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2章 章回36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拉莫娜公主当晚没能见到人,她也不气馁,留下第二天再来的口讯便回转自己的小堡。

    刚进堡没多久就听到侍从禀告,说蓝音大祭司已经等待她多时。

    拉莫娜立刻转身向会客小厅走去。

    “大人,夜安,这么迟过来是有什么急事吗?”拉莫娜对站在阳台边的蓝音行礼。

    蓝音转身,“我听说你去找九原的默巫,为了什么?”

    拉莫娜顿住。

    “我需要听实话。”蓝音脸色平常,但语音低沉。

    拉莫娜抬头,“您知道我想做什么,但音城没有办法满足我的愿望。”

    “九原能?那默巫就能?”

    “……是您说那位默巫很可能掌握了已经失传的祭祀灵魂之舞,是您说继承了祭祀之舞的人才是最受众神宠爱并能直接和众神沟通的人。”

    “所以?”

    拉莫娜极为冷静地道:“第二,他烧成那样都没有死,知母告诉过我他的样子。第三,他还是咒巫的弟子,咒巫为了他不惜大闹土城和土城整座神殿及王室血脉结仇。第四,九原部落很神秘。所以我猜他身上一定有更多秘密和更高价值。”

    蓝音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是不是想要做他的弟子?”

    “是有这个打算,但是……”

    “但是你还要再看一看,对吗?”

    “如果他能带着那九原首领从那位手底下从容离开,我会跟他们一起走。”

    蓝音沉沉低笑,“大王子殿下也想离开,你也想离开,剩下那三个,我并不看好他们继承音城。”

    “那我留下就能继承了吗?就算我能继承王位,神殿会听我的吗?”

    蓝音慢慢走到拉莫娜身边,怜爱地摸了摸她的秀发,“你说的不错,音城对于你来说还是太小了,而你心怀天下,想要继续前进就必须掌握更多的人手势力和能力。那个九原默巫也许是一个好选择,但我建议你再等一等,看他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做一名上城大公主、未来大陆女王的指导者。”

    拉莫娜把头脸埋进蓝音怀中。

    蓝音半拥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道:“记住,我的殿下,在你还不够强大前,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的特殊血脉能力。”

    随即他又微微一顿,“火城国王已经多次来信使想让你嫁给他长子,你父王母后都很为难,如果你不能成为音城女王,就只能嫁出去,偏偏你又不愿意。你离开音城也好,如果你真的看中那九原默巫,而他们又能在那位手底下活下来,到时我们就想个法子,让你‘被迫’失踪。”

    “谢谢您,我的祭司大人。”拉莫娜带泪而笑。

    正在恢复的严默没管那位公主为什么要求见他,只卯足劲吸收元晶能量好赶快恢复。

    有了足够的九级元晶,严默身体恢复起来也快,不到天亮,他已经能坐起身。

    原战回来后就躺在严默身边闭目养神,严默一动,他就睁开了眼睛。

    “你能坐起来了?身体还疼吗?”

    严默笑着摇摇头,手中化出木刺,再没入体内,他的血脉能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巫果似乎还在复原中。

    “竟然要这么多能量,一块有足球大的元晶竟给我消耗了一半。”严默有点心疼。他想收起剩下的元晶,巫果不愿。

    “九级元晶以后总会发现,你能这么快复原才是最好的。”原战坐起身,伸手把人搂入怀中,之前他一直不敢用力,听严默说身体不疼了,他才敢把人用力按入怀中。

    严默刚想要挣脱,可很快他就放松身体,把自己全身重量都靠到对方身上。

    原战看他的手,看他的脚,粗糙的大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那股珍惜劲和稀罕劲就别提了,跟没摸过人一样。

    “别摸了,让我穿衣服。”严默懒洋洋地道。

    原战轻轻咬了他肩头一口,又伸出舌头舔了舔。

    “别闹了,以后做这事的时候多得很,别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我们先看看怎么逃命吧。”

    原战发出低笑,又咬了他一口,“老头儿。”

    “操!老头怎么了?嫌我老,你别硬啊!”

