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79章 章回37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中午休息时,一名身材瘦小的战士求见原战,附耳跟他低声禀报了什么。

    原战听后,目光冰冷地笑了笑,拍拍战士的背,也低声对他说了一句话。

    瘦小的战士离开,正在向咒巫请教奴隶印记精神烙印法的严默并没有留意到这点,一天中来向原战禀报各种事情的战士很多,从头领到普通战士,今天算是极少。

    下午,选偶大会继续,但严默已经没有了旁观的心情,他拿着石板和原战商讨部落的各项法规和法令,人多了、种族多了,很多相关规定都要随着改变和增减。

    受原战提醒,有些规则本质可以不用改变,但施行的方法却可以换一种方式。

    等他和原战商讨出大概,会再请部落里的各负责人一起讨论,然后制定新的法规法令。

    黄荷最终拒绝了所有想要选择她的战士,事后她恳求管事人传话给原战,说自己有重要的消息想要告诉对方。

    管事人很负责地把话传了上去,黄荷心里抱着各种期待,可是上面却一直没有回音。

    黄荷焦急万分,她刚得到消息,她们这些拒绝嫁人的女子都将和其他男奴一样要去做苦力,她们将搬出外城,住到城外的荒地中,从此都将要干最苦最累的活,回去还只能住又黑又矮又不通风的泥坯房,还是很多人住在一起。

    黄荷让自己的奴隶和那十二个女孩想办法勾引管事人,她以为那些管事人没把她的要求传给原战。

    第二天,管事人就换成了一个粗壮的女人,而且对她们的态度也变差了许多。

    黄荷还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和说了什么话都被人暗中监视并传到了原战耳中。她抱怨自己的身份没有引来重视,其实不然,因为她和那十二个女孩的特殊身份,原战怎么可能不重视她们?只不过和黄荷希望重视的方向不太一样而已。

    原战知道黄荷的打算后决定什么都不做,就晾着她。这个女孩他还有用,只要对方不做一些破坏九原利益的事情,他暂时还不想弄死她。

    内城议事大厅。

    “这种苦力印记就是众城常说的奴隶印记,类似于战魂誓,一种魂力烙印。不过不需要被刻印的人本身发誓,而是由魂力强大的巫者或战士强行刻印到对方灵魂中,以对方本身的灵魂为代价,所以一旦被刻印的人违反魂誓,痛苦的就是他自己,而支持这股能量运行的也是他自己,完全不需要第三者来操纵。”

    严默向原战解释了苦力印记是怎么一回事,另外,为了方便咒巫,他把精神力这个说法全部统一为了魂力。

    咒巫伸个懒腰补充道:“这种魂力烙印虽然好用,但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因为不是本人心甘情愿的用自己的灵魂起誓,一旦被烙印者的魂力超过烙印者,那么他就可以得到自由,同样有魂力强大的人帮他破坏印记,他也一样可以得到自由。”

    严默,“为此,目前九原内魂力强大到可以进行这种魂力烙印的,只有我、咒巫,还有你。这种魂力烙印不难,不需要你明白其中原理,只要照着模仿,多练习几次应该就能掌握。”

    原战之前在音城的经历就让他想到了这点,如今听说咒巫会,而且他也能学,不由大感安心,以后再有战争,他就不怕无法管理那些战俘了。但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一旦奴隶自由,负责进行魂力烙印的人会不会受到伤害?”

    咒巫摇头,又点头,“那要看联系有多深,如果联系不深,或者解除方法比较柔和,进行烙印的人并不会受到伤害,但会有所感知。”

    原战,“您说的联系是不是指私人奴隶印记?”

    严默回答:“对,当初知母给你刻印的就是私人奴隶印记,如果当时我们强行破除那个魂力烙印,他会受伤也会知晓,所以我那时才一直留着它,只是让它不会影响到你。而我能做到这点,也因为我的魂力不比知母弱,甚至还比他强一点。而当初我们看到的猫人族身上的奴隶印记则是最普通的一种,它一般不和某个人建立联系,这种魂力烙印就算破除,对烙印者也不会有什么伤害。”

    原战反应快,“这么说,私人奴隶印记比较厉害,普通的奴隶印记则更好破除?”

