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3章 章回38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拉莫娜心怀大志,自然不会因为这点震惊就大惊失色,哪怕她要很艰辛地克制脸上所有肌肉才能维持表情不变。

    她知道有很多战士和奴隶会和同性在一起,有的是凑合,有的是找不到女人,有的是兄弟情深发展到后来就不想分开,但她从没听说哪个大部落首领会有个男妻,一般只有一些野人小部族没有足够的女人才会这样。

    看这少年的年龄,也许他从小和原战一起长大,所以战首领就习惯的和他在一起了?

    部落的其他人怎么会同意?那位能让自己魂力具现的老祭司呢?他会同意一部落首领和个男人在一起?后代不要了?那么浓厚且还是双系的神血就不传下去了?

    拉莫娜想不通。

    此时,她迫切地想要见到那位据说正在祭神期间的老祭司,她想要探探对方的口风,想要知道对方对部落首领的任性行为是怎么看的。

    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名被神宠爱的大气运者,她真心不想就这么放弃,如果战首领对那少年只是一时宠爱,她还有机会,可如果这份宠爱不是一时的呢?

    拉莫娜叹息,总觉得自己前路坎坷。

    严默不像拉莫娜对他的刻意忽略,在发现拉莫娜主动走过来后,他就一直在暗中观察这位大公主的言行举止和所有表情。

    拉莫娜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但严默却从细微处察觉了对方的异样。

    这位公主也打算和阿战联姻吗?

    严默在心中摇头,不会这么简单,那毕竟是九大上城之一的公主,九原现在就算已呈现锐不可当之势,但自家人知自家事,他们部落才成立八年,无论是底蕴还是底下势力都才只有一个薄薄的底子,九大上城就算开始把他们放在眼中,但绝不会这么快就承认他们的地位,更不用说把九原提到和九大上城一样的地位。

    拉莫娜不管从表面看,还是他从拉莫聆那里了解到的,这都是一位具有大志向的女子,如果她肯甘于躲在男人身后,早就嫁到火城去享福,而不是努力遮掩了音城另两位王子的光芒,并不惜长途跋涉冒险来到不知究竟的蛮荒之地。

    那么她想从九原身上得到什么?还是她想从阿战身上得到什么?

    怔愣和无语都在片刻间,拉莫娜反应很快地对严默露出笑脸,“原来是战首领的伴侣,我是音城城主的女儿拉莫娜。”

    严默明白对方特意再介绍一次是想知道他的名字和身份,他也没遮掩,笑回:“公主殿下你好,愿祖神的光辉笼罩你。我是严默,九原祭司。”

    拉莫娜恍然,“原来是祭司大人,贵神殿的祭神仪式已经结束了吗?”

    “在今早刚刚结束。”严默奇怪,怎么拉莫娜的表情这么镇定?当初就是知道他会变年轻的咒巫看到他的变化后也啊啊叫了半天,更不用说其他人。

    拉莫娜自然镇定,她压根就没把严默和当初见过的老祭司当成一个人看,她不清楚九原神殿构成,想当然地以为九原神殿也和其他众城势力一样有好多位祭司。

    她甚至想到会不会就因为这名少年是一名祭司,也许就是那名神秘又厉害的老祭司的弟子,所以那位老祭司才没有阻止战首领和这名年轻的祭司在一起?你看,少年叫严默,和那位默巫的名字多像,一听就是继承了那位默巫的传承者。

    拉莫娜心中震动,一时想到很多阴谋论。

    双方客套几句,路上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恰好乌宸和叶星赶来,原战和严默便把这位公主交给两小接待,拉莫娜特地确定了今晚祭司也会出现,笑着目送两人携手走入战默学院。

    严默摸摸下巴,“你说那位公主殿下是不是把我当成另一个祭司了?”否则怎么会明明看到他,还特地询问晚上是否能见到那位默巫大人。

    原战放慢脚步,对向他们行礼的学生很随意地挥挥手,“反正她晚上就会知道。”

    战默学院的学生们微带激动和崇敬地对两人行九原礼仪,他们每一个人都猜出了斗笠少年的身份,能走在首领身边,且和首领如此亲密的,除了他们伟大、仁慈、受祖神宠爱、也许永远都不会真正衰老的祭司大人,还能有谁?

