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53章 章回35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进入密室,蓝音就道:“你不用担心,那位魂力虽然十分强大,但他也不能随意使用,而且每次他使用魂力波动稍稍过大,我都会知道。”

    这点和原战两人最初的预料相同,那半兽人既然借住在别人神殿里哪能用魂力肆意窥探,就算他的魂力允许,神殿祭司们也不会愿意。

    “如果你不愿意再住在那位的隔壁,我可以帮你另外找地方住。”蓝音相当于隐晦地告诉原战,那半兽人的隔壁确实不太/安全。

    密室不大,最中间铺了几张兽皮垫子,外面有阳台,种植了一株灯木。因为阳台与房间直接相连,中间没有任何阻挡,房间采光很不错。

    原战放下背篓,随意找了张厚实的兽皮垫子曲腿坐下,“之前见到那人的控土战士有多少?有几个还活着?”

    蓝音在原战对面的兽皮垫子上盘膝坐下,蓝鸢立在门边没有过去。

    “自从那位来到音城,似乎就会莫名地吸引一些高阶控土战士找来,级别越高越容易受到诱惑。”蓝音斟酌着说道。

    原战在等下文。

    蓝音到现在还不确定对方是不是也是会受诱惑的一员,如果他把一些事情告诉对方,对方却转头就都告诉那人,那么他忍到今天的工夫就全白费了,这让他不得不慎重。

    但之前从没有哪个控土战士能在见到那人后还能坚持到今天,这也是他为什么会主动来找这名树人混血的原因。

    “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我也受到对方诱惑?”原战没心情也没时间和对方彼此慢慢试探,索性把话摊开了说,“我还不想死。就如你们不想自家的神殿中/出现一个别城的大祭司一样。你来找我,应该是有什么事想要和我说,我不喜欢躲躲藏藏,你们如果希望我做什么,那就直接说出来。”

    蓝音看向他,“你为什么可以不受诱惑?我知道你的灵魂受到伤害,这样的你应该更无法抗拒对方才对,可是你不但没有受到诱惑,你受损的灵魂也在逐渐复原。是因为那个魂力提升药剂吗?”

    “因为我是受到神灵眷顾和保护的人,我的灵魂不容侵犯。”原战一本正经地说道,手臂搁到背筐上。

    “大地之神在上,你也许真是大地之神的宠儿。”蓝音笑,目光转向那个背筐又收回,“我一直没问你筐中人是谁,现在我想问你,他是谁?还活着吗?”

    严默跟原战咬耳朵,“这位大祭司的精神力不如那个半兽人,他没有发现我。”

    原战神色不动,在脑中道:“我打算说实话,说你还活着,能和我进行灵魂交流。这样日后我们再弄出一些药剂来也不奇怪,而且我希望别人都知道那是你做的,我要你的巫名传遍天下!”

    严默想了想,“也好。就按你想的做。”

    指南这段时间虽然没反应,但他可不敢天真的认为指南这段时间会跟着关机。没反应的原因八成跟能量有关?比如需要足够的能量才能启动什么的?而这个能量显然不止精神力,还应该包括*。

    原战见严默同意,心中便有了计算,装作沉思一番后,张口道:“没错,他还活着,他是我族祭司,默巫。”

    蓝音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点了点头,他就猜那焦尸对于树男很重要,不是亲人就是身份贵重的人,果然。

    在得知那焦尸是一名族巫后,他甚至有了更多联想,“你们的部落是否经历过战争?你们的敌人是谁?”

    原战把这句问话在脑中过滤一遍,嗤笑道:“我们的部落还好好的,别诅咒我们。我和我们祭司会变成这样,只是在出来找草药的途中碰到一些贪婪的家伙,我们祭司人好,没想着提防,结果东西被抢了,人也被伤成这样。”

    “你们部落在哪里?叫什么?属于哪座上城?”

    “我们不属于任何势力。”

    原战和蓝音对视。

    蓝音目光下垂,心中各种念头电转。长生木族混血,八级控土战士加四级控木能力,身体焦成那样还不死的祭司,还有轻易就拿出的魂力提升药剂配方……

    这一切似乎都在说明对方属于一个强大的势力,可是对方亲口说了他们不属于任何一座上城,那么就是他们本身实力就很强大?长生木族和这个部落是什么关系?彼此靠的是否很近?

    音城很久以前和长生木族关系也很不错,据说音城初代祭司就是跟某个长生木族学会了音控。后来初代祭司和初代城主结合,这才有了音这个部落。

    可是几次各类智慧生物的大战后,音城和长生木族的关系逐渐拉远,直到如今变得完全陌生。

    蓝音想到这里,忍不住想到:这个长生木族混血被奴隶贩子抓住,他有可能被卖到任何一座上城,但那个据说本该去土城的奴隶贩子却把他带到了音城,这是不是音神的某种指示?也许他们和长生木族断掉许久的联系可以借这位混血重新联系起来?

    “你可以相信我。”蓝音诚恳地对原战道:“也许我这样说没有任何凭证,但是我们音城绝对不会伤害任何一位长生木族,长生木族和我们音城一直都是友族。”

    原战表情微讥讽。

    蓝音面不改色地继续道:“知母没有伤害你对吧?他还把你从奴隶贩子手中高价买了下来。”

    也就是说你的不伤害就真的只是不伤害,而奴隶身份不在伤害中,对吗?严默好笑,对蓝音的提防心又升起一点。

    原战不想再跟蓝音绕弯弯,“告诉我,那些被诱惑来的控土战士结局都是什么?”

