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73章 章回37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骨鸟已经飞至朵菲部落上空,恰恰停在朵菲站立城楼的前上方。

    朵菲部落所有察觉骨鸟的人全都仰头望着北城楼方向,朵菲也立刻命人去请罗却城两名使者,同时朵菲部落的战士也都做好了攻击骨鸟的准备。

    鸟头中,严默摸了摸通红的左耳,面无表情地曲起手肘用力向后捣了下。

    原战大笑,单手抓住鸟眼眼眶,一个单臂引体向上,再凌空一翻,恰恰落在鸟头正上方。

    菲力看到骨鸟全貌,心中已十分警惕,等他看到鸟头上多了一个人,还是熟人后,他立刻停住身体,缓缓拍打翅膀,不敢再向前靠近。

    他以前一直以为原战就是四级神血战士,但哲非在见过原战后却说他的神血能力至少已经到达七级。

    他不明白这个野人首领是怎么在短短一年半内就从四级战士变成七级战士,但他相信哲非将军。

    不过不是说这人和那个祭司都已经离开部落远行了吗?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又哪里来的飞行骨器?

    摩尔干和黄晶部落不是正在攻击九原吗?原战回来为什么不先去解决他们?

    难道那两部落联手已经给这野人首领打退?

    不!不可能!就算这人真是七级神血战士,摩尔干和黄晶也来了好几个六级的神血战士,而且他们那边也有罗却城使者支援,这原战就算再强大,又怎么能在这么多人围攻下丝毫无伤地逃出?更不用说打退所有敌人。

    他可是清清楚楚地知道,撇去那些人鱼不说,九原最厉害的就是这个野人首领和那个神秘的小祭司,除这两人以外,其他都没有什么厉害的高手。

    于是……问题绕回来,如果九原现在仍旧被攻打中,他们的首领又怎么可能单单跑来找他们麻烦?

    菲力心下大感不妙,直觉让他立刻挥手让一名手下飞下去通知朵菲首领。

    四名属下离开一个,还剩三人,三人连同菲力全部拉起了弓箭。

    近百米高的天空风势已不小,但原战在鸟头上站得极稳,他似丝毫没把菲力等鸟人放在眼里,完全无视了对方手中已经张开的弓。

    “原战首领,这里是朵菲部落的领地,你来这里想干什么?”菲力持弓在空中大声喊道。

    原战本来不想回答,可想到默曾说过不管做什么事最好能占个理字,当下狰狞一笑,吐出两字:“报仇!”

    “报仇?什么仇?”菲力想要拖延时间,好让下面赶紧做好迎敌准备,“我们朵菲尔德部落自从建立部落以来,从没有靠近你们九原划定的界碑一步!你们要的奴隶也给你们送过去了,你们怎么还要找我们报仇?”

    原战狞笑换冷笑,“奴隶?你是说这些奸细吗?蓝蝶!”

    风声把原战的吼声送入骨鸟内部。

    早就做好准备的蓝蝶一看鸟尾打开,立刻把带来的东西一个个扔了下去。

    蓝蝶瞄得很准,特特对着城楼扔去。

    “咚!”

    “噗!”

    扔下来的东西圆滚滚,有的扔下来还能保持个五六分原样,有的掉到城楼上时就被摔成了烂糊。

    不过人头是人体最坚固的部分,就算脸摔烂了,大致形状还是能看出来。

    朵菲首领等人在看到骨鸟突然往下扔东西,都吓了一大跳,城楼一片大乱,不少人在喊着:“保护公主!保护首领!”

    朵菲身影迅速被她后面的侍卫包围,她的侍女们吓得腿软,等她们看清落到城楼上的是什么东西后,更是吓得尖叫不止。

    “啊啊啊!人头!那是人头!母神在上,太可怕了,这些野蛮人!”

    朵菲胆子还算大,硬是推开保护她的侍卫,让人把骨鸟上扔下来的东西提过来给她看。

    这一看,朵菲眼眸顿时收缩,真的是人头!

    蓝蝶一口气扔了十几颗人头,两手交错擦擦手掌,仇恨地目视下方人等,随手掀起皮裙就对下面撒了泡尿。

    水滴飘到朵菲等人脸上,朵菲抬头,待看清那骨鸟里的人在干什么后,气得尖声厉喊:“射箭!杀了他们!”

    立时,箭雨纷飞。

    可骨鸟动作比飞箭更快地向天空升去,鸟尾也已合上,那些飞箭还没落到骨鸟身上,就被风吹歪了。

    菲力看下方朵菲公主命令动手,他也不好干看着。

    “咻!”在菲力的默许下,一支利箭向原战射来。

    原战手一张,抓住利箭又甩手扔了过去。

    “啊——!”一声惨叫,一名鸟人抓着插/进心脏的利箭,从天空跌落。

    骨鸟向还没建造好的城堡方向移动。

    下方朵菲公主已经通过人头猜出骨鸟中来的应该就是九原人,但在听到鸟人报告说九原首领也来了,她还是心脏咯噔一下。

    瞬间,她脑中冒出了和菲力差不多的怀疑和猜测。

    “殿下,是不是九原人?这些野人来宣战的吗?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看着他们侮辱了我们后逃走?”一名贵族青年靠近朵菲,气愤道。

    逃走?你从哪里看出他们像是要逃走?朵菲首领对这名青年十分无语,如果不是这人的父亲在天堑城还有些势力,她才不会让这么蠢的人接近自己。

    “罗却城两位使者来了吗?”朵菲询问侍卫。

    负责去传令的侍卫表情有点忿忿也有点尴尬,回报道:“两位使者大人正在享用女奴,说等会儿就来。”

    朵菲深吸一口气,“再去请,就说九原的首领出现了。”

    “是!”

