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58章 章回35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东面那座独立的小堡竟然就是大王子的居所。

    小堡的顶端有一根立起的石柱,石柱上挂着一个颜色灰白的石圈。

    严默一看那石圈,心中就有所感,不用巫果再费神提醒,他就知道那就是他等会儿一定要得到的东西。

    拉莫聆憋了一路,看原战仰头看着屋顶,便也顺着看过去。

    原战:“就是那圆圈?”

    严默:“对。”

    两人都没想到这东西会找的这么容易,不过也因为太容易,就挂在人屋顶上,还是大王子的屋顶,他们要怎么把东西拿下来还不被人追讨?

    原战一指石圈,“那个,我要了。”

    “你……知道那是什么?”拉莫聆开口,声音干哑还有点生涩,似乎不经常说话。

    “不知道,但我默巫想要。”原战已经摸出和这名大王子说话的诀窍,那就是直来直往更有效。你要是跟他绕圈,他能给你拉到更远的地方。

    拉莫聆发出低哑的笑声,慢慢地道:“那我们做个交易吧,如果我把这个半骨器给你们,你们将来在离开音城时必须带我一起走。”

    半骨器,果然!严默看到这石圈形状、大小和颜色就想起了在他腰包里放了很长时间、从鼎钺部落弄来的四件骨器之一,那个不知作用的圆盘。

    当时巫果说什么来着?说这是门?

    原战没有问拉莫聆为什么要跟他们离开音城,却似好奇地问道:“如果我没有要这个石圈,你打算付出什么代价?”

    “元晶币,据说你喜欢元晶币。”拉莫聆也直白道。

    “那你又怎么能肯定我们一定能离开音城?还能带你一起离开?”

    拉莫聆脸色深沉地抬头仰望雨幕,说话变得流畅,“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咒巫诅咒十年不能开口吗?”

    原战闻言突然一拍巴掌。

    拉莫聆低头看他,难道这人猜出来了?还是咒巫对他们说了什么?

    原战十分懊恼地道:“坏了,刚才忘记跟你们国王要治疗的元晶币了!”

    严默也跟着“啊”了一声,“坏了,我忘记对那公主施展秘术了。”他当时太累太疼就忘了……原战竟然也忘记提醒他!

    拉莫聆头发上的雨水流到脸上,什么深沉全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从此以后,某人就给某王子留下了深爱元晶币的深刻形象,一辈子这个印象都没有变淡过,反而有日渐加深的趋势。

    与此同时,城主大厅。

    大公主拉莫娜把手中小药罐递给蓝音。

    蓝音打开嗅了嗅,又用指甲划破手背皮肤,挑起一点药膏涂在手背上感受了片刻,过一会儿,见伤口收口痊愈,他才开口道:“药是好药,没有隐藏什么害处,不过这药膏已经被激发药性,你需早日使用,那九原首领既然说了让你早晚使用,很可能隔日便没多大效果。”

    “怎会如此?”音城国王皱眉,他还指望这药留下来将来让神殿炼药祭司研究一番。

    蓝音答:“大概那默巫刚才施展的秘术就是激发药性并让药物效果如此之好的关键。”

    拉莫娜疑惑:“可是那默巫之前施展秘术并不是针对我,那么我用了会有效吗?”

    “他回身时曾有个转圈的动作,那时他的手指从厅中你我方向指过,我想被他指过的人便是得到了允许,这也是我伤口复原这么快的缘故,而你的疤痕比起那女奴的疤又轻微得多,所以不需要对你特别施展秘术。”蓝音甚至想到那默巫也是个知分寸的人,因为如果他当时要求大公主站到他面前,由他对她施展秘术的话,恐怕就算大公主自己愿意,其他人也不会同意。

    不过他很惊讶那喜欢元晶币的原战首领竟然没有跟他所要治疗代价,还是当时的场合不适合?或者他想等大公主脸上的疤痕完全消失后再索要报酬?

    拉莫娜看着药罐中剩下的不足两指甲盖的药膏量,不由担心,“这点够吗?”

    “应该够了,不过你用完也没了。”

    音城王后慵懒又特别好听的声音响起:“他们倒精明得很。”

    蓝音摇头,“这药膏需要他们大巫用秘术激发,可能更需要他本人允许,所以便是炼制多了也没用。”

    “他不是在城中卖过外伤药吗?听说那药也十分管用?”拉莫娜插口。

    蓝音沉吟,“很可能他们九原的炼药能力就不同一般,当初那些猫人中的最长者也是用了他们药方炼制的药才会逃掉。不过我看过那配方,也让几名炼药祭司共同炼制,炼制后的成药虽对魂力恢复和提升都有一点效果,但效果并不是特别显著。”

    “你怀疑那药也被那默巫用秘术加持过。”

