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1章 章回36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当机立断,精神体直扑原战脑域。

    原战一怔,目光恢复清明。

    严默回归身体,累得连手指都抬不起来。

    他的精神体并无法和半兽人抗衡,可他和巫果之前为原战所设的“精神护栏”还在,刚才他的行为就像是充电,让精神护栏由中级防护升级到终极防护并带有驱逐作用。

    还好因为精神护栏的存在,原战受诱惑不深,他自己的意识也在强烈抗争,就好像人做噩梦一样,有时自己知道自己在做噩梦,可就是醒不过来,这时候只要外界稍微给点力,他就能回到现实。

    “那半兽人等不及了。等不及好……”人不冷静才容易做错事,原战眼神阴狠。

    半兽人见无法诱惑原战过去,也只好放弃。他和音城神殿三大祭司有约定,不允许他把魂力延伸出神殿范围,更不允许诱惑或伤害音城人。

    而他不擅长精细操控,每次使用魂力都是大范围的,当他感觉到原战一直没有回来神殿,只好冒险把魂力延伸出去,如今原战没来,倒是从神殿到王宫这一路上的音城人差不多昏倒个遍。

    就在这之前没多久,音城巡城战士刚把抓到的黑色野兽和猫崽交接给王宫侍卫——因为涉及到猫人,而这件事已经由大公主殿下主管,巡城战士便把抓到猫人的事层层上报,一直报到大公主处。

    大公主也许是怕其他贵族伤害到猫人奴隶,加上可能有话要问,便派了王宫侍卫过来接兽笼去王宫。

    王宫侍卫看到笼中黑色猛兽,并没当回事,本来想把那猛兽杀了,可是那小猫崽一直躲在那猛兽肚皮底下,搞不清楚两只什么关系,想到公主嘱咐,他们也没敢随便乱来。

    可王宫侍卫们押着兽笼刚走进王宫城堡,押笼的侍卫们忽然两眼一闭,往地上一倒。

    周围的王宫众人也跟着失去意识倒地。

    笼中的猛兽和猫崽亲眼看到人群昏倒,猫崽太小,虽然努力抵抗,但仍然两眼转蚊香,吧嗒就睡着了。

    黑色猛兽也在同时感到脑中眩晕,但他的血脉天生似乎就具有抵抗精神诱惑的能力,他一感到不对,下意识进行抵抗,眩晕很快散去,晃晃脑袋,黑色猛兽从笼中站了起来。

    猛兽身上有伤,他打不过那些巡城战士,后来见逃不掉也打不过他就乖乖被抓,伺机等待逃跑的机会。而这些巡城战士也不知什么意思,竟然把他和那猫崽装一个笼子里送进来,听他们说话猫崽竟然是逃奴?

    不过这是什么地方?看着比他们九原小,但人比九原多,这奇怪的建筑物看着也挺威风。

    “咔嚓!”猛兽一口咬碎兽笼栏杆,叼起猫崽钻出笼子。

    他之前是想捕捉猫崽当食物吃,可他刚接近这猫崽就在他身上发现一种奇怪的气息,像是同类又不像,后来出现几个猫人想要跟他打架,他就确定了,这小猫崽也是能变人的。

    可是这只猫崽既然给他抓住了,那就是他的猎物,在他没有玩够以前,他可不打算放猫。

    哪想到会在山里碰到人类,还是很厉害的人类,最可恶的是那些人类一看到猫崽,竟然迅速包围了他们,让他想钻空子逃跑都不行。

    而那个几个追着他跑的猫人在看到那些人类后竟然也不敢冒头了,就躲在山里看他和猫崽被人类抓走。

    答答叼着猫崽东看看西看看,又仰头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

    突地!答答身体绷紧,吐出猫崽仔细嗅闻空气中传来的味道。

    首领原战的味道!还有来自同类的隐隐联系,当初他给默巫吃下赤鱬心脏,默巫具有了赤鱬一部分能力不奇怪,但奇怪的是,他从此只要靠近默巫百米范围以内竟然能隐隐感觉到一丝血脉上的联系。

    他就知道默巫没有死!

    “嗷——!”答答找准方向叼起猫崽窜进城堡阴影中。

    音城人昏倒时间不长,在半兽人收到大祭司的魂力警告收回自己的魂力后,昏倒的王宫侍卫们全都缓缓睁开眼睛。

    “那黑色野兽和猫人崽跑掉了!”侍卫们一跃而起,把这次昏倒事件当作了猫人阴谋。

    王宫本身就因为大量人手昏倒而有些混乱,再加上侍卫们禀报说这是猫人们的阴谋,混乱更甚,最后不仅连相关的大公主殿下,就是国王王后也知道了这件事。

    在所有人都在寻找一只黑色猛兽和一只小猫崽时,答答变成/人,打昏一名普通的王宫侍从,从他身上扒下衣服,穿好,连最不喜欢的靴子都套上,再把猫崽放到篮子里用布盖好,一路避着人找到了大王子的小堡前。

