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76章 章回37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场慰灵之舞后,指南跳了出来。

    前面的祭祀之舞,它没有奖励也没有惩罚。严默猜想,没有惩罚的原因,大概是两部落先攻击了他们,他做的所有事情算是自卫和反击。而没有奖励,大约跟死了很多人有很大关系。

    但对于慰灵之舞,指南却给出了:

    ——被流放者初步掌握沟通天地能量的方法,抚慰战死之魂2635人,人渣值-26350点。

    这还算正常,那个2635的数字大概是最近死在大河口的所有战士总和。可下面一条,严默看了,差点产生逆反心理。

    ——被流放者成功抚慰战死之魂,被流放者改造第一步完成,可喜可贺,特别奖励人渣值-100万点。注:被流放者必须心怀对死者的怜悯并真心实意想要帮助他们,宁可以自身做献祭,才能成功抚慰死去的灵魂。

    之后指南又跳出数条信息。

    ——被流放者共累计得到四千名以上人类的尊崇和坚定信仰,达成圣人第三级成就,得人渣值双倍减点奖励。

    注1:达成万人信仰后仍旧是第三级成就,如能得到万人坚定信仰或十万人以上信仰,则能达成第四级成就。奖励后代培育囊一个。

    注2:普通信仰者在每次给予被流放者衷心祝福时,被流放者将获得1点信仰点数。坚定信仰者每次祝福被流放者时,被流放者将获得3点信仰点数。

    ——恭喜被流放者累计获减人渣值超过500万点,现在总计获减人渣值5824808点。为奖励流放者的改造积极性,同时也为了让流放者进行更好的改造,特此奖励,奖励两种,任选其一。

    奖励一,战士高级训练法,中级训练法升级版,适合九级至十二级战士。其他注意事项与初中级训练法相同。

    奖励二,修复并完善炼骨族的破空门为传送门,可根据指南提供的地图上的坐标来调整传送门上的坐标,以达到传送到指定坐标点的目的。该传送门在本星球内不限距离,限定重量10万公斤。注:可修复。修复所需人渣值加点将根据损坏状况决定。

    这次数字不多,信息量却比较大。

    严默看完这些信息才知道原来信仰还分普通信仰和坚定信仰,而经过这次回援并跳了两场祭祀之舞,其他人不说,至少九原子民九成以上的人对他都达到了坚定信仰。

    他不知道坚定信仰还有其他什么用处,但只看人渣值减点以后将变成双倍就觉得特别值得,再看他的信仰点数,现在是噌噌往上增加,以前他还愁不够五千信仰点,现在信仰点数都已超过一万。

    另外,原来想要得到信仰点数,必须让信仰者真诚祝福他?

    怪不得他前世所有宗教都会创造各种口号,有些是直接喊神的名字,有些则是xx光辉永在、xx精神永存。简单的诸如xx慈悲、xx与你同在。

    那他以后为了增加信仰点数,是不是也要弄出一些口号?

    严默好笑,指南这是想让他弄个宗教出来?

    宗教啊……

    严默心动,人类属于精神依赖型生物,信仰会给他们带来勇气,也会让他们知道害怕,更会给他们的行为加上套子。当世界法律还不健全的时候,宗教教规往往会成为人们的道德和良心标准。

    信仰不止是信仰神或某种生物,对于某种政治思想甚至法律的信任和喜爱都可以当作信仰来看。

    只是宗教在势大以后往往会插手到政治权力中,但他并不想宗教和政治一体化,如果真的要搞宗教,他必须想好要怎么立下规则,尽量减少宗教对后世的负面危害。

    严默想得很多,但实际时间却只有几秒,看到指南在催促他选择奖励,他这才把心神放到奖励内容上,他原本已经决定就选择战士高级训练法,但是看到第二个奖励,他也十分心动,这功能跟任意门也差不了多少了。

    二选一,他还是忍痛选择了战士高级训练法,毕竟这才是他立足九原和这个世界的根本,而且原战现在突破也正好急需它。

    拿到高级训练法后,严默笑得很欠揍。现在这片大陆最厉害的九座上城都在寻找十级战士的突破方法,如果让他们知道他手上有一部可以突破到十二级的训练法……呵呵!

    严默得到高级训练法后没能立刻教给原战,因为这家伙忙着消灭敌人,暂时没有时间静下心来突破。

    与摩尔干和黄晶部落的一战打了足足一个季节,期间一半时间都消耗在路程上。

    严默没有再随战,只在战士出发时,到大河口为众人祈福和鼓舞士气。

    原战似乎特别讨厌黄晶部落,在树林里把他们打退后,转头就先带人去攻打黄晶部落。这次不止深谷和答答随行,多纳族长纳荣也带了两百战士和熊兽支援。

    摩尔干没敢趁机扰乱九原,咒巫还在界碑那里坐镇。这里指的界碑不再是大河口那块,而是红猿森林靠近摩尔干的边界那里,原战让人在那里重新树立了一块巨大的界碑。

    摩尔干倒是带人来理论了,说那里是摩尔干的地盘,然后带队的壕就冷笑着甩出了一枚石板。

    石板上清清楚楚地写明了当初祁昊与原战的约定。

    摩尔干人认为这不算划分地盘的证据,咒巫不耐烦地吼:不承认就打!