    蓝音觉得火候已到,也不再隐瞒,“他们都不见了。至少我从没看到进入那个房间的控土战士有再出来过,你是唯一一个能走出那间房间的人。”

    “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那人能诱惑你们这些高阶战士前来,他那里应该有什么对你们有好处,我可以帮助你……”

    原战冷笑,再次重述:“说你们想要我做的事。”

    蓝音哂笑,“那人很强大,无论是魂力还是控土能力,而且防备心很重,任何人想要伤到他都很难,更不用说杀死他。但是我大约知道他对那些控土战士干了什么,想要伤害他大概也只有那一个机会,所以我想和你合作。”

    原战斜倚到背筐上,“怎么合作?说说看。”

    蓝音略一沉吟,道:“我需要你假装被他诱惑,接近他,让他碰到你。当他碰到你的时候,他很可能会做两件事,要么就是吸收你的力量为己用,要么就是干脆抛弃自己的身体,让他的灵魂进入你的身体。”

    严默瞬间警惕。又一个能夺取他人身体的灵魂?他顿时想让原战放弃和那半兽人对上。

    “我要怎么自保?”可原战像是没有察觉其中危险一般,很随意地问到。

    蓝音,“我会借给你一件骨器,我和另外两位大祭司的魂力会附在上面而让那位无法察觉,当你被他碰到时,我们会找准机会攻击他的灵魂,而你要趁他魂力虚弱无法使用控土能力时,一举杀死他!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一下子杀不死他,那么你很可能会反过来被他控制。”

    “我有什么好处?”

    “你可以得到他诱惑控土战士的东西。”

    “哈!你们甚至连那是什么都不知道,说不定根本就没有那东西。我要九级元晶,不论属性,一百枚。”

    蓝鸢刷地盯向原战。

    蓝音也苦笑,“那可是九级元晶,最多五枚。”

    “五十枚。”

    “六枚,真的不能再多。”

    “十枚,先付一半,行就行,不行拉倒。我们默巫说了,太危险,让我不要干蠢事。”原战站了起来。

    蓝音肉疼心疼浑身疼,可是他也知道这个所谓合作对树男非常危险,可也就因为如此,他更舍不得先拿出五枚九级元晶币。

    原战提起背筐就走。

    蓝鸢挡住他。

    蓝音无奈,“好,就这么说定。我先给你五枚九级,但你要在这两天内就行动。”

    “只要你们准备好。”

    他们早就准备多时,就缺少一个能扛得住诱惑且能动手杀人的高阶控土战士。

    严默奇怪,那半兽人一看就是在音城待了很久的样子,那蓝音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急?随即他想到一个可能,会不会和那个跋扈的土城王后来访有关?

    四人从密室出来,刚走到神殿中心的音波池边,就看到了被第三大祭司蓝鹤陪同前来的土城王后翠羽。

    翠羽一眼看到原战,目中颜色顿变,可她硬是忍下怒火,还对蓝音行了个礼道:“蓝音大人,许久不见。”

    蓝音回礼,微笑,“翠羽陛下,母神依然那么宠爱您,听说您的小儿子才三岁就已激发了神血血脉,土城在不久的将来就又要添加一位强大的战士了。”

    翠羽傲然一笑,“我的儿女都是真正的神子,他们被大地之神偏爱。蓝音大人,我已经得到那位的允许,今天就是过来见他。”

    “哦?那位终于答应见您了?这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您是他的血脉,我想那位大人也必定十分思念您。以前没答应,大概是因为怕影响到您吧。”

    翠羽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以前有神殿那些人盯着,他就算想见我也不能见。如今……哼,他毕竟是我们土城的大祭司,如今土城有难,他又怎么会真的眼睁睁看着别人欺负他的后代。”

    说到这里,翠羽恶狠狠地瞪了原战一眼。

    原战和严默正在脑中说话,两人都很惊奇翠羽王后竟然是那半兽人的后代。

    “你说她性格这么差劲还能坐稳王后的位置,会不会跟那半兽人有关?”严默猜测。

    原战,“我觉得应该跟她的生育能力有关。你没听蓝音和她自己都说,她的子女都受大地之神偏爱吗?”

    严默竟然觉得这个猜测很靠谱。

    蓝音和蓝鹤快速交换了一个眼色。

    翠羽王后进入别城神殿自然不能再带着她那一帮子侍从侍卫等,不过音城神殿也没怎么难为她,让她多带了一名战士,就是那名矮壮战士。

    矮壮战士留意到原战和蓝音大祭司似关系不错,当下就皱起了眉头。他们想要对付那部落战士不难,但如果蓝音大祭司要保他,那就麻烦了。

    翠羽似迫不及待地要见到她那位祖辈,和蓝音简单说了两句客套话就暗暗催促蓝鹤。

    蓝鹤不以为意,对蓝音蓝鸢和原战点点头,带着翠羽王后和矮壮战士向东头走。

    蓝音和原战并肩走了几步,忽然似不经意地随口问道:“你们认识恐猫族吗?”

    “恐猫族?猫人?”原战站住脚步。

    “对,我听说你和那些猫人都是被同一个奴隶队带进来的,对吗?”

    “大祭司,你想说什么?”

    蓝音抬头望向原战的眼睛,“那些猫人逃跑和你有关吗?”

    “哈!”原战大笑。

    翠羽王后深吸一口气,走入刚刚打开的墙洞。

    矮壮战士跟了进去,蓝鹤和他的守护战士则留在了墙外。

    墙洞消失。

    翠羽王后下意识回头看了下进来的地方,见到身后的矮壮战士,她这才似安心地悄悄吐出一口气。

    石床上,半兽人靠坐在墙上,似笑非笑地问:“竟然真是我的血脉,土城出了什么事,神殿那些人竟然会允许你来见我?”

    翠羽还没说出话,眼泪先下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