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54章 章回35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翠羽是真伤心,大祭司血脉和她土城第一的美貌,让她成为这一代王后。可是……

    她面前这位似受尽折磨的祖先厄达是继三上城变成九城以后,最厉害的一位大祭司,传说他甚至超越了十级,可是在他统治时期的神殿人和当时的城主为了得到他升到十级以上的秘密,竟然秘密一起谋害他,在得不到方法后,竟还妄想要得到他的神力。

    详细过程她并不清楚,也没有人告诉她太多,她所知道的都是小时候父母偷偷告诉她,和她后来成为王后,自己找人暗中打听来的消息。

    如果她这位祖先在谋害中死去,那么他们这一支恐怕也早被杀了个干净,万幸的是,她的这位祖先逃了出去,逃到了音城,且保留了大半力量。

    当时的土城神殿和王室不是没有派人去杀害他,但是那些人都没能回来。

    久而久之,事情便僵持住了。土城神殿不敢再派人,而厄达祖先也没有再回来。但音城人偶尔会传消息给土城,告诉他们,厄达还活着。

    而他们这一支一开始被当作人质留下性命,后来知道厄达还活着,不但保留了大半力量并且还受音城庇佑后,他们便从人质变成了土城地位相当尴尬的一支贵族,直到她的美貌让这一代国王把她娶做王后。

    她以为幸福的日子就此来临,可是那个该死的咒巫!

    她只不过让人把那个当街勾引她丈夫的贱奴撕掉四肢而已,没想到那贱奴竟然已被那个可怕的咒巫看中要带走做侍者,而土城神殿的大祭司等人也偏在同时不知怎么和咒巫起了龌龊,那咒巫一怒之下,不仅诅咒了神殿祭司,连她也没有放过。

    她最引以为傲的美貌就此消失,而原本对她宠爱万分的国王一开始还会安慰她,可不到一个月,他就开始偷偷找美人,半年后,那好色的混蛋干脆正大光明地宠爱一些美丽的女奴,她不管虐杀了多少个都没用!到后面,那混蛋不止找女奴,他还开始让人送美丽的平民少女,还勾搭了一些不要脸的贵族□□。

    如果不是顾及她的祖先厄达,恐怕那混蛋和神殿就要一起把她悄悄弄死。

    她那时有多伤心啊,还好她的长子才九岁就被发现觉醒了神血血脉,她的长女在次年也觉醒。神殿人为此找到那混蛋,说她的血脉很可能非常特殊,让他不要只顾着玩那些美人,也要和自己的王后在一起。

    她一点都不想和那个恶心的混蛋在一起,可是她的儿子还小,进宫的几个女人都生下了孩子,她如果想让她的儿女在长大后继承城主之位,就不能失去王后的位置。

    而她的肚皮也非常争气,那混蛋一个月都不一定来找她一次,每次还都是一副忍耐的模样,可是她还是又生下了一个孩子,最让人振奋的是,也许是她的悲惨让神怜悯,她的孩子都受到了大地之神的宠爱,每一个都是小小年纪就觉醒了神血能力,最小的这个才三岁就觉醒了,虽然他们的能力有高低之分,但是那么小就能觉醒已经是不一般的表示。

    如今她的长子才十四岁,能力已经达到神血四级,这种升级速度早已经远超他的父亲。而她的长女被木城神殿第三大祭司看中收为弟子,将来很可能不是木城城主的王后,就是木城神殿祭司。

    因此她虽然失去美貌,但她的王后位置却完全不可动摇。

    如今土城有难,那些神殿祭司和她的好色丈夫被弄得焦头烂额,大祭司出去一趟也就此失踪,据说他留下的魂力感应已经消失,应该是死了。没有了第一大祭司,第二祭司也被咒巫弄死,第三祭司根本无法主事,结果这些人就求到了她头上,他们竟然想要让厄达回来,重新执掌神殿,重振土城神威,再给那咒巫一些厉害看看。

    在听到神殿和她丈夫这个要求后,她表面上很为难,其实心里很开心和得意,那可是她的祖先!

