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8章 章回36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在大厅的人全部冲了出去。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城墙,仰头向西南方望去。

    庞大的骨鸟越飞越近,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它们巨大的骨翼。

    它们?两只骨鸟?

    狰等人来不及多想,他们已经把骨鸟视为首领和祭司回来的象征,他们根本不敢也不愿去想其他可能。

    此时,黄晶和摩尔干正以攻入外城、逼得九原人只能龟缩在内城而庆贺,他们认为他们离侵占九原已经不远。

    可是他们没有发现,在他们以几千战奴生命为代价终于攻破、并设法用巨木连接起来的唯一一条外河通道已经被人鱼包围,不过这些人鱼都没有露面,全都藏在水面下。

    内护城河里的人鱼也一样,像是都消失了。

    狰站在城墙上,胸中再次鼓起无数勇气,让敌人攻入外城,本身就是他们几个领头的和人鱼商量后的计策。

    外城太大,他们人员比起整座城池还是太少,而敌人越来越多,他们防得了这边、防不了那边,还不如索性缩小防守面积。加上那时又有叛徒捣乱,狰几个商量后,破釜沉舟般决定了这个计策。

    狰几个团长都没有读过兵书,但祭司大人的大课却是从来一堂不漏,他们听过很多关于战争的故事,有些人听过就忘了,有些人则会通过这些故事和自己曾经的实际战斗产生联想,想自己遇到这种情况要怎么办。

    如今九原可以说是建部落以来最危急的一次,首领和祭司都不在,敌人人数不但多且武力强大,但他们也不是毫无生机,他们有人鱼族这样强大的外援和近邻,在狰想来,只要他们肯动脑子,只要人心安稳,把敌人打退也只是时间和代价的问题。

    狰的计策是:把敌人引诱进来,断掉他们逃出去的道路,用城墙上的守城战士吸引住他们一部分注意力,再让其他战士利用内外城的地下通道和人鱼战士配合,一起偷袭这些攻入外城的敌人。

    而外护城河外新来的敌人则由人鱼负责挡住他们,等外城内的敌人消灭一部分,再放一部分进来,就这样一点点蚕食掉他们!

    计策是好的,可是凡事最怕就是从内部生乱,九原现在就是内部自己乱了,本来能打赢的仗也打不下去了——就是再好的计策,你没有人手和坚定的后方支持,一样屁用没有!

    还好!祖神毕竟是庇佑他们的,在最危险、最艰难的时刻,他们的首领和祭司终于回来了!

    只要他们回来,紊乱的人心便可以重新变得稳定,所有战士只是看到骨鸟身影就从身体里再次激发出无尽战意!

    祭司大人没有放弃他们,他们回来了!

    这个消息越传越广,越来越多的人跑上城头。

    天上的骨鸟和九原内城上的变化,黄晶和摩尔干自然也发现了。

    “骨鸟?”摩尔干头领脸色微变,“九原的首领和祭司回来了?”

    “怎么有两只骨鸟?不是说只有一只吗?”黄晶的头领也惊怒道。

    随即,黄晶头领转头吩咐手下,“这骨鸟会喷火球,你们让所有战士全部散开,不要集结在一起,快!”

    “是!”传令战士飞快跑走。

    “去请长老。”摩尔干和黄晶头领同时说到。

    又一名战士得令飞奔而去。

    两头领互看,摩尔干头领问:“要不要把消息传给罗却城使者?”

    “再等等,我们当初有约定,如果我们使用罗却城的力量,从九原得到的利益就得分给他们大部分,我们两部落只能落到小头,你别忘了,还有一个天堑城的下属部落朵菲尔德,三个部落一起分,本身就分不到多少,如果罗却城再占大头,我们这次基本就白来了。”黄晶头领脸色黑沉地道。

    “可我听说九原首领的神血能力已经达到七级,我们最高的战士也才只有六级。”

    “你怕了?”

    “你不怕?”摩尔干头领反唇相讥。

    “只听说那九原首领和祭司有多厉害,我还没见过他们,这次先会会,如果他们真的厉害,再请罗却城使者出手也不迟。”

    天空上,严默曾想过九原可能出了问题,但他真的没想到九原会被打得这么惨!

    外护城河外,到处都有焚烧的痕迹,也许有人鱼族帮忙,只是伤敌,并没有形成燎原大火。

    再看九城,外城城墙和外城建筑多有破损,一看就是刚经历过战火蹂/躏的惨样。

    而敌人竟然已经攻入外城,现在貌似在庆贺?

    瞧那一堆堆篝火、一架架烤肉,就差没有欢歌跳舞了。

    不过那些敌人似乎也很精明,或者他们知道骨鸟能喷火球,竟然全部四散开来。严默深觉这些人想太多,在情况未明下,他才舍不得用火球攻击自己的城池,就算他们有控土战士,房子和街道也不是那么好建的好吗。

    严默这边还在观察下面情况,九风大人已经先一步勃然大怒。

    “桀——!哪来的两脚怪?竟然攻打我九风大人的地盘!欺负我养的两脚怪!我要杀了他们,杀光他们!”

