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72章 章回37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祭祀之舞的事先放到一边,虞巫把他在大河口看到的一些事情提了提。

    严默和原战便回报以他们出去后看到的见闻。

    虞巫对这些很感兴趣,他已经很久没有离开青渊湖,虽说青渊湖大如内海,可是对于他来说也不过一日就可以走遍的距离。

    “你体内的能量改变了,我感觉你的水属性能量远超以往,你是不是找到了高阶水元晶,还是……”

    原战打断他,“想知道?告诉我土神血石的下落,我便告诉你我身体中的能量是怎么回事。”

    严默也懒洋洋地道:“我记得当初你曾答应过我,如果我肯送你一个骨宝,你就把神血石的下落和正确使用方法告诉我,那鱼骨我也送给你了,孕妇也帮你看了,你总该履行诺言了吧?”

    虞巫竟然没有推诿,他沉吟片刻,“我可以跟你们说,但我还有一个条件。”

    “您老条件真多。”严默嗤笑。

    “我的条件对你们、对战首领没有任何坏处,相反还有好处。”

    “说说看。”

    虞巫目光扫向原战,“我能感觉得出来,战首领这次出门一趟,收获很大,甚至歪打正着吸收了原来那枚火神血石的能量。至于战首领现在体内多出的水能量,能和火神血石抗争、还不被它压制的,九成九应该是一枚水属性神血石。”

    咒巫看虞巫的眼神亮晶晶,跟看到初恋一样,老脸还有点红晕,毋庸置疑,他面前的是一个强大无比的老怪物。他只有看到某些非人的、对付不了的老怪物才会这样。

    坏徒弟瞒他的事太多了,不说那只骨鸟,也不说跟贫穷部落一点都不像、倒像是九大上城之一的九原城,就说他们的邻居吧,竟然是一大帮子只生活在海里的人鱼族?而且这人鱼族还和他们特别友好,甚至帮着他们一起对抗敌人。

    哦,对了,他们还认识矮人,据说那帮子矮人部落还帮他们扛住了另一个敌人部落!

    本来这些就已经足够让他震惊,他为了做出见过大世面、一点都不惊讶的平常模样已经花了很大精力,可是现在那漂亮得不像人的老怪物说了什么?战小子体内有两枚神血石?!

    怪不得他觉得战小子体内能量不太对劲呢,原来是神血石的缘故,不过他到底是怎么身揣两枚神血石还能活到现在且活蹦乱跳的?

    咒巫搓胡须的手指不小心就重了点,扯得他自己倒抽一口冷气。

    那边虞巫口气突然一变,“但是!这枚水神血石和那枚火神血石一样,战首领吸收的方法根本不对,现在没有发作,不过是原来的火神血石能量在压制它,但是火神血石能量已经被你吸收,可偏偏你现在的身体又无法完全发挥,又缺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要不了多久,你体内那枚水神血石就会给你带来无尽痛苦,在毁灭你之前,它会摧毁你的神志,让你变得不再是你。”

    原战表情不为所动,严默却坐直身体,“那个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是不是每个神血石中都有那个东西?”

    虞巫赞扬,“你很聪明,神血石既然名为神血,那么它包含的自然不止是神的力量,它还带了一丝神力,你也可以把这丝神力理解为神的意志或残留魂力。”

    “你所说的神血石正确使用方法就是剔除了那丝神力后再吸收其中能量?”

    “差不多就是这样。”

    “你的条件是想要这丝神力?”

    “对。”

    严默听到这样好的条件并没有立刻就上钩,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地问道:“如果这丝神力就是人们吸收神血石的障碍,那么你要它有什么用?”

    虞巫似乎早就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不紧不慢地回答:“你是祭司,你应该明白,有时候毒/药也会变成良药,只看你怎么用它,用在什么上面。恰巧战首领得到的这枚神血石是水属性,而我想要水神血石已经很久,留着那枚火神血石也是为了交换。不过你放心,我的重点在那丝神力上,一枚神血石里包含的能量,还不值得我下手,更不值得我用人鱼族后代繁衍来交换。”

    严默反手抓住原战手腕给他仔细把脉,最后又细细查看原战五官、皮肤和指甲颜色等。

    原战对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情况大致和虞巫说得一样。

    严默面向虞巫,“什么时候交换?”