    原战笑得停不下来,一下把他扑倒,“来一次。”

    “滚!也不看时候。”

    “速战速决,我都要憋死了!”他想通过最直接的接触来确定这个人真的还活着,就在他怀中。

    严默也不知出于什么诡异心理,竟然半推半就地就这么被速战速决了。

    原战高兴疯了,他也没想到严默竟然真的会答应他,兴奋过度下,说是速战速决也折腾了有一个小时。

    答答抱着猫崽躺在石榻下面睡得口水横流,找到祭司和首领了,他什么心都放下了,途中听到奇怪的声音醒过来往榻上扫了一眼,咕哝了一句,翻身又睡了。梦中他梦到压着丁小飞这样又那样,丁小飞气得不停扯他耳朵。

    事后严默很无语,不是因为原战超时,也不是因为他忘了榻边的答答——好吧,他是忘了,而是因为他竟然发现经过这场交合,他的身体灵活度和恢复情况都比一个小时前更好。

    而看原战的模样也不像是一夜未睡又奋斗后的疲累,那精神奕奕的状态出去和人打个两天都没问题。

    前面他似乎就能通过交合帮助原战拖延和降低火神血石对他的危害,而他的身体也并无损耗,很多次以原战操他的狠劲,他都以为凭自己现在一把老骨头肯定是要躺下了,结果通常睡一觉就能彻底恢复。

    个中原因,严默来不及深究,现在时间也不允许。

    眼看天已经微亮,严默推推原战让他给自己弄点洗澡水来。

    原战特麻溜地爬起,出去没多长时间就亲自提了一个大木桶回来,后面跟着两个分别提热水和冷水的奴隶。

    洗浴过后,严默舒了口气,终于有了一种真正活过来的真实感。

    原战不嫌他脏,就着他的洗澡水把自己也搓洗了一遍。

    奴隶把洗澡水抬下去,答答还在睡。

    严默穿上里衣,坐在石榻上看被他拿出来的圆盘和圆圈,这东西要怎么用,他还有点摸不着头绪。

    严默放松肌肉,把箍在上臂的骨承滑到手腕处,这骨承不愧是承袭了整个炼骨族全部传承的宝贝,在经历过那样的雷击后,竟然也没有损坏,大约骨承仍旧能感觉到他体内微薄生机,至始至终都没有脱离他的身体。

    土城人大概也没有注意到他藏在衣服下、后又被雷劈得焦黑的骨承。

    原战摸了摸他的手腕。

    严默抬头,“还记得吗?”

    原战点头。

    “我打算进去问问赞布,这圆盘和圆圈有什么用,巫果那么看重它们,这件骨器一定不是凡品。”

    “元晶够用吗?”

    “目前尚够。”严默闭眼沉入骨承的知识之海。

    赞布听到他的呼唤欣然而至,“距离你上次进来,外面过了多久了?”

    严默掐指一算,也有点呆,“竟然快一年了。”

    “我这里感觉不到时间流逝,孩子,说吧,你进来找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懂的问题?”

    严默回神,“就是上次那四件骨器之一,我很可能找到了缺失的另一半,但我不知道怎么启动它们。”

    赞布接过严默传过来的印象,“我跟你说过,这东西很可能是在我死以后很久才被炼制出来,我也许……等等,我想起来了,我见过类似的骨器,那个比现在这个要粗糙得多,还只是构想,做出来也没多大用处,让我想想那是谁提出的……”

    一个半小时后,外面天色大亮。

    严默看着掌心中缩小到巴掌大的圆环套圆盘骨器,微微笑了下,这下他们能从半兽人手下逃走的可能更大。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

    “巫果,你现在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吧?如果我们现在出去,那半兽人和音城祭司等会不会察觉到你的存在?”

    巫果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有可能。那个半兽人的精神力非常强大,前面我和你都快死了,他才没发现我,但现在我们一靠近他,他很可能就会发现异样,那个音城大祭司说不定也能。”

    “有没有遮掩的方法?”

    巫果小小得意道:“以前没有,但这次我们差点死掉,我好像知道要怎么掩盖我的精神力了。”

    “哦?怎么做?”严默现在担心就担心巫果,没想到这次死过一回,竟把巫果的传承记忆又激发出一点。

    “假死!”

    “难吗?”

    “不难。”

    严默心中一动,“那我能不能也能用这种方法掩盖我的精神力?”

    巫果好奇,“你想做什么?”

    严默诡笑,“如果你能做到,那就把我的精神力也给遮掩起来,最好让任何人看来,我的精神力都近乎于无。”

    拉莫聆在原战出来拿早饭时听说那位默巫已经恢复,当即就要求见对方。

    严默见了他。

    拉莫聆本来还很随意,可看到一名衣着整齐、不在想象中的白发老人端坐在石榻上慈祥地看着他,这家伙别扭了,一副想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模样。

    严默哈哈笑,“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身体。”

    拉莫聆看在对方年龄上,乖乖走了过去。

    严默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伸手抓住拉莫聆手腕,拉莫聆连避都没有避一下。

    “不错,你心境调适得很好,并没有郁结于心,虽有少许郁气也称不上心病。你很注重武力训练对吗?有点暗伤,不过稍微调养一下就能恢复。”

    “你、你……”你怎么知道?

