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2章 章回38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五年时间可以让人改变很多。

    原战的改变在潜移默化中,周围日常接近和熟悉他的人,只会觉得他越来越具有首领的气度,在管理一个大部落上越来越游刃有余,并且变得让人看不出他心底在想什么,再加上他那可怕的不知有多深的战斗力,这让大家对他的敬畏心日益加深,原来敢和他勾肩搭背开玩笑的一些头领如今就算能开玩笑也不敢再对其随意伸出自己的手。

    熟悉的人都已如此,更不用说第一次见到他,或者久不相见不熟悉他的人,例如音城大公主,相隔五年再看原战,心神当即就是一震。

    之前,在音城城主大厅中的原战就气势不凡,但身为九大上城的上层人物们会对他产生一点戒备和一定肯定,却不会把他当作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大人物,顶多想蛮荒之地也许要出一个了不得的神血战士。

    五年后,通过游商和土城传过来的种种消息,拉莫娜再次想起当初对原战的猜测,她一直在寻找大气运者,她可以肯定自己不是,而这几年中天下变化最大的也许就要属这座名叫九原的部落,她不确定原战是不是就是大气运者,但她决定还是来一趟好眼见为实,正好九原有不少她和音城都想要的东西,而且听说拉莫聆很可能也在九原。

    她来了,见到原战第一面她就听到自己心中在疯狂喊叫:就是这个人!她要找的就是这个人!

    第一面,原战并没有怎么和她多说话,只让她好好休息,然后吩咐手下说隔天晚上举行欢迎的宴会。

    拉莫娜本来都准备打起精神和原战应对,听到对方如此体贴——从音城到九原的距离可不近,他们长途跋涉确实已疲累不堪,能有一天多时间好好休息,对他们绝无坏处,而且他们还可以趁此多了解一下九原,可惜拉莫聆不肯见她。

    这是第二面。

    拉莫娜休息了一天两夜,如今风采已完全恢复,她有自信在此时面对任何人。

    原战的身影一出现就无人可以忽视,三年前他曾长超过两米,整个人都长成一个肌肉大怪物,不笨重,且看着就特别凶悍,但这三年中,随着他神血能力再度提升,他的身高和体形竟然开始缩水,一年前基本定型。

    如今的他,身高约一米九五,身体上覆着一层看起来并不夸张,但只有严默才知道有多紧密结实的肌肉。

    这人仍旧不喜欢穿很多衣服,肌肤被太阳晒成真正的古铜色,一双大脚赤/裸着直接踩踏地面,下半身只简单围了一块坠感很重的布料,腰间却系着繁琐的腰带,脚上套着一只骨环,精壮的上身只在胸前挂着一条看不出质地的项链,手腕上则分别戴了两个造型古朴颜色墨黑的骨镯。

    他的头发依然很短,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和祭司大人都不喜欢留长发的缘故,九原人大多都是短发,尤其男性。

    他的脸……嗯,部落刺青依旧存在,一双狭长的眼睛掩起了曾经的狠毒与残忍,但除了极少数人,已无人敢与他正面对视。

    拉莫娜感到自己身体在微微颤抖,就好像她和对面走过来的高峻冷厉的首领产生了某种共鸣。

    这人的气势竟然已经与九大上城的城主相同,不,更超过,那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霸气,她在很多城主身上都没有看过。

    她身为音城公主在看到此人时都忍不住想要对他卑躬屈膝,更何况他人。

    这才是真正被神宠爱的大气运者应有的气势,甚至,也许这位就是她寻找多年、可以统一整个大陆的王者!

    可惜巫运之果至今不知下落,前面得到的人似乎找到的并不是真正的巫运之果,如果她能得到巫运之果就好了,加上这位大气运者,她一定能够实现她的理想,成为大陆的女王,让这片大陆变成所有人的乐土!

    拉莫娜两手紧握,眼看原战走近,一向冷静的她,眼中射出狂热之情。

    原战也看到了拉莫娜一行,因为这行人很显目,而且恰好挡住了他的路。

    原战就带了两名侍卫,对向他矜持行礼的拉莫娜公主点点头,脚步丝毫未停地与她擦身而过。

    拉莫娜愣了一下,她以为原战是听到她出来散步,特地过来陪同,而这在她想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眼看原战就这么从他们身边走过,甚至没有和她多说一句话,拉莫娜还没怎样,她带来的其他人却立刻变了颜色。

    “这位蛮荒之地的首领怎么这样?”

