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55章 章回35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目光落到女孩的脸上,“要祛除疤痕的秘药吗?我们部落大巫会炼制,用了也许会有点疼,但应该会让你的脸复原。”

    严默很想戳他:你怎么知道我会炼制祛除疤痕的药?而且你第一次跟人家女孩见面就要卖人家祛疤药,拉仇恨呢这是?

    原战大概是那种很难和异性做朋友的人,对待女性先看年龄,再看能力,最后看用途。如果没有他的祭司大人,他可能还会仔细看看对方的容貌和体型,但现在他却只把大公主当作一个势力中的头目来看待,只不过这个头目因为其身份和可能有的大量元晶币,在他眼中还算比较闪亮。

    大公主莞尔,没有像严默想象中那样挂下脸色,只转而看向一旁的蓝音大祭司,笑道:“蓝音大人,我今天过来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跟您讨点药,有合适的吗?”

    蓝音仔细看了看大公主的脸,“抓痕有点深,想要完全恢复需要一些时间。我现在手头上没有针对祛除疤痕的药物,能等我一段时间吗?我会找最好的炼药祭司给你炼制药物。”

    大公主很体谅,神殿虽然常备各种药物,但其中并不包括作用不大的祛除疤痕药,这种特殊用途的药物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被考虑和炼制。

    严默在原战脑中说道:“看来音城没有具有疗伤和恢复能力的神血者,他们治病疗伤像是都使用药剂,之前的黑土城也是如此。朵菲公主和那位叶赫祭司的能力应该属于比较特殊和少见的,就是不知道天堑城属于哪一座上城势力。”

    “天堑城?朵菲公主?叶赫祭司?”

    “我们部落的邻居,不是很友好,那位叶赫祭司已经被你我联手干掉,朵菲公主现在在离我们部落不远的地方新建了一个势力。”

    原战皱眉,“你跟我说说我们部落周围的形势。”

    “等一会儿,这位大公主要跟你说话。”

    大公主仰起头,她的身高比原战矮了很多,才到原战肩膀那儿,但她本身并不矮,大约有一米七左右,是原战身高超出普通男子较多,半年前就已经超过一米九。

    “你说的药,现在有吗?”

    原战问严默:“能做不?”

    严默冷笑,“你对我真有信心。”

    “那是!大概什么时候能做好?”

    严默气乐,“明天吧。”

    原战便跟大公主道:“明天晚上给你。”

    大公主,“那我明晚派人来取。”

    “你最好自己来,这是我部落秘药,需要一些特殊手段激发药性。”

    大公主愣了下,她的侍卫要说话,被她阻止,她正准备答应,蓝音大祭司适时插口:“正好我也想请战大人帮助一起炼制药物,如果战大人有把握,那最好。等药物炼制出来,到时我会让人去请殿下来我这里。”

    大公主面露感激。她毕竟是公主,虽然音城根本不讲究男女之防,但是她的一举一动都有很多人盯着,原战不止是一个陌生男子,他还是一名手持黑色骨牌的贵客,她如果和原战接触过多,还不知道某些人会联想些什么。

    再说原战刚和土城王后产生矛盾,如果她和此人接触过多,也会给人以偏向之感。而她暂时还不想对上那个传言中十分跋扈不讲理的女人。

    原战表示无所谓,他只要大公主能亲自来就行。

    严默奇怪,“你为什么非要人亲自过来?你有什么打算?”

    原战坏心眼地没说。

    之后,没有多话,双方约好时间便分开,严默借着原战的耳朵,顺风听到那位大公主殿下似乎在和蓝音商量猫人的事。

    “……我已经让出去寻找的守城战士全部撤回,那些猫人都是有智慧的生物,硬要让他们留下做奴隶,只怕我音城将来会多出一些不必要的敌人。他们能逃跑一次,就能逃走第二次。就算逃不走,以他们能迷惑他人的能力,音城也会出一些乱子。”

    “殿下的意思是?”