    “对,而且我还怀疑他们和猫人逃跑有关。我仔细问过知母,当时虽然没有发生任何异相,那两人也没有靠近老猫人,但是确实是那九原首领亲自指了那老猫人试药,最后还让知母把所有药都给那老猫人服下,以至于知母手上都没有留下一粒当初炼制好的药丸。”

    音城王后手指在扶手上点了点,“等会儿让人把那九原首领卖出的伤药看能不能收回一部分,大祭司您再请炼药祭司们看看。”

    “好。”蓝音也早有此打算,并已经开始这么做,“另外还有件事……”

    蓝音没有继续往下说。

    音城国王会意,对三个子女道:“你们先下去,如果有事等会儿单独来找我和你们母后。”

    “是。”拉莫娜三人只好先行退下。

    等走出大厅,之前神情不忿的年轻王子突然愤声道:“看看!就算拉莫聆成了哑巴,就算他做了那么多错事,就算祭司们都不喜欢他,可是父母母后却一心向着他!等他哪天能说话了,大家也别争了,我看他就凭那张嘴也能成为音城城主!”

    “拉莫轩!”另一名年轻王子轻声喝止兄弟的妄言。

    拉莫娜叹气,他们有一对好父母,可是五个兄妹除了最小的拉莫尔,谁都在防备着另外几个兄弟姐妹。而他们会变成这样,却和神殿的三大祭司们脱不开关系。

    另一头,大王子拉莫聆让原战自己上去把那圆环拿下来,原战也没客气。

    守城和巡逻的战士看到原战爬到大王子居所屋顶,想要管,可看大王子就站在那里,还一脸兴味地昂头看着爬到屋顶的人,出于一种离大王子不要过于接近的不可言说的小心思,大家谁都没靠近大王子的小堡。

    原战手一碰到圆环,巫果就向严默传达了一个兴奋之意。

    “这是什么?”原战问严默。

    严默回答:“应该是那四件骨器中圆盘的一部分,我现在还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可惜我腰包不能拿出来,否则……”

    原战隐约想起四件骨器的事,圆环较大较重,他没地方放,直接挎在肩膀上扛下来。

    “这是什么?”大王子很兴奋,问了和原战同样的问题。

    “你不是说这是半骨器吗?”

    “我只知道它是一件骨器,还是不完整的骨器,是我小时候跑去神殿玩耍,在大祭司那里看到硬要过来的。后来我查过,这件骨器似乎在神殿放了很久很久,久到都没人知道它被谁又是什么时候收进了神殿。各代祭司见这是远古骨器也琢磨过它,但是他们只发现这是一件不完整的骨器,其他什么都没看出来。否则你以为一个小孩,就算他是大王子吧,就能把一件珍贵的远古骨器要过来当装饰品?”拉莫聆脸上露出讥讽的笑。

    原战回复:“你不知道详细,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半骨器。你要想知道,得等我默巫恢复。”

    “他什么时候恢复?”

    “你有元晶币吗?多来点,最好九级。”

    拉莫聆,“……这么说你答应我提的交易了?”

    “你先告诉我,如果我们带你一起离开,音城会不会以此和我们九原掀起战争?”

    拉莫聆蓦地无声大笑,笑得身体前后摇晃,“怎么会?他们巴不得我早点离开,可是他们又不愿意让我离开!为此,他们每个人都在盼我早死早好!”最后几个字,拉莫聆的声音中竟饱含仇恨和无尽怨愤。

    石堡门打开,一名身材瘦小的老人走出。

    拉莫聆情绪一收率先走入石堡,原战背着严默、挎着骨圈跟上。

    远处在房檐下躲雨的侍从看大王子殿下终于肯走入有屋顶的地方,连忙一起跑过来,可是开门的瘦小老人当着他们的面又把大门摔上。

    那些侍从气归气,可这样的待遇大概也不是第一次,在门口待了一会儿做足了姿态便原路返回。

    音城城堡中到处都种有灯木,室内都不阴暗,可这位大王子的城堡却阴气沉沉,里面的侍从奴隶也极少。

    那名身材瘦小的老人指挥几名奴隶过来快速扒光拉莫聆的湿衣,给他擦身,又给他换上干爽暖和的新衣,再迅速点燃几个火盆去湿气。

    拉莫聆似已经习惯这种侍候,丝毫不以为意,任奴隶给他换好衣服。

    老人又看向原战,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给他把皮裙也换一下。

    原战摇手,表示不需要。

    瘦小老人之后亲自送来新鲜瓜果,跪在地上亲吻了一下拉莫聆的脚趾,又无声退出。

    拉莫聆往石榻上一瘫,整个人都没了骨头似的。

    “坐,这里还算安全。”拉莫聆挥挥手,有气无力道。

    原战把藤筐放到榻上,自己在石榻另一头坐下,很随意地抓起桌上的红色野莓塞进嘴里。

    严默感觉自己泛出了口水,那野莓看着很像山莓,这东西大约四月左右结果,果子酸甜,根和叶都能入药。根可以治疗肠炎、痢疾、风湿关节痛和跌打损伤等,叶片捣烂鲜用可以消肿解毒。

    拉莫聆靠坐在墙上,眼睛无神地望着敞开阳台外的阴暗天空,半晌后闷闷地道:“我不说话,对大家都好。”

    原战恩赐似地吐出三个字:“为什么?”