    矮人们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看到天上骨鸟,大乐。朵菲部落的人没见过骨鸟,他们见过啊!

    “来了来了!九原人来啦!兄弟姐妹们,准备攻城啦!坑死那些大傻子!”

    “哎呀,是不是九原的首领和默巫大人回来了?”

    “肯定是默巫大人回来了,上次就是他用骨鸟喷了一个大火球!”

    “我们这次可是帮了大忙,等会儿问问默巫能不能送我们几筐萝卜带回去。”

    “韭菜好,要韭菜!那绿草冬天在屋里也能种,还能割好多茬。”

    “要煤球,要煤碳!”

    “其实我更想跟他们交换角马。”

    “你要角马干什么?就你这身高能爬得上去吗?”

    “我怎么爬不上去了?我不就比你矮了一厘米!”

    “够了!我求你们都别瞎叨叨了好吗,先救人吧!别忘了我们还有一棒子兄弟姐妹还被囚禁在朵菲部落!”有人崩溃大喊。

    天空上,菲力看到骨鸟移动,不知他们打算,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但骨鸟动,他们也跟着动。

    骨鸟在飞到城堡上方停住,那站在鸟头上的野人首领竟然从鸟头上跳了下去!

    “不好!”菲力突然反应过来,“他是控土战士,他想毁城!快阻止他!”

    原战在天空上还有点施展不开,等他双脚落到地面,说不出的踏实感立时化作力量涌遍全身。

    虽然他在天空上可以使用其他能力,召唤土箭土块也不难,但总不如身体直接接触大地。

    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又克水,就算水神血石的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但在消化了一块火神血石后,他体内的情况可要比当初吞了火神血石的时候好了许多。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能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随时都能突破,但中级训练法按照严默所说,相当于只开拓了一部分能量运转路线,想要突破就必须知道身体中其他的能量运行路线,也就是高级训练法应该会提到这些,但严默现在还没有从祖神那里得到。

    虞巫昨天也说他的能量其实已经达到十级甚至更高,但限于身体中的某些条件,他无法把十级的能量全部使用出来。

    以往城建势力中有人体内能量到达临界点,却突破失败,大多都是因为没有正确的训练法,也就是不知道如何把满溢的能量顺利导入身体其他部分,同时锤炼身体,让身体可以容纳更多能量。

    默说人体就像一个里面有很多渠道的球,能量就像是水,眉心的松果体部位就像一个水池。有些渠道比较清晰又直通水池,水池里有水时就可以流入渠道,再流回水池。

    当外界的水逐渐或大量进入人体时,眉心处的水池装不下就得流入渠道,可是人体中的渠道并不是一开始都相连,需要有力量去打通,还要知道从哪里打通最好,有些渠道打通了还需要深挖拓宽,这样才能容纳更多水流进入。同样眉心处的水池也需要加深加大。

    训练法就相当于在告诉他身体中有哪些渠道,和如何打通加深拓宽、如何循环往复,以及如何利用。其中还包括告诉他如何用能量冲击眉心处的水池,让它逐渐变大变深。

    如果没有正确的训练法,能量走岔路或者无处容身,结果就是……“砰!”

    不过他的祭司大人似乎对能不能得到高级训练法并不急切,他甚至说就算祖神不给他高级训练法,他也能根据初、中级自个琢磨出来,且看他的表情似乎很想在他身上试验试验。

    原战不在乎他的祭司拿他做试验,这并不是完全出于信任,而是他更享受默在拿他做试验后的各种补偿。

    飞来的无数箭支和长矛打断了原战对于补偿的想象,这让他忍不住在拆毁人家城堡时就稍微用了点力。

    高大的男人从城堡上一步步走下来,随着他的移动,这座造型和气势都很威严的城堡就像沙子堆彻的一样,肉眼可见的塌陷、倾倒。

    不断有人尖叫着从城堡里逃出,有些人来不及逃,甚至直接从城堡上往下跳。

    朵菲部落中被奴隶好不容易扛过来又打磨好的石板突然从地面掀起,如石刀般一枚枚飞向周围一看就不是给奴隶和平民住的华美屋宇。

    “轰!”

    “哗啦!”

    男人走过之处、石板所砸之处,所有成型的房屋都在消失,烟尘在朵菲部落里蔓延。

    “啊啊啊!魔鬼!魔鬼!”

    “救命啊!”

