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6章 章回36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骨鸟用最快速度向土城飞去。

    严默特意没有飞高,看着下方地形,注意观察有无部落人迹出现,可惜他眼力不如原冰,只能看个大概。

    原战仍旧昏迷不醒,他的信仰点数也依旧在往下降。

    如果换了一个热心肠或责任心重的人,此时早就第一时间赶回九原。

    可严默就算对九原产生责任感、就算通过信仰点数变成负数一事知道九原也许出了变故,但是在第一打手昏迷不醒、九风这个得力战将又不在的情况下,他宁愿多绕点路、多花点时间去寻找九风和咒巫等人。

    如果能找到最好,就算回去九原有任何事情,在咒巫的咒术、九风加上他本人的威慑下,想要解决想来也不是很难。

    相反,如果他比九风等人先回去,身边又没有绝对武力威慑,在不知道敌人底细前,只靠骨鸟和他自己的攻击,如果人鱼族那边的虞巫又不肯伸手帮忙,回去不但不能解决事情,说不定还会自取其辱、降低自己的威信。

    他这样想很冷漠、很自私,可第一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的人,本性难移,就算他自己已认识到这点,也不可能那么轻易扭转个性。第二则因为前辈子加这辈子之前碰到的种种事宜,逐渐让他学会了在遇事时要尽量考虑万全,千万莫要打没有准备的仗。

    前辈子他把周围一切看在眼里,有人有小动作、对他不利,他也明白,但他懒得管,只觉得自己有技术有知识,别人都要依靠他,再怎么谋算也不会害死他。

    可最后的事实告诉他,他再厉害再了不起,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医生和研究者而已,那些醉心权势和利益的人只会想着没有他严默,自然还会有张默、李默。

    而他不擅政治手腕,甚至连人际关系都不怎么经营,最后一旦被诬陷,竟差点成了死局。

    来到这个世界,他依然讨厌玩弄人心和玩弄政治手腕,也不愿特意经验人际关系,可是他被逼着一步步走到祭司的地位,被逼着担负起一个部落的责任。

    于是,他再不喜欢,也需要考虑他应该怎么做,才能对他、对部落更好。

    他可以就这样乘坐骨鸟飞回九原,然后呢?

    如果原战没能在途中醒来,大家看到祭司出去,回来时身边人和九风却都不见了,首领也昏迷不醒,会怎么看他?对他又如何产生信心?

    所以他必须做万全准备,宁可绕路去一趟土城沿路寻找九风和咒巫等人。

    他甚至抱了如果不能赶上九风等人,让他们先回去也比自己先回去好的想法。

    如果九风他们先回去了,也许九原人听到首领和祭司失踪的事会更加悲痛和动摇人心,但如果他之后带着首领赶回来了呢?

    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只是先后顺序不同,可造成的效果却完全不一样。前者他的信仰会更加降低,事后挽救也不会有太大起色,但后者也许会在前期信仰点数狂降,但他一旦带着完好无损的原战回去,他和原战就成了众盼所归的救世主。

    而部落因此产生的战意也会大大不一样!

    另外他绕道土城除了找九风和咒巫等,还想看看当初说想要跟他们去九原的黑水部落和多纳族现在是什么想法,如果他们还想要跟他们去九原,那打手自然是多多益善——想进九原总得贡献一下,你说是吧?

    至于土城内的那只骨鸟,能得到最好,他也能多带一些打手回去,如果不能,他也不会强求,以后找到理由收拾土城时再慢慢搜寻这些宝物也不迟。

    抱着这些想法,严默自然而然就选择了先绕道土城。

    眼看远处有大型城池出现,严默立刻让骨鸟上升,如果从下面看只会以为天空飞过一只巨大禽鸟。

    土城日夜有人巡防和观察周围敌情,自然有眼力好的人看到了骨鸟并迅速报向上面。

    一道道传讯最终到达土城国王耳中,他走出王宫仰头细看,果然发现那只巨大禽鸟在土城附近来回盘旋,似乎在寻找猎物。

    “那不像是普通禽鸟。”一名眼力好的高阶战士说道。

    “是不是某城的飞行骨器?”另一名祭司猜测。

    “要不要把它打下来?”

    土城国王立刻反对:“不!我们现在已经不适合再增加新的敌人,在没有知道对方的目的和来历前,谁都不准动手。”

    “可如果它在天空对我们不利……?”

    “先让全城战士做好抗敌准备!长射土炮全部对准那骨鸟!”

    “是!”

