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4章 章回36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土城翠羽王后和半兽人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走出石室。

    半兽人也预料到原战和音城人会联手在此时坑他一个大的,但他舍不得放过原战,也自恃自己的能力,并不觉得原战能逃脱自己的手掌心,也不觉得音城人能真正坑害到他。

    相反,原战如果想借此接近他,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

    而翠羽王后在属下提醒下,干脆打算生擒原战直接交给自己的祖先半兽人。

    草丛冒死来报讯,音城人知道了这件事就不得不插手,因为土城虽然贵重,九原也一样是他们的客人,客人谋害客人,如果不知道或者没挑明也就罢了,但在音城想要利用原战和严默,又有奴隶挑明土城阴谋的情况下,作为主人的音城就不得不插手了。

    最后原战背着藤筐在音城一支高阶战士的战队护送下前往神殿。

    途中翠羽王后得到回报,恨得差点咬碎银牙。到底是谁泄露了消息?音城人怎么会派出一支全是九级战士组成的战队护送原战?而且竟一路送到了神殿九层。

    有人向翠羽王后附耳禀告。

    翠羽王后一把握紧扶手,怒声道:“那个贱奴在哪里?”

    “她就跟在九原首领身后。”

    “这个贱奴!我早该在当天回来就杀了她!”翠羽王后深恨那贱奴会躲,这几天硬是躲得让自己没看到她。

    当初就因为那贱奴脸上有那样丑陋巨大的疤痕,她才让她进宫近身侍候,这次听说那在广场卖药的部落野人夸口会让大公主拉莫娜脸上的疤痕消失,而音城王宫正在寻找疤面人,她便趁机把自己这个丑奴给推了出来。

    在她想来,一个奴隶而已,不管医死医活,她也算帮了音城王室一个小忙,如果那部落野人真的把人医死或者没有消除草丛脸上的疤痕,她还能以此为借口治他的罪、找他的麻烦。

    可没想到,那部落野人竟然是他们土城的最大仇家九原人,而且对方还真的治好了草丛脸上的疤痕。她倒想迁怒,可那贱奴躲得好,她因为半兽人的事也忘了这个卑微的奴隶,哪想到!

    “那九原首领要杀,那贱奴也给我剁碎了喂给其他奴隶!”

    禀报的人身体微微一颤,深深伏下/身体,“是。”

    翠羽王后起身,带着手下也向神殿走去,她对自己的祖先充满信心,那九原首领就是再厉害,也不过一个八级控土战士,别说半兽人,就是她的手下也能杀死他。

    原战背着藤筐站在半兽人卧室门口。

    蓝音看到突然出现的答答,心中有猜测却没说什么。再看到多出一名眼熟女奴,他虽好奇也没开口询问。但是等他看到另外一个不该出现的人,他不得不开口了。

    “大王子殿下,您不在宫中修养,跑来这里干什么?”

    蓝音的问话很不客气,拉莫聆一身简单布衣,神情飘忽,对大祭司爱理不理。

    “殿下!”

    原战转头,“我不相信你们,你们的大王子必须和我一起进去。别忘了,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

    “大王子不行!”

    原战转身就走。

    “等等!”蓝音气笑,这位竟然摆出了毫无谈判可能的态度,看样子大王子殿下想不陪同他们进去也不行。不过大王子到底是自愿,还是被逼迫?难道他真的不想活了?

    但不管大王子殿下想不想活,就凭他的身份,还有另一重作用,他都不希望大王子跟原战进去。

    可拉莫聆殿下却像是铁了心和他们作对,连他搬出了音城国王和王后,他都没有给个反应。

    “大哥,母后让你回去,有重要事情跟你说。”就在蓝音已经快没有办法的时候,拉莫娜带人来了。

    拉莫聆终于转头,可他的眼神就那么淡淡地从大妹的脸上扫过,毫无焦距般又飘向屋顶。

    “大哥!”拉莫娜对身边人示意,示意他们把大王子殿下强行拖过来。

    “人这么多,都是来看望我土城大祭司的吗?”翠羽王后在一名神殿祭司引路下,也从音波池上来。

    除了原战几个,其他人下意识望向翠羽王后。

    就这么一耽搁,拉莫聆躲开了来抓他的人。

    “去!抓住那个贱奴!剁了她!”翠羽王后一看到草丛就怒声下令。

    被允许跟进来的矮壮战士听命,挥手就要杀死草丛。

    原战把草丛往自己身后一拉,一巴掌把飞过来的土箭打碎。

    “九原人!你们怎么敢!这是我的女奴!”翠羽说到这里,突然恶意一笑,肆意辱骂道:“野蛮人,你不会是看上这个贱奴了吧,野蛮人就是野蛮人,一个下贱的奴隶也当个宝,没见过女人的下等人!”

