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56章 章回35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名侍卫在开门之前,抢先进去通报,过后才打开大厅大门。

    城主大厅内种植了不少灯木,里面的光线比外面的阴雨天气好很多,四周还有火盆除湿,一进大厅,阴寒之气顿时去掉不少。

    大厅内最前方的石阶上摆了两张石椅,上面铺着厚实的兽皮,国王和王后端坐其上。

    石椅左右侧下方也有两张比较庄重的木椅,左侧坐了蓝音大祭司,右侧则是土城王后翠羽,她的侍从全部立在她身后。

    大公主拉莫娜和小公主拉莫尔,以及另外两名青年站在石椅左侧。几名像是贵族的人立在右侧。两列侍卫则手持骨刀靠墙而站。

    厅内气氛略沉重,在原战等人没进来之前,他们就像是在商讨什么事,彼此看起来都不是很高兴。

    听到门响,所有人都转头看向门口。

    “你怎么全身都湿透了?你的侍从呢?为什么不带你去换衣服?”音城国王大约四十岁左右,人还在壮年,看到儿子第一眼不是斥责,也不是无视,而是很焦急地站了起来,当即就要人带他去换衣服。

    大王子也没胡闹,乖乖跟着一名侍从离开。

    国王又坐下,期间王后连动都没动一下。

    而下方众人则表情各异,有人露出嘲笑,有人叹息,有人则垂首只看着脚下一块地面。

    音城国王似尴尬地咳嗽一声,严肃表情道:“你就是大祭司说的长……”

    “哼,你们这个长子可真是越来越疯,不说他被人诅咒不能发声,就算他没有被诅咒,这样的人怎么能做音城将来的城主!”翠羽王后与音城国王同时开口,声音尖利的完全掩盖了那位国王的说话。

    国王闭嘴,干脆让她说完。

    而之前看到儿子那样一句话没说的音城王后,却在此时用带着一丝慵懒又好听至极的声音道:“翠羽陛下,音城曾经虽然是土城的附属下城,但那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有没有五、六百年?五百多年前开始我音城和你们土城就同列为九大上城之一,四百多年前,你们有一代国王到我们音城参加新王的登基礼,宴会期间口出妄言,之后音城和土城几近断交,如今双方好不容易才恢复一点往来,可翠羽陛下似乎不屑于与我们音城交往?”

    翠羽脸色顿变,似乎直到此时才想起这里不是土城而是音城。不过她也不是真的愚昧到没有大脑,听到音城王后这样说,她没有急于解释,而是抓住大王子的错漏不放,“那么你们音城大王子就可以随便侵犯我这个土城王后了吗?我看不是我不屑于与你们来往,而是你们现在看我土城遭难,心里八成都在等着看我们笑话,甚至还想……”

    “王后陛下!”后面那矮壮战士拉了她一下,禁止她再往下说。作为王后,她有些话真的只能心里想想,而绝不能说出口。

    翠羽愤愤地住嘴不言,一副受到极大委屈的模样,可最后还是忍不住呛了一句:“不管如何,你们大王子对我不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我土城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她当时看到大王子,想到对方也被咒巫诅咒,抱着同是受害人应该同仇敌忾的心理,主动上去找他说话,结果却被对方无视。她讥讽对方是不是在变成哑巴的同时也变成了聋子,对方竟然对她扔出了十几只臭鼬!

    矮壮战士和翠羽王后身后的几名贵族都在心中叹息,王后一句话虽然发泄了心头火,却把土城放到了弱者的位置,平白让人瞧不起。

    音城王后闻言,果然淡淡道:“我音城城主一脉自从建部落以来,都是不管是谁犯错,都必将和其他子民一样受到惩罚。翠羽王后身为我音城尊贵的客人,不管你做了什么不适合的事情,我儿子冒犯你,自然也要受到音城律法惩处。所以我才命他在如此春寒时期在雨中罚站,直到另一位贵客允许他离开。”

    什么叫做我做了不适合的事情?翠羽王后气得一把抓紧木椅扶手,指甲都抓裂了一根。

    “唉,原来是你在惩罚他,那孩子身体不好,一淋雨就生病,你还非让他淋雨,既然这样,还不如打他一顿。”国王心疼不已,转脸看向翠羽王后,“现在孩子罚也罚了,之后还不知道要病多久,翠羽陛下,这样您满意了吗?”

    翠羽王后气得浑身发抖,这算什么惩罚?而且到底是不是王后让拉莫聆去淋雨根本没人知道,说不定她就是看儿子淋了雨才说有这么一个惩罚。但是人家同样身为国王和王后之尊,已经跟她把话说到这里,她如果再继续纠缠不放,就成了蛮不讲理。到时候这可恶狡猾的音城说不定会以此为理由,而更加推卸不肯派战士去帮助土城。

    下方众人,包括拉莫娜在内的四名王子公主在听到上面的对话后,心里滋味都很不能与外人言,其中一名青年脸色尤其不忿。

    音城国王又转过脸,对冷落多时的原战非常抱歉地道:“让你久等,听说你是来自长生木族?不知道你的部落名是?”