    随着一道道命令下达,土城快速运转,迅速进入全城戒严状态。

    严默站在鸟头上看着土城城墙上架设的巨大土炮,无语半晌,这世界竟然已经有了这么像火炮的土炮!而且种类多样,炮筒炮身长短胖瘦都有,完全可以想象里面射出的土弹威力会有多巨大。

    怪不得土城能屹立这么久,怪不得土城能从远古传至至今,他还是太小看这些上城了,幸亏他来了一趟,答答可没跟他提到这些事。

    现在想来咒巫和九风大闹土城后还能全身而退,大概不是土城人真的惧怕他们,也不是真的拿他们没办法,而是把他们当瘟神看,只想让他们闹够了早点离开。毕竟咒巫有报复土城全城的能力还和巫城有深切关系,而九风身后更是有武力超级强大又超级护短的人面鲲鹏族。

    土城有土炮,音城是不是也有音波炮?而火城和水城则是火炮与水炮?那其他上城又有什么威力巨大的武器?

    严默看到土城的装备后,觉得自己以前对九原的发展还是太保守了,他以为已经超越时代的东西,在人家有异能的情况下完全换了一种形式出现,甚至威力很可能不比现代武器差到哪里。

    胡乱想了一会儿九原日后要如何发展,严默举手吹响召唤九风的号角。

    “呜——”悠扬响亮的号角声在空中传出很远很远。

    远方一座山头上,正在对自己小弟们训话的九风突然抬头。

    “呜——”

    “桀——!默默!是默默来啦!”九风亢奋地忘记了他的小弟和咒巫等人,展翅就飞向高空,唳叫着向号角声传来的方向闪电般疾飞而去。

    九风的变化让咒巫等人大吃一惊。

    所幸咒巫可以用精神力和九风沟通,听到九风那声唳叫,很快就反应过来那是什么意思,但他可能老了,听到这个喜讯竟然呆滞了一会儿,等九风飞出去,冰过来问他九风发生了什么事,咒巫才大叫一声,孩子一般地跳起来,手舞足蹈地喊:

    “我弟子没死!严默没有死!我就知道那家伙怎么会比我先死!哇哈哈!”

    “祭司大人还活着?!”听到咒巫喊叫的丁飞和丁宁也都疯狂了,拔腿就要向山下冲。

    “站住!你们知道要往哪里走?都在这里等着!九风找到祭司大人,自然会来接我们。”冰成了最冷静的一个人。

    子明看到丁宁喜极而泣的模样,眼角也荡开了一丝欢欣。

    “桀——!默默!”九风老远就看到骨鸟,冲得更起劲。

    严默收起号角,看向远方疾速飞来的巨大黑点。

    九风飞到近前,身体刷的缩小,整只鸟张开翅膀,啪地抱到严默脸上。

    严默,“……”

    “默默,默默,默默!”九风桀桀叫唤,声音欣喜无比。

    严默抬手,摸上九风温暖的小身子,把他从自己脸上撕下来,捧在手心里,真心笑道:“好久不见。”

    “桀——!默默,我想死你啦!”

    “哈哈!其他人都好吗?他们现在在哪里?”

    “桀,都好都好,就是大家都很想你。那个大家伙呢?”

    “你说阿战?他在里面睡觉。九风,你先带我去找咒巫和冰他们。”

    “桀!不用!我让我小弟把他们送来。”九风说着就从严默手上飞起,飞到天空上身体变大,随即扬声唳叫。

    比平常更加高吭悠长的唳叫声穿破云际,直刺向远方。

    骨鸟神奇地悬停在天空上,远处一大群黑压压的飞行兽向骨鸟快速飞来。

    严默打开骨鸟后尾,站在入口处等待他的伙伴们。

    答答、拉莫聆和草丛全部站在严默身后,不过拉莫聆和草丛站在比较后方的位置,答答则巴在门前叉腰做好了炫耀的姿势。

    驼着咒巫等人的英招先一步飞到骨鸟入口处。

    严默扬手,大笑,“来了?听说你们大闹土城了?”

    “默巫!”

    “大人!”

    “徒弟哎!”

    众人差点生死离别,再次相会自是一番激动和唏嘘,丁飞不善控制自己的感情,抱着严默就嚎啕大哭。

    严默反手抱住他,一边拍他的背,一边与其他人身体接触。

    冰走到他身后,突然也伸手抱住他。

    答答早就侯在门口,看到大家,得意地冲大家直嗷嗷:“嗷!默大,我找到的!”