    咒巫接口:“可以这么说。因为私人奴隶印记一般需要在奴隶灵魂中留下施印者一丝魂力,而普通奴隶印记则不需要。一般控制五级以下的战士,哪怕是神血战士,只要魂力在三级以下,都可以使用普通的魂力烙印。但如果是六级以上的战士或精神力在四级以上的,则最好在对方的魂力烙印中留下一丝魂力。总之,烙印者的魂力至少要超过被烙印者两级以上,这才能长期控制对方。”

    原战不想让严默有任何受到伤害的可能,他想让咒巫和他专门负责给那些六级以上神血战士下魂力烙印,但严默没同意。

    咒巫对于原战明显厚此薄彼的行为嗤笑了两声,不过对方厚的是他的弟子,他也懒得教训对方了。

    原战脸皮厚,全当没听懂咒巫讽刺的笑声。

    严默……脑中还在反复摸索那奴隶印记的原理,用他的理解来看,这玩意就像某种借助了道具的催眠,而重要道具就是那个古怪的图案。

    严默越看那图案越觉得眼熟,这好像他曾经研究九原人和人鱼身体时,看到的某种能量循环线路图。再仔细看,似乎又和炼骨时刻画的能量线路图类似。

    线路图,能量……

    如果把这种能量当电力来看,把线路图当电路图,那么这种能量的运用是不是可以扩展到更多方面?

    严默没有深想,现在不是他搞研究的时候。

    有了对战俘和奴隶的控制方法,下面大家便开始商讨对这些战俘和奴隶的具体处置和安排,这次原战让人把各位头领和各主要管事人也请来参与了讨论。

    战俘和奴隶的处置好说,不过是干苦力的时间长短和干活内容不同而已。

    大家最后在如何惩处对部落那些背叛者和犯罪者时,产生了一些不同意见。有些人要把他们杀死罢休,有些人要对他们当众处断肢之刑,再把他们赶出九原,有的……

    总之,一个意见比一个残忍。

    原战在开口做决断前,先看向严默。

    严默随口道:“除了几个首恶,某些人的罪行倒罪不至死,与其把他们切胳膊断腿赶出九原,不如让他们留下来做活抵债,我们九原正缺人干活。嗯,这就叫劳动改造,以后凡是罪不至死的犯罪者都这么处置,改不好就做一辈子苦力,改得好就还有可能回来做九原子民。”

    想想,又加一句:“但在劳动改造前,该抽鞭子打板子的还是要抽打,且要当众处刑,当众宣布对他们的判决。”

    严默会这样说,想法很简单,不过是他不好过,也不想让别人好过。指南动不动就会惩罚他,他想死都死不掉,凭什么让那些罪犯轻易就去见母神?或者赶出九原就拉倒?

    既然有了奴隶印记,那干嘛不把这些剩余劳动力给榨个彻底?

    原战在听到第一句时还有点担心严默会心软放过那些罪犯,听到后来,他第一个投出赞成意见,“就按照祭司大人说的办,其他人还有什么想法?”

    其他人也觉得祭司说的方法很好,既解恨,又能威慑,最后还没浪费那些劳力。

    事情就这样决定,九原也开始了凡是不致死的罪犯全部晚上坐牢白天干活的劳动改造生涯,因为有改名为苦力印记的魂力烙印控制,这个优良传统便这么被长期延续了下去。

    之后,除了在战场就被杀死祭魂的几个首恶叛徒,其他在九原危机时刻闹事的罪犯当着七成以上部落人的面,被押到外城广场。

    这天的空气异常沉闷,天空也是压抑的灰黑色。

    广场上的人们一改之前几天选偶大会时的笑颜,那么多人却安静到几乎无声的地步,很多人都用或痛恨、或鄙视、或复杂的目光看着被押到刑台下的人。

    “杀了他们!”不知是谁喊出了第一句,很快,广场上便爆发出如雷般的轰鸣:“杀了他们!杀了这些背叛者!”