    “抽出神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也需要细细准备,就在这场战事彻底结束,九原安定后吧。”

    事后,原战继续处理城中各事宜,严默先一步回去休息。

    等回去小树林,他第一件事就是跑去看他的蜂卫们。

    按理说,这个时节,蜂卫们应该早就出来活动,可是他回来这么久都没有看到一只蜂卫,不由大感奇怪。

    当初就不小的蜂巢现在已经发展到小房子大小,严默在把自己的精神力探入蜂巢观察时,呆住了。

    当他刚要把精神力撤出,一丝不太强大的精神力试探地向他传达了亲近的意思。

    “吾王,请等待,我们将会变得更加强大。”

    意思并不是很明显,但是严默能够理解。他的蜂卫们竟然放弃了大量繁衍,改换了另一条进化之路。当初第一个女王蜂干掉了其他后来分巢的另两只女王蜂,统一了三个蜂巢,并合三为一。从此以后这只女王蜂将会控制自己的产卵数量,并命令所有雄蜂和工蜂必须在冬眠期进化,不能进化的,就会被自然淘汰。

    这样做虽然他的蜂卫数量会减少,但蜂卫质量却会提高很多,而且每一只蜂卫的寿命也会得到大大延长,不会一两年就不得不死亡。

    因为是第一次进化冬眠,需要的时间长了点,而且损失也不小,这也是严默回来后一只蜂卫都没有看到的原因。

    严默对女王蜂和蜂卫的计划并没有表示反对,但感觉到蜂巢内不少生命都在流失,出于对这支完全忠于自己的蜂卫的不忍,严默割破手指,挤了十几滴鲜血滴入蜂巢。

    “吾王!吾王!”喜悦而模糊的精神力向他蜂拥而来,严默索性又挤了一些鲜血滴进去。

    第二天,严默放出骨鸟,咒巫操纵其中一只,带领壕和深谷的战队前往大河口支援。

    黑水赢石则带人进入地道前去红盐湖杀敌救人。他临走前,严默本想叮嘱他一定要把蚊生和大山救出,可又怕黑水因他命令束手束脚,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让他小心行事。

    原战则亲自带了两百人前去消灭朵菲部落,严默不放心原战身体,也以操纵骨鸟的名义跟随。

    猛负责联络,狰和捕蛾负责留守九原。

    鸟头里,原战看严默似在闭目养神,便没有打扰他,只在他身边坐下。

    可严默很快就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了些复杂笑容。

    “怎么了?”原战的手臂搭上他的肩膀。

    严默转头,竟然低头在他脖颈蹭了蹭,“我有了一个奇怪的能力,可以看到谁在虔诚地信仰我。”

    “信仰?”原战眼神软成一滩水,他家小老头这是在跟他撒娇吗?

    “就是比尊敬更尊敬,把我当神一样看。”

    原战眼眸突然暗沉了一下,但他的表情却没变,“这个能力不错,以后你就知道谁对你是真正的忠心。”

    严默抬起头,摇摇,“人心异变,今天信仰,明天也能变成仇恨。证据是经过昨天那场祭祀之舞,连我们的敌人中都有不少人对我付出信仰。”

    原战笑,笑得可残酷,“那正好,把这些人提出来,其他人都杀了。”

    “别!”严默很矛盾,他虽然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多年,也掌握了一方权势,但是前生教育给他留下的印记太深,他就算明知有时候杀人是必须的,但他顶多恨极了想杀死几个仇人,像这样大规模杀战俘,哪怕是才攻打过九原的战俘,他也下不了这个狠心。

    “他们是敌人。”

    “我知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

    严默感觉出原战声音中有了丝不满,抓过他的下巴扭向自己,“和他们的部落交换财产,卖掉、或者留下做苦力,总有处置的方法。”

    原战哼唧,“送他们回去就是给我们的敌人壮大实力,等他们缓过气,一样会来咬我们。”

    “那就卖掉,交换其他部落的奴隶来。”

    “摩尔干已经是最近的部落,如果要交换这么多人手,我们必须去更远的地方,可是这些人一旦换出去,势必会出卖我们九原的消息,人鱼族大概也不希望他们的栖息之地被人知道。”

    “强词夺理!没有那些人,我们的事一样会被摩尔干、黄晶,甚至蛇人他们传出去。”

    原战表示他就强词夺理了,你能怎么着吧?

    严默气得扭他耳朵,“那就把人都留着做苦力!”

