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74章 章回37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大家都以为杀不死的泥浆人被原战轻而易举地杀死了。

    泥浆人还妄想用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闷死原战,可他手臂刚伸出来,原战就用坚硬的泥土把他反包裹住,然后……谁也不知道那个硬壳中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到泥浆人凄惨至极的叫声。最后高大又嚣张的野人竟举起那个巨大的硬壳用力往城头上扔去。

    硬壳砸到城楼上碎成大大小小无数块,所有人在避开后都下意识去寻找硬块中泥浆人的踪迹,可他们看到的只有坚硬的颜色怪异的硬土。

    另一名具有探知能力的使者盯着那些碎块,心中疯狂喊叫:这不可能!

    因为泥浆人能力特殊,罗却城不少人半开玩笑地讨论过要如何才能杀死他,其中就有一位从其他部落来的擅长火攻的神血战士说过,如果有人用极高温度和极大的火把泥浆人包裹起来焚烧,不给他一点逃脱的机会,等把泥浆人烧干,再把泥浆人击碎,泥浆人就死定了。

    再看泥浆人现在的模样,可不就像是被火烧干烧硬后被摔碎一样?

    母神在上!那野人酋长到底是几级几系神血战士?该使者趁周围不注意开始向城墙边沿慢慢退去,他的能力是辅助,真要战斗他只有送死的份,他还不想死。

    来之前他以为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任务,就像其他使者一样,都把这次支援当作玩乐。据以前那些进入蛮荒之地的使者返回的消息,这种贫瘠落后的鬼地方能有几名四级战士就算不错,大多数小部落连酋长都没有四级,更不要说极为少见的神血战士。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名神血能力绝对超过七级,而且不止是一系的蛮荒神血战士!?

    而且这个所谓的野人部落还有飞行骨器!

    该使者一步步后退,他要想法逃回去,把这些消息禀告给罗却城上层。摩尔干、黄晶、朵菲尔德三个部落肯定隐瞒了他们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朵菲部落的战士们也快要绝望了,无论射出多少箭、投掷出多少飞矛,对那个男人都没有产生一丁点伤害,对方那个大盾牌厉害,但对方的皮肤似乎更厉害,他们明明看到一些箭头和飞矛射中他的身体,可别说伤痕,就是连个印迹都没有留下!

    原战毁人家的部落毁得不亦乐乎,有人逃跑他看见也当没看见。

    剩下的那名罗却城使者欣喜异常,他已经快要退到西城边,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个野人身上,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就算有人注意到,他就假装在攻击那个野人。

    快了,可惜他的坐骑,但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先逃出去要紧,这个朵菲部落灭亡定了。

    “唰!”该使者在墙根边突然消失。

    下面的矮人恨死这个家伙,就是这个人察觉他们在地底的行动,抓住他们后还特地跑来嘲笑他们,甚至抓了他们中一个女战士欺负。

    该使者被拖入地道,身体趴倒,还没爬起来,“噗!”脑后被一柄鹤嘴锄给凿穿了。

    城楼上,朵菲身体不自知地颤抖着,不过一段时间没见,这个野人竟强大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就一个人,他一个人竟然就把一座部落给踏平了。不是夸张,不是形容,而是真正的,凡是他走过的地方,所有建筑物全部化为沙尘。

    她辛苦建设了近两年的部落,如今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座空城,只有四面城墙的空城,可笑的是她的城墙还没有完全建好,有的地方还在施工。

    “让所有战奴和战士全都去攻击他,一定要杀死他!”朵菲大声下令。

    上空,严默随时在注意下方动静,见到原战手势,他立刻降下骨鸟,放出后方早就列好队准备冲出去厮杀的两百精英战士。

    原战攻击不再毫无目的,他开始针对那些五级以上的中高阶战士。

    过来围杀他的战士根本拦不住他,被他冲破包围,一路冲到城楼上。

    朵菲的战士们根本无法形成战斗力,他们已经吓破了胆,哪怕有些高阶战士知道他们的朵菲首领可以帮助他们治疗伤口甚至复原,但他们仍旧没有了拼杀的心——那野人只要动手就直接要人命,朵菲公主能把死人救活吗?

    人心已散,朵菲已经无法再力挽狂澜,不止下面的战士和战奴,就是她身边的贵族和侍卫们也在劝她先离开等以后再报仇。

    原战脚一踩上城墙,城墙塌了,城墙上的人就算已有准备仍旧逃得狼狈万分。

    “公主!快走!那野人厉害,等我们回去天堑城……啊!”