    摩尔干人退了,虽然上次的诅咒已经消失,但是咒巫的能力他们已全部看在眼里,九原又有一只能喷火的骨鸟坐镇,他们没有打赢的把握,只能退。

    不过摩尔干并不甘心就这么退去,她开始在附近部落招兵买马,并数次向罗却城请求支援。

    负责查探消息的猛察觉他们的动向让英招回来传递消息,严默与留守的狰、黑水赢石等人商量。

    黑水赢石自告奋勇说要带族人去攻打摩尔干。

    “用不着攻打,只要坐镇红猿森林边界就可以。”提到红猿森林,严默就想到了生活在那里的山魈父子,也许他应该去跟他们见个面联络一下感情?

    但是现在九原离不开他,原战不在,他就不能离开,只能把这个想法放在心中。

    不过该联络的还是要联络,摩尔干在附近部落招兵买马,他却不想和兔吼的土崖部落、渔妇族、边溪族等成为敌人。

    严默想到这里便写了几封信,信的内容是几张连环画,没有一个字,但看画的内容应该能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画好信,严默就让猛下面的斥候队骑英招去找这几族。他们不需要知道那几族的住地在哪里,只要跟紧摩尔干派出去求援的人就行。

    就在严默决定让黑水赢石带一部分战士去支援咒巫和壕时,英招再次传回消息,说是咒巫他们遇到了迁徙途中的蛇人一族。

    这支迁徙的蛇人族听说摩尔干攻打九原,现在九原正在反击,当下竟全部留下,表示要和九原共同抗敌。

    咒巫在信中说这些蛇人看到有架打,一个个比九原战士还兴奋。

    严默看信大笑。

    其实说巧也不巧,蛇人一族迁徙是由之前跟着严默他们回去九原的白岩、白梨、白盛三人带路,他们带路自然走的是严默之前走过的路,而红猿森林边界则是他们的必经之地,加上一年四季中最适合蛇人迁徙的时期就在这段时间,他们会遇到咒巫也就成了必然。

    原战听说红猿森林那边有咒巫、壕、黑水赢石和五百多名蛇人坐镇防守后,再无后顾之忧,更是一门心思地找黄晶部落麻烦。

    这一打就打到了人家家里。黄晶部落被原战等人折腾得欲哭无泪,只恨不得跪在地上求他们赶紧离开。

    原战也坏得很,他没有像毁灭朵菲部落一样直接把人家部落变成平地,他就三不五时地跑去折腾一下,今天弄塌一栋房子,明天截断你的河流,后天毁掉你的田地,总之就是不让黄晶部落好过。

    深谷等人一开始还不明白原战这样做的意思,原战在他们提出疑问后,也没隐瞒,直接道:“无论是黄晶还是摩尔干,离我们九原都太远,如今我们来攻打他们都要乘坐骨鸟,以后就算我们把这两个部落打下来,有什么用?让他们做奴隶?我宁愿去找野人。如果把他们全都杀死,他们上面的罗却城和其他势力必然会因为害怕我们势大,而联合起来攻击我们。”

    深谷沉思,“的确,我们需要时间成长,部落里目前只有首领强大可不成。”

    深谷还有其他担忧,但他没说出来,比如九原现在厉害的人手都是首领和祭司这次带回来的新人,如果发生战争,这些新人说不定还有些能活下来,但他们这些战斗力还不太强的老人则很可能都被淘汰掉。

    原战对深谷笑笑,不用他说,他也明白深谷在想什么,这不只是深谷一人的担忧,同时也是九原之前所有战士头领的担忧。

    原战就是因为明白这点,才不想把摩尔干和黄晶逼到死地,他要的是对方的恐惧和退避,而不是敌人的背水一战。

    这两个部落不同于朵菲,他们存在时间都已很长,部落中有很多隐藏力量不说,他们中也有不少神血战士升入下城、中城势力中。

    他一个人再强大,也不可能把这些人全部消灭。如果这些人回过头来学他骚扰九原,给九原捣乱,九原才是真头疼。

    所以他的目的是想把这两个部落打到怕,但又不至于让他们想要不顾一切的复仇,这样他们有顾忌,以后在面对九原的诸事时也会多考虑一二。

    黄晶部落在坚持了一天又一天,等他们发现无论他们怎么联系和恳求,罗却城竟然不再派新的战士来支援后,他们终于支撑不住了。

    七月初,黄晶部落的酋长和祭司带着一堆女人盛装走出部落,大声向周围呼喊,表示要和九原谈一谈。

    原战在众战士的簇拥下从森林中走出。

    黄晶酋长表示愿意赔偿九原的损失,只要九原愿意离开黄晶领地,从此不再过河。

    原战表情像个真正的野蛮人,笑起来嗜血又狰狞,“我走到哪儿,哪儿的土地就归九原所有,不愿不给,继续战!”