    刑台下跪着的众多犯人吓得身体直哆嗦,他们自己也知道他们肯定没活路了,心中早有赴死的准备,可是再有准备的人,到了紧要关头,听着这么多人愤怒的喊声,他们还是怕了。

    有些人在水牢中就想寻死,可看管他们的人看守的非常严,发现寻死的也会立刻把他们救活过来,他们竟是想自杀都不行。

    这些犯人身上的味道本来就不好闻,如今更多了一股浓浓的尿骚味,不少人竟被吓得失禁。看押他们的纠察队成员皱眉,却没有一个人妄动。

    首领原战,祭司严默,和十名被推举出来的头领构成这次的裁决团成员,一起坐在裁决台上。

    其他任何头领和管事人都只能待在台下,包括地位尊崇的咒巫。

    乌宸负责记录。

    九风立在最高的柱子上冷冷地看着台下众生。

    冰所管辖的纠察队负责押送人犯、惩处和管理他们。

    冰挥手,第一个罪犯被押上刑台。

    随即,冰也走上刑台,令人抓起犯人头发,露出他的脸后,语音清晰地陈述道:“鬣狗,男,三级战士,向敌人出卖我部落在草原上布置的陷阱。因为攻打我们的摩尔干和黄晶部落答应他,在攻破和占领九原后,除他原本拥有的一切,还会另外让他在九原的奴隶中任意挑选五十名女奴,并让他做三级战士头领。敌人攻打部落时,他又故意放火扰乱内部。鬣狗,以上我说的对不对?你有没有要辩解的地方?”

    鬣狗低着头,三个月的水牢生活让他整个人都萎靡不振,双腿烂得都无法正常行走。

    “说话!”冰一鞭子抽在鬣狗身上。

    鬣狗身体一抖,含糊地道:“杀了我就是。”

    裁决台上的原战冷笑,“什么东西!鬣狗曾触犯部落规则,侮辱部落女性,被祭司和我惩罚,事后不但不知悔改,还对部落怀恨在心,如今竟然背叛部落,令我部落儿郎差点死伤众多,这样的罪,死一百遍都不够!现在我以首领之名,判处此人扒皮暴晒之刑!有没有人不同意?”

    鬣狗惨叫一声,恐惧万分地抬头大喊:“不!杀了我!直接杀了我!祭司大人,祭司大人,求求您,直接杀了我吧!”

    他看过扒皮暴晒的人,那些人不会立刻就死,他们会活生生的疼上一整天,那种疼痛听他们的惨叫就知道有多么可怕,有些身体强壮的甚至能熬上两三天才会死亡。

    所有人都看向他们最是心软的祭司大人。

    严默在众人目光中缓缓抬起一只手,“同意。”

    裁决团成员之一狰也立刻举起右手,“同意。”

    草町也举右手,“同意。”

    深谷、壕、穆长明等人也纷纷举手表示同意。

    十二名裁决团成员,没有一个投否却票。

    鬣狗高喊一声,就要往台下冲,他不是想逃跑,他是想寻死。

    可是压制他的纠察队成员都是身高体壮的壮汉,手上力量极强,硬是把他压得只能跪趴在地上。

    原战抬手,往下一切,“行刑!”

    冰毫不犹豫地令人抓起鬣狗,这场扒皮之刑,他竟然要亲自执行。

    半个小时后,伴随着非人的凄厉惨叫,鬣狗成了血红一团的肉块。

    广场上不少孩子,可是大人们并没有捂上他们的眼睛,虽然残酷,但这对他们来说也是成长的一个过程,现在的九原人还想不到要关心孩子的心理,他们只觉得想要成为勇悍的战士,从小就得多见血。

    冰抹去溅到脸上的血液,声音中不带一丝人味地道:“带下一个。”

    被扒了皮的鬣狗被抬下行刑台,绑在了广场特地安插的一根柱子上。

    鬣狗没有立刻死,他一直在惨叫。

    第二个被押上刑台上的人,整个都被吓傻了,眼泪鼻涕流了满脸,硬是被纠察队成员把他拖上了刑台。

    冰报出了第二个人的名字和罪行,“肥犬,……除背叛的罪行以外,更在九原被攻打之际,暗中抓住两名幼童,想要活生生地烹煮他们食用,被纠察队成员发现,逮捕。”

    原战厌恶至极地给出判决意见:“既然这么喜欢煮人孩子吃,那么就把他自己煮熟了喂给他自己吃,先煮他的腿、再煮他的胳膊,务必要让他尝尝自己的肉,吃不下就塞,最后煮他的头!”

