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7章 章回36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咒巫说到做到,给土城所有中诅咒的人全部解除了诅咒,至于人不在土城的,那对不起了,只能等他老人家下次来土城的时候再说。

    冰这家伙心毒手狠,当即建议咒巫:“解完了再咒一遍吧。”

    咒巫和严默一起哈哈笑,他们都有这个心,但严默看到指南提醒,发现咒巫解除土城某些人的诅咒后,他也有人渣值减点,算是间接救人。

    这和他料想得差不多,果然指南不分敌我,只要他救人做好事就会给他减少人渣值。这是他请咒巫以解除诅咒为条件交换黑水和多纳两族的目的之二。

    目的之三则是:“我们侍奉祖神,祖神不喜毫无根由的单方屠杀和欺凌,除此,我们也需要留下一丝余地。师父和你们大闹土城,理由是他们谋害了我和阿战,可如今我和阿战都还好好活着,而土城的人诅咒则未解,他们要是不要脸一点,这就会变成土城联合其他势力攻打我们的理由。

    但今天我们给土城解除诅咒,就表示双方恩怨已了。可是土城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们愿意就这样忍下吗?一旦他们心有不甘,想要对我们九原进行报复,那么无论是追究根源还是新的侵略理由,我们都是占理的一方。你们现在还不明白占理有多重要,但以后你们就会明白。”

    另外,严默也不想现在就和土城对上,九原根基太浅,太需要成长的时间。

    咒巫人老成精,自然明白其中道理,所以他解完诅咒就算。

    冰等人听了严默解释,也算是上了一课,他们不是不会思考,只是缺乏经验,想得不如严默更深。

    两只骨鸟腾空而起,英招族群跟随在后。

    两只骨鸟分别由严默和咒巫操纵,黑水和多纳两族进入骨鸟兴奋老半天,严默和他们商量,因为骨鸟容纳有限,而他们长时间离开九原需要急着赶回去安稳人心,顺便也让两族看看九原到底是什么样,如果真的喜欢,再派遣骨鸟把他们全族搬来。

    黑水赢石和多纳族长看人家默巫为他们考虑得如此仔细,哪还有不答应的道理。

    乘坐骨鸟回去九原,就算中间不停歇的全力飞行,按照骨鸟最高时速80公里每小时来计算,2660公里也需要近34小时。可是骨鸟只要有元晶就能长时间飞行,操纵者却需要休息,就算骨鸟不需要费太多精神力,这么长时间维持,谁也吃不消。

    为此,一行紧赶慢赶也花了三天多时间才到达九原。

    这三天多时间,严默也没有浪费,他在休息时间正式向咒巫请教诅咒的问题,并把这段时间在音城的经历能说的都告诉了咒巫——他需要咒巫丰富的经验帮他分析其中利弊和音城的态度。

    咒巫检查完原战,判断和严默差不多,这家伙很可能正在消化某种强大的力量,会昏迷不醒不过是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在起作用。

    “我说拉莫聆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当年那个觉醒了言灵之力的小娃娃。他是偷偷逃出来的吧?”

    严默点头,“对,他在音城似乎并不受欢迎。”

    “那是因为没有人好好引导他!那蓝音也不知怎么想的,这么珍贵和强大的力量,他不想着好好培养,反而任他胡乱作为,弄得当时音城很多人都极为讨厌那小娃。”咒巫哼哼,“那老家伙身上有不少秘密,除了他们藏在神殿中的土城老祭司,这音城王室血脉和神殿三大祭司血脉本身也有问题。”

    “拉莫聆说他是善言族后代?还说他的能力有可能掀起天下各族战火?”

    咒巫嘿嘿一笑,没有立刻回答,反而乜他徒弟,诡笑问:“我知道你能听懂九风的话,而且我还看到你和那些长嘴兽与英招一族沟通的模样,你能和他们对话,对吗?”

    严默不肯正面答复,只模糊道:“我精神力比较特殊。”

    “特殊到什么程度?”

    “师父,您想说什么?”

