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78章 章回37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多纳族的特殊状况,他们很少和外界联姻,其实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多纳族长为什么能狠下心干脆带上全体族人前来九原,除了想要更好的生活环境、更加富足的食物、上层的训练功法以外,为自家儿郎谋求伴侣也是主因之一。

    人因为不了解而恐惧,一般他族女孩或交易来的女奴一听说要人和熊两兄弟一起就会下意识地感到害怕,还没嫁过来就有一些要死要活的。久而久之,多纳族出于一种奇怪的“自卑又自傲”的心理,也变得不愿和他族女人结合。不少多纳族雄性因为找不到老婆,彼此在一起凑合的也不少。

    但这样显然不行。

    多纳族长纳荣希望加盟九原后,其他族在长期相处中能了解到多纳族的熊兽其实是很可爱的,他们看起来凶残,但对自己的伴侣特别好,而且就因为多纳族女性比较辛苦,多纳族的女性地位自然也比较高,一般家中做主的都是女主人,而且多纳族雄性从来都只要一个伴侣。

    纳荣相信,只要真正了解多纳族夫妻关系的女人,一定不会害怕这样的关系。不过在彼此加深了解之前,如果能趁此机会先找一些大胆的女人嫁给那些一直娶不到老婆的光棍们,也是好的嘛。

    纳荣为了族人的延续问题费尽苦心,他原本还想跟那些女人说,只要她们肯嫁,多纳族会每人另外送她们两张皮毛和一袋红盐。

    闻言,原战制止了他,也用玩笑的语气对纳荣说道:“真要送,留着送给我们九原的女孩们吧。台子上那些不过是送来的战利品,不是客人,更不是九原人,至少在她们嫁人之前还不是。”

    纳荣醒悟,深深地看了眼原战。这一刻,他想到很多。

    严默没吱声。原战的地盘观念很强,里外分得非常清楚,而护短的倾向也越来越明显。上次他跟他提议的时候,就把这些送来的女奴和九原女孩分开来看了。如果用一句简单的话来形容原战的心理,那就是在他眼里,九原女孩都是宝,除九原以外的女人都是草。

    另一边,乌宸得到提示,举起小喇叭把多纳族的情况介绍了一下,重点跟那些女人解释多纳族的特殊状况,表示愿意接受的最好,不愿接受的就跟之前一样直接拒绝——虽然一开始原战说十六岁以下才有拒绝权,但考虑到强扭的瓜不甜,九原战士也不是真的缺老婆到非要找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所以之前只要真心不愿的,无论什么年龄和身份,也没人强迫她们。

    但真拒绝的人并不多,到现在为止也就四五个而已。

    叶星也再一次重申:“你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拒绝了,那就只能做苦力干活。因为你们都是你们部落送来做赔偿的女奴,做苦力必须做满十年,期间哪怕和九原人婚嫁也一样不能改变苦力身份。”

    叶星又特特说明:“苦力不等于奴隶,因为奴隶生死不自由,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一辈子都不可能脱离奴隶身份,但苦力不同,只要满了年数,你们就可以做一个真正的九原子民,期间你们生下的孩子则不管父母是不是苦力,都不用背负苦力的身份,也就是你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是九原人。另外,苦力除了没有报酬,其他都和九原人一样,如果你们被欺负了,一样可以讨回公道。总之,你们好好想想吧,怎么选择都随你们。”

    被送来做奴隶的女人们并不太相信两个少年所说,她们害怕如果拒绝嫁人,以后就只能做一个凄惨的奴隶,生下来的孩子也只能是奴隶。

    还有些女人就算半信半疑,可她们害怕吃苦,又听叶星说在做苦力的十年期间,就算找到九原人嫁掉也一样要做满十年苦力,这样一想,她们宁愿现在嫁,至少现在嫁了,她们马上就能变成九原人,也不用再去做苦力。

