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1章 章回38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内城经过五年重造也有了不小的变化。

    议事大厅变成了三层巨物盘踞在内城中央,城中主要办事地点无论军政基本都集中在此处。原本两翼的医疗室和学校被取消,医疗室变成小型医院被移到西边,单独成一片建筑。

    东边很大一片地,从议事大厅东后侧的河流一直到人鱼为了便于让严默治疗而挖掘的人鱼湖,都属于首领住所,不过原战不像别的酋长首领把自己的住房搞成部落的象征,他住的还是原来那栋藏在小树林中的石屋,只不过扩建了不少,另外沿着河边的侍卫营也扩大许多。

    有意思的是两所学校都和这片首领住地相接。祭司大人不喜欢每天爬山上下,平时最常住的也是这里。

    顺便说一句,两所学校的门口街道是内城最热闹的两条街,除了拥有固定店面的商户,很多学生也喜欢在这里摆地摊,把他们制作的一些小玩意或者外出历练得到的稀奇东西放在这里买卖,传说首领大人和祭司大人没事也喜欢在这两条街里逛逛,为此,就连外城人都喜欢往这里跑。

    少年今天似乎没什么急事,笑眯眯地在战默学院门口的商业街上慢慢逛着。

    路上人很多,除了普通的人类和矮人,还有些其他智慧生物和非智慧生物,比如多纳族的大熊,比如下半身为蛇尾的蛇人族,比如看起来就像狼兽的边溪族人,比如英招族,还有些身体某部分特征比较古怪的人类。大家走在一起也不害怕,也没互相排斥,混杂一团,十分和谐。

    少年看众生物就算有的语言不通,也能用各种方法彼此讨价还价或者吆喝叫卖,但急了也会挥舞拳头、张嘴咬人或尥蹄子,不由笑了出来。

    逛了没一会儿,一只憨憨呼呼、身高还不到少年小腿的小熊崽突然从路边滚一样的滚出来,吧唧抱住少年的腿不肯放了。

    “呜呜。”小熊蹭着大脑袋,委屈无比地低声呜咽。

    “怎么了,小家伙?谁欺负你了?”少年好笑地蹲下/身,比起人类,这些动物更加敏感,只要和他接触过一次,很多都能记住他,不用看脸也能认出他。就算没见过他的,也能分辨出他和其他人类的不同。

    小家伙一只爪子抱住他的腿不放,一只爪子伸出来,往他跑出来的方向指。

    恰好店铺里面的人大约发现小熊崽不见了,赶紧跑出来找,正好被小熊崽指个正着。

    “喂!那是我的,赶紧给小爷……啊!”大约八/九岁皮肤黝黑的小男孩本来很嚣张,看到熊崽抱住别人就想上来抢,但他话还没说完,大概认出戴斗笠的少年是谁了,竟然吓得转身就要跑。

    “小黑!你给我站住!”少年站起身。

    小黑娃身体一抖,伸出的腿脚慢慢放回原地,转身,冲刺,竟跑过来学熊崽一把抱住少年,表情和声调都瞬间改变,无比谄媚地喊道:“师父,我好想你。”

    少年也就是九原的祭司大人捏他脸蛋,坏笑,“一天不见就这么想我?那好,今天你就跟着我吧,顺便考考你的功课。”

    小黑娃的表情迅速垮塌,抱着少年的腰摇晃,“师父,不要啊,今天学校休息,你不能剥夺我正当休息的权利。”

    严默给小黑娃气乐,“让你休息就是让你欺负人来的?这是纳阿岚家里的熊宝吧,你把人抱出来,他家大人知不知道?他胞兄弟呢?你又扔哪儿了?”

    小黑娃嘿嘿笑,就是不回答。

    严默屈指轻敲他脑袋,“胡闹,那孩子才两岁,连一句话都说不全,如果出了事怎么办?别老欺负人,如果这次再有人上门告状,我就让你提前去军校。”

    “好啊,我早就想去了,首领也同意,如果不是师父你老说我还小,我早就去了!”小黑娃一听可以去军校反而两眼发光。

    “你真这么想去?”

    “嗯!”小黑娃用力点头。

    严默正在考虑,小黑娃又加一句:“我可以带熊宝一起去吗?”

    “不准!”严默弯腰抱起小熊崽,这两孩子还是他接生的呢。

    小熊崽有人撑腰了,伸巴掌就往小黑娃脸上来了一下。

    小黑娃脸上立刻多出两道红痕,他也不恼,抓住小熊崽的小爪子,张口作势咬了一下。

    小熊崽吓得呜呜叫,转头就抱住祭司大人的脖子不肯再看小黑娃。

    小黑娃手贱,看他这样还戳他屁股。

    严默感觉到小熊崽的难受,一把抓住小黑娃的贼爪子,无奈道:“小笨蛋,喜欢人哪有这样喜欢的,你老这样欺负人家,平时就算你对人家再好,人家也不想理你。何况你还老把人家两兄弟分开!”