    “我不想再让大家抓捕那些逃跑的猫人,但是这事我无法一人决定,城中不少贵族、乃至祭司和神侍都买了猫人奴隶,他们恐怕不会轻易放弃,我希望蓝音大人您能……”

    原战踏上音波池,后面的话就听不见了。

    “同样是大公主,这女孩可比朵菲聪明得多也明智得多,更会做人。”严默赞叹。

    原战竟然也认可这个说法,“我不知道朵菲什么样,但这个女人不简单。”

    “哦?你看出什么了?”

    “第一,我那样打量她,而且一开口就戳她的痛处,她竟然丝毫不生气。第二,她的侍卫都非常听她的话,没有人敢擅做主张。第三,她和大祭司关系很好,那大祭司和他的守护战士都不止把她当公主看。第四,她懂得及时放手。”

    四句话,勾勒出一个大度、御下严厉有手腕、做人玲珑且果断的权力者。

    原战话锋一转,“默,我要知道九原所有事情。别管你的提醒对我的自愈有没有影响,我需要做出判断。”

    严默也十分担心九原众,不是担心九原人闹分裂,毕竟他们出来还不到四个月,他走时还给三个弟子、草町、大河和二猛都留下了一些后手,真要闹出事也不怕伤了根本。他担心的是冰他们带咒巫和九风回九原后,一些非常忠于他和原战的人,比如阿乌族和狰他们,会不会卯足劲要给他们报仇。

    不过咒巫要是跟冰他们回去,以他诅咒了那么多人还能活得好好的超级生存经验,应该不会让九原众莽撞行事,更多的应该会是让他们积蓄力量。

    但这一切都只是他的推测,实际事态到底会如何发展,他也没有把握。可是之前原战精神体未愈,连记忆都无法连贯,他想找人分担他的忧心都没办法。

    如今原战主动说要知道九原情况,严默自然毫不隐瞒,一五一十全说了,包括他对九原目前变化的各种推测。

    原战好一会儿没说话,严默说的事情有的点亮了他一些模糊的记忆,有的他听过也完全想不起来,但他有感觉,他应该想起了至少九成的事,还有一些哪怕现在想不起来也没有太大关系。

    “你担心九原人为了我们去送死?”原战忽然问。

    “那当然。”严默不假思索道:“那些人可都是我一个个唤醒能力,一个个好不容易培养出来,我们九原人都是精英,少一个我都会心疼死。”

    “以前你可不是这样想。”

    “……你又想起什么了?”

    原战幽幽地道:“我想起来你似乎一直都想离开我、离开九原。”

    严默打哈哈,此一时彼一时,也许付出太多,九原和某人到底还是成了他的牵挂。

    “我还想起来我们似乎有两个儿子?而且一直没生出来?”原战表情也很惊讶。

    严默,“……”

    原战反手摸摸背筐,“你没死,我们两个孩子也没死吧?”

    “否则你以为我恢复为什么这么慢?巫果那小混蛋一直在偷偷吸取我的生命力,我好了,他也能好,我不好,那两个也都好不起来。”

    “他们在吸取你的生命力?”原战脸色变了,竟毫不犹豫地道:“把他们挖出来!”

    “少出馊主意。”严默懒洋洋地道:“巫果那小混蛋虽然在吸取我生命力做他的养料,但是他也帮助了我们不少。那两小子的精神体自从出事后就跟我待在一起,能附到你魂海中也是巫果的力量,之前那半兽人诱惑你,如果不是巫果帮我,我一个六级精神力者也无法让你从头到尾都神志清明。不过果子现在很虚弱,他和嘟嘟的意识都在沉睡中,只有碰到危险才会自主反应。”

    原战摇头,他话还没说完,“把他们放我身体里行不行?”