    当然也有不怕吃苦,宁愿做苦力也不嫁人的。那几个要么是已经有丈夫不愿再找,要么是仇恨九原人,要么就是有其他想法。

    几名多纳战士受到鼓舞,一起走上了挑选台,而有伴生熊兽的战士在上来时还带了自己的熊兽一起。

    台上的女孩看到几头大熊出现,吓得连声惊叫,有人甚至慌得直接往台下跳。

    还好乌宸得到原战提醒,已经先安排了人看守挑选台,避免这些女孩因为过于惊慌而自己伤到自己。

    当初和原战在黑土城打过一架的多纳战士头领纳阿岚也上去了,他看中了最漂亮的黄荷。

    纳阿岚拍拍自己的大熊兄弟,走到吓得花容失色的黄荷身边,尽量温和地说道:“你愿意跟我和我的兄弟吗?我们会待你很好。”

    黄荷被那只大熊看得都要昏倒了,她根本就没听清纳阿岚在说什么。她只是不停挥手尖叫:“走开!你们走开!救命啊!”

    纳阿岚失望地往后退,连带着大熊一起。

    大熊发出低吼,他觉得这女孩太娇弱,不适合他们。

    黄荷听到大熊的吼叫更害怕,整个人拼命往后躲,眼泪都流了出来。

    纳阿岚想要安抚她,想跟她说不要害怕,可是他一抬腿,那女孩就大声尖叫。他还没开口,那女孩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黄荷双手抱胸不住大喊:“你们要干什么?不要过来!让我给你们做女人,我宁愿去死!你们这些野蛮人,竟然让我们去和野兽睡觉!你们……你们还不如杀了我们!呜哇!”

    黄荷哭,其他女孩也跟着哭。有两个女孩不知道是不是太害怕,竟然真的想要跳台寻死,可惜台面不高,摔下去也不过扭脚而已。

    台上的女人哭,台下待选的女人也害怕,最后广场上竟然哭声一片。

    高台上,原战慢慢握紧了拳头。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纳阿岚的大熊忽然从台上跳了下去。

    纳阿岚回头看他,大熊对他憨憨摆了摆爪子,他说不出人话,但他心中很清楚那些女孩都怕他。

    不止女孩,除多纳族以外的任何人,看到他们就很少有不害怕的。不过九原人很奇怪,看到他们反而很少有害怕的,他的兄弟告诉他,也许因为九原人经常和人鱼族接触,所以不怕异兽。但他觉得九原人不怕他们不是因为人鱼,而很有可能是他们身边已经有更凶残的铁背龙一家和人面鲲鹏九风。

    黄荷看到大熊消失,旁边又有人劝慰她,总算好了一点。

    纳阿岚再次看了眼黄荷,抓抓脑袋也从台子上跳了下去。不愿就不愿吧,对方不能接受他的兄弟,他就是再喜欢也会放弃。

    像纳阿岚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一例,上台的多纳战士几乎都被拒绝了。

    多纳族长叹了口气,这时候他倒宁愿原战强迫那些女孩嫁给多纳战士。

    严默自从跳过那场慰灵之舞后心情一直都有点压抑,他看多纳族长似乎有点难过,心里突然感到了一点说不出的愤怒。

    这愤怒不是对多纳族长,也不是对那些女人,而是对他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固执,他们根本不需要搞什么选偶大会,直接下令把这些女人按功劳给各族、各团分送了就成,或者根本不给她们拒绝权。

    他是不是做错了?严默想。也许他应该跟原战一样,把九原人和非九原人分开来看?

    他以为他们这样做对那些女人大有好处,想着总比把她们再另外和其他部落交易,让她们从此沦为奴隶,或者让她们长期做苦力好。但说不定从那些女人看来,这场选偶大会不过是另一种屈辱,哪怕她们有拒绝权。

    换个立场想,如果九原战败,而他被迫送给敌人做奴隶,敌人也跟九原一样不要他做奴隶,但要他上台供人挑选,挑中了就得做人老婆,不愿意就得干苦活。他恐怕也不会感激对方,只会恨死对方。

    “真是多此一举,还不如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们,你们就是奴隶,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力,管你愿意不愿意。”严默自嘲冷笑。

    他执意给了敌人拒绝权,反而让自己的战士们难堪难受,也违背了原战想要用这些女人奖励有功战士的意思。

    现在闹成这样哪还是奖励?惩罚都不如这个狠!

