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3章 章回36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蓝音活了两百年,魂力练到九级。半兽人年岁翻倍,魂力疑已经达到十级。

    是三城所属的人都知道,魂力比神血能力更加难以提高,如果你神血够浓厚,再加上正确有效的训练方法,神血能力想要升到九级不难,但魂力则完全不同。

    自最后一次大战以来,魂力能达到十级的人屈指可数,超过十级的人则连听都没听过。

    虽然没有人能超过十级,可所有上城祭司都知晓一点,十级是一个跨越,魂力达到十级时就像那半兽人一样只能收敛无法遮掩,可如果超过十级,据说从此就可以随意隐藏自己的魂力,无论别人怎么试探,看起来都如同普通人一样。

    这位九原默巫不可能没有魂力,毕竟他之前才刚刚施展了灵魂具现的祭祀之舞,可大家现在偏偏没有一个人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魂力波动,那么是不是就说……?

    蓝音大祭司等人怀疑,想要试探又不敢。

    如果对方真的是魂力超过十级的侍神祭司,他们还敢动手那就真的是自找死路了。

    不过没关系,他们还有一条试探之路,半兽人已经视九原首领为囊中物,九原默巫想要带自己的首领离开,必然要和半兽人对上,到时他们就能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是魂力突破十级的侍神祭司。

    音城国王目光从三位大祭司身上一扫而过,顿时清楚自己要如何招待那位几乎是死而复生的九原默巫。

    作为主人,音城国王爽朗地大笑着从王位台阶上走下,对严默行了一个单手放于胸前的礼仪,“尊敬的九原默巫,看到您完全恢复,我亦十分高兴。您的到来是祖神对我音城的厚爱,今早百鸟争鸣,也是音神对祖神侍奉者的欢迎。请上座。”

    “不用了。”严默笑得和蔼,右拳握起同样放到胸口,回礼道:“能来到这么美丽温馨的城市,也是祖神的指引。感谢国王陛下在我没有恢复之前对我及我九原首领的照顾。”

    原战对音城国王点头示意。

    音城国王朗笑以对,“不敢当,也多亏了战首领和默巫大人前来,我女儿脸上的伤疤才能完全痊愈,贵部落的药物非常神奇。”

    这时大家好像都忘了原战差点在音城做奴隶,并被翠羽王后差点“欺负”的事。

    大厅中所有人都一片和乐,就连音城王后也去了几分慵懒,保持着合体的王后式笑容,并出口由衷夸赞九原服饰的优美华丽和布料的染色及质地。

    拉莫尔小公主似乎第一次看到原战一样,看着看着,面色竟然羞红了。

    以前只觉得原战粗犷豪放野蛮桀骜,这样的男人虽然同样迷人,但她身为公主自然眼光极高,比原战身材好的也许不多,但比原战俊美的她不知已看过多少,之前的原战能让她注目,但还不足以吸引她。

    可此时的原战,不止身份改变,他不但不是奴隶,还是一个也许很神秘、底蕴很丰厚的大部落之首领,此其一。其二,这个部落很富裕。其三,换了一副穿着,稍稍在身上装点一下,原战的气质顿时变得野性中充满贵气,桀骜变成自信,怎么看都和野人无关,只觉得对方大气天成。

    甚至原战那稍显阴狠还带有部落刺青的面孔都充满了特殊的、神秘的野性男人味,让女孩子看到就有点脚软。

    莫怪拉莫尔会这么在意一名男子,她已经到了可以嫁人的年龄,而音城里适合的年轻男子她已经看惯,这时突然出现一名年龄武力容貌地位等都很适合她的外男,她自然会多付出几分注意。

    比起大姐拉莫娜连火城大王子长什么样都没看过就要嫁过去,她当然更愿意选择一名自己喜欢的男人做自己的丈夫。

    原战也许长相还不够俊美,但他其他方面的条件足以弥补这份不足。

    拉莫尔羞涩地想:当初原战第一次看到她时,好像对她也挺有好感的。

    拉莫娜看到了妹妹的表情,也猜到她在想什么,但她对原战没有一见钟情,现在看他也不是很有感觉,便暂时不打算走这条路,她的目标很明确。

    拉莫娜转而又看向银发如雪、一身仙风道骨的默巫,目闪奇彩,面色晕红。当听到她父王提到她,立刻适时走过来插口行礼道:“感谢默巫大人赐药,我是拉莫娜。”