    “啪!”

    原战竟然趁所有人吃惊于翠羽王后的恶毒言语时,右臂化成枝条,快速延长,狠狠抽了翠羽王后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谁也没有预料到。

    拉莫娜眼睛一亮,心中不由佩服原战的大胆和果断,这才是真男人。身为雄性,还是一个部落的首领,受到侮辱怎么能一味忍耐?

    翠羽王后本人都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抬手捂住被打落纱巾、满是脓包的脸。

    “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要你死!我要你死!”翠羽王后疯了,她从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

    矮壮战士也立刻对原战出手。

    原战竟然看向蓝音。

    蓝音无奈,他的守护战士蓝鸢跨前一步,挡住矮壮战士的攻击。

    “蓝音大祭司!你们什么意思?为什么挡住我的手下杀死那卑鄙无耻的野蛮人!”翠羽王后双眼通红,已经什么都顾不得。

    蓝音沉静道:“九原人也是我音城的客人,翠羽陛下如果与九原人有什么仇恨要解决,请离开音城再动手。”

    “你没看到他对我做了什么?!”翠羽王后怒到浑身发抖,声音都叫劈了。

    就在蓝音为难,心中暗暗责怪九原首领一点气都不能受的时候,原战面前的墙壁无声打开了。

    原战对翠羽王后万分不屑和挑衅地勾了勾唇,转身毫不犹豫地跨步走了进去。

    拉莫聆拉住原战胳膊,不等大妹手下再次来拉扯他,也跟着走。

    答答抓住拉莫聆,又抓住草丛,一个连一个全都走进了那扇洞门。

    翠羽王后发出尖叫,不住怒吼要杀死原战、杀死所有九原人、杀死草丛。她命令矮壮战士也跟进去,可矮壮战士还没有走到墙边,那个裂开的门洞已经再次无声无息地合上。

    翠羽王后不信,为什么不让她的手下进去?难道她的祖先也不相信她?

    翠羽王后受到双重打击,只恨不得撕碎在场所有看到她受辱的人!

    远伯怀中抱着猫崽站在原地没动,看到大公主命人拉住大王子,他也没动,就好像对一切都无动于衷。

    蓝音看到大王子殿下进入石室,再看远伯没有变化的表情,暗中叹口气,对拉莫娜做了个眼色。

    拉莫娜只得放弃,她不放弃也不行,人都进去了,墙壁也合上了,她还能怎么办?

    第二大和第三大祭司也全来了,加上拉莫娜和翠羽王后等人,第九层还从没有这么热闹过。

    但此时第九层一片寂静,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所有人都在等这堵墙再次打开,到时出来的会是谁?

    矮壮战士安慰翠羽王后,说老祭司一定会杀死原战等人为她雪耻复仇,翠羽王后这才能忍怒等下去。

    原战脖子上挂着蓝音送给他的骨器,背着藤筐站在石床前,默默地与半兽人的两个黑窟窿对视。

    谁都想占对方便宜,但最后到底谁能占到便宜?

    答答一进来,所有汗毛全部竖起,紧张让他对半兽人低吼了声。他感觉到这个半兽人非常强大,也许比生育他的那条大鱼还要强大!

    草丛身体颤抖不已,半兽人的威压让她忍不住想要匍匐。

    拉莫聆表面看不出什么,只脸色更加苍白。他终于见到了这个神秘的家伙,没想到长的这么有特色。

    “你带这些人进来有什么用处?”原战脑中响起半兽人的嘲笑声。

    “就因为没有用处,你才会允许他们进来。或者你在害怕?害怕死在我手上?”

    “哈哈哈!好一个狂妄的野蛮人!就凭你也想杀死我?还是蓝音那小祭司给了你什么好东西?你以为凭借那东西就能对付我?”