    严默就此决定,以后凡是在对敌人、战俘和赔偿奴隶的问题时,只要不违背指南的原则,他都不会再插手原战的意见。

    他还是做他装神弄鬼的祭司吧,严默有点心灰意冷地想到。他费心费力地搞男女平等、废除奴隶制、制定对大家都好的法律、自己也努力不搞特权,甚至有意不让部落里出现太明显的阶级分层,可最后却发现奴隶制也许更适合现在的九原,这让他坚持的一切就像一个笑话。

    原战忽然用力握了握他的手。

    严默懒得甩开他。

    原战看祭司大人不高兴,顿时怒了,一挥手,“吃饭!吃过中饭再继续!”

    于是,挑选台上的女人都被拉了下去。

    黄荷临下去前还在看原战,她想不通,如果九原首领真的看上她,怎么会让那些野蛮人和野兽来恐吓她,她刚才差点就吓死了。

    两个黄晶少女接近她,扶住她,在她耳边低语:“荷主,我们该怎么办?”

    黄荷也不知道,她连接近原战都不可能,就算她有千般手段也使不出来。

    “荷主?”左边的女孩焦急,她们都不愿嫁给那些蛮荒野人,更不用说和野兽在一起。她们原本就不是奴隶,选出来都是为了笼络这个部落权力最高的那个人。

    女孩们自动忽略了那位白发苍苍的老祭司,只把目标锁定在九原首领一人身上。

    “荷主,我们得想办法见到这里的首领大人。”另一个女孩咬唇道。

    黄荷擦去眼泪,“你们有什么办法?如果我能接近那位,也绝不会忘了你们。”

    “荷主,只要您好,我们怎样都行。”咬唇的女孩眼珠一转,道:“我有一个办法,您就说您有重要的东西要亲自交给这里的首领大人,然后等他来见您,或者让您去见他的时候,您就这样这样……”

    黄荷听了,重新振作起来,她口中感谢和赞叹女孩的聪慧,心中则想着这个女孩一定不能留,否则一定会成为她的大敌。

    看热闹的人们也暂时散了。

    多纳战士凑在一起互相嘲笑,不一会儿就笑闹成一团。

    “喂!你们要女人吗?觉得我们怎么样?”一只还算细嫩的手戳了戳纳阿岚的背脊。

    多纳战士一起转头。

    艳丽的兰玛带着几名格兰玛族的姑娘对多纳战士一起露出笑脸。

    一名格兰玛族女孩上前,很是随意地捏了捏纳阿岚的胳膊,称赞:“真壮,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你想要我吗?”

    纳阿岚呆滞了,他从没有看过这么……那啥的女孩。多纳女人也很强,但和雄性说话也不会像这样。

    “喂,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就喜欢那个敌人送来的奴隶?如果是这样,那我就不要你了。”女孩撅嘴,转身就要换人。

    纳阿岚福至心灵,连忙小声叫道:“不不不!你别走,你你你……我还有一个大熊兄弟,我们是一起的,你……”

    女孩转头看向一边傻乎乎的大熊,踮脚伸手想要摸他脑袋。

    大熊看懂了,竟然主动低下头让她摸,“呜。”

    女孩高兴地笑了,“我知道,刚才小乌宸都说啦,跟你们多纳战士结伴就要跟你们的大熊兄弟一起,这样更好啊,你们两个可以打到更多猎物,也能更好地保护我,对不对?”

    纳阿岚拼命点头,这女孩好好看,比那个黄晶酋长的女儿还要好看,虽然皮肤黑了点,但、但他好像就喜欢这样的!不,他从今天、从现在就开始喜欢这种皮肤像成熟的粟米穗一样的颜色。

    他真的没有想到,除了自己族的女性和女奴以外,竟然有这么年轻好看的女孩主动说要跟他。

    “呜呜!”大熊说他也很喜欢这个女孩。

    “那你们是愿意和我在一起啦?”女孩问。

    纳阿岚和大熊一起狂点头。

    女孩豪气地一拍纳阿岚的胳膊,“那好,跟我走吧,去我家!我刚在外城换了一栋房子,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和熊了。”

    纳阿岚傻笑,竟就这么抛下其他兄弟,带着同样欢喜的大熊和女孩走了。

    其他多纳战士妒忌得一塌糊涂,可还没等他们闹腾开,另外几个格兰玛族女孩也开始跟他们主动搭话,她们不像刚才那女孩一来就定下来,但也对多纳战士们表示出了不小的兴趣。

    多纳战士们看着这些年轻可爱的女孩们,激动得泪花直冒,族长大人您太伟大了,我们来九原果然来对了!