    “九风,等等!”严默连忙喊住正要冲出去的九风鸟爷。

    九风桀桀叫,愤怒得不得了,任何凶禽猛兽都无法忍受自己的地盘被侵占,鸟爷早已把这一大片方圆超过百万平方公里的地域视作自家领域,而这片土地上所有生长的物种,他都在心中打上了标记,尤其九原中生活的人类,那可是他的小两脚怪和他一起养的用来解闷和朝拜他的子民,哪能容得别人欺负!

    严默两手包住九风,不让他脱离自己的手掌。

    九风舍不得伤害他,只用弯钩嘴小力啄着他手指,表达自己的不满。

    “等会儿让你打个够,现在不行,他们有其他埋伏怎么办?我需要先了解一下情况。”严默没看到多少人鱼,这是最让他感到奇怪的地方。

    难道对方强大到连人鱼都打败了?这不可能吧,如果真那么强大,那正站在内城墙头上的狰他们也早就被杀死了,哪会支撑到今天?

    可如果人鱼没有打败,他们现在在哪里?难道他们和敌人联手了?这同样不可能,一样的道理,狰他们还在,就说明人鱼还没有放弃他们。

    那么人鱼战士到底为什么都看不见了?

    严默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他在不知道九原的战士头领和人鱼定了什么计谋前,暂时不想打乱他们的计策,他深知自己并不擅长指挥作战,生怕自己乱插手会造成反效果。

    九风不挣扎了,一双精明的眼睛透出一丝坏气,“桀!默默,让我出去,我去看看我们养的那些两脚怪有没有死光。”

    严默放开手,笑,“去吧,正好也让狰他们安安心。”

    九风展翅,唰地从鸟眼中飞出,飞出瞬间,身体变大最大,“桀——!我九风大爷回来啦!”

    “九风大人!是九风大人!”

    “首领和祭司大人果然回来了!”

    “太好了!我们有救啦!”

    九原内城城头一片欢呼,乌宸的眼眶当即红了。

    狰眼看外城敌人很可能为躲避骨鸟攻击而分散,而这也正好称了他的心思,当即对壕、猛、深谷点头示意。

    三位头领立刻带人掉头奔下内城城墙,打算使用地道去外城偷袭敌人。这次所有留下的战士都再没有丝毫动摇,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外面那些敌人全部杀光!

    狰留在城墙上吸引外城敌人注意力。

    捕蛾重伤,目前他的第三团人手在其副手带领下,正支援纠察队看守库房和解决城内内乱。

    骨鸟飞至九原内城上空。

    “这就是九原?建设得不错嘛,不过你们敌人是不是太多了点?”拉莫聆语调充满调侃。

    丁宁等人早就变了脸,全都焦急地看着严默,想要立刻打退敌人救援他们的亲人。

    黑水赢石和多纳族长早在看到这里的环境和那座巍峨城池时,心中就喊着:他们没有来错!

    至于九原正在被围攻,貌似还很危险?

    这不是问题!哪座强大的部落不被人攻击?

    在他们看来,这么好的地盘不被人垂涎攻击那才叫奇怪。敌人来了,打回去就是,还能给部落多添一些奴隶和女人,顺便再抢点食物和地盘,强大的部落不都是这样一步步扩大的嘛。当然,打不过他们还可以逃,等以后强大了再报复回去。

    黑水赢石和多纳族长都不是笨蛋,这是他们最好表现及融入九原的机会,当即主动请战。有咒巫、默巫、九风还有一个实力比他们强大更多的原战在,这仗怎么看都不可能打输。

    “这哪来的野崽子,趁着主人不在家就跑来撒野。下面那群小毛崽子就交给我们吧,保证他们有来无回!”黑水赢石拍着胸脯道。

    多纳族长跟着怪笑,“土城也算做了件好事,他们把我和长老族巫硬是拉到土城,我族战士不放心,跟来了五百能合体的战士,如今这些都是战力。默巫大人,您下令吧,我们多纳族没有怕死的勇士!”

    答答也嗷嗷请战,这就是个好战分子!

    拉莫聆看着下方外城那些九原的敌人,深情地感叹道:“你们怎么可能赢呢?你们一定会输的呀,都留在我大九原做奴隶吧。”

    冰视力好,几眼看过去就把内城的纷乱映入眼底,一看那些聚集在库房门口和一个比较明显的地道口的乱众,这位当即冷笑三声,反手拿下弓箭,直接对严默道:“大人,请把骨鸟尾部打开,我要平乱!”

    “嗖嗖嗖!”

