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59章 章回35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听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矢口否认:“那肯定不是我。”

    原战点头,“嗯,那肯定不是你。”

    所以面前这位没事就喜欢邪魅一笑还喜欢淋雨装深沉、实则苦逼无比的大王子就是预言中那位?

    不像啊……

    原战突然反应过来,“你不是盐山族吗?怎么变成善言族了?”

    “盐山,言善,善言,口传之误?或者善言族的祖先为了留下血脉而把族名改了?”

    “那不是说我们九原有一堆随时都可能弑神的家伙?”

    “哎哟,这是个问题!”

    其实两人都知道像严默和拉莫聆这样的能力大概千万人中还不知道有没有一个,不过背着这个名头真的好惨啊,怪不得拉莫聆身为尊贵的九大上城之一的音城大王子,还不得不装疯卖傻活得如此憋屈,更想要随时逃离母城,连王位都不敢奢想。

    想必他父母也很纠结吧。儿子有这么厉害的能力,作为父母,尤其是作为一城之主,本该无限高兴甚至大肆庆祝才对,可有了那个预言,真是想宠儿子都不敢宠,还得拼命压制自己儿子的能力,生怕连自己这边的神殿祭司都会想要把儿子杀死以除大后患。

    音城王后创造机会让拉莫聆和他们亲近,也许不止是为了解除诅咒,恐怕更想是为儿子留一条后路?

    如果音城国王和王后都这么想,他们想要离开音城就只剩下两个障碍:土城半兽人和神殿三大祭司。

    原战不客气地问:“神殿的三大祭司是不是要杀死你?”

    拉莫聆眼中浮起恨意,“他们一直都在等我长大、等我犯错,这样他们才有理由除掉我。当年如果不是我父王及时找来咒巫,我恐怕早就被他们弄死。”

    “你让我提防蓝音是什么意思?他要对我做什么?”

    拉莫聆大概说出了隐藏这么多年的委屈和愤恨,心情舒畅不少,盘腿坐起,随手也抓了山莓吃,吃了好几个才慢腾腾说道:“我知道神殿中藏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是让蓝音长寿的秘密……”

    当晚,蓝音大祭司带着蓝鸢亲自来拉莫聆处寻找原战。

    蓝音看到原战,竟不管拉莫聆就在旁边,开门见山道:“大王子殿下跟您说了什么,对吗?他虽然失去声音,但他的魂力并没有被完全压制,他以为别人都没有发现,却无法瞒过我。”

    拉莫聆脸色未变,他似乎也知道瞒不过对方。

    原战以不变应万变,等待蓝音后续。

    蓝音顿了下,“大殿下对我有诸多误解,但我已经没有时间跟您和他解释太多,我只想说,如果我想要大殿下死,就算两位陛下再宠爱大殿下,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拉莫聆也是个坚强角色,听到这话竟然也不惊不怒,还能面色平静地看着蓝音。

    蓝音继续道:“那位已经动摇,如果让他回到土城,重新控制土城,对音城、对九原都没有任何好处。就算你不相信我,为了你们九原,我也希望您能继续和我合作。也许咒巫很强大,可是他想要诅咒那位,付出的代价也必将不小,到时候我们的高阶战士和祭司们展开大战,惨的是其他没有多少战斗力的平民。”

    严默承认蓝音话说的很对,九原和土城已经结仇,如果半兽人回去掌控土城并仍旧对原战有企图,留着半兽人就跟留着一个永远对准自己随时都会发射的□□一样,他们只有设法先除去半兽人消灭威胁。

    但是什么时候消灭,用什么方法,却有讲究。

    如果没有音城大祭司的建议,他们会先等彼此身体和能力完全恢复,离开音城后再想法努力提高自己的能力并把九原整体战斗力提升上来,等到两人有与半兽人一战之力,再去解决他。

    原战却对蓝音冷笑道:“那位可是亲口跟我说过,他和土城神殿及城主一脉都有仇,我们咒巫帮他解决了他的仇人,他感激我们九原还来不及,怎么会和我们结仇?还是和咒巫结仇?”

    “那也要你能离开音城。”蓝音淡淡道。

    “这是威胁?”

    “不,我在陈述事实。就算我们音城可以让你们离开,那位也不会放过你们。如果他的情况允许,他早就回去接手土城势力,又何必等到现在。相反,如今就因为他急着要回去才更需要你,至于需要你什么,我想你应该明白。你身上一定有极为特殊的地方,让他无法放手,甚至不愿接受翠羽王后主动提供的祭品。”

    双方这是把话都摊开说了,阴谋化成阳谋,原战两人已经退无可退。

    而原战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虽然不知道富贵险中求这句话,但自从恢复记忆,他就明白想要得到更多就得付出更多,他想要快速变得强大,那么就得抛弃安全两字。半兽人希望从他身上得到好处,他又何尝不想从半兽人身上咬下一块肥肉?