    “就是啊,他竟然敢对我们公主殿下如此不敬,不就是一个……”

    “住口!”拉莫娜转身,大气美丽的脸庞多出了一分威严。

    音城众人立刻闭嘴,全都低下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这里是九原,不是音城,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还用我教你们吗?还是你们忘了我来时对你们的嘱咐?如果下次再让我听到谁对其他部落有任何贬低讽刺的语言,那么那人也不用再留在我身边。”

    “是。”能被拉莫娜带到九原的人大多数都是她的心腹,对这位公主殿下也是心服口服,见她发怒,再也没人敢乱说话。

    拉莫娜不生气吗,她当然心里不舒服,但是她自认不是那种小鸡肚肠心胸狭窄的人,她对原战不是女子对男子的恋慕,至少现在还没有产生,所以她对原战对她的不重视只是感到不喜,但还没有到愤怒的地步。

    不愤怒归不愤怒,但到底意难平,拉莫娜喝止底下人乱说话后,下意识就转头看向原战走去的方向。

    就见那位首领大人并没有走出多远,很快就在一名头戴古怪帽子的少年身边停下脚步。

    那少年抬起头,对原战笑了下。

    从拉莫娜这里看过去,可以正好看到少年的模样,面貌算不上多好看,看起来像个老实孩子,皮肤倒是比一般人细腻,不像她见到的那些野人少年那般粗糙。

    少年身高与原战相差较大,站在高大的原战身边,衬得越发像个孩子。

    原战伸手摸了摸少年的脸,唇角似乎还带了一点笑。

    因为方位缘故,拉莫娜看不到原战正面,但只这一个简单动作就让她心中一沉。

    那种随意和亲昵感,证明两人绝不是陌生人。

    明明这个摸脸的动作也不算多出格,但拉莫娜就是觉得这两人的关系不简单。

    她不恋慕原战,但如果她想站到原战身边,最大限度的借用他的气运,却必须要成为他最亲密的人。而据她所知,这位年轻的首领至今没有娶妻也没有女奴侍候。

    那这个少年和原战到底是什么关系?

    严默看到原战的腰带,不自禁地笑了下。这是他早上恼怒这人昨晚瞎胡闹,给他胡乱缠的,目的就是要让他解不开来,所以才会看起来这么繁琐,没想到这人厚脸皮的竟就这么留到现在。不过,瞧着也挺好看的。

    原战身后的侍卫要给严默行礼,被严默眼色制止。

    “你早上不是说屁股疼腰疼浑身疼,怎么不到半天就跑出来了?”原战抬手,非要捏一下对方的脸蛋才开心。

    这个恶毒的骗子祭司,竟然骗他永远都是老头样,他都做好心理准备一辈子就和一个老头子在一起,结果对方不到一年就变回少年模样。

    想想当初黑水赢石等人知道这少年就是严默时的震惊与敬畏,咒巫老头快要高兴疯了的的兴高采烈,丁宁丁飞等人的无比喜悦,以及九原众人一脸的理所当然,每逢看到这张脸,哪怕已经看了五年,原战还是会手痒。

    虽然这混蛋说这是因为他祭祀了那些战魂,祖神才给了他恢复青春的奖励,但是他总觉得他被他家祭司大人给耍了。

    为此每当他想起这件事,每当他想到当初自己那不知该喜悦还是该愤怒的复杂纠结心理,他都会忍不住狠狠折磨一下他家祭司大人,哪怕被针扎、被食肉蜂刺也绝不放过。

    严默脸被捏疼了,一巴掌打开他的手,“你跑来干什么?部落里没事给你做了吗?不是说要从原来的矮人森林修条路到和红猿森林之间的盆地吗,和其他各管事人都商量好了?”

    有时候,严默觉得原战就像在身上装了专门侦查他的雷达,往往他在某处单独待上一段时间,只要那牲口没事,他都能嗅着觅着找过来。

    “这事不急,矮人答应给我们带路,我们只要在冬天前打通前往盆地的道路就好,不过他们要求我们每年购买他们纸张笔墨的量至少再增加三成。你去哪里?”

    “我是战默学院的校长,现在我就在学校门口,你说我去哪里?”

    同样占了军校校长位置的原战笑,牵起严默的手,“今天是学校的休息日,你也没有大课,去学校干什么?你对矮人的要求如何看?”