    “拦住他!拦住他!”围在朵菲身边的几名贵族疯狂大叫。

    菲力一看情势已经无法控制,朵菲部落败亡已成必然,当即呼哨一声,冲下去抓起朵菲公主就往远处飞逃。他的属下见他动作竟似早已料到一般,没有人感到惊奇,只飞在他身后帮他断后。

    菲力的举动除了他的鸟人下属外,显然出乎朵菲部落其他人预料。被留下的几名贵族和朵菲战士们仰头看着越飞越远的公主殿下,全都傻了。

    朵菲自己也没想到菲力会带着她逃跑,但她没有挣扎,只满眼仓惶地看着她的部落连最后的城墙也全部倒塌,眼泪从她眼中流出,她就这么败了,如此简单,在那个野人面前几乎不堪一击!

    “你要带我去哪里?”朵菲把头埋入菲力怀中。

    菲力看着如此不同往常的公主殿下,嘴角抽了抽,他想这位殿下大概误会什么了,不过这样也好,免得路上再生其他变故,“回天堑城。九原已成气候,想在这片土地上建立新的部落与他抗衡太难,殿下如果想要复仇,不如回去借其他人之力。”

    朵菲抓紧他的衣襟,咬住嘴唇道:“对,你说得对,我还是天堑城的公主,唯一的公主,我应该回去。”

    菲力没再说话,如果不是哲非将军派人来知会他,说这位公主活着比死了更有用,她的美貌和能力用在联姻上也能给天堑城带来一定好处,他才不会管她的死活。

    听说罗却城对他们这位公主似乎很感兴趣?也许他们可以和罗却城接触看看。

    原战和严默都看到菲力救走了朵菲,但两人奇怪的都没有出手阻拦。

    朵菲和菲力一走,剩下的战士和战奴再无抵抗之意,蓝蝶和朱能带着两百战士冲过来只能打扫战场和归整战奴。

    矮人们也从地道里跳了出来,双方汇合,自是一番欣喜热闹。

    原战扫视战场,见高阶战士都已被控制,这才向骨鸟走去。

    严默走出来,笑问:“如何?”

    原战握了握拳,“太少了。”

    “哈!这才只解决了朵菲部落,这个部落才成立两年,基础薄弱,可后面的摩尔干和黄晶部落,还有罗却城却不会如此轻易就被我们击败,等着吧,后面战事绝不会少,会让你打个痛快!”

    带队的矮人头领是好战的洛干族长,这位看到原战和严默,立刻跑过来喊:“两位,那个鸟人把那个公主救走了,不用骨鸟追他们吗?”

    “一个女人而已,逃就逃了。”原战挥手表示不在意,但严默知道当初原战和那位哲非将军之间有五年内互不侵犯的约定,其中一条就是在必要时候让那位公主活着离开。

    蓝蝶过来询问:“首领,祭司大人,这些俘虏怎么办?要带回去吗?”

    原战看了眼严默,“全部绑起来带回去,用棍子穿起来,把他们的手和脖子全部拴在棍子上,女人一样,小孩就不用了。”

    “那这座部落里的东西?”朵菲部落虽然塌了,但东西都埋在沙土下面,毁坏的并不多,大多数捡出来都还能用。

    “你们和矮人一起翻找,找到的东西都归你们,记住,不要和矮人打架抢东西。”

    蓝蝶乐,大声回答:“是!”当下就转身回去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

    最后,原战让人把抓到的女人、孩子和伤势较重的人全部赶入骨鸟,其他剩下的壮劳力就绑了让蓝蝶他们慢慢从地面赶回去。

    蓝蝶收拢了大批朵菲用元晶交易来的战兽和驼兽,把搜刮到的财物全部堆到它们身上。矮人们分了一半,一个个兴高采烈,洛干问原战还要不要他们帮忙,原战摇头,他还有点失望。

    格格和德德看到严默十分高兴,悄悄过来问他,能不能和他一起回九原。

    格格羞涩地道:“大人,我们想继续跟着您学习,可以吗?”

    严默没有立刻拒绝,他对这两个矮人也挺有好感,“你们的族长和祖巫知道你们的想法吗?”

    德德飞快点头,“知道,我们出来时就跟族长和祖巫大人说了,如果您同意我们留下,我们就不回去啦!”

    格格抓头,“也不是不回去,我们打算三五年回去一趟。”

    严默笑,这两位是想在九原留学?