    严默笑眯眯,“这是我的能力,弄过摸脉、察言观色嗅味等就能基本判断出一个人的身体状况。”

    看到默巫的笑容,拉莫聆也放松了,在默巫身边歪身坐下,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他看。

    “你看起来……”

    “不像很强大?”

    “对。”

    “呵呵,一个人强大与否,不在他的力量也不在他的能力,而在于他的内心。比如说你,如果你的内心不足够强大,也许你早就死在悲愤、惊恐、担心、郁卒中,就算活着,也会终日不安,人变得阴暗扭曲。”

    拉莫聆只觉得这位默巫大人简直说到他心坎里去了,忍不住一把握住老人的手,激动道:“默巫大人,你知道我妹子昨晚为什么来找你吗?”

    严默,“……为什么?”

    “因为她想做女王啊,不止是音城的女王,而是这整片大陆的女王。她小时候曾偷偷跟我说过,要找一个气运强大的人辅佐她,我一直不明白什么是气运,但是你是她第一个主动找上门的人哦。”

    门口端了早食过来的原战从鼻中喷出一声嗤笑,有人想跟他抢祭司?不管男人女人,揍不死他!

    听说九原大祭司已经复原到可以见人的地步,音城国王王后特地招请对方来见,不意外的,蓝音和另外两个大祭司也来了。

    想想,多神奇,一个都被烧成焦炭的人,他竟然复活了,不但复活他还复原了。

    在没见到这位默巫之前,很多人都在猜对方是不是带有自愈能力的治疗系祭司。

    城主大厅大门打开,大王子拉莫聆走在最前面,其后便是身材高大的原战协同一名头发银白的和蔼老人走了进来。

    坐在上位的音城国王和王后不由自主一起站了起来,三位祭司也不敢托大,站起同时神情全都变得郑重。

    只见九原首领原战这次不再只简单裹一层兽皮裙,他的下半身改围了一块长到小腿的细布,腰间随意扎了条布腰带,腰带多余的部分很自然地垂到腿间,布料质地一看就很柔软贴身,把他修长几近完美的下半身包裹得充满力的诱惑。

    这人仍旧赤着脚,可他的左边脚腕上出现了一个三指宽的骨质脚镯,脚镯上端和下端分别镶嵌了一圈闪闪发亮的细碎元晶,这些元晶别看细碎,但能量没有低于八级的,加上脚镯造型古朴大方,无端给其添了七分华贵大气。

    最显目的是他胸前所挂饰品,那同样是一个骨质项链,可项链最中心却镶嵌了一枚卵形约野鸡蛋大小的九级元晶!

    除此之外,他的腰带上还插着一把骨匕——墨杀在和土城大祭司的战斗中遗失,原战还没有找回来。

    再看原战身边老人,众人更是不得不重新估算九原的富裕和强大程度。

    这位老人身上穿着相当繁琐的衣袍,样式和音城大不相同,窄袖宽袍,衣摆重重叠叠,脚上穿着极为精致的鞋子,胸前挂着长短不一的骨质项链,腰间则拴着一个式样简单但特别新奇的兽皮小包。

    他身上没有一件元晶饰品,可他脖子上挂的皮绳骨质项链却没有一个人敢忽视。

    短的项链是一截手指骨,长的项链挂着一个圆环套圆盘。

    这老人身上的衣着饰品,还有那原战首领身上的东西都是哪里来的?难道这些珍贵的东西一直都放在那个藤筐中吗?为什么之前没有一个人察觉?还是他们带有非常珍贵和少见的空间存储物品?

    老人面目和蔼,白发如雪,老得让人吃惊。

    可这样年纪的老大巫也让音城在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警惕起来,这可是咒巫的弟子,而且还懂得魂力具现和祭祀之舞,蓝音大人甚至怀疑对方的魂力已经超过九级。

    三名祭司几乎第一时间就去探试老者的魂力。

    没有!他们竟然一丁点都没有感觉到对方的魂力!

    这怎么可能?越是强大的魂力巫者,其魂力越不可忽视,为什么他们在这名老人身上什么都没感觉到?

    对方是一名没有魂力的普通人?这怎么可能!

    蓝音等三大祭司想到了一个不可能的可能,三人互看,彼此都没有错过彼此眼中的惊愕和一点畏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