    “谁叫他只喜欢他哥,都不跟我玩。”

    “蠢货!”严默脑中忽然冒出一个稚嫩却故装冷酷的嗤笑声。

    严默……在心中问:“你到底什么时候肯出来?”

    “问你儿子!”巫果声音中充满莫名的愤怒。他似乎隐约能感觉到就算离开严默身体,他也不一定能顺利成长,除非果子中的另一半能长成。当初就因为这点,他才容忍了另一个意识存在,等容忍习惯了,再到后来就真心把这个只会撒娇的傻蛋当亲兄弟了,不过这不代表他不会生气。

    严默哑巴了,大概不是嘟嘟不想出来,而是他没有完成指南减除全部一亿点人渣值这个要求之前,嘟嘟想出来也出不来。

    不过枫族的老萨玛跟他说过,他体内的巫果已经有了完整的两个独立意识,又无意伤害他,只要他们愿意出来,应该是能出来的,只是出来后要怎么培养成/人,这点还是需要请教人面鲲鹏族。

    如今九原已经进入稳定发展的阶段,严默想,等九风这次升级进化醒来,也许就可以请他帮忙带着一起去寻找人面鲲鹏族。

    这边小黑娃并不知道有人在鄙视他,他想要抱小熊崽,可熊崽把自己团成一个球,就是不理他,小黑娃眼珠转来转去,又转身奔回店里。

    过了一会儿他再出来,手上多了一个小罐,“熊宝,看,这是什么?”

    小熊闻到熟悉的香甜气味,抗拒不住本能,忍不住转头看去。

    “来,你让我抱,我就给你吃。”小黑娃打开蜜罐诱惑他。

    “呜呜。”小熊冲小黑娃叫。

    严默帮着翻译:“他说要带他哥哥一起吃,否则就不跟你玩。”

    “爸爸,我也想吃。”嘟嘟冒出来。

    可没等严默回答,巫果就霸道地吼:“馋什么!等我出去,什么好吃的弄不来给你?”

    嘟嘟没心眼地嘟囔:“可我现在就想吃小黑哥哥弄的。”

    巫果气死。

    严默乐,五年下来,两个小家伙虽然没有出生,但是思维意识却变得越来越清晰,也比以前成长了一点,而这无疑也更迫切地让他想让这两个小家伙赶紧来到人世。

    小熊崽最后还是没能抵挡住对蜂蜜的诱惑,加上小黑娃答应他要带他去找他哥哥,小黑娃再伸手来抱他时,他就没再拒绝。

    小黑娃别看还只是一个小毛头,力气一点都不小,一只手抱着胖乎乎的小熊崽,一只手抱着蜜罐,很轻松地就跑了,当然跑之前他没忘记给他师父行礼,顺便又叮嘱他师父别忘了送他去军校。

    严默笑着摇摇头,给小黑娃塞了一袋骨币做零花,拍拍他的屁股让他滚蛋了。

    如今部落里为了方便和其他众城势力衔接,使用的货币体系也是骨币和元晶币,除了骨币对一级元晶币是一百比一,元晶币之间都是十比一。

    巫果哼唧,颇为眼红,他其实早就想出去了,变成/人似乎更好玩?两年前严默手上出现了一个似乎很适合培育他和嘟嘟的古怪东西,但因为那时有之前得到假巫果的人发现上当后,一路循迹找到九原附近。严默怕出事,他也不知道出去后要怎么遮掩自己的气息,就没敢出去。

    这也是严默想要去找人面鲲鹏族请教的原因,因为枫族的老萨玛说当初人面鲲鹏在培养那枚巫运之果时,几乎无人察觉巫运之果就在他们那里。

    嘟嘟也很羡慕小黑娃能有零花钱买好吃的,他算是看着一干师兄们长大的?眼看师兄中最小的一只都从只会在地上爬的小不点变成了上山下水无所不能的小捣蛋,他可羡慕坏了,他多想和巫巫也这样跑出去和几个小哥哥玩耍。

    严默拍拍肚皮让两小安心,告诉他们他一定会尽早想办法让他们出世。

    嘟嘟嘴馋,央着爸爸买了好几样小食。

    严默慨叹,怪不得孕妇食量大,喜欢的食物也一天三变,这小孩子的心不就是六月天嘛。可叹东西都是进他的嘴,肥的也是他,如果不是巫果在他肚子里片刻不休地分享他身体中所有养分,他这两年恐怕早就变成胖子了。