    原战桀骜但并不狂妄,见音城国王神色和蔼,他握起右拳放到心口,行了个战士礼,“我名原战,九原部落的首领,我们祭司默巫与我同在。”

    “九原!”翠羽王后腾地站了起来。咒巫在土城大闹时虽只说是为了弟子报仇,但是时间过了这么久,足够土城从黑土城打探到咒巫之前跟什么人在一起,而那些人又来自哪里。

    九原,原战,默巫,这些都是反复出现在禀告中的名字,翠羽王后也记得牢牢。

    “原来你们还没死!来人!把他们抓起来!”翠羽王后一心想要抓到罪魁祸首,竟然不管这里是音城城主大厅。

    矮壮战士犹豫了一下,音城人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在这里动手。

    果然,翠玉王后刚喊完,音城国王已经一改和蔼模样,怒喝:“谁敢动手伤害我音城贵客!”

    “唰!”列在墙边的两列侍卫同步上前,骨刀全部出鞘。

    原战表情变都没变一下,刚才他与严默已经商量过,音城情况诡异莫名,他们就算隐瞒身份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而在土城和音城有罅隙的情况下,他们报出真实身份,说不定还能挣出一条生路。

    逃走?在他走入那个半兽人的房间后,他们就已经没有逃走的机会。半兽人不会放过他们,音城人也不会,当初蓝音给他去除额头上知母留下的奴隶印记,可也同样留下了他自己一缕精神烙印。

    只不过为了不让蓝音察觉他们已经知道,严默和巫果一直只锁着那股精神力,而不敢消灭它。

    这缕精神力虽然微弱也不足以对原战做任何事,但如果他们离开神殿、离开音城,蓝音却会立刻知道。

    刚才那位大王子的话包含了很多信息,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恐怕此时原战就算不同意去“解决”那半兽人,蓝音他们也有法子逼着他去——他毕竟才只有八级,严默又是那样,真正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眼看进也难,退也不得,可以原战和严默两人的性子又怎么能忍受和甘愿被人操控和利用?既然前进后退都不行,他们干脆就主动揭破身份,把被动的棋子身份换成主动的操棋手之一。

    咒巫和九风能把土城闹到要找巫城和音城出手帮忙的地步,音城难道就不怕?

    相反,如果音城一直以为他们不过是某个小部落的人,背后没有靠山,就算原战顶着长生木族混血的名头,也不够让音城保他,说不定还会想占完他们便宜就物尽其用地牺牲掉他们。但如果他们身后站的是咒巫人面鲲鹏族长生木族,那分量就完全不一样了,音城最起码在动手前也要考虑一下害死他们的后果。

    原战唇角微挑,表情似冷笑又似挑衅,“我和我们默巫之前受到土城大祭司等人偷袭,魂力受损,差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但如今我已经想起很多。翠羽王后,你们土城贪婪狠毒,见我是大地之神血脉,且神血浓郁,就把注意打到我头上,更先一步谋害我九原最为善良心软的祭司。你可知我们默巫就是咒巫的弟子?你可知我们默巫受祖神眷顾,派遣人面鲲鹏族做他的守护神鸟,所有伤他之人必将被祖神惩罚。土城,你们如此欺凌我九原首领和祭司,我九原如不灭你,神都会降下惩罚!”

    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原战身上。

    蓝音都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表情,打死他也没想到一个小小低级祭司从奴隶贩子手中买来的奴隶,竟然不止是长生木族混血,更是导致土城现在风雨飘摇、王后都不得不亲自出来找援助的罪魁祸首!

    战,原战,他怎么就没有想到!?

    九原……,蓝音其实早已经知道这个部落名字,九大上城虽然相距遥远,但彼此之间都会互相安插一些人手,靠的越近、关系越复杂的,安插的人手越多。

    土城和音城曾经和现在的关系,音城又怎么可能不在土城安排眼线?所以当土城国王和王后知道咒巫的弟子来自九原,而九原的首领是一名神血浓郁的控土战士后,他这边也随即得到消息。

    他在看到原战后没有产生太多联想,主要还是因为其长生木族混血的身份混淆了他的视线,让他压根就没往九原那个方向想。

    翠羽王后眼神几近疯狂地瞪视原战,新仇旧恨全部涌上心头,可是音城王宫侍卫已经举起武器,她如果真的敢在这里动手,那真跟打音城的脸没有什么区别。

    不需身后人提醒,翠羽王后昂起头,逼视音城国王和王后,“你们听到了,他们攻击土城还不够,还妄想灭掉土城,一个野人部落竟有这么大的野心,如果让她成长起来,说不定我们这片大陆就要掀起新一轮战火。两位陛下,今日你们不杀他,将来你们音城的下场恐怕不会比我土城好到哪里!”