    “善言族血脉有两大能力,一为与天下万物沟通,一为言灵术。你知道吗,其实第一代诅咒大巫就是善言族。”

    严默想到现在落魄的盐山族,总觉得无法把这两个种族联系到一起。可如果他是善言族人,那盐山族必然也是善言族血脉。不看善言族过去,就看音城和盐山族,同为善言族血脉,这境遇差别也太大了。

    严默想到这里有个猜测,会不会当年的善言族为了自保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按照能力分成了两支,一支存有与万物沟通的血脉,一支则是言灵血脉?

    咒巫没有看严默,带着一点似妒忌又似羡慕的复杂表情道:“传说,善言族是真正能与神沟通的种族,他们的血脉与神最为接近,所以他们能使用天地之间最纯粹、最直接的力量。远古时,善言族的巫者是世间最厉害的巫者,也最受众神宠爱,神在梦中授他们沟通天地的祭祀之舞,让他们可以凭此借用众神的力量来战斗。但善言族并不好战,还因为其特殊的能力和天下所有智慧生物、非智慧生物种族都有良好关系。”

    沉默了一会儿,咒巫才接着道:“可不管他们好不好战,他们的能力也足以让其他有野心的智慧种族忌讳,第一个攻打善言族的传说就是已经彻底消失的炼骨族,因为炼骨族想要得到善言族历代大巫的头骨做一件传世骨器。”

    严默抬起手臂,看着自己手腕上像是手镯一样的骨承:……原来这玩意是我老祖宗们的头骨炼制而成?

    炼骨族攻打善言族,结果最后炼骨族的传承却被他这个善言族后代继承,这算是因果报应吗?

    咒巫并没有看出那只手镯的奇特之处,他在叹息,“炼骨族开了这个头,其他有野心的人类和非人类也都蠢蠢欲动,就算善言族为了避祸,把他们的祭祀之舞传授出去也没得到多大改善。偏偏在那时,善言族还因为他们的能力得到了所有种族都梦寐以求的巫运之果!而巫运之果也成了点燃善言族地的闪电之火,所有馋涎巫运之果和妒忌善言族能力的势力全部联合起来一起攻打善言族,之后善言族便在天下间消失了。”

    严默心里咯噔一下,稍微懂点历史的人都会发现,人类史其实就是一部轮回史,当年善言族因为自己的血脉能力和巫运之果而灭族,如今他好死不死地就觉醒了沟通万物的能力,肚子里也揣了一只巫果,还是不能放弃的那种,他的结局,或者说九原的结局会怎样?

    咒巫终于看向自己的徒弟,“你说你在音城让自己的魂体显现出来,给草丛赐福了,是吗?”

    “……是。”

    “桀桀!”咒巫笑得古怪,“我魂力九级顶阶,可我一样无法让自己魂体具现,你的魂力才几级?还是受伤的情况下,你竟然就能让自己的魂体显现出来,你可知道传说能在魂力十级以前做到这点的只有继承了善言族最浓厚血脉的族巫才能做到?”

    严默对咒巫眨眨眼,忽然咧嘴一笑,“师父,您看您的眼光好到了什么程度,不收徒弟则罢,一收就收了个最牛的!”

    “啪!”咒巫一巴掌扇在严默的后脑勺上,“牛个屁!再加只巫运之果,你就等着被天下势力分尸吧!我可是听说巫运之果已经出世了。”

    “没出世,还在我肚子里待着呢,我还准备问问人面鲲鹏族怎么才能把这小混蛋给生下来。”

    咒巫一头差点栽进火堆中,手忙脚乱地直起腰,怒瞪严默:“……别没事诅咒自己!”

    咒巫左右看看,压低声音又骂了一遍:“你做梦呢?还想要巫运之果钻你肚子里?我就没听说人让巫运之果钻了肚子还能活下来的,早被吸干了!呸呸呸!这邪性东西有什么好的,再诅咒你自个儿,小心我揍你!”

    严默拍拍肚皮,很无辜地道:“师父,真的在,要不要我把您徒孙叫出来给您看看?”

