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57章 章回35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咒巫可怕,但以倾城之力想要杀死他也不是特别难,只是谁会为了一个人而牺牲整座城?

    如果真的把咒巫惹火了,他不管众神惩罚,以己命和九原人的生命为代价弄一个大型灭城诅咒,谁也受不了。

    目前看咒巫对土城做的事还算有理智,只是针对神殿、王室和追杀他的高级神血战士,他在土城造成的破坏其实还算不上严重——至少翠羽王后还能有力气跑到音城来求救。

    土城现在危难就危难在墙倒众人推上,巫城表面到处在找咒巫想要说解,但就是不插手土城与咒巫之间的仇怨。与土城有世代仇怨的水城和火城巴不得看土城笑话,他们只会捣乱绝不会伸手帮忙。

    而土城本身势力也有点不稳,也许因为跟他们这么多年来没有再出现过一个十级战士有关,土城下属各大势力都在蠢蠢欲动,谁不想更上一阶?

    偏土城大祭司不见了,跟他同去的几名神殿高级战士也都没有再回去。面对这些叠加情况,土城王室和神殿才会惊慌,才会迫切想要一个能主持大局的人回去,最起码这个人也要能威慑其他势力。

    半兽人能震慑音城等势力,咒巫又何尝不是?所以哪怕知道原战在赤/裸裸地威胁他们,他们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威胁。

    严默暗笑,心想咒巫就像他前世各国家的核武器,为什么有些小国家宁愿拼着国民吃不饱饭也要勒紧裤腰带研发核武器?不就是为了应对像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不会主动打你,但你要敢动我,我就跟你拼命,赤脚和穿鞋的,你看谁更亏。

    而原战已经很了不起,才二十岁就已经达到八级,他的年龄和成就如果说出去大概会震掉这一大厅人的下巴。但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够资格做威慑,反而只会成为想要让人提前消灭的威胁。

    咒巫能出现在他们身边,并收他为弟子,且那么护短,让严默都有点相信巫运之果真的能给他带来好运的说法。

    “阿战,慢慢来,不要急,我相信你会成为十级甚至更厉害的高手,在这之前先举举咒巫他老人家的大旗也没什么。”严默微妙地感觉到某人的一丝沮丧,顺口安慰了一把。

    原战嗤笑,不肯承认他听了这句话,心里确实一松。骄傲的男人啊,怎么愿意顶着别人的名头威胁他人,而这个人还是默的师父,那就更微妙了。

    这些个人的心理活动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眨眼间,在原战说出他带了去疤痕的药物来以后,音城国王没有多犹豫就让人去带已准备好的奴隶。

    那女奴大约二十多岁,进来大厅虽有些瑟缩,但行礼说话都没什么错漏。

    等这奴隶抬起脸,大家都看到她的脸上有一道非常严重的老疤痕,疤痕从她的右眼一直划到她嘴角,长好的伤口从面部鼓起,红色的肉痕有点虬结,不但毁了她半张脸,还让人不忍目睹。

    严默觉得这女奴看上去似乎有点面善,只不过那道疤痕比较碍眼,他一时也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看过类似的脸孔。

    “这样的疤痕能去除吗?”音城国王问。如果这样的疤痕都能去除,那他女儿的一点抓伤更应该不成问题。

    半天没说话的翠羽王后突然冷笑,“这样的疤痕只能找治疗系祭司,我就没听过有药物能除掉这样的疤痕。”

    大家都没有反驳翠羽王后的话,因为知道的人都知道这位在被诅咒后不知找了多少治疗祭司,可是无论多么厉害的治疗祭司,这边给她刚治疗好,那边她就已经开始被诅咒重新侵袭。

    请一名治疗祭司可不便宜,而土城的下属势力中也没有很厉害的治疗祭司,她想请人就得欠其他势力的人情,可翠羽王后偏又不是能低声下气的人,再加上请治疗祭司也只能缓解她一时之苦,久而久之,翠羽王后就基本熄了找治疗祭司给她治疗的想法,只是会长期购买一些能止血除疮、缓解她皮肤状况的药物。

    原战没理翠羽王后,抬手对女奴招了招,“你过来。”

    女奴抬头看向上方,得到允许后,起身小心走到原战身边。

    原战放下背后的藤筐,挥手让表面包裹的硬土退去,露出里面的白布。

    “你这样的伤口光用药还不行,需要我们的祭司对你施以部落秘法,这个过程很痛苦,你能忍受吗?”

    女奴咬牙,身体微微一颤,“能。”

    “你对着藤筐坐下。”

    女奴不敢坐,改成跪伏。

    原战在脑中问:“默,准备好了吗?”

    “好了。”严默很不想承认,自从来到这里,他装神弄鬼都成专业的了。

    原战拿出一枚蓝音支付给他的九级元晶币,放到藤筐中。

    蓝音眼尖,见一个秘法就要一枚九级元晶币,放心的同时也有点皱眉。他几乎可以提前预料到,等会儿这位原战首领大概会很光明正大地跟他要用掉的九级元晶币。

    蓝音巨心疼,一枚九级用在大公主身上也就算了,用在奴隶身上那真是亏大了。这一刻,他差点喊出住手换人,但他偏不能!懊恼死他了。

    大王子勾头朝藤筐里看,被原战推开。

    原战手伸入白布中。

    严默闭上眼睛,慢慢从原战身体里脱离出来,附到自己肉身上。

    剧烈的疼痛瞬间袭击了他!