    “管理麻烦,我们哪有那么多人手管制他们。”

    严默瞪他。

    原战不为所动,“杀掉最好,既能震慑敌人,又能减少未来的威胁,还能减少俘虏口粮,这些人的血肉还能肥了土壤和我们领地里的野兽。”

    “……不能杀。我有祖神盯着,杀这么多人,他肯定会惩罚死我。”而这种事情他也不可能装作不知道,像这么大的事情,原战肯定会跟他交待,而且杀俘时说不定还需要祭司祷告天地平息这些战俘的怒气和怨气。

    原战生气,“祖神不讲理吗?是他们攻打我们,又不是我们攻打他们!”

    “战场上杀敌和杀俘是两码事。而且杀俘有个极大坏处,不只你的名声会变得残暴恶劣,以后再遇到敌人,他们知道被俘虏也活不了,必然会抗争到底,到时候我们就算能胜,自己人的死伤也会很大。”严默觉得他应该安抚一下他的阿战,可是在看到对方眼眸中那个苍老的老人后,他伸出的手竟停顿了一下。

    原战眼尖,抓住了这只伸向他的手,牵引着塞到自己皮裙里面,十分不要脸地说道:“想要我不杀俘也行,你得说服我。”

    严默低声笑了下,很正经地问:“怎么说服?”

    原战摸他的嘴唇,眼中火焰旺盛。

    严默张开口,慢悠悠又略微含糊地道:“哦,你是想我这样说服你啊。”

    “不止,要多多说服,一张嘴可不够……”原战鼻息变重,忍不住说了一句极为下流无耻的话。

    严默翻白眼,凑过去就对他嘴巴咬了一口。

    原战哪受得了这样直白的挑逗,什么前戏都忘了,一下子把人扑倒,压着就胡乱亲了开来。

    严默抓住他的脸,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嘴唇,“别乱动,让我好好亲亲你。”

    原战色令智昏,伸手大力抚摸着他的祭司,嘴中胡乱许诺:“对,你就是要这样说服我,以后你只要这样跟我说话,你说什么我都听。”

    混蛋,十足的昏君像!严默……用力咬他。

    原战嘴唇被咬痛,忍不住咬回去,咬住人的舌头就不肯放。野人哪里会接吻,如果没有严默教他,他永远都想不到还有这样亲近的方式,甚至有时他觉得这样的亲吻比交/配更加亲密。

    装在鸟肚子里的战士都兴奋得不得了,有些人还是第一次乘坐骨鸟,以前乘坐过的这时就忍不住小声炫耀开来。

    很多人都在悄声说着昨日祭司大人的祭祀之舞,每个人说起来表情都十分的憧憬和崇敬。

    昨天之前不少战士都在害怕和担忧,只是很少有人说出来,毕竟扰乱军心会被抽鞭子。可现在他们什么都不怕啦!

    负责领队的蓝蝶和朱能睁开眼睛,看大家小声说成一团也不去阻止,别说其他人,就是他们这些头领,昨天的兴奋也一直延续到今天,到现在都还没消下去多少。

    鸟头内,伟大的祭司大人双手用力抓揉着身下的兽皮,身后每次撞击都让他发出破碎的呻/吟。

    而已经被祭司大人给迷昏头的首领大人怕自家小老头的身体吃不住,把他整个人从兽皮上抱了起来……

    古代消息传递很慢,严默极为痛恨这点,可有时也会因这点而庆幸。

    比如现在,朵菲部落就完全不知道他们已经打退另两部落联合的敌人,并带着人来消灭他们了。

    而朵菲公主此时……不,应该说朵菲首领此时,带着一点志得意满走上仿照九原的城楼。

    朵菲部落不大,一半城池还在建设中,其中最为显目的就是建造在一个水源附近的城堡,这个城堡也没有完工。

    菲力看到朵菲走上城楼,对她施了个礼。

    朵菲身后跟了四名侍女和十二名护卫,还有几个穿着打扮和菲力很像的贵族。

    菲力认识这些人,这些人都是从天堑城不远千里冒险前来的公主的近臣,也是她手底下最忠心的一批人。

    但朵菲首领不知道,这些她以为忠心的人,其实绝大部分都是哲非将军看不顺眼又不好弄死,就随便找了些理由把他们逼出来找公主的“废物”或刺头。

    这些人在翻越父神山时大约死了三分之一,等到达格兰玛山与蛮荒之地相连接的边沿时,又与正在建设部落的矮人干架,再次死了将近三分之一,如今能留在朵菲首领身边的也就剩三分之一不到。