    这时,严默的身体正因为他手中的九级土元晶而快速恢复中。

    不过惩罚时间未了,他恢复的仍旧是老人模样。

    但只是这样,原战也已感到满足,他记得默跟他说过,说祖神惩罚他永远都要当个老头,他压根就没指望对方这次恢复能重回青春面貌。

    一阵人类奔跑的匆忙脚步声响起。原战竖起耳朵,他耳力好,就算在屋内深处也能听到大王子门前似乎闹出了一点事。

    “嗷——!”一声熟悉的吼叫传入耳中,原战怀疑地揉揉耳朵。

    就连正在熬痛恢复中的严默也睁开眼睛,“答答?”声音惊诧又磨耳朵,但发音很准确。

    “我去看看。”原战记得答答是谁,他的记忆力已经恢复九成五。

    严默吃力地转头向门外看,他完全猜测不出答答怎么会跑到音城来。难道咒巫他们也来了?不过他们为什么会来音城?不会是追杀翠羽王后来的吧?

    答答敲门,敲了半天才有人来开门。

    那开门的奴隶打量他一会儿,问他是谁,说从没见过他。

    答答还不太会说话,就对他比划了一下,表示自己想进去。

    开门奴隶当然不同意,挥手赶他就要关门。

    答答看这个奴隶没有那些侍卫那么厉害,他好像能打得过,顿时握拳就揍过去。

    于是事情闹大了,那奴隶捂着鼻子大喊,里面就又跑出几个人,其中有一个身材瘦小的小老头,答答一看到这个小老头就没再敢妄动,而是狂吼了一声。

    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里面人的注意,如果首领和祭司大人真的在里面,听到他的声音不可能不出来。

    至于首领和祭司大人有没有被抓起来、现在无法出来?答答想法干脆,那他一起被抓进去不正好?

    而值得庆幸的是,原战出来了。

    大王子拉莫聆也晃荡着跟了出来,“刚才那人又出手了吧?”

    原战没回答,但表情已经告诉对方答案。

    大王子冷哼,“我就知道,我小时候也这么昏过一次,如果不是远伯在我身边,我就掉进水塘里淹死了。”

    “嗷!”答答看到活生生又完好无缺的原战出现,高兴地用力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胸膛。

    “答答。”就是原战也忍不住情绪翻涌,主动上前,拳头轻抵答答的肩膀,又拉过人重重抱了一下。

    大王子站在后面,戳他,用眼神问:你的人?

    原战点头,“我的族人,我没想到他会找过来。”

    一听是原战族人,拉莫聆即对答答感兴趣,又立刻对瘦小老人远伯施了个眼色。

    远伯立刻让人关上大门,把奴仆都带了下去。

    答答被原战放开,都没怎么打量这个小堡,抬脚就往里面冲。

    原战也没拦着他,他想默看到答答也会很高兴。

    严默真的非常高兴,虽然现在情况危急,多来一个人就相当于多来一个累赘和人质,但是在“死”了一遍后还能看到故知,任是什么危险现在都给他暂时抛到了脑后。

    “默巫!”答答不嗷了,冲到严默身边就抓住了他的手。

    严默脸上荡出笑容,“你们还好吗?”

    答答点头,又摇头。大家都活着,但都很伤心,他就是不愿意看大家那么伤心,才会脱离出来找他们,他想如果他能把默巫和首领带回去,大家就都会高兴起来,小飞也不会那么伤心了。

    严默抬起另一只手,碰到答答的脸,用拇指把他溢出的泪珠抹去,低笑道:“嘿,大块头,哭什么,我和首领不都还活着嘛。”

    答答并不知道自己哭了,他傻傻地抹了抹眼泪,看着上面的泪珠还有点呆滞。

    严默拍拍他手臂。

    答答就怔愣了一会儿,很快就恢复活力,他也许暂时还无法理解刚才的感情叫什么,但现在他很快活,非常快活!比他打败了一个族的首领,让那个族的族人都听他话还要快活。

    原战大步走到石榻边,他有很多事要问答答。

    拉莫聆让远伯去打听答答来到音城的事,看里面三人在说话,他很自觉地没有跑进去讨人嫌。

    严默问了答答很多事,答答和别人有交流障碍,但严默不,他能听懂他所有想要表达的意思,两人竟就这么手势加嗷嗷加简单词汇的交流起来。

    原战有严默帮答答翻译,把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都问了一遍。

    约两个小时后,严默和原战总算把他们“死后”到现在的咒巫等人的行动给摸清了。

    “你是在你们大闹完土城以后才单独离开?那你也不知道咒巫他们现在是在土城,还是已经回去九原啰?”