    严默哈哈笑,“要是能,我早放了。别想这些糊涂心思了,他们的事你不用担心,只要我恢复,他们就能跟着恢复。”

    原战闻言更加下定决心要多赚元晶币,好让他的默和他的孩子都早日恢复。

    两人都没提要回九原的事,因为现在这根本不现实。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个他们都以为不现实的机会很快就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且是以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方式。

    傍晚,风起,天变,不到天色全黑,春雷滚滚,暴雨倾盆而至。

    严默让原战用药草跟知母换了十条蜈蚣和十条吸血蚂蝗的干尸,又催生了一些药物,借了知母祭司的药房,现配置了一小罐祛疤药膏。

    第二天,天气仍旧是阴雨连绵。

    原战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什么,一大早起来没多久就跑到神殿各层的启授厅外和人交易药草,这次他不只是收元晶币,一些严默说要的药草、矿石等各种东西,他也愿意换。

    到了晚上,蓝鸢亲自来找他,问祛疤药有没有炼制好。

    原战所有重要东西都习惯带在身上,这让他后面背着的藤筐又大了一圈。不过他力气大,这点负重对他也不算什么。

    听闻他祛疤药已经炼制好,蓝鸢示意跟他走。

    他们没有去往神殿上层,而是干脆走出了神殿。

    “时间太短,我们找了好几位炼药祭司,目前也只炼制出两小罐药,还不知道效果如何,等下不管是谁的药,都会让奴隶先试。”蓝鸢似怕原战误会般,提前解释道。

    原战一路默默看着周围环境,没有开口说话。

    蓝鸢又道:“大公主拉莫娜殿下有点事无法过来神殿,请我们过去王宫。另外有件事,拉莫聆殿下,也就是我们的大王子殿下听说您是长生木族的混血,还是极为少见的双系神血战士,而且听闻你们部落的秘术很神奇,不但可以让流血不止的伤口立刻止血结痂,如今连艾娜儿殿下脸上的疤痕也能去掉,他……想和您见见。”

    原战转头。

    蓝鸢有点踟蹰,“大王子殿下他因为少年时期遇到的一件不太好的事情,性格变得有点古怪,如果他对您做出一些不太适合他身份的事情,还请您多多谅解。”

    叮!严默脑中一道记忆迅速被唤醒。他师父咒巫曾说什么来着?说他诅咒了音城城主最优秀的一个儿子,令人家十年不能发声说话?

    这个优秀的儿子不会就是这位性格古怪的大王子殿下吧?现在那十年期过了吗?

    最重要的是,能让咒巫他老人家亲自开口诅咒,这位大王子殿下不会是跟土城王后一个德行或者更恶劣的人吧?

    抱着一点不太妙的预感,原战和严默在半小时后见到了这位大王子殿下。

    音城王宫很宏伟,比严默前生看到过的一些古堡规模更大也更精巧。

    这座与城池边沿相连接的城堡有着东西方结合的优点,既有严默前生西方国度城堡的厚重坚实感,又有东方的奇思妙想和精确到精致的建筑构造。

    在蛮荒之地根本见不到的大量精致花纹被雕刻在墙壁、桥梁、屋顶……等任何一个人眼能看到或看不到的地方。

    一些架构在城堡之上的单独小堡就像被艺术家先行设计,又被数学家经过精密和准确无比的计算后,得出的最完美结构一般,让严默甚至怀疑这里某些方面的文明程度已经超过他的前世。

    不过很快他就在蓝音的导游和解释下明白了原因。

    蓝鸢告诉他们,这座城堡和城池都是音城和土城关系好的时候,土城人帮忙建造,而这座城堡的整幅构图则来源于一个古老的遗迹之地。

    “据说那个遗迹之地很可能是已经消失很久的炼骨族传承地之一,当年最后一次各族大战时被无意间发现,因为发现的人太多,里面的宝藏当场就被全部抢空。我们音城,那时还是音部落的大祭司好不容易才抢出一件骨器,那件骨器记载了一座城市的规划和图样,后来我们音城据说就是参照那座城市建造而成。嘛,这已经是非常古老的传说了,换了其他音城人,他们都不一定知道。”蓝鸢微带了一点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炫耀道。

    严默呵呵。

    原战也勾起一丝微笑,在脑中说:“如果我告诉他,我们祭司大人也找到了一座炼骨族的传承之地,不但一个人独得所有,而且他还继承了炼骨族真正的最核心的传承炼骨术,你说这位蓝鸢大人会怎样?”

    “他会怎样做都有可能,而我们十有八/九会在音城把牢底坐穿。停!往左看!”