    而这些能留到今天的人大部分都有一定能力,也成了朵菲想要攻占九原的依赖,可惜在他们与其他两部落联手攻打九原之前,那些矮人为了支援九原先找上门了。

    一开始对付这些矮人很容易,随便派出几名鸟人战士,再加上一名六级神血战士,那些矮人就貌似被吓呆了。

    可是这些矮人受了一次教训伤了一些人后,学聪明了,他们不再从路上走,而是改为打地洞。

    自从他们改变战略,朵菲部落就头疼多了。

    矮人们似乎得到了九原传递来的消息,不再一个劲要赶往九原支援,而是留在朵菲部落附近开始和朵菲部落打地道战和游击战。

    他们知道正面无法力敌,经常会在半夜搞突袭。

    你说,就是再强大的战士他也总要睡觉的对吧?可如果睡到半夜正香甜的时候,床铺下突然裂开一个大洞,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捅上几刀……好吧,就算神血战士很厉害、反应也很快捷,可如果天天夜夜都如此,谁能吃得消、防得住?

    这不,至今为止已经有不少从天堑城来的高阶战士就因为这些卑鄙的偷袭被/干掉了!其他普通战士更不用说。

    除了半夜偷袭战士,这些狡猾的矮人还会在城中放火,最可恶的是,他们竟然找到了食物和武器仓库,把它们全搬走了!

    不过这一切就要结束了,朵菲部落来了两位客人。

    这两位客人都是七级神血战士,而且是来自高贵的、和天堑城同为下城势力的罗却城,最让朵菲满意的是,这两人的能力,一个可以变成怎么都杀不死的泥浆人,一个则可以察觉地下一定范围内任何微小的震动和变动。

    有了这两个人,尤其是后者,朵菲再也不用担心那些小矮人在地下搞鬼、搞半夜突袭,昨晚他们就活捉了一批来捣乱的。

    那些矮人很团结,族人被抓,其他矮人一定会来救他们,他们只要等着就可以。

    朵菲首领这时真的很高兴,虽然利益要分出一部分给罗却城,但罗却城离这里毕竟太远,他们想要派人占住这里根本不现实,那么能统治这里的还是只有她。至于摩尔干和黄晶……只要她笼络好罗却城,还需要再担心这两个部落吗?

    甚至她还可以利用红盐、人鱼及矮人奴隶与中城乃至上城建交,再交易大批奴隶充当自己的力量,让朵菲部落快速发展,也许很快朵菲部落就会变成朵菲城。

    此时此刻,朵菲对未来充满了各种美好想象,她的脸上为此浮现出堪称艳丽的笑容。

    她身边一名有蹄贵族男子痴痴地看着她,只觉得这世上任何美好的事物都比不过他的公主殿下,尤其她那双弧度、硬度和形状都趋至完美的蹄子。

    突然,男子看到公主的脸色变了,不但如此,公主还十分不贵族地冲了出去,一下冲到护栏边,仰头盯着不远处的天空。

    菲力早一步发现天空中的异物,对几名鸟人属下吹了个呼哨,一起飞向天空。

    骨鸟上,严默揉着老腰往下看,“那就是朵菲尔德部落?好小。”

    原战不太满足地从后面抱住他,一边帮他揉腰,一边瞅下面道:“不小了,原来的原际部落还没有这座部落一半大,这位公主殿下野心不小。”

    严默察觉身后异样,忍不住扭脖子骂了两个字:“牲口!”

    原战大咧咧地顶了顶他,“没办法,神血石吃多了,能量多得没地方发泄。而且,我的祭司大人,你太没用了,才一会儿就哭着叫受不了了,一会儿喊腰疼,一会儿喊屁股疼,弄得我都舍不得用劲。”

    “……几天没针灸,皮痒了是吧?”

    原战不怕他的威胁,低头舔他耳朵,“我的祭司大人,想让我听话吗?那你得满足我,老用针扎我可不行。以后一天让我做三次,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严默只觉得自己脑抽了才会喜欢上这么一只超级大牲口!

    “默,别在心中骂我牲口了,有客人来了。”原战临了还重重吸了他耳朵一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