    如果厄达回来,神殿大祭司位置肯定是他的,那么她有这样一位厉害的祖先执掌神殿,她还担心什么?就算她把王宫那些下贱的女人和那些女人生的孩子全部杀死,她的丈夫和神殿也绝不敢放一个屁!

    听翠羽王后伤心又愤怒地叙述完往事,半兽人厄达从鼻子里喷出一声嗤笑,“你们要蠢到什么程度竟然招惹一名诅咒大巫?”

    “祖爷,连您也对那咒巫没有办法吗?”翠羽为示亲热地坐到床边,还为半兽人整理了下他下半身盖着的兽皮。

    厄达没有禁止翠羽动手,他黑洞一般的双眼却似看透了一切,“你不用激我,诅咒本来就是这世间最为神秘的力量之一,能成为诅咒大巫的人不是最受众神宠爱,就是付出了莫大代价。和他们对上,除非能对他们一击必杀,让他们没有诅咒的机会,否则就得承受诅咒之痛苦。

    当年土水火三上城和各智慧种族最后一次大混战,水城大祭司用三万战奴和自己的性命做代价,咒死当时最强大的火城城主和穷奇族首领,大战这才逐渐停止。而当时的火城城主和穷奇族首领可都是超过十二级,拥有近乎于神的力量的半神!”

    翠羽不甘地道:“难道就没办法对付那咒巫了吗?”

    厄达缓缓呼出一口气,似失望又似嘲笑,“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任何诅咒都要付出代价,越厉害的诅咒,付出的代价越大。咒巫能诅咒你们还毫无损伤,就表示有人自愿向神献祭出自己的生命或其他宝贵东西,以求他借众神之力来诅咒你们。”

    “自愿?”翠羽垂下眼睑,城中因为妒忌等原因,想要以性命诅咒她的人恐怕不少。早知她就把这些人都杀了,也省得咒巫利用。

    “献祭众神,自愿可以产生最大能量,众神也喜欢心甘情愿献出自己生命的祭品。如果非自愿,众神虽然会接受祭品,但施咒本人也会被诅咒的力量反噬。把你的手给我。”

    翠羽犹豫了一下,在看到那双似看透一起的黑洞,她咬牙伸出右手。

    厄达握住她的手不到一会儿就丢开。愚蠢的女人,真以为自己受到大地之神的偏爱吗?她能生出那三个小小年纪就觉醒神血力量的孩子只不过是透支了自己的血脉能力和生命力而已。

    他当时受尽折磨确实也说出一些有用的东西,其中就有以激发和透支某个女人的血脉能力,让她与高阶战士生下具有神血能力的孩子的方法。

    看来,那些神殿祭司把这个方法运用到了他的后代身上。只不过这样的女人必须也要神血浓郁,有自我觉醒神血的兆头,因为在那个时候下手最好。

    而这个女人生下了三个神血战士,自己却没有觉醒任何能力,就已足够说明这点。

    现在想来,当初这一代土城国王会娶这个女人,大概不止是看中她的美貌,很有可能跟她已经要觉醒神血有关。

    至于为什么那国王会知道这点,他的后代,那些神殿祭司怎么会不一直盯着?

    这女人恐怕刚有觉醒的兆头就被神殿人发现了,然后国王巧遇美女,娶为王后,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他们利用你生孩子还不够,如今竟然还想压榨你最后一点能力,让你来找我。女人,你的一生何其可悲?被人暗中操纵却完全不自知,还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意愿和能力。”

    翠玉脸色变了,厄达的想法直接传入她脑中,“您说什么?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你明白,只是不想明白而已。”厄达挥挥手,“你回去告诉你的丈夫和神殿人,土城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他们利用了你还不够,还想利用我?想的倒好!”