    说要吃饭的原战和他的祭司大人并肩从高台上下来,边走边很拙劣地安慰他道:“你提议的那些规则并没有错,这点看大多数人的反应就知道,九原之前、现在、今后都会一直遵照你制定的那些规则。是我做错了,不应该用那些女奴当奖励,我就应该让她们老老实实地去做十年苦力。”

    严默低声道:“不,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执意说部落里不能有奴隶,你哪需要那么麻烦。现在人口才是最大的财物,如果部落里允许奴隶存在,战士们在攻打敌人时会更拼命,部落扩张也会更快。”

    原战抬起手,似乎很想揉揉祭司大人的脑袋,但也许考虑到场合,他把手又放下了,“我说了,你没有错,你是祭司,就算是错了,也是对的。”

    严默啼笑皆非,嘴角忍不住弯起了一点。

    原战看他嘴角下笑出一个浅浅的小窝,特别想戳一下,“其实我们前面都想岔了,我们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来实现你的想法。”

    “哦?怎么换?”严默偏头看他。

    原战握住他的手,“用你的话来说,奴隶是终身制,苦力不是。我们一样可以把这些敌对部落的俘虏或者交易来的奴隶当作奴隶来用,只不过给他们加上年限。我们可以把他们当作财物赏赐给有功者,其主人只要负责他们吃喝衣住,不需要付他们报酬,当然他们私下怎么样,我们不管。

    然后这些苦力在规定年限未满之前不能离开主人,主人对其有转让的权力,但必须通过一些手续取得相关管事同意。苦力除了报酬和福利要比九原人差,其他都和九原人一样,而规定期满以后,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是成为九原人还是离开九原。你觉得这样如何?”

    严默没有立刻表达意见,他在脑中先实际代入,再迅速分析其利弊。

    如果按照原战说的做法,这次的女奴,他们就可以按功劳分给各族和各团,然后再由各族长和各团头领细分给个人。

    有的人也许可以分到五个,有的也许只能分到一个。

    这其实就相当于让有功者领回了一批不要酬劳的长工,至于领回去以后让他们做什么,则随主人的意了,种田、做工、侍候自己,哪怕你想娶其中一个做老婆或者想在里面找情人也行,只要长工愿意。

    如果有谁不想要这些苦力,可以把苦力转让,他可以收一笔转让的财物,也可以不收。

    这样的奖励方式,想来战士们都会很高兴。

    至于那些苦力,他们有吃有喝有住有衣服穿,如果被主人虐待了还能告状,只要做满年限就能恢复自由身,这些也不违反指南的原则。

    而剩下来的由部落统一管理的苦力也同样,如果他们做得好,还能适当给他们发一点报酬。

    那现在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这些苦力要怎么管理?尤其是中高阶和有神血能力的战士,要怎么才能控制得住这些人不逃跑、不祸害九原人?

    “笨!如果没有办法,众城势力要怎么控制他们那些私人奴隶和战奴?”

    严默并不知道自己把这句话问了出来,听到咒巫的说话声,当即停下脚步惊讶地转回头。

    咒巫看徒弟那傻样,撇撇嘴,“你们在音城没看到吗?他们的奴隶额头上应该都有一个奴隶印记,这种印记不止是一种标记,更是一种魂力控制。不过这种魂力控制比较浅显,不会让奴隶彻底变成木头傀儡,只会防着他们偷跑、自杀和做对自己主人不利的事情。”

    严默立刻问:“师父,你会弄这种奴隶印记吗?”

    咒巫翻白眼,“这种印记本来就是巫城的十二大祭司共同琢磨出来的,你说我会不会?”

    严默大喜,丢开原战就去哄老头,“师父,您太厉害了,咱们九原就靠您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