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0章 章回36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月前,九原开春,所有人都在快乐地忙着学习、种植、放牧、养殖和训练等。

    忽然!代表敌人侵袭的红色狼烟燃起,顺着河风飘向高空。

    当初用来从摩尔干运奴的大河岸口喊杀声阵阵,负责在河口防守的九原战士被逼得边战边退。

    越来越多的船只靠岸,从船上涌下更多身穿战裙、手持长矛的战奴。

    深谷俯身一刀砍死一名敌方战奴,救下被数人围攻的朱能,“突围出去!去煤矿,第四团的猛团应该差不多巡逻到那附近,你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他,让他速速传信回去,让城里做好迎敌准备!快走!”

    “是!”朱能丝毫不敢耽搁,一声呼哨调转马头就向乱石林方向突围。

    一根长矛飞向朱能背后,深谷夹马腹冲刺,挥起骨刀砍偏方向。

    长矛尖斜斜擦过朱能马身,角马受痛,怒吼一声,冲跑得更快。

    一名身上带伤的战士回头大喊:“深团!敌人太多,我们这边已经守不住了!”

    “步兵全部退入森林,骑兵带上伤者跟着我,退!”深谷为了保护属下让更多人逃离,一个人拼杀在最前面。

    “希聿聿——!”角马有灵性,不用骑士吩咐,自己就撩梯子踹人踢人,或低下头颅用头顶长角冲刺。

    深谷弯腰一把捞起一名重伤要倒地的同伴,搁在马背上。

    留守河岸的战士不多,如果不是他们平常训练有素,这会儿早就被打蒙了。

    敌人不止从河对岸乘船过来,还有一些在稍微下游的地方选择渡河,再悄悄逼到近处。等九原这边巡逻的人发现,河岸对面就配合着发动了攻击。

    还好能分配到河岸巡逻和镇守的战士都有一定战斗经验,当深谷喊退的时候,并没有人恋战,也无多少人慌乱——慌乱的在战斗打开没多久就死了,大家就按照之前演练过多次一样,步兵全部边打边往身后的森林中逃退,而骑兵则设法拖住更多敌人,好让同伴逃跑。

    那些先过河和偷袭的战奴虽然没有战兽,但他们跑得并不慢,一部分追入森林,一部分就想缠住骑兵。

    “兄弟们,遛遛这群崽子!”深谷发出一声厉啸,骑兵意会,迅速加快撤退速度。

    大量敌人下意识追击,跑没多远,“轰!”

    地面塌陷,追在最前面的战奴全部落入陷阱。

    深谷喝住角马,和同伴一起回头,弯弓搭箭又干掉一批。

    长矛根根飞来,深谷也不敢再多留,怪叫一声,领着骑兵再次撒蹄狂奔。

    当天上午,得到消息的猛没有立刻赶回九原,而是在燃起狼烟后先跑去观察敌情,并火速派人去支援深谷。

    九原城墙瞭望塔上的士兵看到最近一道岗哨燃起的红色狼烟,大吃一惊,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消息传递了上去。

    狰等战士头领和管事人听到消息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敌人是谁?打哪里来?为什么与九原为敌?

    这些他们统统不知道。

    “猛现在在哪里?”狰抬头询问。

    第五团留守的蓝蝶和猛关系好,第一个回答:“这次轮到他带队巡逻,现在按时间,他应该已经到达煤矿附近。”

    “那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而且应该主动去打探了,我们想要知道详细消息只有等他回来。不过在这之前,先燃起狼烟、吹起号角,让狩猎队和所有在外的九原人回来,从现在开始九原进入备战时期。”

    狰开始一一下达命令,其他人没有任何异议。早在首领和祭司大人离开前,他们就已经下达如有危及九原安全的战事等,狰可以统领全城的命令。

    九原城用最快的速度动了起来,人鱼也得到消息,拉蒙和狰见面。

    当晚,猛回来,议事厅燃起火盆火把。

    猛在庞大的地形沙盘上画了一条线,“我回来的时候,这些突然出现的敌人已经赶到这里,距离大河口约两百里。深谷和我带着他们特意绕圈圈,还趟了一些陷阱,可一直没把他们甩掉,而且他们人多,消耗也没消耗多少。”