    街道上忽然一阵骚动,见前面的人都伸头往他后面看,严默也跟着转身,然后就看到了前日刚刚到达的贵客,音城的大公主殿下拉莫娜。

    拉莫娜殿下已经双十有二,当初拉莫聆说她基本已经被火城定下,可后来传来的消息,却说那位火城大王子前往音城时不知怎么就看中了拉莫尔小公主,宁愿背弃当初的约定也要取小公主为妻,而拉莫尔竟然也喜欢上对方。

    拉莫娜遭到双重背叛,心伤之余恳求父母同意了火城大王子对拉莫尔的求婚,而她自己则表示以后要么不嫁,要嫁也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音城城主大约觉得亏欠了自己的大女儿,便同意了她的恳求,并在神殿大祭司的支持下,逐渐让她涉及音城的一些主要政务。

    这次拉莫娜前来九原,表面上说是为了通商,但实际到底为何,现在还没有透露出来。

    这可是九大上城第一次派遣使者前来九原,之前最高级的也就来了一个土城下属的中城势力沙海城,还是明显不怀好意。

    当然也有偷偷前来九原的上城人和其他势力者,但是他们都没有打出使者的名号,也很难进入内城。

    别看内外城城门守卫对行人不做检查,但他们对哪些是九原人,哪些是外人,分得一清二楚,不是一般两般的伪装者根本别想逃过他们的眼睛。而那些大势力中的人物来到蛮荒之地,大多也不屑于伪装,这就更好分辨。

    至于分辨方法很简单,除了眼熟,九原收纳的大多都是蛮荒之地的部族野人,这些人脸上大多都有部族刺青或其他标记,没有刺青等标记的也能从气质、说话口音、走路模样、外貌和装饰上看出不同。

    就像一般人都能看出谁是本地人、谁是外地人一样,这些受过专门培训的城门守卫眼睛更加毒辣。

    “大人!”一条高大的人影迅速接近少年。

    严默抬头对对方笑了下。

    原河无奈一声叹,走到祭司大人身侧低声道:“您怎么又不带护卫自己出来了?丁宁丁飞那两小子呢?”

    “你们都成了我的标志,带上你们,谁都知道我是谁,想随意逛逛都不成。再说,我不是还带了它们嘛。”严默笑指自己肩膀,就见一对眼熟的食肉蜂兄弟对大河振了振翅膀。

    原河看到红翅和飞刺这才放心不少,但他还是忍不住说道:“九风大人现在冬眠未醒,只红翅它们在您身边还是太少了。这次音城派人过来还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大人出来最好能多带点人,如果您有个什么,九原怎么办?”

    严默不想为难自己忠心耿耿的护卫头子,拍拍他的肩膀,答应他,“好,我知道了,下次出来一定最少带上两个人。”

    原河觉得两个人都少,在他看来最少也要带六个人,但他也不想太拘束祭司大人,连首领都说了祭司大人想怎样就怎样,他也不好太过,但他就是忍不住担心。

    “我家那两小子也都能用了,大的说今年想提前考军校,等出来就跟我一样护卫大人。”原河提到自己两个儿子,脸上露出一点笑容。

    “你家大的才十六吧?要不要再等等?”

    原河摇头,语气中透出不自禁的喜悦和骄傲,“他自己想考,而且他能力还不错,今早刚激发出神血能力,跟我一样都能控土,我也不指望他像首领一样厉害,只要他能成长到可以成为大人您的一面盾牌就行。那小子武力也不错,比我当初厉害,已经三级了。”

    严默若有所思,“这几年小孩子都吃得好、训练得也好,突破的人确实比以前多,也比以前早。”

    原河眼望少年,崇敬地道:“那都是因为大人您,如果没有您,我们九原怎么会有现在?”

    严默相似的话已经听过很多,脸皮早就厚了,红都没红一下,下巴抬抬指指前面,“这位公主来逛街?”