    严默觉得原战给予的处置越来越重,他很想否决,但是他知道今天搞这一场除了平复大家对这些叛徒的仇恨,更重要的是杀鸡给猴看,为的是让部落新老子民用最快速度记住部落各项法规法令。

    怀着不知道会不会被指南处罚的担忧,严默再一次举起右手。

    这次的判处,仍旧是十二人全部通过。

    广场上这次多出了一堆火和一口大石锅。

    接着阿乌族穆大因为在城中配合敌人放火,并在混乱时对自己的女儿小树用强,小树反抗,他竟然以摔死小小树胁迫其,最后虽然小小树和小树被救,但小小树身上已经被摔出多处骨折,小树也被侮辱。

    原战直接让人阉割了他,再处以插柱之刑。

    最后唯一一个女性黑香被带上台时,她竟然因为太过害怕而把自己活生生吓死了。

    除去这四名首恶,当时朵菲部落派来的奸细只要还活着的全部被砍头,其他参与者三十多人除了杀人者,其他罪行全部被判做苦力,时间从五年到五十年不等。

    杀人者全部当场就杀了,也无人反对。

    而判做苦力的这些罪犯,原战根据他们犯事内容也对他们进行了惩处。

    偷盗,全部鞭打二十,断指一根,服苦力五年以上。

    抢劫,全部鞭打三十,断指两根,服苦力十年以上。

    伤人,鞭打三十,断指三根,服苦力十年以上。

    强/奸,鞭打三十,阉割,服苦力十年以上。

    放火,鞭打三十,赤脚走火炭二十米,服苦力十五年以上。

    严默考虑到这些人出来后的生活问题,建议把断指的惩处去掉,也避免了这些人将来被有色眼镜看待。

    可原战觉得这样不够惩罚力度,便把断指改成赤脚走火炭,根据所犯罪过,行走距离不等,如果是控火者或者不怕火烤的人,则走针板,其他以此类推,总之就是要狠罚。

    其他人对此都表示赞成,咒巫还说这样的惩罚算轻了,严默独力难支只好无语同意。

    结果今天一天的判决内容就成了日后判罚的标准,之后,九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对犯罪者实行了相当残酷的刑法。但好处也显而易见,九原子民除了一时冲动,敢犯罪的真没几个,尤其是强/奸犯,被抓到就是阉割,那可没有长回来的机会。

    而严默最担心的指南惩罚并没有出现,也许因为惩处的是罪犯,或者原战提的那些刑罚在这个世界属于合理范围?

    罪犯的问题解决完毕,接着就是安置那些大量战俘和两部落赔偿来的奴隶。

    战俘和奴隶分开,男女分开。

    战俘的苦力年限统统都在十五年以上,而奴隶则只有十年。

    “不能一视同仁,必须把他们分别对待。罪犯和战俘住最差的环境,被送来的奴隶其次。然后在这些人中再细分,做得好、有功劳就给他们换更好的地方住,食物、衣服、工具全都如此。做得更好还可以发报酬,甚至缩短苦力年限。”

    严默慎重交代,“这些不需要隐藏,全都明明白白地让他们看出差别,人在同一艰苦环境下会抱团,但如果有高中低下之分,人的妒忌心和想要过得更好的欲/望就会让他们自己内部乱起来。只要他们不抱成团,那就不可怕,懂?”

    原战笑,“懂,就是要分化他们,对吧?”