    拉莫聆终于等到了这三个字,可他仍旧瘫在那里,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因为我的血脉能力。”

    “你的血脉能力怎么了?”原战看在默对着山莓只能流口水的份上,耐心十足。

    “我没有办法让我的声音成为武器,可是我说出的话,尤其是不好的话却很可能变成现实。”

    嚯!严默心情好了,这不是现实版的乌鸦嘴吗?

    原战微愣住,这是什么能力?预言?

    拉莫聆没有看他似也明白他在想什么,摇头道:“不是预言,巫城派人来看过我,说我不是预言系能力,而是另一种很特别的血脉能力。”

    “怎么特别?什么样的能力?”原战冒出了一点点兴趣。

    大王子转头,盯着原战认真地道:“你会被山莓噎到。”

    “咳!噗!咳咳咳!”原战刚想怎么可能,结果不知是不是太吃惊,嚼碎的山莓残渣竟然一不小心滑入喉咙,还无巧不巧地正好堵住他的气管,虽然一下就咳出来,但还是让他难受了好一会儿。

    大王子面无表情道:“看,实现了。”

    “这还不是预言?”

    “不是。预言是指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经过干涉,还有可能改变。可我的能力,却是说出的坏话有很高可能会变成现实,就跟诅咒差不多。”

    原战和严默同时想到:这还不叫武器?这才是最大的武器好不好!

    严默现在非常想知道咒巫诅咒这乌鸦嘴小子的原因,这么好的能力,咒巫应该收他为弟子才对啊。

    原战代替他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大王子深深叹息,“当初咒巫并不是随便跑到音城,是我父母把他请来的,因为巫城的祭司告诉他们,也许只有咒巫才有办法解决我的问题。”

    “问题?他们应该很高兴你有这样的能力才对。”原战不解。

    大王子凄惨苦笑,“我那时还是个孩子,又是个被宠坏的孩子,谁惹我不高兴,我就会诅咒他,还基本都灵验了,那时被我诅咒过的人从我的父母到我的弟妹,从神殿祭司到城中贵族,从战士到奴隶,包括平民和客人在内,谁让我心情不好或者得不到我喜欢,我就会肆意使用我的能力。当时大祭司他们都想杀死我,还是我父王说要毒哑我直到我懂事能控制自己的能力,可他又不放心神殿炼药师练出的药,便求来了咒巫。”

    “然后咒巫咒哑了你?而你为了让家人和神殿放心,不说自己被诅咒十年,而是说自己被诅咒失声永久?”

    “一半。”拉莫聆在知道默巫是咒巫弟子的情况下也不敢说谎,否则将来跟他们离开音城,咒巫逮到他还不知会怎么折磨他。

    “咒巫并不是因为我父母所求才诅咒我失声,而是因为我知道他要对我不利先诅咒了他,当然,我的诅咒对他没有任何用处。其实我的诅咒只要魂力强大的人事先有提防也没多大用处。”

    “所以你的魂力也被压制了?”

    “对。但是咒巫咒我失声并不止因为我诅咒了他,他说我还不适合掌握这样强大的力量,不止是因为我年龄小不懂事,更因为我的灵魂和*无法支撑这股力量,如果我在日后还这样肆无忌惮地使用,那么我恐怕活不了几年。”

    “你父母知道这个事吗?”

    “我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也许不知道,咒巫做事不喜欢跟人解释,而我当时特别仇恨我父母求人来封了我那样好用的能力,几年都不愿理睬他们。”

    原战陷入沉思,他还有一些地方想不通。

    拉莫聆喃喃道:“咒巫说过我这种能力不属于诅咒,而是语言之力的一部分。他说天下有善言族,这族的人有的可以与天下万物交流,有的可以施展言灵之力,因为这一族的能力太过逆天,很早以前就在大战中被消灭得差不多。他说音城城主血脉很可能就是善言族血脉的一支分支,不过血脉流传至今已经薄弱,音城只觉醒了音的能力,只有我倒霉地觉醒了最远古、最纯粹的善言族血脉!”

    严默在听到善言族和天下万物交流这几个词语时,就已经惊得风中凌乱。他再也没想到音城竟然和他还有远古血脉关系!

    “倒霉?为什么这么说?”原战非常介意这两个字。

    拉莫聆坐起身,看着原战,像是试探又带了一丝无尽骄傲道:“因为九城一直都有一个流传下来的古老预言,预言说:继承善言族血脉的人将弑神成魔,重新掀起天下各族战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