    “根据他们的脚程,你预计他们大概几天能到?”狰问。

    猛舔了舔嘴唇,眼皮下一片青黑,“这些人没带战兽,但他们脚程也不慢,快的话七八天左右就能到达。”

    “详细人数探到了吗?”狰继续问。

    其他头领一起看向猛。

    猛吸气,“大约五千人,大多都是三级战士,但是他们的小头领都是四级和五级。”

    五千!在场所有人全部沉默。

    “这是过来的人,河对岸还藏着一批,那批人大约有两千,气势更加强大,应该是他们保留的后手,我猜那群人的实力只是普通战士恐怕都在四级以上。”猛脸上没了往日嬉笑的神情。

    壕问:“探到他们从哪里来的了吗?知不知道为什么攻打我们?”

    “我听他们说话,提到黄晶部落。至于为什么攻打我们,我不能停留太久,暂且不知。”

    “黄晶部落?”乌宸皱起眉,“我听师父提到过这个部落,像是一个强大的部落,盛产元晶矿,与摩尔干部落关系似乎不错。师父他们上次去摩尔干,还跟他们做了交易。”

    “交易?他们是不是看上了我们的红盐?”壕不愧是做过酋长的人,说的话一针见血。

    狰点头,“很有可能。不过不管他们为了什么,对方已经派出这么多战奴打过来,我们也只有接着了。”

    随即,他又询问猛:“有没有六级以上战士?有多少神血战士?什么能力?”

    猛继续回答:“过来的人中没有发现六级战士,但是河对岸有,我需要赶回来报信,没有仔细探看,但他们带队的头领应该是六级,还很有可能是一名神血战士。已经上岸的敌人,一共发现三名神血战士,他们的能力很奇怪,像是可以弄出看不见的盾牌,挡住我们战士的攻击。”

    几名团长脸色都不太好,狰继续冷静询问:“那神血能力范围多大?能支持多久?”

    “一个人大约可以庇护百人左右,因为那三名神血战士,我们的战士根本没有办法伤到他们,这也是我们没办法用弓箭阻止他们登岸的原因。”

    “煤矿那边的踪迹是否已经掩盖好?”

    “都已经弄好,就算他们找过去也看不出丝毫痕迹。”

    “沿途陷阱也已布下?”

    “都是之前挖好的,不过他们来的人多,不一定能坑到多少。”

    狰沉吟片刻,抬头看向众人,“七千人,还不算后续,这已经是我们九原净战斗力的三倍,而且他们派过来的最低级战士也有三级,可我们的战士还有不少人都只有一二级。他们还有六级神血战士,而我们目前最高的神血战士才只有四级,还是猛。”

    “喂,你这是什么语气,嫌弃我?如果不是我的能力升到四级,你以为我能不惊动任何人的去敌营去探一圈消息再把十日路程缩短成小半天回来?”

    “首领和祭司大人离开,现在部落里除了人鱼战士,觉醒后的神血战士确实只有你的级别最高。”

    狰没顾得上猛犯二,转而道:“大家都知道一名高阶神血战士相当于什么,这次不但有高阶神血战士,更有大量战奴,从战奴人数上来看,对方对我们恐怕抱了一举攻杀的念头。现在大家说说看,打算如何迎敌。”

    草町心细,抬头道:“在这之前我有几个疑问。”

    狰,“请说。”

    草町:“我记得默大曾告诉过我,首领大人和他在摩尔干都展露了实力,对方应该已经知道我们首领是七级神血战士,那么他们这次来为什么没有更高阶战士?而且对方对我们九原情况不明,怎么就敢就这么派人前来攻打九原?另外,看样子敌人对我们的居住地也很熟悉,猛团和深团明明带着他们在草原上绕圈圈,可他们还是向着九原跑来了,为什么?”