    严默也对这些孩子淡淡微笑。这可都是九原的未来和希望,他们受学校熏陶,除了获得的知识以外,势必也会比他们的父母辈对九原更加有认可感、归属感和荣耀感,对他和原战的忠心也将在刻意洗脑下逐日加深,直到忠心变成不可动摇的信仰。

    五年前,他原本打算成立类似教会的组织,但经过再三考虑,而他本人对权力也没有欲/望,且希望嘟嘟和巫果出生后能有更纯粹一点的生长环境,他终究提议正式成立一座全年龄全学科的学校,而他将出任校长,并且以后每一位九原祭司都将出任战默学院校长一职。

    原战听他说了成立学校的各种好处,两年后就让九原又多了一座军校,由原战出任校长,并规定以后九原军校的校长只有九原首领才能担当。自此军中不再有童军。另,初期,所有战士在非战期都必须半日操练,半日到军校上课,并每五天一轮,把上课改成实际操作,也就是要到田间耕种开垦荒地修建房屋道路下水道等。

    目前军校仍旧是由战士组成,但逐渐这些成年战士都将走出军校,不过就算他们离开军校,非战期间仍旧会维持半日操练半日学习劳作。因为祭司大人说了,考虑到众战士一旦服役期满,或者因伤退役等,没有一技之长将无法很好的生活,所以在服役期间不妨多学点知识。

    众战士不觉劳苦,反而觉得祭司大人很为他们着想。

    至于所谓的服役期也是九原新出的新规定,规定凡是年满十八周岁以上的男女都必须为部落而战,且不准代替、不准交易、也不能用物品或元晶币抵役,偏偏部落也不是什么人都要,会经过一定挑选,倒激得九原的少男少女们以被选中参军为荣。

    这也是军校为什么会被定为十八岁入学的原因,现在的九原军校门槛很低,只要是被选中服役的战士都会拉到军校里进行再教育。

    但严默知道这只是过渡期,等以后九原兵源充足,且大多数九原的小孩都在战默学院上过学,已经打下比较好的基础后,军校作为特殊类别学校,其门槛也会随之提高。

    虽是休息日,但这两位能偷得半日闲就算不错,中午用过饭后,两人就一直忙到傍晚。

    九大上城之一的公主亲自作为使者来访,对于现在的九原确实算得上一件大事。

    这次接待晚宴的规格也很高,几乎所有能抽出空的营级以上管理人员都来了。

    “呜——”悠长响亮的号角声响起。

    所有人,不管是正走向议事大厅,还是已经到达议事大厅的人全部抬头向外看去。

    已经走进议事大厅后花园的严默站住脚步,抬头望向西南边,“看来,我们又有贵客来了。”

    原战面色阴郁,眉角微挑,“只怕来者不善。”

    “我倒是好奇他们怎么会来得这么巧,全部集中在这几天。咒巫他老人家回来了吗?”严默最后一句问的是身边的丁宁。

    丁宁回答:“还没看到咒祖大人,不过根据他让英招传回的消息,应该就在这两天。”

    原战看他表情,问:“你想到了什么?”

    严默眉头轻皱,“师父走之前曾跟我提到九大上城每十年会聚会一次,今年的上城聚会正好就在巫城,他说要带我去一趟见几个人,他这次出门就是去收集一些必要东西,而那个聚会时间就在近期。”

    “你怀疑音城和这刚来的贵客的目的与九大上城每十年一次的聚会有关?”

    “我不知道,只是他们来的时间太巧。九大上城聚会据师父说就是炫耀显摆他们的最高武力和压箱底的实力,大家在那时候都会拿出一些压制彼此的东西,也会做一些大宗交易,包括物品、土地和土地上的部落。”

    原战冷笑,“他们倒是聪明,用这种方法减少损失,维持长久统治。”

    严默耸肩,“师父说他们打怕了,不过也幸亏这个十年一次的聚会,这么多年来才没有大型战争发生过。”

    原战看得很清楚,“可同样,别的势力想要出头也会更难。”

    “不错,九大势力一起联手压制你,你再厉害能比得上九座上城相加的力量?”

    两人对看,他们想到了拉莫娜来的目的不简单,但说不定情况可能比他们想的还要复杂。

    “你猜,这个时候赶来的贵客会是谁?”严默笑。

    “猜对了我有什么好处?”原战表情也很轻松,五年前他就不怕他们,五年后,他更不会忌惮这些上城势力。

    严默踮起脚,勾勾男人的下巴,“帮你刮胡子要不要?”

    某牲口根本经不起撩拨,手一张就要把人抱入怀里揉搓,“要,要天天帮我刮。”

    “美得你!”严默飞快转身,顺便打开他的手,“客人来了,别闹,乖。”

    原战会乖吗?

    首领侍卫和祭司护卫看着两位老大你抓我一下、我拍你一巴掌,玩着如此幼稚的游戏,偏偏两人脸上还能保持着严肃庄严的表情,全都表现出一副我什么都没看到的忠心模样。

    三长三短的号角声表示贵客来临,且贵客主动揭示了自己的身份,没有随便乱闯。

    不久,骑着英招飞回来的斥候传来消息,贵客自称来自九大上城的土城,这次前来是想与九原化解仇恨重新建立良好关系。

    原战冷笑三声,亲自迎出了城,不是他重视这批土城来客,而是怕这些家伙背着他搞鬼。就如严默所说,他一个人强大,不代表九原整体都经得起一个超大势力的全力折腾。

    拉莫娜也接到消息说晚宴要稍稍推迟,听说新的来客来自土城,她当即就皱起了眉头。

    “我哥还是不愿见我?”

