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4章 章回38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般这种宴会很少有人是冲着吃来的,但随着一道道菜肴被端上各人的矮桌,饶是自认吃过很多奇食珍品的蛇胆和拉莫娜都不禁为眼前的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食物给吸引住目光。

    首先是装着这些食物的用具,拉莫娜来了两天,已经知道这种特别美丽平滑还带着光泽的用具叫做瓷器,她第一眼看到瓷器时就特别喜欢,也想过要把这种瓷器当作交易物品之一。

    蛇胆见过陶器,可再制作精美的陶器也不如眼前透露出元晶光泽的美丽器具,但他脸上不见对瓷器的惊叹,心中却已经做好无论如何都要弄到这种器具的炼制方法的打算。

    九原众人一直在留意这两帮上城贵客的表情,不是人人都能做到像蛇胆这样不动声色,有人见到瓷器,不由自主地发出惊叹声,九原人听到、看到,那心中的骄傲感和得意劲就甭提了!

    上位的原战抬手,“九原目前食物不多,又是初夏,只有这些能够待客,但贵在制作手法乃是我部落祭司大人在梦中得众食之神指点,以特殊的祭祀手法祭祀食物,让食物最大程度地保持了魂力和它本身的能量,食用时会更觉鲜美,并对身体也有不少好处。”

    其实不用原战解释,两城使者看着眼前的食物已经不觉得它们只是简单的食物,就算他们来自上城,可他们的食物主要还是以煮和烤为主,平时能吃饱就算富足,根本没有什么太多花样。

    可这个他们意想中的蛮荒部落不但拿出了宛如月亮石一样美丽的新盛物器具,那些碗盘中装着的食物也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煎炸蒸煮炒、炝爆刷闷煨、卤风腌熏冻……

    九原五年来改变的何止武力和势力分布,有一个曾吃过无数美味的祭司大人,在食物逐渐丰余后,他又怎么能忍得住日常翻来覆去地只有煮肉煮菜和烤肉水果?

    于是某天在祭司大人于新建的神殿中祭神出来后,他告诉大家,祖神为了奖励自己的子民,特别派来一位众食之神向他传授了各种食物的新制作方法,从此以后九原子民将会品尝到各种只有众神才能尝到的美味。

    为了让大家长期得到这种激励,严默一开始并没有把所有他知道的做法说出来,而是隔段时间就以奖励和赐福的名义说出新的烹饪方法。

    这位大多数复杂菜肴都不会做,但只说手法却怎么都能说出一点,他只管把新烹饪手法传下去,至于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他很乐见其成。

    而随着部落扩张,发现的各种新作物越来越多,调味品自然也丰富起来。像孜然桂皮八角、葱姜蒜等物基本都已出现,调味的口味也从单纯的咸味发展出酸、甜、麻辣。

    酸味不是来自醋,而是被现在的矮人部落发现了一种生长在他们住地周边的果物,这种果子颜色发黑,只有指甲盖大,一长就一大嘟噜,吃起来不好吃,但榨出的汁水稍经发酵就是天然醋汁。

    严默偶尔在矮人送来的交易物中发现这种果物,问询指南后确定了其作用,现在部落里已经把这种果物当作农作物之一在周边种下,并给其取名醋果。

    话说回来,看到这么多珍馐美食,包括拉莫娜和蛇胆在内,两城使者都不敢随便动手,他们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吃才好。但他们又怎么愿意在一群曾经的野蛮人面前表现出他们的无知,所以两城使者明明口水已经泛滥,可还是忍住没动手。

    可是他们真的快要忍不住了呀!他们可以努力克制自己不去看,但那复杂的从没有闻过的各种香味也在往鼻孔里钻。祖神在上,这真的不愧是众食之神传下的神食制作方法,可怜他们如果不紧紧闭上嘴巴,里面囤积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哦,这些可恨的九原人,为什么还不赶紧动手?我们看你们吃了,才知道要怎么下手啊!