    “看来你也知道音城人要对付你,那你也应该明白我来是干什么的了。”

    “你想得到某个巨大的好处,贪心让你前来。”

    “没错,就跟你明知我要杀死你,可你为了得到我,也宁可让我靠近一样。你和我一样贪心。”

    两人把话全部说开,所有阴谋诡计全部放到一边,下面谁能活下去靠的将全是自己的实力。

    “还有一个活人,他的气息也许很轻,但我能感觉到他。”半兽人在说这句话时,莫名感到一阵心悸。

    半兽人警惕起来,他活了这么长时间,对于危险的直觉非常信任,而这个心悸也被他看作是一个兆头。

    但是这里的人能力都不太高,就算全部加起来也不可能威胁到他,他为什么会感到心悸?到底这些人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暗手?

    原战放下了背筐,严默从藤筐里站起、走出。

    “你就是当初附在这野蛮人身上的魂体,对吗?”半兽人放出魂力,笼罩了整间卧室。

    “没错。”严默坦然道。

    “你竟然活过来了。”半兽人带着点不可思议道,他突然也想接触这个人,感觉一下他有什么特殊之处。

    严默见他没有察觉他体内的巫运之果,不由稍稍安心。

    “你是祭司?”

    “对。”

    “你们的部落叫什么?”

    “你不知道?”

    半兽人当然知道,翠羽王后已经来找他哭诉过几次了,他抬起手指,虚指了下原战,命令道:“你过来。”

    原战没动。

    “怎么,害怕了?”不等原战回答,半兽人忽然道:“喂,那祭司,我可以和你们做一个交易。”

    严默好奇,“什么交易?”

    “不要抵抗,把你们部落首领的身体和灵魂全部交给我,我以战魂起誓,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会庇佑你们部落一天。”半兽人起先并没有这样的想法,这个交易完全是他临时起意,就因为那份莫名的心悸。

    他活得长,也就因为活得长,他才更不想死。如果能有更安全的得到原战的方法,他当然愿意付出一些对他来说轻而易举的代价。

    “庇佑?你知不知道土城王室和神殿祭司们都想杀死我九原人。”

    半兽人傲然道:“有我在,他们不敢。”

    严默似笑非笑,“那你的庇佑是什么?让九原成为土城的附属部落?”

    “这样你还不满意?你知不知道土城是九大上城之一,更是最古老的三大城之一,不知有多少部落想要附属土城,你们的部落再强大、再富足,能比得上一座中城?同意这个交易,你们部落将会越过下城,直接成为中城,一步从下等的野蛮人变成文明城市,这还不够?”

    严默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这半兽人大概是真心觉得自己这个交易对于九原来说非常划算,九原人听到这个交易内容,按对方想来就该哭着喊着跪求着答应这个交易。

    半兽人还在继续说服道:“你是部落祭司,好好想一想到底要怎么做才对你们整个部落好,是交出一人却福及整个部落,还是为了一个人让整个部落都成为土城必灭的对象,想一想吧!”

    严默完全不用想。他现在心中有个方程式,基本就是自己的分量=儿子的分量>原战的分量>草町和三弟子等人>九原部落,而九风和巫果则和原战同列。咒巫嘛,应该不用他担心。

    半兽人看严默不说话,还以为他动心了。

    拉莫聆有点担心地望向原战,怕这个人会被自己的祭司给放弃,就像神殿和他的父母在考虑到整座音城的未来的情况下,把他放弃了一样。

    原战才不相信他的默会放弃他。

    他差不多已经恢复九成九的记忆,以他家祭司大人善良敦厚(自私自利)的性子,怎么可能为了部落的将来而主动放弃他这么忠心又好用的打手加劳力?再说他家祭司大人会稀罕一座中城吗?他连上城都不放在眼里好不好!

    严默轻叹,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他的脚下突然多出了一块圆盘。

    原战时刻注意他的动作,见此,立刻勃然大怒,逼近石床,一把抓向半兽人,怒骂:“想让我死,也要看我愿意不愿意!”