    “让我出去!我要吸干他!竟然骂我。”巫果怒。

    严默心神一松,让巫果钻出了自己的肚皮。周围有丁宁等人守着当人墙,他不用担心会被其他人看见。

    咒巫双眼圆睁,他亲眼看到一支灰绿色藤蔓从他徒弟肚子里突然冒出,然后就一下冲到他眼前,藤蔓的顶端有一只看起来十分可爱的小鼓包,可是那小包包竟然冲他张开了嘴巴,嘴巴里一排又一排尖利的牙齿,看着就让人毛骨悚然!

    那满口利齿的小鼓包还冲他送出一道精神力:“臭老头,再骂我,吃了你!”

    咒巫双眼一翻,咕咚一下晕倒。

    “师父?!”严默哭笑不得,这老头装晕装得跟真的似的。

    咒巫呻/吟着醒来,他眼前的小鼓包和藤蔓已经消失,他盯着徒弟的肚子,用手指着,整个人都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那是、那是……”

    严默好心回答:“巫运之果,如假包换。”

    咒巫惨叫一声,蹭地跳起来拔腿就跑,满场地狂奔惨嚎。

    营地正在吃肉和休息的人们一起看向这位伟大的咒巫,全都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答答等人得到吩咐,暂时不准靠近两位大巫,此时心里就算一肚子好奇也只能憋着。

    咒巫狂奔十几圈,大概跑不动了,蹿回来,喘着粗气一把抓住严默衣领,问:“会祭祀之舞吗?”

    严默摇头,“不会。”

    咒巫立刻下命令:“跟我学祭祀之舞,现在、立刻、马上,你必须在最短时间内给我把所有祭祀之舞全部学会!”

    祭祀之舞分三大类。呻/吟

    一为祈福之舞,一为战斗之舞,一为诅咒之舞。

    祈福之舞包罗万象,有祈求作物和捕猎丰收的,有让受伤的人恢复的,也有生命赐福等,最厉害的甚至能让死者复生。

    战斗之舞并不是巫者直接冲上去和人战斗,而是通过沟通天地与众神,借用众神的力量投注到战士身上,利用战士来战斗,传说根据施展战斗之舞的祭司的厉害程度,战士能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截然不同,最厉害的据说能让一群普通低级武力战士变得比一群高级神血战士还厉害!

    如果战斗之舞与祈福之舞结合,甚至能让战士在短时间内成为不死之身!

    诅咒之舞顾名思义,以诅咒和献祭为主。

    咒巫说他最擅长的就是诅咒之舞,其他祈福和战斗之舞,他并不擅长,但懂一点基础。

    另外祭祀之舞并不只是跳舞,经常也会借用到各种药物,偶尔还需要其他祭司配合。

    总之,祭祀之舞威力强大,可同样的也十分难以掌握。

    咒巫对严默充满信心,“你肯定是善言族血脉,如今又得到巫运之果认主,你就算无法像其他智慧种族一样得到传承记忆,可你学祭祀之舞也应该比其他族的祭司都要容易。”

    严默自己却愁死了,“我不会跳舞。”

    咒巫怒骂:“不会?学!我可不想陪你一起死!你就算学会祭祀之舞也不一定能救助你自己和整个九原,可如果你不学或者学不会,九原和你只会死得更快!”

    严默抹掉脸上咒巫喷溅过来的口水,痛下决心:“好,我学!”

    于是本来打算两天就飞回九原的航程变成了三天多。

    严默一身老骨头,学起舞蹈动作特别慢,急死了他更急死了咒巫。

    再说九原现在。

    九原在人鱼族的帮助下,已经抵挡住三波攻击。

    如今敌人就在离九原不远的地方安营扎寨,更多的敌人从大河口源源不断向九原涌来。

    九原人口少,无法在路上截杀,只能全部缩入九原城进行守城战。

    人鱼们发现来的人类不止想要侵占九原,在看到人鱼后,贪婪之心变大,竟然加大了攻击力度,颇有攻不下九原就不回去的势头。

    海森族长不再犹豫,当即下令让一支人鱼战队经秘密水道游往大河口,在那里先掐断敌人输送。

    一开始人鱼族占了上风,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河里多出了很多敌鱼,其中领头是一群人面鱼身的赤鱬,战斗力最强大的则是一群鳄鱼。