    顿了顿,草町又道:“最重要的一点是,为什么他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刚开春就打过来?而且还正好是首领和祭司大人带着九风大人一起离开不在家的时候。如果说他们知道首领、祭司和九风大人都不在,那么他们只来六级的神血战士就很好解释了。”

    大家显然都想到了一点上,壕道:“你说我们中间有奸细,把首领和祭司大人不在城中的事偷偷传了出去?所以那黄晶部落才敢肆无忌惮地前来攻打我们?”

    草町点明:“我们去年才从摩尔干带回大批奴隶。”

    是啊,谁敢保证这些奴隶中没有其他部落的耳目?

    甚至想得更可怕一点,那些人为什么那么恰巧就在深谷守护河岸的这段时间内来到九原?

    没人想要怀疑深谷,包括提出问题的草町也一样,但部落里有奸细却是毋庸置疑。

    经过半夜商讨,狰综合众人意见,整理出一个抗敌计划。

    第一,先派出一部分神血战士去草原上骚扰他们,能杀多少杀多少。

    第二,引诱敌人前往陷阱。

    第三,文武并重,一边揍人,一边不妨询问对方的来意,尽量拖延时间。

    第四,除人鱼外,再另派人向矮人求援。

    不久,深谷逃回,说看到了摩尔干人。

    接着,跟着猛前去谈判的乌宸差点被敌人扣押,最后还是被猛出其不意地扛上肩膀把速度施展到最快才逃离回来。

    但是乌宸和猛也确定了一件事,对方果然是为了红盐而来,而且敌人知道他们的首领和祭司及守护神九风都不在。可有一点很奇怪,他们似乎并不知道九原还有人鱼战士守护。

    半个月后,黄晶和摩尔干两部落联合的战队终于打到了九原城下。

    此时,他们后来的两千人也已加入战队,虽然之前被九原狠狠消耗了不少人,可加入这两千人后,他们人数大关仍旧破了五千,其中一半都是四级战士!

    九原人手不够,狰下令,东边青渊湖和南边城门就交给人鱼族守护,猛的第五战士团负责支援。第一、第二战团主守北城,第三、第四团主守西城。各团童军负责消息传递。其他人等负责后勤和武器支援等。

    人鱼战士拉蒙求见族长。

    海森询问虞巫,“你有什么打算?”

    虞巫抱着一条刚出生不久的胖胖小人鱼逗着玩,“什么什么打算?我们不是派了约定好的八百战士过去?”

    “听说这次来的人类敌人很多,八百战士可能不够。”

    虞巫很不在乎地道:“先看看吧,九原也不可能老是依靠我们,小默巫那个部落也是在这几年七拼八凑起来的,正好经历几次战火好好磨砺一下。好的,不好的,忠心的,不忠心的,这之后就能知道了。”

    海森也不是很在意人类死活,但是,“如果九原人死太多,你就不怕那小祭司回来跟你翻脸?你别忘了我们现在……”

    虞巫想说他敢!可仔细想想,那面慈心狠的小家伙也许真的敢跟他翻脸,看看手臂中抱着的可爱小人鱼,为了人鱼族的长久发展,虞巫转身问拉蒙:“……那边让我们守住东城和南城?”

    拉蒙连忙回答:“是。”

    “那我们就守好这两边,不准任何一个非九原人从这两边进入九原,更不准任何一个非九原人靠近青渊湖和红盐湖!如果另两座城门支持不住,九原主动求援,就再派五百战士。”

    拉蒙看向海森。

    海森点头。

    “是。”拉蒙接令迅速离去。

    九原城外,黄晶和摩尔干联战队看到外护城河里的人鱼战士,在贪婪之心升起之前,先被对方的气势所慑,当即都狠狠皱起了眉头。

    “那是什么?你们可没说九原还有人鱼战士!”带队的黄晶头领脸拉了下来。

    “人鱼又怎样?你们怕了吗?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得到消息,九原的首领和祭司包括他们那只人面大鸟现在都不在九原,而且短期内都不会回来。如果不趁此时攻打九原,我们将来更没有机会得到九原地盘,更别说红盐!”