    二猛对着拉莫聆挤眼睛。

    拉莫聆看着对面做出庄严模样的大妹,很没兄妹爱地弯起唇角。他不恨这个妹妹,但也说不上喜欢。他这位大妹不像另外两个兄弟经常找他麻烦,但也没帮助他什么,甚至对他还有点避讳,平日能不接触就不接触。

    他没指望过这位大妹利用她和大祭司的良好关系伸手帮他一把,如今他自然也不会利用他在九原的地位去帮助这位大妹成就她的目的。

    二猛凑到拉莫聆面前,低声表示:“你妹长得挺好看,她嫁人了没有?”

    拉莫聆对于这位色胆奇大、几乎对主动上门者来者不拒的友人很是无语,“她眼光很高。”

    二猛像是听不出他的言下之意,兴冲冲地问:“你觉得我怎么样?”

    不等拉莫聆回答,他又自言自语道:“老大似乎想找人和亲,我觉得他会找上我,虽然我现在还不太想找个婆娘管我,但为了让九原多一个上城盟友,我……可以牺牲自己的自由,还好你妹长得不错。”

    如果不是拉莫聆和拉莫娜关系不是很好,而且他也比较了解二猛,只二猛这句话,任何一个兄长都会想要暴揍他一顿。

    “我觉得拉莫娜看上的人不是你。”拉莫聆直接挑明。

    猛嗤笑,“我知道,她看中了老大是吧?那些想和亲的公主想嫁的都是老大,但问题是老大属于咱们祭司大人,他要是敢找女人,祖神肯定会罚他变成天阉。”

    拉莫聆扫了眼上位的原战,他总觉得对方似乎听到了他们的低声交谈,“……是吗,我觉得祖神会先惩罚你,一个月够不够?”

    猛警惕地看向他:“你刚才那是诅咒?你是不是跟咒巫大人偷偷学了几手,我怎么觉得你平日诅咒我特别灵验?”

    “他如果真诅咒你,一定会让你变成女人。”

    “原冰块,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冰没有理睬二猛,眼睛一直看着离他们座位不远的土城一众。

    拉莫聆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那名端坐不动的面纱女子,意义不明地怪笑了两声。

    原战看前菜上齐,习惯性地把右手握拳放到心口,垂眸。

    严默也做了同样动作。

    在这两位的带头下,大厅中的九原人在动筷子前——祭司大人说用筷子可以训练手指的灵活度让人变得更聪明,大家全都齐声低赞道:“感谢祖神赐予丰美的食物,感谢众食物的贡献,我等必将不会浪费。”

    两城使者一起看向拉莫娜和蛇胆,两人见赞美感谢的是祖神,也没人敢得罪祖神,随也都跟着复述了一遍。

    九原人拿起了筷子,两城使者又僵硬了一下,这制作精美的两根木条要怎么用?

    妈蛋!他们明明是上城使者好吗,最高贵的上城使者!明明应该是他们教导这些野蛮人的用餐礼仪,明明该是他们的风度气质震慑住这群野蛮人才对,怎么现在搞的他们才像是从野人部落来的?

    拉莫娜和音城人还好一点,他们好歹已经来了两天,亲切热忱的九原侍者已经向他们解说过筷子、调羹的用法,他们就算使用不熟练,也不至于在这种场合出丑。

    可土城人刚来就被带进这座大厅,他们连整理一下衣服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可能知道筷子怎么用,偏这两根木条看九原人用起来简单,怎么他们抓起来就怎么都不对劲?

    原战能让土城人坐进大厅参加宴席就已经觉得自己很大度,哪会好心地给他们安排专门布菜的人,说实话,他巴不得这些土城人出丑才好。别以为他没注意到这些土城使者在进入九原后想要装作鄙夷却又充满贪婪的目光!