    答答摇头,告诉严默,九风经常飞到天上找他,还飞回去他们被“杀死”的那块土地好几次,就是九风有次回来说那里有了变化,大家才会怀疑两人也许没死。

    原战想起自己当初爬出来的那个坑,也许地面还留下了他爬行的痕迹?也亏得九风眼力好又仔细,竟然能发现那么一点小变化。

    答答又说,虽然九风的发现让大家怀疑两人没死,但大家也不打算就这么放弃报复土城,再说他们没长翅膀,也不知道两人可能去哪里,就选择先报复土城。

    而这也是咒巫和他们后来没下狠手的缘故,否则土城现在情况会更糟。

    答答还告诉两人一件事。当初大家知道两人被土城杀死,都气疯了,咒巫甚至要对土城神殿和王室血脉下一个血脉诅咒,诅咒他们生生世世都活在病痛困苦中,并且没人能活过二十岁。

    而这个诅咒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不但施咒者要倒霉,还需要心甘情愿断绝自己血脉的献祭者。不过这不是问题,这次跟出来的人都愿意献祭,就只差一些施展咒语需要用到的诅咒对象血液等物。

    可就在大家偷偷溜入土城想要获得这些诅咒对象的血液等物时,九风发现了两人可能没死的事实,咒巫这才放弃了这个诅咒,改为大闹土城。

    严默听完,半天没说话。

    他莫名感到了一丝沉重,这份沉重来自于责任感,他前面不是无感,但此时听完答答简单质朴没有任何犹豫的叙述,这份责任感变得比以前更加沉重也更加让他无法忽视。

    事实上,他知道他用来减人渣值的所有所作所为其实并不是单单减去人渣值那么简单,但他只是不愿去深想。可是现在却不容得他不深想。

    他严默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他坏,但他坏得有原则,至少他无法做到以怨报德。

    听完答答的话,他忽然就觉得自己就像前世所说的某种渣男一样,他为了减人渣值随便救人,然后弄出一座部落,不就跟为了自己的欲/望随便找个女孩发泄,然后女孩有了孩子一样?

    他行为随意,甚至打算随时放弃那些人,包括眼前的答答在内。可是被他聚集到一起的人却已经视他为衣食父母、精神依赖,他们可以为了他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来献祭,可以为了他一句话去生去死,而他又真的能做到随意放弃他们吗?

    怪不得他的信仰点数会变成负值,也许在九原人心目中其实也很清楚他对他们的轻忽不在意,所以他才能在部落还未安稳时就敢把首领和守护神全部带走,且长期不归。

    如果是个负责任的祭司,怎么也做不出这样的事吧?

    他在走时是有安排,可是这跟把自己的孩子丢给邻居照看,父母带着保姆全都长期出差有什么区别?而他们在外面遇到了危险,如果他们真的全都死了废了,那丢在家里的孩子怎么办?

    再说丢在家里的孩子如果也遇到危险,而邻居也照顾不来怎么办?

    再再说,邻居再尽心,能比得上自己的父母吗?人家就没有自己的孩子和家庭要照顾了?

    严默缓缓吐出一口气,目光与原战对上。

    原战开口就道:“我也有责任。”

    “你看出我在想什么?”

    “嗯。你在自责。”

    “我有点不太好的感觉,我们出来的时间太长了,这次不管有没有找到水神血石,我们都先回去一趟,嗯?”

    原战摸摸他的头发,“你不用担心我,我能感觉得出火神血石对我已经不是灾难。”

    “哦?”严默还不知道这件事,因为原战记忆为恢复的问题,他们之前也没聊到这点。

    可惜原战自己也并不是很清楚详细,“我的身体似乎出现了一点变化,不过我还需要时间摸索,我也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帮我好好看一下/身体。”

    “好。今晚不管发生任何事,不要惊扰我,我争取明天就能行动。”

    答答看严默似乎有点难过?他伸手入怀,掏出小猫崽往严默怀里一塞,“给,玩!”

    严默看着趴在自己胸膛上毛茸茸的一小团,这是啥?

    小猫崽,“喵~”

    严默摸了摸小猫崽的小脑袋,乐了。这小猫狡猾狡猾的,扮着一张可爱脸装可怜,喵出来的却是“坏人”两字,哈哈!

    原战大手一伸,不等小猫崽爬到严默颈窝边,拎起它的颈后皮,带着答答就去找拉莫聆。他也有些事要找大王子殿下做下事先安排。严默抱着逃跑为主的念头,而他则打算就算逃跑也要把诱饵先吃进嘴里。

    小猫崽被拎得难受,惨兮兮地喵喵直叫。

    答答一把夺过小猫,小猫崽快速钻入他怀中。喵!都是坏人,哥哥爸爸爷爷快来救我啊!

    当晚,音城似乎和平时一样,可是在很多人看不到的地方,一股股暗流在翻滚。

    王宫的人在到处寻找逃跑的黑色猛兽和猫崽;城中管事把人群神秘昏倒的事上报,并说大家对此都很惊慌;国王王后则怒声质问神殿祭司对那人的放纵;二王子和三王子分别找到三大祭司之一,和他们秘密商量着什么;脸上疤痕完美消失的大公主拉莫娜殿下,深夜中来到哥哥拉莫聆的小堡门外,表示想要求见九原的默巫大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