    她特地找好角度,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呈现在这位大巫面前,并尽量体现自己的风度和气质。

    可惜,严默性向连同喜好都被硬生生扭曲,他现在只对浑身肌肉的某牲口感兴趣,“我知道你,美丽的大公主殿下,愿母神让你的美貌与青春永驻。”

    不等拉莫娜再客套,也没问大公主昨晚为什么找他,严默对音城国王直接道:“在贵城打搅许久,咒巫和我的族人已经等待我们归去等了很长时间,听蓝音大祭司说有件事想要请我九原的首领帮忙,而且时间就定在今天。既然时间如此紧急,那么我们也不要浪费时间了,我这边都已经准备好,蓝音大祭司那边可已经做好准备?”

    音城国王其实很想和这位看起来就不凡的默巫大人多亲近亲近,可惜默巫大人不给他机会。

    蓝音缓步走下台阶,微笑点头,“默巫大人,日安。我们确实有一件困扰许久的事想要请贵部落首领帮忙,但这件事同样对贵首领也有莫大好处。”

    “如果成功的话。”严默不客气地打断对方,他现在仗着比蓝音老得多的老人面貌,并不是很给对方面子,“那位有多危险,我想你们心里也清楚。如果我没有醒来,只有我们记忆还没有恢复的首领一人,就算有你们提供一点协助,也不一定能对付得了那人,到时死亡对他大概是最仁慈的结局。”

    原战保持沉默没说话。

    音城国王貌似十分惊讶,“你们说的是什么事,为什么我不知道?”

    蓝音连忙道:“陛下,这件事我正准备禀告给您。”

    “好吧,等会儿你留下来把这件事跟我说清楚。”

    蓝音自然应是。

    严默一点都不相信音城国王会一点不知道要对付半兽人的事,这么大的事情,甚至涉及到音城安危,一城之主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位看着也不像傀儡。

    不过严默对音城国王比较有好感,也没为难他,婉言拒绝了国王想要设宴招待他的提议,表示想要把蓝音提出的事尽快解决。

    原战开口:“我想那位魂力应该不能在音城中肆意窥探,如果没有人告知他,他此时应该还不知道我默巫已经恢复的事。那么我们也别再拖延,蓝音大人,我们是另外找地方,还是就在这里商讨?”

    当然不能在这样公开的场合商讨。

    蓝音心中有些为难,他们请严默和原战过来,主要还是想拉拉关系,再试探一下对方和九原的底细。大公主也有她的打算,可是这位默巫大人完全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且上来就说明他们是给音城帮忙,如果这件事最终泄露出去,土城的仇人除了九原还要多一个音城了。

    可是就如默巫所说,他们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那位能力强大,再给他解决了最后的困扰,一旦他回去土城,音城想要和从前一样和土城平起平坐,甚至稍微超出土城的地位,恐怕就要大受影响。

    就因为曾经有居于人下的经历,哪怕后来音城也成了九大上城之一,可底蕴加上实力和过去带来的种种影响,音城在面对土城时一直都有点挺不直腰杆。

    之后好不容易才以土城某一代国王的妄言无礼为借口,彻底和土城划分开来,可土城的神殿祭司和王室血脉仍旧在心底把音城当作自己的附属,比如翠羽王后明显就这么想的。

    音城人尝过自己当家做主的滋味后,如今每一个人都不愿意再回归土城势力之下。

    那么断绝那人的希望,让他的生命无法再延续,就成了神殿祭司们必须要做的事情。

    而他蓝音在接位大祭司后,已经为此等了整整一百五十年!