    丁宁和咒巫抱不到严默,看答答那得意样,忍不住冲上去就给了他几下喜悦的挥击。

    好一阵激动后,严默跟咒巫等人介绍拉莫聆和草丛。

    “这是我和阿战在音城遇到的友人拉莫聆。这是草丛,草町的妹妹。”拉莫聆事先已经跟他明确表达过,不想让别人知道他音城王子的身份。

    大家对这两名陌生人都很好奇,在听说草丛竟然是草町的妹妹,亲切感顿起。

    严默又向拉莫聆和草丛介绍咒巫等人。

    咒巫并没有立刻认出拉莫聆,毕竟时隔十二年,他印象中的音城大王子还只是一个小团子,至于拉莫聆的名字,他老人家只觉得有点耳熟。

    拉莫聆则对咒巫印象深刻,见对方没有立刻认出自己,他也没有主动上前相认,只等以后认出来再说。

    介绍过后,严默终于问起正事,大家大闹土城的事,他差不多已经从答答口中知晓,如今他想知道的是另外一件事。

    “我们和土城闹开后,黑水部落和多纳族有没有受影响?他们现在在哪里?”

    听严默说起正事,大家也渐渐收起激动欣喜的心情,开始回答他的问题。

    冰观察最仔细,便由他说:“我们比他们先一步赶到土城,等他们到达土城时,土城的神殿守护战士选拔因为我们大闹土城的事也暂停了,所有来土城的各地战士都只能暂时留在土城。那时还没有人知道黑水、多纳与我们的关系,但等事情闹开后,那个叫巫眼的祭司带着那个叫蛇胆的黑土城祭司回来,就把黑水、多纳与我们相交的事说了出去,后来……”

    “后来怎样?”

    “后来土城就派人把两族人关押了起来,还派人把两族族长、祭司和长老等人物全部押到土城。”

    严默蹙眉,这对两族来说倒是无妄之灾了,可看指南给出的提示,并没有相关的人渣值加点,那么是不是两族目前还没有被他们牵连到有人员伤亡?不过这怎么可能?

    很快,冰给了他解释:“黑水和多纳因为我们受牵累,祖巫大人和九风大人就向土城表明,谁敢伤害他们,哪怕只是伤到一人,他们也不会放过土城,所以那两族现在虽然被困,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严默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我们得把人弄出来,不能让他们留在土城。”

    咒巫戳戳徒弟,“你有什么好办法?”

    严默抬头,微笑,“师父,这事恐怕还是得借助您老人家的威力。”

    半个小时后,土城一角。

    黑水赢石和多纳族首领正在一起吃肉骂娘,听到手下汇报,一起跳起来,丢下肉骨头就冲出土屋。

    天空上巨大的骨鸟在盘旋,还隐有号角声响起。

    黑水赢石大乐,“他们竟然真的来了!还说听到号角声就会看到他们,果然一眼就看到了!那是什么鸟?怎么那么大?九风大人的族鸟?”

    多纳族长也抬头看天,“那好像是一只骨鸟?!”

    “骨器?飞行骨器?”黑水和多纳人一起大惊,随即狂喜。九原似乎比他们想象得还要有底蕴!

    河岸喜悦地低声叫:“是默巫大人和战大人!他们按照约定来接我们了!”

    黑水赢石站在多纳族长身边,没看他,直接问:“怎么说,你是继续留在土城,还是跟我一起去找九原人?”

    多纳族长性子火爆,张口就骂:“还留在土城干什么?继续看他们的眼色?那群心眼长到娘们肚脐上的蠢货!我们说和九原没关系,他们压根就不信!土城既然把我们当作九原盟友,那我们干脆就盟友给他看!爷爷我直接带整个部族并入九原!”

    “你不怕土城报复?”

    “那你呢?”多纳族长斜睨他。

    黑水赢石冷笑,“我们留在土城,他们就不报复了?他们把你从多纳族硬押过来,还把我们彼此的族人也赶到土城外,不就是想威胁我们,等待解决九原后连我们一并解决!如果不是咒巫他老人家说谁敢动我们,他就诅咒对方全族,我们早死了!”