    黄晶部落的战士一阵骚动。

    黄晶酋长阻止他们,这段时间他们死的战士已经够多,蛮荒野人心狠手辣,他们不要俘虏,有人投降照杀不误。

    为了整个部落,黄晶酋长只能忍气吞声、委屈求和道:“我们以后将不会越过黄晶山脉。”

    黄晶山是过河后靠近黄晶部落的一座山脉,不高,但延绵很长,占地面积不小。

    原战冷哼:“包括黄晶山脉在内,以东的全部土地全都属于九原。”

    “这不可能!”黄晶酋长失声叫到。

    多纳族长纳荣重重一踏地面,喊道:“首领,跟他们谈什么,直接打了抢过来就是!”

    “对!抢过来!把他们的女人、元晶、骨头全部抢过来!”九原这边的战士跟着大声叫嚣。

    黄晶部落的人又羞又怒,个个气得发抖,但没人敢跳出来说再开打。

    黄晶酋长在心里恨极九原,也恨死罗却城,他不明白罗却城怎么会突然放弃他们,就好像他们也怕了九原一样。

    可是一座下城怎么会惧怕一个蛮荒之地的势力?黄晶酋长想不通。

    不止黄晶酋长想不通,摩尔干酋长一样想不通。

    罗却城在一个月以前突然就不回复他们任何消息了,不管他们怎么联络,哪怕找到以前进入罗却城的族人,他们也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止罗却城,附近好几个强大部族在收到他们要求一起抵抗敌人的请求后,竟然没有一个部族有反应,就算一开始有某些部族因为他们给出的条件而心动,再过几天去问,却全都变成了部落正忙无法帮忙。

    摩尔干想办法派人打探,才知道九原暗中联系了几个大部族,然后这几个大部族又互通消息,再告诉与自己交好的其他部族,就这样一传十、十穿百,最后就变成了除了附属部族,竟没有一个邻居愿意支援他的现况。

    而九原请这些部落按兵不动的代价就是红盐,九原似乎承诺了这些部族,以后将和他们直接展开红盐交易,无需再经过摩尔干。

    摩尔干知道这些消息后怒极却无奈,而真正打击他们的消息则来自两天前。他们一位神血浓郁,从罗却城升到中城沙海城的七级战士告诉他们:

    “如果你们说的九原首领是叫原战,他们的大巫叫默巫,这次回来他们还带回一名叫咒巫的老者的话,我劝你们以后再也不要去找九原麻烦,因为你们打不过他们。我实话跟你们说吧,这几个人连九大上城的土城和音城都拿他们没办法,这事已经在众城势力中传开了,他们到底干了什么不知道,但是土城和音城都吃了大亏是肯定的。

    尤其是那个咒巫,那可是出自巫城的最厉害的诅咒大巫,九大上城没谁愿意得罪他。你想罗却城为什么不再管你们,不就是担心那几人跑到罗却城去闹?他们不是打不过九原,只是战胜的代价太大,不如暂时不去管他。”

    连九大上城都拿九原没办法,他们一个小小的部落又能怎样九原?

    摩尔干酋长、祭司、长老等人后悔莫及,但事情已经发生,他们想追悔也来不及了,现在他们只能在心中默默向水神祈祷,盼愿九原没有攻占摩尔干的心思。

    九原确实没有攻占两个遥远部落的心思,他们只是要求了大量补偿,补偿包括元晶、女人、奴隶、食物、战兽、骨头等,顺便还重新划定了九原与两个部落的边界线。

    在原战的威慑下,黄晶部落最后十分屈辱地答应把他们最重要的、能出产元晶的黄晶山脉分给九原一半。

    原战得到赔偿,毫不客气地当天就在黄晶山顶树立了一个大大的界碑。上面还刻画了附近简单的地形图,清楚描绘出哪一半属于九原。

    黄晶部落见自己还能落到一半黄晶山脉,暗中还有点庆幸,他们其实已经做好整座黄晶山脉都被人抢去的准备。不过如果真的被抢,他们也不会甘心就是,在他们想来,蛮荒之地离黄晶山脉那么远,九原人不可能派大支战队看守山脉,那么最后黄晶山脉还不就相当于是他们的吗?

    可惜黄晶部落打的好算盘,可他们没料到九原原本就不打算实际占领这片土地和山脉,他们的目的只是先划定地盘,等以后人多了再抢回来。

    至于山脉里埋藏的元晶矿,呵,有原战和息壤族那些控土战士在,没事来挖上一些就好,而且他们爱挖哪儿就挖哪儿,绝对不会受界碑边界影响。

    摩尔干那边的边界也再次重新划分,这次边界不再是在红猿森林边,而是又往摩尔干部落附近推进了一百公里左右。渔妇族和边溪族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划分到了九原地界中。

    这次赔偿和边界划分,原战很正式地让两部落与他做了石板契约,并彼此立下十年内互不侵犯的战魂誓。

    而在黄晶部落与原战谈判时,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那是在谈判结束,石板契约成立后。

    黄晶部落的酋长伸手招来他身后一个十分靓丽的青春少女,向原战介绍:“这是我最美丽的女儿,送给蛮荒之地最伟大的部落首领,以后就让她侍候你吧。小荷,去拜见原战首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