    他不否认那人为了在音城活下去并得到“猎物”,给了他们一点好处,尤其是他。但是这个好处比起整个音城,又算不得什么了。

    原本计划的接待宴变成了密谈。

    大公主拉莫娜想参与,两位王子表示也想,就连小公主都表示想要帮点小忙。

    大王子拉莫聆无声冷笑,看着四个兄弟姐妹你争我夺,能消灭那个人的话,这也算是一大功劳了。不过拉莫尔那小丫头怎么也会想要掺一脚?

    蓝音看严默皱眉,大概觉得面子上难看,干脆把几位王子公主全部请走。

    而音城国王和王后也没来参加密谈,严默猜想对方大概是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一旦他们失败,那半兽人怪罪,音城国王还可以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蓝音大祭司在密室里取出了一件骨器,郑重道:“这里容纳了我和另两位大祭司的最大魂力,请战首领把它戴在身上,当那位碰到你用魂力迷惑你时,这件骨器可以帮你抵挡一次。”

    “只这样?”原战把那件骨器交给严默。

    蓝音正色道:“那位的魂力不可小觑,也许默巫大人很厉害,但是他身体中另有古怪,而且他不擅长魂力施展,别看他几次用魂力诱惑你都没有成功,但那是他没有碰触到你。一旦让他碰到你,他的魂力威力便会发挥到最大,你如果魂力没有达到九级以上,甚至来不及抵挡,他会立刻摧毁你的灵魂,之前的人就没有一个能够逃脱。”

    “只能挡一下?”

    “九级和十级不止是一级之差,就算我和另两位大祭司的魂力相加,在他面前也无法多做抵抗,尤其他直接碰触被捕者的情况下。不过这毕竟是我们三名大祭司的魂力之和,那位在受到这一击后,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产生一点昏眩,让他无法使用能力自保,而您要做的就是在他无法使用能力和魂力的这一刹那,要准确攻击他的眉心,或直接杀死他,令他能力或灵魂崩溃!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你想要的,而我们音城也才能解决这个多年困扰。”

    严默把玩着那个梭子一样的骨器,抬头,“一刹那?这一刹那是多长时间?是否真的有效果?你们试验过没有?”

    蓝音汗颜,但面色不改,“没有,我们只有一次反击的机会,前面没有合适人选,我们也不想浪费。”

    “也就是说你们从没有试验过。那么你们怎么知道你们的魂力相加攻击就一定会对那人产生作用?”

    “我是魂力九级,另外两位大祭司也都是八级接近九级的魂力。以前在我上一代的三大祭司曾经联手压制过那位,那位因此才不敢太放肆。而我上一代的三大祭司的魂力和我们现在三人的魂力差不多,我的魂力甚至还更高一点。”

    “有效,但只是一刹那。如果我们首领掌握不好,那位反应过来,我们首领和我不就危险了?”

    “您已经醒来,我想有您在的话,也许战首领的胜算会更多。”

    “我也才刚恢复。你们三人不能和我们首领一同抵抗那人?”

    “不能,就算对方知道我们肯定会私下做些什么,但没有放到表面上来,音城和土城就还是战斗伙伴。那骨器里虽然放的是我们三人的魂力,但只要我们自己不说,谁能证明那是我们三人的魂力?”

    严默为对方的厚脸皮鼓掌,“我需要人手帮忙。”

    “那位不会希望有很多人进入他的房间,他如果不想让谁进去,那谁也进不去。”

    “你不用管我带谁,总之,我等会儿带人进去,只要那人不阻挡,你们也不能阻挡。”

    蓝音思之再三,心想音城应该没有哪个傻瓜会主动陪两人犯险,而且两人也不认识什么人,便同意了这个要求。

    严默看他那样,故意加了一句:“这里的事,咒巫已经知道了,他已经派来一个人帮我。”

    “什么?谁?”蓝音头疼,如果那半兽人死了,那么大家皆大欢喜。可如果那半兽人没死,最后死的是原战和默巫,那么音城就要和土城站在一起对付咒巫了。

    但是就这样放弃这个一百五十年来唯一一次难得的机会吗?