    “放箭!放箭!不要让那人逃了!”

    原战根本不怕这些攻击,但他也不愿意像个靶子一样被人射来掷去。手一晃,出现一枚巨大盾牌,随手挥舞,把那些箭和矛全部打飞出去。

    那盾牌颜色乌黑,表面坚实无比,再利的箭头、再重的飞矛也只能留下几个白点而已。

    “噗噗!呸呸呸!发生了什么事?九原人打过来了吗?”德德从灰尘中钻出来,不住咳嗽。

    格格找了块石头,用力把已经快咬断的草绳彻底割断,自由后立刻解救德德。

    其他矮人也都在自救,他们本来都被关在城堡最上层,哪知道城堡突然就塌了,如果不是他们惯于在地底生活,说不定就要和朵菲部落的人一样都被埋到沙土下爬不起来。

    格格看有不少同族都在自救和互救,便拉着德德往前跑,想要看清朵菲部落发生了什么事。

    “格格!趴下!小心飞箭!”德德一下扑到格格。

    格格趴倒前看到了前方那抹高大且熟悉的身影,“原战首领!”

    “你说什么?”德德没听清楚。

    “原战首领来了!我们配合他,不要走地面,先下去!”

    “可是下面地道大多被堵了,还有那个能察觉我们……”

    “不怕,有原战首领在,那两个人根本不用担心,你再看天上!”

    德德抬头,瞬间惊喜,“骨鸟!默巫大人也来了?”

    “应该是,走,带大家进地道,东边那条地道我们挖好后就没用过,朵菲人肯定不知道。等九原战士下来攻打朵菲部落,我们再在下面砍朵菲人的腿。”

    朵菲城中大乱,矮人逃跑途中还不忘顺手报仇。

    原本就是由绝大多数奴隶组成的部落,向心力可想而知,城内一乱起来,竟有不少奴隶趁机向城外或其他隐蔽地点逃去。

    战奴头领在大声吆喝,逼令战奴攻击原战,同时抓捕逃跑的矮人。

    可战奴见那名身穿皮裙的高大男子如有神助一般,无论多少飞箭和长矛都无法伤害他,而他所经过的地方,所有建筑物都变成了尘土。

    这样的力量让战奴从心恐惧,有见识的战奴还知道这是控土类的神血能力,那些原本就是野人的战奴,看到原战就跟看到神一般。

    不少战奴甚至丢下了武器,向原战匍匐,无论战奴头领在后面如何喝骂抽打他们,都不敢抬头。

    当然,这样跪下或趴下的战奴只是一部分,被战奴头领控制的战奴仍有不少,这些人心里怕得不得了,却又不得不冒死冲上来击杀原战。

    原战对于主动冲上来的没有一个放过,全部一盾牌砸死了事。

    他可以让这座部落全部陷入地底,但他没这么做。一个是不想祖神找理由惩罚他的祭祀,还有一个则是不想让朵菲部落人死得太快,他要这座部落的首领、头领、巫者、子民和奴隶,全都亲眼看着部落被毁灭的过程,却又无可奈何。

    朵菲奔至城楼面对部落的一面,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野人把她辛苦建造了两年的部落给毁得一干二净!

    “他就是九原的头领,那个七级控土战士?”罗却城两位使者终于来了,不是他们接到第二次请求,而是原战拆房的行为逼得他们不得不从屋里逃出来。

    “七级?这人绝对不止七级!”可以变成泥浆人的男人冷哼,右手紧握成拳。

    在不知道拆城人底细之前,两人都很明智地没有立刻和原战对上,而是先跑到城楼找朵菲询问情况。

    朵菲恨声道:“两位大人,还请出手对付那个野人头领。”

    “你不说我们也会出手,不过……”泥浆人的目光在朵菲丰满妖娆的身体上转了一圈。

    朵菲指甲掐进肉中,脸上却绽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只要两位能解决这个野人,我愿意跟你们前往罗却城。”

    “好!朵菲殿下,别忘了你说的话。”泥浆人早就垂涎朵菲的美貌,可因为对方的身份和能力,让他一直不好下手,如今好不容易得到对方主动松口,他哪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如果不是朵菲的能力让罗却城的祭司很感兴趣,并指明要把她送到神殿,他可能就把这位想当部落酋长的公主殿下给私自扣押下来了。

    另一名罗却城使者有点同情这位公主,这天真的女人以为自己可以利用他们的武力得到这片土地和宝贵的红盐湖,可她也不想想,就算距离遥远,在有红盐湖、有珍稀的人鱼和矮人的情况下,罗却城怎么可能放过这块肥肉,交给一个和另一下城势力有关的公主殿下?

    更可悲的是,这位公主还不知道她自己也是他们罗却城看中的目标之一。上面早就有令,等九原打下来,就把这位具有治疗能力的公主送到神殿。他们会在此时被派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命令。

    嘛,这公主的事怎么都好解决,可是这野人……

    该使者眉头紧皱,他的探知能力告诉他,城中正在大搞破坏的野人恐怕不是泥浆人和他能够对付。

    而事实也确实如他所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