    原河沉声道:“大人,我过来就是要告诉您这件事,这位公主殿下也不知在哪里得到的消息,说我们九原有六级以上的骨器卖,她这次突然跑出来就是想看看我们这里是不是真的有卖骨器的。”

    原来是为了骨器。严默有种不出预料之外的感觉,想要九原战士强大,除了提高本身的各样能力,给他们配备强大的武器自然也是必须。

    他身怀炼骨族完整传承,如果不动手炼制出一堆骨器来武装自己的部落战士那才叫奇怪。

    前两年因为事多繁忙,他还腾不出什么手,这三年,尤其是这两年,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研制药物和炼制骨器上,因为有整个部落和蛮荒之地做仓库,又有人鱼族和矮人族的支持,他炼制出的骨器非常多,其中有品质较好的就作为奖赏赐给头领或者有功者,一般的会配给普通战士,而有些功能较为特殊或者比较差的,他偶尔会在城中摆摆地摊卖着玩。

    另外,他的几个弟子也都跟他学了炼制骨器的皮毛,可惜这玩意也许真的需要一定天赋,最后竟然只有一心想要进入特别战队的萨宇能炼制出一些简单的骨器,其他几个都不行。

    小黑也是人才,他魂力强大,严默想把他当祭司培养,他却只对打架充满无限兴趣,会走路后就成天跟着答答操练那些俘虏苦力。

    说个题外话,如今部落里的俘虏和苦力都归答答管理和训练,竟然也真的被答答训出一支意志坚强、打法却极为无赖的战队,而答答也因此上升为军团长之一。

    至于那个流出去的六级骨器倒是跟萨宇有点关系。

    自那小子开始炼制骨器,而且被肯定有天赋后,萨宇自己也变得特别喜欢折腾骨头,如今集市上很多流出的骨器都是他的练手品,这小子为此还让他妈硬是在自家店铺里隔出一块地方专门卖他炼制的骨器。

    因为这小子的练手品太粗糙,东西放在那儿很长时间都没卖出去,他妈要把他那些练手品清理掉并不愿再给他一块地方,他头大之下竟然跑来求他,让他炼制了几个镇店之宝放到他妈店里。

    他当时也是无聊,加上萨宇难得恳求他什么事情,也就答应了。那件六级骨器就是他交给萨宇的镇店之宝之一,那件骨器是一把弓箭,虽然达到六级,也可以镶嵌元晶增加威力,但其实这把弓箭是他给冰炼制的弓箭的不满意作品之一,其它不满意的都给他销毁了,只有这把还算可以给他留了下来。

    萨宇拿到这把弓箭和其他几件小玩意,兴高采烈地抱到他妈店里,也不知他怎么跟他妈说的,他妈竟然狠下心把这个正对战默学院大门的宝贝店铺都给了他——严默猜那小混蛋肯定是拿他做大旗了。

    原战后来知道这件事,干脆把这家临街店铺收归严默所有,另外补偿了一个更大的内城临街店铺给萨宇他家。

    严默懒得经营,就把这家店铺交给四小,刚才小黑进去的店铺就是由他们管理的那家。

    这家店铺现在在九原也变得相当有名,凡是有什么新鲜特别的东西,这家店铺总是第一个有,有时候一些特殊产品也只能在这家店铺买到,比如骨器,比如新出的纸张笔墨。

    闲话不多说,之后,那把弓箭因为要价太高,一直到去年底才被一名从南方来的游商高价买走,严默收了元晶币也没把这当回事,没想到事隔半年多,竟引来了音城的大公主殿下。

    “乌宸和叶星呢?他们不是负责这次接待这位公主殿下的吗?”严默开口。

    原河猜测,“他们应该已经收到消息,我想他们就快赶来了。”

    严默瞅瞅前面被带路、看起来更加华贵大方的拉莫娜殿下,“让他们直接带那位公主去他们店里,除了红盐、训练法和骨器,我们九原的好东西很多,比如瓷器、比如竹制品、比如新出的纸张笔墨等等。前三者有管制,不能随便交易,但这些可没有,都可以下大力推荐一下嘛,相信我们的公主殿下一定会被矮人族亲手制作的纸张而倾倒。”

    九原早就能制作纸张,但到近期才拿出来都是为了配合研制缓慢的矮人族,不过矮人族不愧是精于制作,他们花了五年多时间弄出的纸张,一出来就非常精美,还配套/弄出了硬笔和墨水,就连严默看了都挑不出什么刺。

    如今纸张已经逐渐在九原普及,但外面的各势力暂时还无人知道九原多了这么一个犀利的商品。

    原河点头,明白了严默意思,可他不放心祭司大人,很想让护卫上前守护。

    严默对他摆摆手,“放心,那位公主就算看到我也认不出我是谁。”他对外说这几天正在神殿祭神,到今天还没见这位公主。

    原河身负使命只好离开,原本散在周围的祭司护卫悄悄向祭司大人靠拢些许,但并没有靠近。

    严默也没在原地多待,转身就要走进战默学院。可是无巧不巧的,就在他刚要抬腿之际,就听到有人喊道:“首领大人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