    原战站住脚步。

    蓝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停住,并顺着原战看过去的方向看去。

    “啊!”蓝鸢轻叫一声,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那个人。

    在城堡的第二层,靠近城墙的一边,有一大片空地,那里种满了花草。

    花草丛中站着一个人,这人年约二十出头,身材修长,侧影极为俊美,身上穿着像祭司一样的单薄布衣,昂着头仰望着天空,任雨点打在他脸上、身上。

    此人不知在这里站了多长时间,衣服已经全部湿透,贴着身体,曲线毕露,配上那俊美的侧脸,竟真有些男色/诱惑感。

    蓝鸢和原战都盯住了那个人,而严默的意识却落在那个人的脚下四周。

    “阿战,过去看看,快!”

    “你发现什么好东西了?”不得不说,恢复了九成记忆的原战相当了解他的祭司大人,竟然丝毫没有误会对方被美色勾引。

    严默急切,“帮我仔细看看那边的草丛,我怀疑那不是麦子就是韭菜。”

    而不管是麦子还是韭菜,可都是大好物!

    至于那片绿地中假装自己是植物被雨水浇灌的美男子,严默大祭司已经把他完美忽略——再美的美男子既不能吃,也不能给他减人渣值,要来何用?前列腺按/摩/棒一个就够了,且他也只对同一只牲口的屁股感兴趣。

    原战快步走了过去,蓝鸢想要阻止他或叮嘱他几句都来不及。

    原战弯下腰,掐断一片叶子。

    较柔软,叶片光滑无毛,断口处有特有的韭菜蒜香。严默差不多已经能够确定,但他还需要再进一步确认。

    雨中美男子头也不低,对原战虚虚一抬手,意思:起来吧。

    原战无视,蹲下,直接刨开土壤,露出绿草的根部。

    韭菜根比起麦苗一般扎土比较深,根须少。

    而麦苗扎根浅,根须多。

    严默肯定地道:“这是韭菜!阿战,收菜!”

    原战手一晃,瞬间把周围一片野韭菜全部拔光,顺便还把雨中美男另一边的韭菜全部催到开花。

    韭菜开花还是很漂亮的,尤其是这么一片都开了花。

    严默叫:“授粉,授粉,这玩意要授粉才能结籽。”

    原战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怎么授粉?”

    “拿一朵花的雄蕊的粉涂到另一朵中间的雌蕊也就是花心上,小心雨水。”

    这个比较麻烦,韭菜花属于雌雄同株,但需要异花授粉,也就是授粉需要至少两朵花。

    像这种生长在野外的韭菜其实不需要人工授粉,一旦开花,会随风或昆虫授粉,然后就会在花房中结出种子。等花凋落,种子也已成熟。

    但是现在正在下雨,他们又急着想要得到种子,无奈下,便只能人工帮助授粉,加快进程。

    原战小心翼翼地护住几朵韭菜花,掐了其中一朵,反过来涂在另一朵韭菜花的中间的花心上,然后再催熟,就这样,用这种极为粗暴简陋的授粉方法催出了一些黑色种子。

    美男十分惊奇,低头看这一片突然生长并开花的野草。过不到一会儿,他就望向还在忙活的原战。

    蓝鸢看到这一幕有点傻,见美男看向原战,立刻快步走过来行礼,“见过大殿下。”

    美男一指原战。

    “这位是我城持黑色骨牌的贵客,名战,长生木族混血,双系神战士。”

    美男脸上没有一丝笑,看原战忙得头也不抬,他竟然走过去抬脚就踢。

    “大殿下!”蓝鸢厉喝,迅速要去挡住这一脚。

    原战手一张,抓住美男踢过来的赤脚脚腕,随手一掀一丢。

    美男很柔弱地被扔了出去。

    “大殿下!”这次蓝鸢还是叫,不过方向变了,扑去救就要摔在地上的美男。

    大殿下落在了蓝鸢怀里。

    蓝鸢扶着他站稳,大殿下推开他,再次走到原战身边,撩起衣袍,君子坦蛋蛋地蹲下,拔起韭菜闻了闻,第一次闻韭菜味的人多少都会感觉比较刺鼻。

    大殿下拉莫聆也不例外,他当场就把那几根断叶扔了出去。

    原战瞄了他一眼,两人目光对上又错开。

    原战站起,拉莫聆也跟着站起,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原战看。从他的脸,看到他的下半身,再看到他的赤脚。

    也不知原战哪里对了他的胃口,大殿下竟然露出了一个十分邪魅的笑容。

    原战斜睨他,“大殿下?音城城主的大儿子?”