    侍从低下头,忏愧地道:“是。”

    “你再去见他一次,就说事关整座音城的发展,还有……他亲妹妹的终生幸福。”

    “是。”

    拉莫娜原地走了两圈,有点后悔没有利用好之前的两夜一天时间。她万万没想到土城也会跑来,而且就比她迟了两天。

    她原本想先和原战培养一下感情,能提高对彼此的好感度最好,如果原战能对她有意,她再提出她的来意就不会很突兀,可现在……

    严默也没想到他会再次看到那张熟悉到他生理厌恶的面孔。

    他讨厌拥有这张脸的蛇胆,不想再看到这人,但也因为这张脸,他又希望这人能活得好好的。这种矛盾心理让他刻意把蛇胆这个人给埋到记忆深处,哪想到对方这么不识相,非要跑到他面前找存在感。

    五年过去,蛇胆也有了改变,这人的举止多了几分手握大权的自得与骄矜,只不过表现得没有那么明显。可无论看他的衣着饰品还是他的说话语气,都能感觉出对方那种我为人上人的故作谦虚感。

    严默看到这人就想大巴掌呼上去,最好把那人脸上的假笑和算计给打飞掉。

    蛇胆是这次土城使者之首,他竟然在短短五年中晋升到土城神殿第三大祭司之位,原来需要他巴结的巫眼现在只能跟在他身后,跟蛇胆说话都一脸小心翼翼。

    蛇胆跟拉莫娜不同,他带来了大量侍卫和奴隶,不过九原没让这些侍卫进入九原城,只让他们在附近村庄临时驻扎。

    蛇胆竟也没有表示反对,他身边还有一位贵人,带着面纱,身形苗条、秀发如锦,身上带戴着一些贵重的元晶饰品,土城其他人对这名贵女也十分尊重。

    原战迎来土城众人,他好像也忘了和土城堪称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坐到台阶上的上位后,笑请土城使者在拉莫娜等人对面坐下。

    等所有人入座,严默才缓缓而来。

    “咚咚咚!”三声鼓声,全厅皆静。

    一名侍者脸绽光辉,无比荣耀地喊道:“祭司大人到——”

    原战第一个起身,其他九原人凡是坐下的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部站起。

    拉莫娜和蛇胆作为客人当然也不能只是坐着,不管他们心中如何想,也都起身迎接。

    严默身穿一看就非常高大上的祭司服侍,手持骨质权杖,身后跟着四个弟子和一众护卫,慢慢走上台阶。

    四小对严默行礼后走向台阶下他们的座位。

    祭司护卫则分别走到台阶后方。

    原战伸出手。

    严默挑眉,嘛意思?但还是也伸出自己手腕。

    原战握住他的手腕,如引领一般,把他牵到自己身边。

    首领的位置旁,有一个同样的桌位,两者完全并排,大小也完全一样,只上面雕刻的花纹不同。

    两人并没有立刻坐下,严默举起权杖,虚虚一点,庄严地微笑道:“祖神光辉与你我同在,愿祖神庇佑我等。”

    九原人一起行礼,“谢祭司大人赐福!”

    原战这时才挥挥手,“坐吧。”

    众人这才落座。

    拉莫娜有点失态,她在侍从提醒下才没有比他人慢太多的坐下。

    这名少年祭司怎么能参加如此规格的宴席?

    不,作为祭司他参加不奇怪,但他怎么能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坐在首领身边?

    那明明应该是首领夫人的位置!

    还有,那位老祭司呢?这么重要的场合他为什么不来?

    比起拉莫娜,蛇胆的反应要更看不出来,但他同样看着少年微微眯眼。

    而他的想法也和拉莫娜差不多,都在奇怪那名老祭司怎么不出来。

    呵呵,那老头终于被厌弃了吧,就算是祭司又怎样,怀着那么恶心卑劣的念头,这原战能忍受他很长时间才怪!

    那老头不出现,想来应该是被取代了。

    蛇胆以己推人,总觉得原战在让身边少年取代那名老祭司时肯定使用了某些不能明说的邪恶手段,但一定做得很干净,否则咒巫不会毫无反应。

    其实蛇胆也不确定那老祭司是不是还活着,但根据音城和其他地方传来的消息,当初原战没死,那老祭司九成也还活着,不过现在见不到他,想来还是被弄死了,呵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