事情传到了他这里。

    正好蓝音有他的想法,也想再接触一下这个让他看不透的部落双系战士,便接过了这件小事——而他也并不认为这真是件小事。

    可以在五天内修改出一个有效无害的魂力提升药剂配方,这样的事怎么会是小事?

    原战手已经按到木门上,又松开,转身向远处偏了偏头。

    蓝音顿了下,迅速领悟其意思,对守护战士蓝鸢示意。

    蓝鸢快走两步抢到前头,侧头对原战微笑,“请跟我来。”

    第七、八、九层都只各住了一位大祭司,可利用的空间自然很多。

    知母十分内疚地小声跟原战说了声抱歉,没有再跟过去,而是从音波池先一步离开。

    蓝音看着走在他侧前方的高大青年,心中升起了一点不符合他年纪的小小雀跃感。这位控土战士显然也不想受那位的控制,而且看样子像是有话要对他说,对方会说什么呢?而这个人又是否能彻底解决那个一直困扰音城多年的难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