    严默讽刺脸,“别占了便宜还卖乖了,他们这时候只是还没有打通商道,别人也不知道他们弄出了这么伟大的产品,且他们就算知道这东西珍贵,也没有完全明白纸张笔墨出现后对这个世界的意义。你看吧,如果纸张一旦流入各城势力,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大量使者和游商包围矮人部落,那时候别说让我们多买他们的纸张,不减少原来的定额就不错。”

    “他们现在不是不知道嘛,就像你说的,我们交易一个新产品也承担了很大风险,何况现在又要再加三成。我听说矮人似乎知道疑似木元树的巨木下落,而且很可能就在那片矮人森林中。”捏捏爪子,似乎长了一点肉。

    严默眼睛亮了,“木元果树?你听谁说的?消息来源可靠吗?”

    原战点头,“应该可靠,有人经过那帮小矮子的房间门口,听他们偶尔提到的。”

    这还真巧!严默猜想原战很有可能派人把学校里的“留学生”全部监视了起来,否则哪有这么巧。

    “你是越来越向控制狂的道路一奔不复返了,霸主的通病?”严默低声呢喃。

    “可我控制不住你。”原战低头看少年,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他想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占有这个人,可是这根本不可能,他甚至都无法确定这人是否会一直留在他身边。

    严默感到危险气息,唰地抬起头。

    男人空着的左手再次覆上他的脸,细致地抚摸着,巨大粗糙的手掌张开,抓住他。那变得更加深沉的狭长双眼中有种求而不得的疯狂,可他明明就在他眼前。

    严默头疼,不知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太神奇,还是他说了谎,这人对他的占有欲和依恋一天比一天重,却也越来越不相信他。

    要知道六年前说的那个随口谎言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他当时一定会在开口前三思。

    原战用舔舐一样的贪婪目光看着他,“我变了,你的弟子们都长大了,咒巫头上的白发也变多了,你却没有任何改变,当我老的时候,你会不会还是这样?”

    严默在心中长叹一声,谈恋爱好麻烦,哄小情人更麻烦,他儿子丁点大的时候也没这么烦!

    “瞎想个屁啊!我又不是神,当然也会老,我只是长得慢而已,等再过几年你看吧,我一定不会比你矮多少!你老,我也会老。”

    “哼哼,是吗?”

    “别哼唧了,那位公主殿下看我们半天了,哦,她走过来了。”

    拉莫娜似随意地走到两人附近,并主动问候道:“战首领日安,听说今天是九原学校的固定休息日?我在住的地方也听很多人说今天他们休沐,他们都很高兴,似乎这样的休息日每五天就能轮到一次?我的属下听了都很羡慕,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改变,不知道您能不能详细跟我说说关于休息日的安排,也许我们音城也可以试着施行。”

    拉莫娜说起几个陌生词汇很流利,明显已经打听过这些词汇的意思。

    原战和严默一起看向这位公主殿下。

    拉莫娜的目光在严默脸上一扫而过,并没有多停留,似乎自然而然把少年排除在她和原战之外。这是她的资本,以她的身份地位,不是身份足够的人连让她留意的资格都没有。

    “拉莫娜殿下,我不知道同样的休息日安排放到音城会有什么效果,因为这些都是我部落祖神祭司赐给大家的福祉,有他在,我部落才会如此兴盛、强大、安宁和富足,就算大家不用每日干活也能有足够的食物。”原战淡淡微笑,粗犷却不野蛮。

    “请叫我拉莫娜。”拉莫娜浅笑盈盈,她深知自己的容貌对男性的吸引力有多大。当初那位火城大王子先看中的是她,可是她无意嫁人,尤其不愿嫁给一个看起来成就不会很大的人,所以她巧施一番计策,让那位火城大王子和她妹妹成了一对。

    当然,那位火城大王子本身条件不差、性格也不坏,否则她也不会让自己的小妹嫁给他。

    “拉莫娜殿下,这条街道还算热闹,如果您感兴趣,等会儿会有人来为您带路和介绍,我还有点事,如果您有看中的物品,我们不妨在今晚的欢迎晚宴上再细谈。”原战不耐和拉莫娜多纠缠,牵着严默的手就要离开。

    拉莫娜不想惹原战不快,微笑答应,同时像在此时才注意到严默,目光转向他,轻启朱唇问:“这位是?”

    原战低头看严默,骄傲道:“我的战魂契伴。”

    拉莫娜僵了一下,似乎没听懂。

    原战索性说明白,“他是我的伴侣,我男人!”

    拉莫娜,“……”

    严默:你让我以后怎么用祭司的身份和这位公主殿下见面?

    原战:就是要让所有会觊觎你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