    多纳族长接口:“但是咒巫的威胁也只是暂时,这段时间已经没有看到咒巫和九风大人来闹腾,土城猜测他们很可能已经回去九原,而没有了咒巫保护,土城对付我们也是迟早的事,我看他们是宁愿错杀也不愿放过。”

    黑水赢石仰头,“九原讲信义,说只要我们肯跟他们离开就会来接我们,如今他们果然来了,还来得这么正大光明,我们不趁此机会离开,恐怕也没有机会再离开。”

    “但我们要如何离开?”多纳族长提出最现实的问题。

    黑水赢石却对那个神秘又神奇的银发老人充满信心,“他们既然敢来接我们,肯定有办法把我们接走。”

    严默的办法简单又粗暴,他直接撕了一张布条丢到土城王宫。

    布条上请拉莫聆用通用语写着:想解除诅咒的痛苦吗?想不再被诅咒日夜折磨吗?交出黑水部落和多纳族在土城的全部族人,把他们全部送到城外东边最近最高的一座山上,任他们安全地乘坐骨鸟离开,并让伟大的咒巫从土城中挑选一件土特产,伟大的咒巫将以巫魂起誓,彻底解除降于土城的全部诅咒。

    看到这张布条,土城高层剧烈震动。

    只要交出两个无关痛痒的部族再加一个什么土特产,咒巫就能彻底解除降给土城的所有诅咒!

    这个交易太划算了,他们连继续谈判和攻击骨鸟的想法都没有,只想快点让咒巫兑现承诺。

    只要诅咒解除,土城重新恢复生力与秩序,翠羽王后再请来那位,很快,土城就会把今日为止从九原那里收到的所有耻辱全部讨回!

    拉莫聆在严默让他写土特产三个字时,问明意思后笑了半天,直说这三个字十分贴切,比礼物好多了。

    咒巫奇怪,“我没有什么想要的啊?就算想要,一件也太少了吧?”

    严默神秘笑,“一件足够了,我本来还想着弄不到就算了,哪知土城竟然把黑水部落和多纳族的族人抓来这么多,加上那些英招,一只骨鸟根本还不够装他们。”

    土城很快就请了一个大嗓门的人站在城墙上对天空大吼,表示同意咒巫的交换条件。

    丁宁等人还奇怪,“他们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同意了?我还以为至少要打上一架。”

    清楚内情的严默和拉莫聆互看一眼,土城人大概正盼着翠羽王后赶紧请回那位帮他们复仇出气,在这之前都不打算再动干戈——要打也不能在自己城里打,无论是输是赢,倒霉的都是自己。

    九风成为了挑选土特产并监督土城人释放两族人的特使。

    土城高层虽心有不甘,也有人说咒巫既然如此注重黑水和多纳两族,应该至少留下一些人质,可中了诅咒的人只想快点解除诅咒,根本不愿让咒巫不快——对他们来说,只要能解除诅咒,让他们把自己亲儿子送出去,他们都愿意!

    九风等两族的人全部离开土城后,变小身体迅速飞往土城神殿,在神殿中绕了一圈,找到默默描述的那个立柱上的骨鸟,抓起就想走。

    可骨鸟能放在土城千百年没有损失,自然不是九风一抓之力就能被抓走。

    九风恼了,但默默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也告诉他要如何应对。

    九风变大身形,不等这个大殿中看守的祭司和神侍们反应过来,对着立柱底部一阵刨挖,几下就把立柱刨松。

    立柱和骨鸟都不是立在原本应该在的地方,被送入土城神殿后,也只是简单用土埋住底部。

    九风两爪抓起立柱,连同立柱上的那只骨鸟,转瞬就飞向大殿外。

    大殿中的中级祭司们终于反应过来,连忙上报。

    土城国王质问神殿祭司:“他们带走的那只骨鸟有什么特殊之处?”

    神殿祭司额头滴下冷汗,“这、这只有三大祭司知道,我只知道那骨鸟在神殿偏殿已经存在很久,但一直不受重视。”

    “不受重视?一只普通骨鸟和立柱,那咒巫会巴巴地要走它?”土城国王怒拍椅子扶手。

    “骨鸟……等等,会不会那也是一只飞行骨器?”有聪明的人反应道。

    愚笨的则立刻反击:“那么小,还没野鸡大,就算能飞起来又怎么带人?”

    土城高层对骨鸟争论不休,可东西都已经被人带走,就算真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后悔也迟了。

    可是等到他们亲眼看到那只在神殿偏殿放了千百年也许更久的还不如野鸡大的骨鸟,竟然摇身一变,变得和天空中那只耀武扬威的巨大骨鸟一样巨大时,他们是真真实实后悔得痛彻心扉!

    咒巫果然大大的狡猾!什么土特产,这明明是一件少见又珍惜、多少人梦寐以求、只要有元晶和魂力就能操纵的骨宝好吗!而且还是最有用、最少见、能携带大量战力且可大可小的飞行骨器!

    土城人后悔得捶胸顿足,可他们不想再与咒巫和九风展开战斗,尤其在两只骨鸟一起示威地对他们喷出两个巨大火球后!

    现在也只有彻底解除诅咒这点能稍稍安慰他们受伤剧烈的小心灵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