    拉莫聆没骨头地瘫坐在石榻上,表情讽刺至极。

    蓝音目光有点复杂地看了眼拉莫聆,很诚恳对原战道:“我承认我有利用你的想法,如果你能成功最好,我们音城将去除一大威胁,如果不能,对我们确实也没有太大损失。”

    原战忽然觉得自从出来见了世面后,才发现自家祭司真的算不上无耻。

    严默,“……喂喂,不要以为你没有对我说,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哦?我想什么你都知道?”某人有点骚动。

    严默一感觉到对方对他所想,顿时有想喂这人一百斤巴豆的*。牲口就是牲口,这么紧张严肃的时刻,他还能冒出一脑袋黄/暴!

    而原战则似乎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他决定从今天开始就把他这么多日、这么多年以来所有那方面的不满,全部通过想象来传达给他的祭司大人。

    不等严默对他施展精神暴力,原战面向蓝音,“最后回答我一个问题,除了主动被诱惑而来的控土战士,你们是不是也抓捕了一些来喂养那个半兽人,然后以此和半兽人交换某些好处?”

    这个问题,原战不是无的放矢。半兽人体内之物对控土战士的诱惑范围大概也就只能扩展到音城周围三千米范围以内,再远就非常薄弱。而从古至今会离开自己的势力范围主动走到音城来的控土战士又能有多少?还要是高阶战士。

    就算半兽人对音城有恩,但又不是对蓝音有恩,凭什么音城神殿的三大祭司要藏着他、养着他,还让他住在最为神圣的第九层,甚至允许他在神殿中制造密道?

    没有利益交换,怎么可能?

    蓝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再度重述了他的提议:“你答应我会履行交易,我元晶币已经付了一半,我希望最迟在明天晚上……”

    “不行!我不相信你们。”原战断然拒绝。

    蓝音皱眉,“我已经付了你元晶币,你想毁约?”

    “我挽回你们公主的容颜,你们还没付我报酬。”不等蓝音开口,原战提出要求:“我还不想死,想让我去对付那个半兽人可以,必须等到我九原祭司恢复,有他在,我才会行动。”

    “没有时间,那位就要和翠羽王后离开。”

    “你不是说他想要得到我想得不得了吗?没有得到我,他怎么舍得离开?”

    “他可能会用魂力控制你,到时我们就变成被动。”

    “那就想法拖住他!”

    蓝音原地踱了三步,似乎做下了某个决定,停住脚步问原战:“怎么才能让你的祭司快速恢复。”

    “能量。”

    “要高阶元晶币是吧?”蓝音淡笑,“好,我再给你十枚无属性九级元晶币。三天!三天后夜啼鸟第一声啼叫时,不管你的祭司有没有恢复,你们必须出现在神殿第九层。否则你和你的祭司会成为那位的祭品,而我音城将和土城联手攻打你们九原,以取回这段日子的损失,就算你们有咒巫,咒巫能保下你们九原所有人吗?”

    蓝音话了,带着蓝鸢潇洒离去。

    原战搓搓鼻梁,不怒反笑。

    瘫坐在石榻上的拉莫聆从榻上一跃而起,跳下地。

    两人互相用拳头捶了下对方的肩膀。

    他们之前都已商讨过,无论怎么想都无法避开要去对付那半兽人,那么为了增加胜算,也是为了增强生存机会,让严默快速恢复就成了至关重要的事情。

    三天,加十枚九级元晶币,这个条件已经比他们设想得要好很多。

    严默吸收九级元晶币的能量也有所感觉,大概再需要七八枚,他应该就能恢复到可以使用腰包。

    只要他能使用腰包,他能操作的事情就多了。

    蓝音没有食言,当晚就又让蓝鸢送来十枚九级。

    拉莫聆也努力贡献了,可他比较贫穷,把自己的小堡全搜刮了一遍,也才只找出三枚八级——七级以下元晶币没多大用处,就没计算。

    原战鄙视,“你真可怜。”

    拉莫聆暴躁,“你以为九级元晶币满大街都是吗?那连我父王母后都没多少好不好?恐怕整个神殿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百枚。就是八级元晶币也不常见!九级战士平时用的都是八级币,九级币他们都是留着保命用。”

    严默回忆起当初咒巫看到那个拳头大的九级元晶快乐的模样,再看音城对九级元晶币的抠唆劲,不由对九级元晶币的宝贵程度重新刷新了下认识。

    而有了对元晶币的常识后,再回头看当初老山魈和他交易返魂丹所花的元晶,他这是赚大发了?

    严默决定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看望一下老山魈。

    后话不多说,有了大量元晶币,严默恢复速度立刻肉眼可见的变快。

    原战也哪儿都不去了,成天就盯着焦尸的恢复程度。

    拉莫聆想来瞻仰,被原战打跑。

    两天不到,严默一气消耗了八枚九级元晶币,他的手终于可以抬动。

    虽然还是很痛苦,但严默的精神体仍旧回到了自己*中,而等他刚回去刚刚能控制自己身体没多久,消失很久的坑爹指南噌地就跳了出来。

    流水一般的提示在他脑中倾流而下。

    他怎么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干了这么多事?

    其他都还好,可是这个信仰点数变成负数是怎么回事?!

    信仰还能变负吗?

    九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