    拉莫聆见到严默动作,也迅速冲到石床前,对着半兽人张口就道:“你不会成功!”同时不忘脚踩圆盘。

    半兽人见原战主动靠近自己,还是被激怒到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当即大喜,也没有在乎拉莫聆说了什么——他知道拉莫聆是谁,却根本不知道拉莫聆的能力。

    答答和草丛见到严默动作,也全都跑向石床边,踩到圆盘上。

    答答拔/出了背在身后、拉莫聆临时为他找来的巨大石斧。

    草丛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紧张地盯视着半兽人。

    半兽人已经管不到其他人,在原战的手指刚刚碰触他之际,为了不让原战逃脱,他反过来一把扣住原战手腕,从石床上半跪立了起来。

    庞大的精神力冲向原战魂体。

    原战胸前的骨器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精神力也同时反袭向半兽人。

    原战跟着拔/出骨匕刺向半兽人心口,同时他的右手化作藤蔓抓向半兽人眉心——他的控土能力对半兽人无用,他只能采取其他杀伤方法。

    半兽人用魂力发出一声讽刺的大笑,“就凭这点魂力也想杀死我?你做梦!”

    半兽人说得轻松,可三大祭司加在一起的魂力还是让他的攻击阻了一阻,甚至他的魂体也有刹那不稳。

    这个不稳的时间非常短暂,短暂到半兽人就没放在心上。

    可是原战和严默等的就是这个刹那!他们也不知道三大祭司的魂力是否会对半兽人造成影响,他们只知道如果丢掉这次机会,他们将更没有可能战胜半兽人。

    为此,在原战拔/出骨匕后,所有人都动了!

    答答的斧头砍向半兽人脑袋。

    拉莫聆则不断地对半兽人念叨:“死吧,你马上就要死了!”

    严默在脑中暴喝:“巫果,上!”

    假死的巫果早就等着这个机会,他前面靠近这个半兽人时就对他垂涎不已,想吃他已经想好久了,不过这个人相当强大,他也没有把握能吃到对方,可现在……别人把握不住那个刹那,他怎么可能也把握不住?

    “噗呲!”巫果就在那个刹那间钻入半兽人心脏。

    原战也几乎在同时,变成藤蔓的右手插/进了半兽人的眉心!

    半兽人半身化土,心神大震,随手甩出最强大的攻击。

    严默整个人都被震飞了出去。

    “默!”原战狂怒。

    “轰!”耀眼的火光从原战左手中冲出,化作火网扑向半兽人。

    半兽人魂力大大震动:“原来是这个!你也吞噬了神血石!”

    他知道了,可一切都已经迟了!

    就如巫果刚刚冒出来的瞬间,他没有察觉,可是现在……

    “巫运之果!你们竟然还有巫运之果!”

    神血石,再加巫运之果,这九原人到底有多受众神宠爱!?

    不可置信的半兽人一边化土盾挡住可以那霸道的、似可以烧化一切的火焰,同时伸手抓向自己心脏想要把巫果扯出来。

    这是多大的笑话?那么多人想要得到的圣物就在他身体里!可是那圣物却要杀死他!

    他千算万算,再也没有想到这些人身上竟然有神血石和巫运之果这两个逆天的东西存在!

    不说神血石,就说巫运之果,那可是每个大巫都梦寐以求的圣物,如果他有了巫运之果,他不但可以接近半神,甚至真的成为神也有可能吧?

    哈哈哈!父神哪!大地之神啊!为什么你们这么不公?我受了这么多苦难,巫运之果也就在我眼前,我还碰到了它,可是为什么它已经有了主人……

    巫运之果突然在严默脑中狂喊:“他要炸了!他要炸了!快快快!”

    “快什么?原战快!”严默一边咳血,一边忍痛爬起来就咬牙冲向那块圆盘。

    听到严默催促,原战单脚踩在圆盘上,在一堆土壤中疯狂掏摸,在哪里?他明明已经感觉到了,那东西在哪里?

    可怜半兽人空有一身接近半神的能力,却因为大意轻敌,先让三祭司的魂力之合攻击了一个正着。

    接着,九原人就趁他刹那失手的瞬间,让巫运之果钻入他的身体。

    他想用剩余的力量反抗,可是又没想到那九原首领竟然身怀火神血石。怪不得他会觉得这个人身体不凡,怪不得他无论如何都想得到这个人,原来是神血石彼此在相吸。

    眼看他的魂力和能量都在大量流失,他不甘就这么被吸干、被杀死,更不想为他人牺牲自己,“死吧,和我一起死吧!”

    “找到了!”

    “所有人抓住我!”

    “轰!”

    石室内亮起极为耀眼的光芒,一圈圆环拢住在场所有活人,在半兽人自爆前爆发出刺眼的光茫,随迅速消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