    格格比较老实,他把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完完全全地告诉了严默:“大人,您教我们的知识很管用,对我们帮助很大。我想跟您学了以后,再回去教给我们其他祭祖族的孩子,我们……”

    “好。”

    “大人?您同意了?”格格和德德惊喜。

    严默笑着点头,传播知识一来可以让他减少人渣值,二来他也想和矮人们搞好关系。他倒不怕矮人将来学会变强大,反过来揍九原。

    如果九原连这点度量和气魄都没有,就算没有矮人也坚持不了多久,迟早会被其他强大势力替代。相反,邻居强大,自家才会有努力奋进的动力嘛。何况他又不是什么都教给矮人,最重要、最精华的知识当然是只传授给最忠心的九原人,只要保证九原永远都走在其他人前面,他们就不怕“学生”的逆袭。

    格格和德德狂喜,两人抱在一起又蹦又跳,随后跑去跟其他矮人说这个好消息。

    其他矮人也替他们高兴,他们在九原生活的时间都不短,知道两人就算留在这个非矮人部落也可以活得很好,说不定比在矮人部落更好。

    最后洛干带着其他矮人留在朵菲部落休息,顺便在地下翻找之前漏掉的财物,格格和德德则跟着严默他们先回九原。

    骨鸟再次腾空,原战站在鸟眼边看着下方的原野,突然对严默说道:“等这次战事结束,我们修路吧。”

    “嗯?”

    原战转头,“修一条通往矮人部落的大路。人口、粮食、道路,你说过三者相辅相成,这片土地上有不少野人部族,我想把他们全部收进九原,而有路才能让我的想法实现。”

    严默有点心惊,原战说修路,他却从对方看似平淡的语气中听出了庞大的野心。怪不得这家伙对朵菲部落下手如此不留情,直接把人部落都给踏平,他是想一统蛮荒之地?

    原战变了,不,也许应该说,他逐渐暴露出了真实的自己,得到力量的他不再掩饰自己的野心和欲/望,他想得到更多的权力,想要占有更多的土地和人,摩尔干和黄晶部落的联手攻击只不过给了他一个侵略他人部落的最好理由而已。

    有了这样想法的原战,途中直接转道大河口,他要知道第一手消息。

    大河口,有咒巫这个逆天的生力军加入,敌人退得特快。咒巫用河边人鱼族之前抓住的五百多战俘做献祭,诅咒所有想要攻击九原的敌人只要踏上九原的土地就会失去行走能力。

    一开始摩尔干和黄晶部落都不知道自己的战队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有人哭喊着大吼,说他们得罪了水神,被水神诅咒,两个部落的头目才反应过来。可是这时已经迟了,只要越过九原立的界碑的战奴和战士全部都倒在了地上,不管你是普通战士还是神血战士,全都失去了行走能力。

    九原战士都要高兴坏了,他们对这些攻打九原的敌人可没有什么同情心和怜悯心,看到这些往常耀武扬威的敌人全部软倒在地下,立刻冲上去挥刀就砍。

    而抓住的新的战俘则再送去给咒巫献祭,不到半天,摩尔干和黄晶部落就不敢再派人过河和跨过界碑一步。

    严默和原战赶到时,正好看到以咒巫为中心,他的四周血流成河,数百上千的战俘被隔断脖子倒在地上,而他们的鲜血如小溪般向咒巫脚下汇集。

    咒巫披散着头发,赤着脚站在血池中,他手持一个骷髅骨杖,双手高举,在血池中做着一些诡异的动作。

    这样的咒巫是严默从没有看见过的,他还没有靠近就感觉到一股阴森的寒意从那片杀生地上传来。

    这样的咒巫让他陌生,也让他不寒而栗!

    那么多尸体,至少不下千具,咒巫竟然让人全杀了!

    原战等人已经见惯这种场面,但严默不一样,他差点丢脸的软脚跌倒。

    作为医生和研究者,他是看过尸体,甚至还特地去过一些战争地带买尸体。但是他从没有一次性看到过这么多尸体,而且还是现杀的尸体!

    他站在那圈尸体外,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血液从战俘喉咙中冒出的汩汩声。

    原战在所有人察觉之前握住了严默的手臂,像是搀扶他一般。

    严默回神,脸色苍白,“我没事。”他低声道。

    他只是被他师父的大手笔给惊到了。该感谢咒巫没有把他的打算告诉他吗?

    可是无论原战,还是九原其他战士,甚至人鱼战士们看到这一幕都没有太大震惊,他们脸上有恐惧,恐惧的是咒巫的能力,但不是恐惧这么多死人。

    严默深吸一口气,结果被浓浓的血腥味呛得咳出来。

    “默?”