    严默无声哀嚎,为了这次表演,他也是拼了,但这是他们两人计划中的一环,不做还不行。原战曾想改变计划,但他觉得这点小痛他还不能忍吗?结果真不能!

    藤筐上方浮起了一道幻影,模模糊糊,不清不楚,只能勉强看清那是一个人。

    这是炼骨族精神力使用传承中提到的一个小技巧,可以让精神体出现影像,一般只有高级精神力操纵者才会使用。

    严默用这个技能非常勉强,如果没有那枚九级元晶币,以他现在还在复原中的精神体肯定施展不出。

    “魂力具现!”本已坐下的蓝音大祭司脱口而出,人也站起向大厅中间走了两步。

    原战目光刷地转向他,整个人都进入了最佳攻击状态。

    翠羽王后巴不得他们打起来,可蓝音却硬是停住了脚步,他的表情丝毫没有隐藏他的震惊。

    音城国王立刻低声传问蓝音,魂力具现是什么。

    蓝音摇头,“这是传说,我也没有亲眼看到过,相传只有在各智慧种族混战时期才有人能使用魂力具现,这是一种让灵魂实体化的能力,非十级以上魂力操纵者……”

    十级魂力操纵者!这七个字如一道惊雷,劈得整个大厅的人都脸色发晕。这个九原难道真是一个十分强大的隐世部落?看看,人家不但有咒巫和人面鲲鹏族助威,他们的首领也是双系神血战士,而且年纪轻轻就已达到控土八级!如今他们竟然还藏了一个魂力十级的大祭司?

    藤筐上的人影变得比刚才稍微清晰了一点,但还是无法看清楚他的面貌,但只是如此就已经足够让大厅中众人瞪大眼睛。他们从来没有看过魂力能够显形,这算不算白日见鬼?

    女奴在看到那抹魂影后,身体就开始颤抖,连头都不敢抬起。

    严默疼得厉害,手脚抬得极慢,他本来想打一趟五禽戏唬弄人,可是来自灵魂的抽搐剧痛,别说打出招式,就是简单的抬手踢腿都很难做到。

    严默无奈,只能慢慢漂浮到女奴上空,手指伸向她的眉心。

    女奴似感觉到什么,抬起头,眼神充满惊惧的同时也带着几分期待。

    严默手指抬得极慢,看得大厅中人都急死了,但是没人敢开口说话。

    手指终于点到眉心,严默见女奴一副要昏倒的模样,向她传达过去一道善意,还对她说了一句话:“莫怕,孩子,接受我的赐福。今后莫忘心存善念,哪怕脚踩荆棘,我与你同在,共同走向母神归处。”

    女奴流下眼泪。她听到了神的声音,那声音是如此温柔、如此和暖,原本被带来试药的愤怒和委屈全部消失,她的心重新变得平静,不,她从没有这么平静过,她觉得她已经找到了真正可以侍奉的神。

    现在就算面前的魂影告诉她,她的面容无法再恢复,她也不怕了,从此她将无惧任何困苦,因为神子与她同在。

    严默收回手,为了缓解灵魂上的痛苦,他缓缓绕了个圈,脚步虚浮地踏回藤筐——他受够了!他要现在就回去原战魂海中!

    可严默这样代表了痛苦的极为缓慢的动作在其他人眼里却被看成无尽神秘和优雅。

    “祭祀之舞……”蓝音喃喃出声,看向魂影的目光热切又复杂。

    无论是魂力具现还是祭祀之舞,相传都已经消失在战争中,现在虽然也有些势力的祭司和大巫会跳祭祀之舞,但是没有人能用灵魂去跳,传说那是唯一可以与神直接沟通的献祭方式。

    九原……!蓝音握紧了双手。

    台阶上的音城王后一改慵懒模样,坐直了身体。她旁边的国王握住了她的手。

    翠羽王后咬住嘴唇,明明惊讶得不得了却非要在脸上做出不过如此的表情。

    大公主拉莫娜眼放奇光,她的心里在此时突然下了一个决定。

    大王子拉莫聆似乎是厅中最清醒的一个人,可是他全程也没有放过严默的一举一动。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蓝音把祭祀之舞从头看到尾,面色是从没有过的沉重。九原,他还是小瞧这个部落了,怪不得那默巫焦成那样还没死,怪不得巫城的咒巫会收他做弟子,这人一旦恢复,恐怕他们的原计划就不一定能施行。

    可是如果真的按照原计划实行,他们音城是不是就会多出一个神秘莫测且武力强大的部落敌人?而且他们的计划真的能完美施行吗?

    原战沉静地开始最后一步,他把炼制好的药罐拿出,递到严默精神体面前。

    严默心里喊着这是最后一步,把手盖在了药罐上,然后迅速消失!