    “看来你的人也瞒了你不少。他既然能瞒住你这里有人鱼,说不定九原首领不在也是骗你的呢?”

    “是不是假消息,我们攻城试一试就知道,反正这些都只是我们两部落的战奴,就算全死光了又怎样?”

    九原城内,不少人在对天祈祷,希望首领和祭司大人能赶紧回来。

    有些人甚至忍不住偷偷抱怨:“都出去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他们不管我们了吗?”

    而这类抱怨在战争越发残酷后就逐渐在城内蔓延开来。

    所有九原人都在问一个问题:我们的首领和祭司大人以及守护神九风现在在哪里?

    十天前,土城外的一座高山顶上。

    九风站立在一块最高的巨石上狠狠瞪视着土城。

    咒巫吧嗒一下嘴巴,“怎么说?是跟我回巫城,等以后再报复土城上下。还是回你们九原。”

    丁宁丁飞十分沉默,他们弄丢了首领和祭司大人,怎么有脸回去?

    子明作为外人,什么都不好说,反正他已经决定好,丁宁去哪里,他就跟去哪里。

    冰算是所有人中目前最冷静的一个,在这段时间报复土城发泄过后,他的理智已经回归,“默巫肯定希望我们回去九原,而且我不相信他已经死了,他是默巫,是受到祖神亲自传承的神之祭司,他不会死。”

    丁飞也立刻道:“对,祭司大人肯定不会死。答答也说祭司大人没死!”

    咒巫挥挥手,不客气道:“答答那小子自己跑掉,我就不管他了。我问你们,你们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待在土城外继续找他们麻烦吧?我是不怕他们,但你们连自保都是问题,如果不是顾忌你们这帮小的,我和九风折腾他们到什么时候都行。”

    冰决定道:“回九原,如果首领和祭司大人都没事,他们也一定会回去九原。”

    “桀——!”九风表示他想脱队,答答已经去寻找默默,他也要去,他也不相信默默死了,他的小两脚怪才没那么容易死。

    咒巫不让,“不行,你走了,谁送我们回九原?走回去?那得走多久?”

    “桀!”麻烦!九风怒了。

    两天前,正在当初奴隶贩子那非和原战相遇的树林边缘寻找那一点残留气味的猛兽,一下扑到一只小猫崽。

    “喵。”小猫崽被压在大爪子下,可怜兮兮地叫唤。

    答答抬起爪子,不等小猫跑掉,又压住人家的尾巴。

    小猫崽炸毛,“喵!”

    几个猫人躲在树上慢慢接近黑色猛兽,想攻其不备。

    “唰!”黑色猛兽叼着小猫崽蹿进森林。

    猫人扑空,大急,“喵!救人啊,怪兽把小云云给抓走了!”

    跑着跑着,猫人们不得不再次跑进靠近音城的那座山林,然后他们眼睁睁地看到那只黑色猛兽竟然叼着小猫崽向路上巡逻而来的音城战士跑去!

    现在,音城王宫,大王子拉莫聆的小堡中。

    严默莫名生出一股不安,他想坐起,但他的身体还不允许。

    原战握住他的手。

    “嘶。”严默疼得抽气。

    原战赶紧松劲,但没放开。

    严默发现自己还不能张口说话,就仍旧使用精神力道:“等会儿我把腰包拿出来,你把这段时间收集的所有家当拿来让我收起来。另外有了腰包里的九级元晶,我大概很快就能完全恢复。还有一天时间,我们需要好好准备一下。”

    “门……”巫果的声音再次非常突兀地响起。

    “什么门?啊!你是说那个圆盘和这次收到的圆环?”严默反应迅速。

    巫果不再说话。

    严默也没追问,但巫果宁愿耗费精神力也要传达这么一个字,让他主意顿改,“你大儿子似乎想让我用剩下的一天时间好好研究一下新得的骨器。”

    原战正要说话,忽然扭头,很快他站了起来。

    “阿战?”

    原战转身,竟没有回答严默呼唤,抬腿就向小堡大门走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