    “我没事!”严默再次重复,他告诉自己他要适应,这个世界可不是他原来那个还算和平的世界,就是他原来那个世界,某些国家和地区在进行宗教战争和种族屠杀时,那种情况比现在也好不了多少。

    严默逼着自己吸气,几次呼吸后,力量回来,他轻轻推开原战,走向战场最前沿。

    此时,人鱼族战士还在水下和摩尔干派来的凶兽搏斗。

    九原战士在打扫战场和戒备,战事暂停,救护人员在河边来回奔跑,寻找己方受伤的战士。

    壕和深谷看到两人,忙上来见礼。

    “情况如何?”原战问。

    “我们已经打退他们两次攻击。有咒祖大人在,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冲破战阵。”深谷说着,用十分敬畏的目光看向站在血池中的咒巫。

    “猛呢?”

    “他去河对岸查探敌人。摩尔干部落害怕咒祖的诅咒,已经退到界碑后五里地左右。但黄晶部落仗着大河隔着,他们躲在对岸树林里并没有退出太远。”

    “等猛回来,你们跟我一起杀过河,先把黄晶部落的敌人全部干掉!”

    “是!”

    严默看着咒巫,这位老人明知道自己生命不久,已经不适合再施展这种大型诅咒,可是他还是做了。

    他不知道诅咒会反噬吗?他身为咒巫,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他是想寻死?老头活得开心又嚣张,可没有一点想要寻死的心思。

    那他为什么……

    严默明白,咒巫是为了他。

    他是九原的祭司,咒巫是他的师父,大约这位有点老顽童心性的老头想着作为伟大的咒祖绝不能给徒弟丢面子,更想要让九原人知道他的厉害,所以他当着这么多人面搞了把大的。

    严默又好气又好笑。气老头不顾自己身体,笑老头对他这个半路徒弟这么掏心掏肺。

    师父,你放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您老随随便便就死翘翘了,您还是继续活着给九原当核武器吧。

    严默扭扭脖子掰掰手,示意旁边的人都让让。

    跟出来的大河立刻和其他两名护卫清出场地。

    严默环视河面和两岸树林,他看到河边一块还比较平整的大石,借大河的手爬了上去。

    “看着点,别让人用箭把我射死了。”严默半开玩笑地道。

    大河听到这句话却紧张得不得了。

    原战看严默动静,皱了下眉,这人不会又想要跳祭祀之舞吧?根本没必要啊。

    对,严默就是要跳祭祀之舞,但不是为了鼓舞战士,而是慰灵,安抚在战场上死去的灵魂,同时给他师父减轻一点反噬。

    因为诅咒,这片战场上的怨气太重,自从跳过那场祭祀之舞后,他对这种残留精神力便变得特别敏感。

    这不是迷信,也不是虚无缥缈的灵魂论,而是他知道人死后,尤其是强烈不甘或怨恨的情况下,死亡的人会留下一种特殊的磁场波,这在他前生的研究生涯中也曾因为好奇而小小验证过。

    这种特殊磁场,大多数消散得很快,但也有特殊情况。这个世界注重灵魂之力,咒巫在借用战俘生命作为力量来源来诅咒敌人时,这股力量被强行集结起来,虽然咒巫的能量因此而强大,但那些惨死的战士的怨恨也被凝聚。

    还有己方战士在死后留下的痛恨、依恋、不舍等,如果放着就这么不管,他也于心不忍。这些人为了九原而战,为了九原而死,他作为祭司,至少希望能在最后送他们一程。

    “叮——”

    清越的铃声在严默站在大石上施展第一个动作时,隐隐向周围传去。

    可严默身上并没有铃铛,他只是为了方便舞动,跟上次一样脱下鞋袜、单臂赤/裸。

    对岸,正在暗中观察对岸的黄晶部落主事人询问手下:“那老头是谁?在干什么?”

    黄晶部落的人认不出那名老头,他们记得的九原祭司的模样是个少年,但他们看老者动作和服装打扮也能猜出对方身份,“也许又是一名巫者。”

    主事人怒,“他们怎么有这么多厉害的巫者?难道他们跟众城一样也有自己的神殿吗?”

    手下的人回答不出来,只能苦笑。

    主事人看对岸那老巫动作越来越平滑,他的耳中都似听到奇怪的好听的声音,他害怕这是一种新的诅咒或巫术,连声对手下下令:“放箭!投掷长矛!射死他!不能让他再跳下去!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