    回到原战魂海的严默累得像条狗,话都说不出来。

    原战神情严肃又庄重地走到女奴面前,令她抬起头。

    女奴十分顺服地抬起脸。

    “我要重新割裂你的伤口。”

    “是,大人。”女奴目光没有一丝畏惧也没有一丝犹豫。

    原战掏出一把从知母那里交易来的小骨匕,对着女奴的脸轻轻一划。

    女奴脸上的疤痕被割掉,血从她脸上滴落。可这女奴竟硬是忍住没有叫出一声。

    原战眼中带出一点欣赏之色,他划破女奴的疤痕只是为了让药膏见效更快,当然在这之前,他已经在自己身上试验过。

    药膏抹到脸上,血几乎立刻止住。

    “有点疼,忍住。”

    “是,大人,我能忍。”

    大王子看到女奴的表情,脸上又露出那个邪魅的笑容。而其他人根本没有留意到一名小小女奴的变化,顶多觉得这女奴比较能忍痛。

    所有人都静静看着女奴脸上变化,有机灵的侍从端来了清水,好让女奴洗脸。

    女奴额头出现汗珠,身体忍痛忍得发颤。真的太痛了,感觉她的脸像是被人撕烂了一样。

    巨痛过后是痒。痛能忍,痒却很少人能忍住。

    看女奴要抓脸,原战喝住她,“快好了,别乱动。”

    大约五分钟后,女奴自我有感觉地抬手去摸脸。旁边的侍从立刻让她用清水洗脸。

    女奴洗去脸上的血迹,再抬起头,厅内众人全部倒抽一口凉气。

    当然不是女奴长得丑,或伤口恶化。而是那女奴占据半张脸的疤痕真的消失了!

    如今那女奴脸上只隐约留着一丝红痕,长好的地方比其他地方颜色红嫩,其他都无恙。

    翠羽王后眼睛瞪大,她多想要这个药,就算疼一点,只要能让她的脸能恢复,哪怕只能持续一天时间也好。可偏偏这个炼制药物的默巫是他们土城仇家!

    翠玉王后更想要九原人死,她得不到,凭什么别人就能得到?

    神迹!对这名女奴来说,这就是神迹。神终于怜悯她,给她带来了赐福。土城神殿虽然也有厉害的祭司,但他们和他们的神从来没有赐福过一个奴隶。女奴想要叩拜身后侧的藤筐,可她忍住了。

    严默脑中浮起一张熟悉的脸孔,再看这个女奴,不由万分惊讶。不会这么巧吧?

    原战抬手把小药罐抛给大公主,“剩下的分量不多,不过应该够你使用,你的伤口浅又比较新,不用重新割裂,只要早晚各抹一次,隔天就应该会长好。到时你会感觉到脸上热痛或奇痒,不要抓挠。”

    “好药!”音城国王很想跟原战多讨要一点这种药,被他的王后轻轻拉了一下。

    “拉莫聆,这两位远方而来的贵客就交给你了,不要胡闹。”王后按住额头,神情似乎有一点疲累。

    蓝音也无意再留原战两人,他有些事必须重新安排,而且还需要与两位陛下商量。

    拉莫聆对原战摆摆手,示意原战跟他来。

    原战背起藤筐。

    其他人包括那位女奴也全都退下,翠羽王后同样,但拉莫娜却主动留了下来。

    另外两名王子互看一眼,也没走。

    音城国王见此,微微叹了口气。

    外面雨还在下,可拉莫聆却毫不犹豫地走进雨水中,还不准任何侍从跟着他。侍从拿他没办法,只能远远地缀上。

    原战重新用泥土封起藤筐,慢慢跟在拉莫聆身后。

    他们现在还不算安全,这大王子也十分古怪,之后每一步,他们都得小心行事。

    “你能说话。”原战与大王子并肩。

    大王子转头,对原战眨眼。

    原战闭上嘴。

    大王子似乎在等待后续,等了好一会儿没听到一句话,不由憋得难受地又转头看向他。

    原战明知对方想让他主动开口询问,可他就是不说。

    大王子极为俊美的脸蛋皱起来,就像蹲坑拉不出来一样痛苦。

    原战转头看周围风景,这座城堡地形算比较复杂,如果不注意你都不知道自己上了第几层。

    “默,你怎么样?”

    “头疼!”严默哼唧。

    原战无奈又生气,“我说了不要那样做……”

    “我们筹码太少,而且是你说不想暴露我的身体皮肉秘密,我这才想出这么一个主意。”

    原战忍了,他迟早一天会变得让所有人都惧怕他,而严默只要依靠他耍威风就行,“你有没有注意到,蓝音看到你出现时表情特别奇怪?”

    “他不会看出那是炼骨族传承了吧?”严默也起了一点小担忧。

    “不是那样。具体我说不出来,但是他似乎十分震惊。”

    “东面……”一道微弱的声音插/进来。

    严默和原战同时问出口:“什么东面?”

    两人又同时住嘴,严默提起精神,“不是我!是巫果!”

    “他醒了?”

    “不像是。”不过能让巫果在沉睡中还要挣扎着说出口指明方向,严默什么疼痛疲累都丢了,当即催促原战,“快,去东面,看看那里有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