    拉莫聆点头,好奇他的背筐,示意他把背筐打开给他看。

    原战怎么会同意?为怕默的身体被雨淋着,他把藤筐整个都用土封了起来,只在下方留了几个通气孔。

    蓝鸢再次上前,“大殿下,您怎么到这里来了?不是说您会到拉莫娜殿下那里吗?”

    拉莫聆变脸,弯腰揪了一把韭菜,直起身,递给原战。

    原战接过。

    拉莫聆又是邪魅一笑,伸手就过来拍他肩膀。

    原战没闪开。

    拉莫聆更加满意,捏捏原战上臂肌肉,招手示意:跟我来。

    原战把那把韭菜重新塞回给对方,也没怎么犹豫就迈步跟上。

    蓝鸢一看两人所走方向和他要去的方向完全不同,当即眉头皱成山,不得不追了上去,“大殿下,拉莫娜殿下还在等着战大人的药剂……”

    拉莫聆面无表情地回头看蓝鸢,那双会说话的桃花眼似乎真的在说话:让她过来。

    严默终于把注意力从韭菜上转到这位大殿下/身上,“看上去不像坏蛋啊,虽然笑起来有点妖异,咒巫为什么要诅咒他?”

    原战:“你说他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恰好站在那里?”

    “你说他在特地等我们?”

    “那他又为什么要特地等我们?”

    “因为……”严默答不出来了,可能性太多。

    眼看拉莫聆带着原战已经快要走到一栋单独的小堡中,后面有人追上。

    不是蓝鸢,是一名宫中侍从,那侍从飞快跑过来,一靠近就喊道:“大殿下,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请您和远方来的贵客一起前往城主大厅。”

    拉莫聆脚步顿都没顿一下。

    那侍从无奈,又喊出一句:“大殿下,土城翠羽王后已经把您对她不敬的事告诉两位陛下,两位陛下让您无论如何都要过去。否则……您之后三年都别想得到一枚元晶币!”

    哎呀妈,这个问题太严重!拉莫聆和原战一起顿住脚步,原战理解地看向美男,“三年得不到一枚元晶币,我要是你,我一定过去看看。”

    拉莫聆看看手中韭菜,对原战招手。

    原战……竟然靠了过去。

    两个风格和外形完全不同的男子靠到了一起,脑袋凑在一块,拉莫聆舔舔嘴唇,往原战脑中送了一段话:“我的魂力受到了压制,无法多说。你知道音城和土城的关系为什么那么好吗?你知道我们的蓝音大祭司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年轻吗?他可是已经超过了两百岁的老精怪。你要想活,就不要相信那些神殿祭司的话,越是大祭司越不能信,如果他们让你……”

    “大殿下!”蓝鸢一声暴喝。

    拉莫聆话没说完,已经神色萎顿,不得不和原战分开。似乎刚才用精神力述说这一段话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一般。

    但拉莫聆掩饰得很好,他站直身体时,非常有挑逗意味地用手摸了摸原战的背部,且手一直下滑到他的翘臀,直到被原战一把抓住。

    “大殿下!”蓝鸢瞪拉莫聆,眼中全是失望和怒其不争的愤怒。

    拉莫聆翻了个白眼,夺回自己被抓的手,跟在那侍从身后,摇摇晃晃地向城主大厅走去。

    蓝鸢想跟原战解释他们大殿下的行为,又似不知该如何解释,满脸都是尴尬的表情。

    原战貌似十分厌恶地挥挥手,跟上前方特地回头等待的侍从。

    侍从走得很快,虽是春天,一旦下雨,还是很冷。

    春雨沾身寒入骨,配上阴冷的古老石堡,原战竟打了一个小小的激灵。

    严默提起了十万分的警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