    蓝音忍不住道:“如果您能和咒巫联系,我希望您能告诉对方,不是我音城硬逼着你们帮忙,而是那位已经看上战首领,就算我想放你们离开,你们也走不了。”

    严默可不觉得自己走不了,他只是不想留下这么一个极大后患给九原,反正以后也要解决,现在解决还有音城三位祭司的帮忙,音城也能帮着背一部分黑锅——想不背?那也要看他愿意不愿意。

    真把半兽人留到以后,如果对方彻底解决身体问题,到时候裹挟着音城一起来报复九原,九原那时才是真麻烦,咒巫一个人总不能对上两座上城吧?这还不包括他们下属的中下城和各部落。

    严默一双什么都了然的老眼看着蓝音,愣是看得对方避开他的目光。

    “先把你答应我们首领的元晶币付清吧。这时候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会偷跑掉。”

    蓝音默默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皮囊,双手呈给严默。

    严默接过,随手揣进腰包里,“走了,去吃饭。”

    中午回到大王子小堡,几个人简单用了点食物。

    原战和答答尽逮着烤肉和盐水煮肉吃,桌子上的两条煮鱼尝了一口后,看都不愿再看一眼。

    拉莫聆踌躇几次,终是开口道:“带我一起去,我说不定也能帮你们一点忙。”

    严默给猫崽拨了一条煮鱼尾巴,道:“这件事很危险,如果让半兽人反应过来进行反击,在场的人恐怕没人能活下来。”

    “我没多少元晶币,想跟你们走只能用*偿债。”拉莫聆以为九原人不喜欢吃鱼,自己把剩下的煮鱼挪到面前,忍着腥味往肚里咽。

    答答嗅嗅他,“嗷!”能量不多,这个肉不是很好吃。

    严默笑噗,拉莫聆不明所以。

    “你们的主食是什么?比如面粉,小米之类。”

    “我们有黍米,面粉……你说是木元果粉?”

    严默惊喜,“你们有木元果粉?”

    “没有,木城才有。但我听过那种植物极不好种植,据说木城的母树还是很久以前长生木族送给他们的礼物之一,但自从人类和长生木族没了来往,那母树就再也没有结过能种植的种子,而之前种下的子树也陆续死了。”

    拉莫聆加了一句:“木元果很珍贵,每年木城会送一些过来,但数量少,也就父王母后和三大祭司能分到,我一年也得不到几个。不过那果子很难吃,吃到嘴里渣渣的。大祭司他们把它磨成粉,也一样难吃,他们还用它炼制药物。”

    “你还有那果子吗?果核也行。”

    “那果子没果核,而且都是每年秋天才送来,现在大概谁手上都没有。”

    原战放下肉块,“等回去一趟安排好,我们找个机会再去木城看看。”

    “这个不急。”严默把话题扯回来:“拉莫聆殿下,你真决定了?要跟我们一起走?其实九原现在还很贫穷,很多人之前都是野人,有些人连通用语都说不好。”

    “那没什么。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我长这么大,就没有离开音城周围太远过。去其他城,我怕被人认出来。去遥远的蛮荒部落,我怕被人杀了吃肉。不如去你们那里,至少你们不会杀了我吧?”

    “你身为大王子,学过怎么管理你的子民吗?”

    “他们虽然忌讳我,但我父王母后也会经常教导我。”

    “有实践经验?”

    “啊?哦,你是说有没有实际管过人?”拉莫聆拨开跳上桌子跟他抢鱼的猫崽,“没有,就是我这里的奴隶也都是远伯在替我管,对了,这次远伯也跟我一起走,行吗?”

    “不行,人太多,逃跑不方便。”严默给这位王子打了个两分,满分十分。不过系统学过的,总比完全没经验好,九原现在就缺管理人才,乌宸也需要人带带他,而这位大王子野心不大,做乌宸的磨合人和对手也比较适合。

    拉莫聆也没强求,虽然没有远伯,他的自保能力会下降不少,但远伯留在音城对他也有好处。

    说远伯,远伯来了,“殿下,一名土城女奴求见九原的两位。”

    拉莫聆奇怪,“土城女奴?翠羽王后带来的人?”

    “对,她说她叫草丛,有紧急事情要告诉九原两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