    “祖爷!”翠羽站了起来,凄声道:“您回去不是帮他们,是帮我,帮您的血脉后代!我们可以……”

    翠玉回头看了眼矮壮战士,她无法运用魂力直接和厄达在脑中对话,她说的事情都会被矮壮战士听到。

    矮壮战士自打一进这间没有门的卧室,他就不得不使用全身的力量来压制自己的颤抖。

    这颤抖不止是对强者本能的惧怕,还有对强大能量的渴求。

    而这股强大的能量就来自半兽人那里,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股能量对他的召唤。其实这召唤从还没有进入音城时他就感觉到了,只是没想到这召唤竟然是来自厄达这里。

    他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之前神殿派出的神战士都有去无回,厄达肯定是利用了那个召唤诱惑来杀死那些战士。

    所以他必须忍耐,如果他不想死的话。

    厄达笑得怪异,“你在顾忌什么?你身后那名控土战士?哦,一名九级顶阶,所以这个人才是真正的使者?”

    这个人虽然能力不错,但他已经看到更好的,自然不愿屈就次一等的。那个部落人虽然只是八级,但是他体内蕴含的真正能量才是令他垂涎的根由。如果他能得到那股能量,或得到那具身体……

    矮壮战士没有“听到”厄达用魂力传达给翠玉王后的话,他只是在不停抵抗着向半兽人走去的本能。

    翠羽转过头,眼神狠毒,她相信厄达就算不愿跟她回去,也绝不会留着一个威胁来伤害他的后代血脉,心定,她也和盘托出了她的计划:

    “祖爷,我和我的长子都会帮您,我们已经收拢一批人,只等待您的回归。凭借您的强大能力,等回去后,您就是神殿大祭司,而我的儿子也将会成为新的土城城主。至于原来的第三大祭司和任何您我看不顺眼的人,我们都可以交给咒巫,以此平息他的怒火,让他解除降给我和土城的诅咒。您看如何?”

    矮壮战士在听到王后要干掉国王推自己儿子上位的计划后仍然神色不变,他努力看向那半兽人,评估他的能力。

    半兽人一对黑窟窿看着他,就像看某种餐前水果。

    片刻后,矮壮战士非常利落地单膝跪倒,铿锵有力地说道:“我明旭,以战魂向大地之神发誓,愿成为王后陛下和厄达大人之战力,终生不会背叛!”

    此时,原战已经和蓝音大祭司分开。

    蓝音问他是不是和恐猫族有关,原战只说了一句:就算有关,他在神殿里面要怎么帮助那么多猫人逃跑?更何况,他们之前连话都没说过。

    蓝音不知道有没有相信他的话,但是他也没有继续追问,当然这也可能跟他没时间有关,因为王宫来人,说大公主有要事想要求见他。

    原战闻言,很自觉地表示他要去第五层启授厅外逛逛,顺便卖卖草药。

    可是他刚走向音波池,大公主一行已先一步乘音波池上来。

    原战与大公主恰恰对了个照面。

    蓝音打了个哈哈,开玩笑道:“我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大家怎么都赶在今天了?”

    “蓝音大人,您今天的音容仍旧充满神的光辉。”大公主也对蓝音笑着行礼。

    大公主,一个丽质天生的女孩,哪怕脸上带着几道抓痕,仍旧无法遮掩她的美丽与魅力。

    严默看到这个年轻女孩的第一眼,想到的就是曼珠沙华,艳红色的彼岸花,学名红花石蒜,像大蒜一样的鳞茎有毒,但也可以入药。

    不过他联想这个女孩和曼珠沙华有关,不是因为其药性,而是曼珠沙华给人的印象。彼岸花,妖异,诅咒,怜悯,悲伤,无情中又带着大慈悲。

    总体来说,就是印象很矛盾。

    一个年龄不大的女孩,却给他这样矛盾的感觉,让他不禁对这女孩多投了几份注意。

    原战看到这个女孩,目光在她脸上一扫而过,随即在她饱满的胸前停顿了下,然后又看了下人家的臀部,最后在脑中对严默道:“还行,再养胖点,将来奶孩子奶量应该很足。”

    严默,“……”你从哪里看出人家奶量很足?胸部大吗?

    大公主与蓝音打完招呼,转头看向要离开的原战,温柔地笑道:“您就是大祭司的那位神秘贵客吗?我听说您今天在广场和土城王后有点不愉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