    与此同时,处在九原和矮人族之间的朵菲尔德部落竟与来攻打九原的黄晶和摩尔干部落沆瀣一气,不过他们没有派人攻打九原,而是带人阻止了来支援的矮人部落,与矮人部落展开大战。

    暗中探查九原环境的斥候发现了偌大的红盐湖,报上去后,两部落对九原的攻击更加疯狂。

    “看到没有?这丰美的草原!这望不到尽头的盐湖!还有森林,还有这美丽的、比盐湖大了不知多少倍的人鱼湖!人鱼啊,那么多美丽的人鱼!再看人家的城,这里哪里蛮荒了?我觉得比我们黄晶部落也差不了多少了!还说我们前来蛮荒之地只是浪费食物、时间和人手!现在看看,一个个都跑过来抢功了!”

    看到九原城模样,了解九原附近的环境后,前来想要占把便宜就跑的两部落眼睛都妒忌红了!

    这哪里是跟他们部落差不了多少,这明明比他们部落加起来都要好!

    这样的城,这样的地盘,怎么能给一群野蛮人占住?

    虞巫望着下方激烈的战斗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海森族长皱眉,“我们的战士似乎有点慌乱。”

    虞巫冷笑:“趁此机会,正好给他们磨练磨练,免得他们以为天下就人鱼最厉害。”

    “我们人口不多。”

    “这是必要的牺牲。看看他们,这样的战斗力,别说和当初的人鱼比,这么弱,恐怕在回海洋的途中就会被杀光!捕捉光!”

    “九原那边也快支持不住了。”

    “他们本来应该还能再支持一阵子,可谁叫他们中间出了叛徒,还连累我们!人类,哼!”虞巫嘴角浮起一抹讽笑。

    海森随手捞起一名快要被杀死的人鱼战士扔到伤病营,无奈苦笑道:“我们和九原那默巫有约定,总不能真的看他们城灭吧?而且比起其他人类,我暂时还不想换邻居。”

    “再等等,这场侵略对我们人鱼来说是一场磨练,对他们九原又何尝不是?如果我们现在就让高阶战士出手,对我们的低阶战士和九原人都没有多少好处。顶多让他们人少死一点好了,你在入河口这儿看着,我回去溜达溜达。”

    虞巫身影消失,海森暗笑,心想:你还不是怕那个小祭司回来跟你翻脸,这才离开一会儿就又赶回去了。

    海森用水的力量隐身在空中,看到己方人鱼战士谁快不行了就把人捞出来扔到一边,不一会儿就扔了十来人。

    战斗正激烈,人鱼族大约知道有人帮他们,但并不知道自己的族长亲自来了,看不用担心生命,一个个都玩命地与水下生物及人类战斗。

    九原众战士就惨多了。

    他们之前一边要应对城内突然叛变的人,一边又要应付外面攻城的敌人,真正是忙得一个人恨不得撕成十个人用。

    九原重伤者极多,但在某大巫的看护下,除了叛徒外,竟无一人死亡。

    九原人知道有人在暗中帮他们,可是这个帮忙毕竟有限。今早,外城已经被攻破,可暗中帮助他们的人并没有出手相助,如今所有活下来的九原人全都集中在内城,所有人都疲累至极。

    如今九原内出现两个声音,一方仍旧主战,想要支持到原战和严默回来。一方则想要逃离九原。

    狰和乌宸等人全都忙得焦头烂额,眼看城内人心不稳到极点,再稍微刺激一下,人心可能就彻底散了。

    到时候大家一旦忙着四散逃跑,别说守城,最后能活下多少人都是问题!

    “报——!”一名斥候冲入大厅大喊:“敌人再度集结!共约六千多名战士前来攻城!”

    “报——!”又有人冲了进来,焦急大喊:“有人带头跑了!他们找到了密道!”

    “报——!团长,不得了啦!好多人都在抢夺食物,他们都想逃跑!库房的人已经守不住!”

    “报——!”

    “够了!还有什么坏消息!”乌宸毕竟年龄小,终于坐不住地怒吼起来。

    最后一个冲进来的人满脸兴奋和眼泪,说话都结巴了,“报!大人们,我、我看到骨鸟了!我看到骨鸟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