    “女人,你这是挑拨吗?我九原要杀要灭也只是我们的仇人,祖神也不会允许我们随意攻击侵略他人,否则你们会到今天才知道九原存在?如果我们真想掀起战火,呵!”原战一声冷笑,硬是把一个刚刚才在蛮荒之地发展起来的部落说成了隐世高人。

    蓝音站了起来,他第一眼见到这名部落人时就猜对方的身份不会简单,因为石椅这样的东西,一般的部落恐怕连见都没见过。

    而今对方魂力差不多恢复,记忆归来,整个人的气势也比之前凌厉许多。其人虽然站在下方,但是这里所有人没有一个敢把他当做一名普通的部落战士看,甚至其人气势还隐隐压过了翠羽王后。

    这人还只是八级,如果让他成长到九级乃至十级,恐怕他们的国王和王后陛下也无法在上方坐稳而要主动走下来迎接了。

    翠羽王后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恨归恨,可她的气势已经完全被这个部落人压住,又是在别人地盘,偏她又不擅长谋略,擅长谋略的是她的长子,可惜她长子需要留在土城应对他的父亲、兄弟还有那些狡猾的贵族和神殿祭司。

    “两位陛下?”翠玉王后还算明智地不跟原战正面对上,只一个劲要求音城摆明态度。

    音城国王和王后心里也很纠结,只是脸上不显。

    蓝音提前一步对原战开口:“祖神光辉在上,原来你就是九原部落的首领,我已经听过你的大名,那么你背筐里的……就是那位咒巫大人的弟子默巫了?”

    原战默认。

    音城王后抬起眼皮打量原战,之前她都没有怎么把注意力放在这个部落人身上。

    音城国王则表情古怪,他喝住翠羽王后后就似在考虑一件事,等到听说那位咒巫的弟子也在,当即张口就道:“噢,母神慈悲!咒巫大人的弟子默巫也在?那么能不能请贵部落的默巫大人为我的长子解除诅咒?当年我儿子确实不对,但是诅咒他永远都要做一个哑巴,那也太可怜了,我儿子这几年做事已经好很多,而且他已经哑了十二年。我几次派人找到巫城,可是咒巫大人都不在……”

    咦?诅咒永远?哑了十二年?可他师父说的明明是诅咒其十年不能开声。

    严默把这事告诉原战。原战转头望向那个换了衣服悄悄溜进大厅的大王子,拉莫聆大概也听到他父亲说的话了,见原战看他,对他眨了下眼睛。

    这小子……有秘密!原战和严默同时想到。

    比起原战对拉莫聆感兴趣,严默对其父亲却生起了不小的好感。

    同是父亲,他见这位音城国王从头到尾首先关心的都是自己的孩子,此时,别人都急着要干掉未来的敌人,他却第一个想到的仍旧是他被诅咒的长子,不由便生出想要帮其解除其长子身上诅咒的心思。可惜他虽然拜了师,却还没有开始学习怎么下诅咒和解除,信仰点数也不够。

    原战问严默这个诅咒能不能解,得到短时间内无法搞定的回复后,他先问音城国王:“大王子殿下就是那位?”

    音城国王点头。

    众人目光又转到刚刚进来的拉莫聆身上,拉莫娜和拉莫尔两个女孩对他主动问好,另外两个青年,一个对拉莫聆点点头,一个却毫无反应。

    拉莫聆无视众人,连两个妹妹的主动招呼也不理睬,就那么一摇三摆地走到原战面前,手贱地去戳他身后被泥土包裹的藤筐。

    原战抓住他的手,“他不错,还帮了我和我默巫一个大忙。我默巫也打算为他解除诅咒,只是这个诅咒比较难以解除,需要时间准备。”

    “要多久?”音城国王眼睛一亮,探出身。

    其他人却想:大王子帮了九原两个人什么忙?竟然能让他们主动为他解除诅咒?

    拉莫聆感觉自己给原战坑了,很邪魅地睨他。

    原战当没看见。你想利用我,我为什么不能利用你?口中则回答音城国王的问题:“时间不久,但是我默巫现在身体还在复原中,就算他想为大王子解除诅咒,也无法做到。”

    “你们默巫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复原?”

    “不确定,但如果能量充足,复原的时间便会缩短。”

    蓝音似用魂力把严默现状告诉了国王,音城国王犹豫,又侧头对自己的王后说了什么。

    王后没有立刻说话,似乎在沉思。

    原战不急不忙道:“如果你们等不及我默巫恢复,不如等我们咒巫大人亲自来解除?我们已经传出消息,告诉了他和族人,我们现在就在音城,相信不久后他就会带领我部落战士到达音城来迎接我们。”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瓜,哪怕最小的拉莫尔公主也听出了原战隐藏在话后的意思,这是在告诉他们,他们在音城的事已经不是秘密,咒巫知道了,九原人也知道了,如果他们在音城出了什么事,那下一个要被咒巫大人报复的就是音城了。

    听说咒巫要来,翠羽王后先是身体一僵,可是随后她眼中就露出了兴奋的光芒。

    原战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一般,“哦,对了,我这次过来是因为大公主脸上的抓痕,我们默巫已经把药炼制出来,你们看要不要找个身上有疤的奴隶试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