    “不止如此,我们这样的作为还能让他们看到希望,对九原产生归属感,时间长了,战俘暂且不说,那些奴隶十有八/九会靠向九原。毕竟,我们需要的是助力,不是更多的仇家。”

    原战举一反三,吩咐冰和答答,“听到了吗?一开始不要对那些奴隶和战俘太好,最好越差越好,等他们谁表现好了,就把他们提出来,给他们一定好处,让那些苦力知道只有努力干活、心向九原才能过得更好。”

    冰没吭声,他只负责治安,真管理那些苦力的不是他。

    答答点头,露出诡异笑容,似乎已经有了折腾那些苦力的方法。

    严默哭笑不得,这次关于管理苦力的人选还真的有点头疼,他和原战考虑了很多人,最后没想到答答跑来自荐,说他想要用这些人练手。

    原战、严默和答答深谈了一番,谈了什么没有第四人知道,但事后原战便同意让答答去管理这将近四千名的苦力。

    严默对此也没有表示反对,他一边想着要怎么提高答答的魂力,同时向他传授一些他前世看来的经验。

    “除了分化他们,九原的各项法令法规在他们那里需要同样执行,如果有任何问题,一样报到相关管事人那里处理。最最重要的是,不要把他们当奴隶看,不准对他们进行鞭打、辱骂等任何侮辱和欺凌行为,如果有人做的不好或者偷懒等,就按照部落规则处置,处置方法跟各团一样,这点需要跟他们一开始就说明。”

    答答看起来莽撞,其实心细得不得了,原战和严默说的话,他全部记了下来。他有个很大胆的想法,其他人能有战队,为什么他不能有呢?

    这些战俘和奴隶不少都是战斗力不错的青壮,如果好好调/教,他们将是最好的战奴,而想要脱离苦力身份,又有什么功劳能比战功来得更快更明显?

    当然,首领和祭司大人想让那些苦力去做的事,他也会让他们去做,只不过他料定其中不少人肯定不愿意一直做苦力,那么他只要稍微刺激他们一下,把加入战队当作奖励,说不定这些人就会主动跳出来说想当战奴。

    严默没有答答和原战那么乐观,他深知奴隶抱团反抗的力量会有多大,就算有魂力烙印也不一定就保险。为此,考虑再三后,他又找了三弟子和草町等人,向他们说了一番话,让他们再轮番去给苦力们洗脑。

    于是苦力们之间便流传开这样几段话。

    “祭司大人说我们同饮一河水,也算自己人,他虽然不高兴摩尔干、黄晶和朵菲联手攻打他,但他也不愿把我们送出去给别的部落做奴隶受欺负。而且祖神也不喜欢自己的忠诚子民成为奴隶,所以九原就没有奴隶,你看,我们被送给九原可要比送给其他部落好多了,至少我们只是在这里做长工,不是真的卖身当一辈子奴隶。”

    “听说九原无论男女都只准有一个配偶,前面被选走的那些女奴现在都真的成了九原人,她们吃的喝的用的穿的全都和九原人一样,她们的男人也对她们很好,每天都让她们吃得饱饱的。”

    “那多纳族呢?那可是战士和熊加在一起!”

    “多纳族人家能合体,硬要说也能算一个人。再说,你也可以不嫁给多纳人啊。”

    “摩尔干和黄晶已经放弃了我们,我们对他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但九原人说他们人少,只要人没有坏心,他们就特别欢迎有人来加入他们部落,比如那个黑水和多纳族,不都是才加进来的。我们就算是苦力,但只要我们好好努力和表现,说不定过几年,我们就能脱离苦力身份,成为真正的九原人。”

    “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比在摩尔干和黄晶还好,苦力也能找女人过日子,生下来的孩子也不用做苦力,还能去城里上学,学那些祭司才能学到的宝贵知识!”

    “是啊,十二岁以下的小孩子都不用做苦力,他们每天过得多好,还能天天去那什么上课?”

    人心就是在这些话语和眼见为实中一点点被改变,也许一开始改变很小都看不出什么,但随着时间流逝,这些话语会变成想法,再深深刻入心底……

    这就是一个潜移默化的洗脑过程。

    转瞬又是一个月过去,天气已经变得炎热无比。

    这天,严默蹬开压在他身上的某人大腿,懒懒起身穿衣洗漱。

    丁飞听到声响,连忙在门口把水打好。

    严默穿着蛇人族送给他的凉爽润肤蛇蜕衣,随手拉开木门。

    “咚!”丁飞捧着的木盆掉到地上,满眼都是不可置信的惊喜,“大大大人……您您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