    三支箭分别射穿三个人的肩头,力道之大,甚至直接把人钉在了墙壁上。

    闹腾的人群猛地一静。

    “骨鸟!你们看!真的是骨鸟!首领和祭司大人回来啦!”有人指着天空高喊,涕泪横流。

    人群中有人早就得到消息,也有人亲眼看到远方飞至近处的骨鸟,可他们跟其他人相反,看到骨鸟不是安心,反而更加慌张。

    他们在九原遇难时没有贡献,反而给九原添乱,等首领和祭司回来,他们势必会被惩罚,这时不逃还等何时?

    闹得最厉害的一些人甚至顾不得再去抢粮食,而是发疯一般攻击堵住地道口的战士,想要逃入地道。

    那三名被钉到墙上的人就是那群人中叫嚣最凶、出手最恨的三人。

    如今这三人被钉到墙上,其他闹腾的立刻就傻眼了,趁着这些人发愣之际,纠察队连同第三团的部分人手迅速冲入人群把这些人全部抓了起来。

    闹得最厉害的地方平静下来,其他地方在某人的冷箭帮助下,也逐渐恢复秩序。

    冰看到内城中的纷乱已有平息之向,这才停止射箭,但他并没有收起弓箭,仍旧冷冷盯着下方。

    严默看他这样,微微一笑,走到他身边道:“你这几天休息时一直在骑英招,如今感觉如何,能否驾驭?”

    冰一听严默的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一热,“能!”

    严默拍拍他的肩膀,掏出一把箭递给他,“那就去吧。”

    冰脸色冰冷、眼神兴奋,接过箭插入箭筒,当即两指插/进口中,吹了一声响亮的呼哨。

    跟在骨鸟后面飞行的英招族群中一只马身人面、虎纹鸟翼、姿态有那么点傲人的英招飞了出来。

    冰从鸟尾跃出,那只英招俯身冲刺,准确地接住冰,展翅冲向九原外城。

    答答看得眼热,可英招不喜欢他,他气得还和几只英招打了一架,结果弄得那些英招看到他就尥蹄子。

    严默看出他的神色,安慰他:“你已经水陆两栖了,就把空让出去吧。你要是看冰不顺眼,可以把他拖到水里揍他。”

    答答哈哈大笑,决定就这么教训冰和他的英招。

    咒巫的骨鸟靠近严默,用精神力向严默传话:“徒弟,你怎么跟师父一样,到处都是仇家?如今还让人打上门来了!”

    严默气乐,他的精神力不如咒巫强大,没办法隔那么远还能把自己的精神力准确且单独传达,不过他有增幅精神力的小玩意,这东西还是当初天堑城那些蜥蜴人留在煤矿里的东西,几个像海螺一样的骨器。

    有了这几个小玩意,他才能和咒巫在骨鸟上进行隔空对话。

    “那不是仇家,只是一群贪婪的豺狗,我去过其中之一的部落,大概他们眼馋我们拿出来的东西吧。”严默已经从那些敌人的神血能力看出其中一部分应该是来自摩尔干,另外一批人能力陌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

    严默不奇怪摩尔干会打上门,毕竟双方结下的仇怨不小,摩尔干没机会便罢,得到机会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恰在此时,九风飞回骨鸟,把狰等人告诉他的消息转告给严默。

    严默听了狰的计划,心中顿时有了计较,转头对黑水赢石和多纳族长笑道:“两位,想不想玩玩?”

    多纳族长用力拍打自己的熊兽,大声道:“当然,坐了三天的骨鸟,坐的屁股都硬了,正好和我兄弟活动活动。”

    黑水赢石则道:“我部落的人比较弱,让他们配合你们九原战士,我来对付他们的头领。”

    “好!”严默朗声一笑,一挥手,对咒巫传音:“我们下去!”

    因为敌人也有弓箭和长矛,为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损失,两只骨鸟没有在内城城墙上方悬停,而是进入内城后在城墙附近的空地上降落。

    狰和乌宸跑下城墙迎接。

    严默出来,没有客气也没有介绍,直接道:“多纳族,近战勇士,冲锋陷阵找他们。黑水部落,酋长赢石负责解决他们的头领,剩下的族人会配合你们解决敌人。狰,把所有库存盾牌调出来,送给两族。如何战斗全部由你安排!”

    狰一捶胸膛,“交给我!”

    严默又对黑水赢石和多纳族长道:“这是狰,我部落第一勇士,他负责此次战斗所有指挥,你们没问题吧?”

    “没有!”他们相信严默和他的族人,应该不会一上来就拿他们当战奴用。

    这是彼此建立信任的时刻,也是看清双方人品和战斗力的时候,狰没有多言,只郑重对两人道:“请相信我!”

    两人一起握拳砸向他胸膛。

    狰硬生生受住。

    战斗交给会战斗的人,严默在大河、丁宁等人的护卫下,走上城头,他想试试看刚刚学了点皮毛的祭祀之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