    严默才不管暗底下的波涛汹涌,说了不浪费那就不浪费,别看他是九原地位最高的祭司,平时和原战在一起也就是四菜一汤,唯一的好处就是不限量,因为某人特别能吃。

    九原现在虽然说得上是不缺食物,可因为地理条件限制,他们的作物大多都是一年一熟,如果不是开垦的荒地比较多,还不一定能供应上近两万人的食物。就因为这点,他们才把主意又打到那个位于九原西边、两个森林之间的盆地上。

    两人已经事先去看过那个盆地几次,那里三面环山,一面环水,里面温度适宜、空气潮湿,占地极广,且湖泊众多,是个再理想不过的种植基地。

    如果把这个盆地开发出来,他们不但可以开一条陆路,水路也很方便。

    严默心里想着事情,就没怎么留意原战如何待客。

    两城使者看九原人都已经开始享受美味,他们也立刻迫不及待地想要下手,音城人还好点,吃得慢可怎么也吃到嘴里了,但土城人刚想动手却发现他们的第三大祭司蛇胆大人动都没动,当下其他土城人也犹豫了,已经抓起筷子的也不得不慢慢放下。

    是要脸面还是满足口舌之欲?这真的是一个要命的纠结问题!

    九原人放得开,大家吃吃喝喝,跟平日一样彼此交谈,有的处得好的干脆把自己的小桌子搬到一起,大家凑在一起说话。

    乌宸和叶星年纪虽小,却已经被锻炼得十分圆滑,两人特地过来陪同音城使者,跟他们介绍各种食物的名称、作用和吃法,就是没说做法。

    音城人有乌宸等人陪伴,面子里子都有了,也不觉得被排斥在外,和乌宸等人边吃边聊,也算开心。

    而与整个热闹大厅截然不同的是坐在音城使者对面的土城使者一群。

    蛇胆不动,其他人都不敢动,哪怕周围传来的香味诱惑得他们不住吞咽口水。

    蛇胆像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随手抓起一枚果子把玩,并放到鼻前嗅了嗅,随即扬首对上位的原战微微一笑,提高声音道:“战首领,我怎么没有看到那位默巫大人?”

    大厅中奇怪地一静。

    严默放下筷子,接过旁边侍者递过来的布巾擦了擦手嘴。

    冰和丁宁丁飞几个知道详细的,看向蛇胆的目光都带了点说不出的嘲笑和骄傲。我们默巫大人就坐在你上位,可惜你一双凡眼根本看不出来!

    答答直接就是“嘿嘿”两声,那声音听着可气人。

    这也同样是拉莫娜想问的问题,她见蛇胆问出,也放下没怎么动的筷子,看原战如何回答。

    原战并不太喜欢用筷子,他更喜欢用手抓着吃,但每次他直接动手,他家祭司大人就用筷子敲他手背,久而久之,他也用习惯了。

    用筷子插起一块肥嘟嘟的红烧肉,原战张大嘴巴一口吃下,等蛇胆快等得不耐烦了,他才慢腾腾地道:“你们土城什么意思?我们默巫就坐在这里,你们却视如不见,这是看不起我们九原,想要挑战?既然如此,你们来了也就不用……”

    “战首领!”蛇胆哪能等原战把这段话说完,“我眼睛没瞎,那位默巫大人在不在,我不至于看不到,你说默巫就在这里,请问他到底在哪里?”

    九原人发出喧哗声,很多人对土城人都怒目而视。你娘!我们祭司大人就坐在首领旁边,你还问他到底坐在哪里,你故意的是吧?还说自己眼睛没瞎,你这都瞎到什么程度了!

    大厅中友好和谐的气氛顿时改变,不少九原将领直接站了起来。

    土城人也刷的一起站起。

    蛇胆不想弱了气势,也慢慢站起身,面对上首。

    冰忽然冷笑一声,“你眼睛是没瞎,只是你这种不得众神宠爱的祭司又怎么能看出我九原最伟大的祭司之真面目。他哪怕就站在你面前,众神不想让污秽的人看见他,那你就永远也看不见!”

    土城人大怒,“大胆!你一个蛮荒部落的野人竟然敢侮辱我土城的大祭司!”

    “野人?你们连筷子都不会用,连众神赐下的众多美食都没见过,也敢自称上城?别给你们的神脸上抹黑了,你们祭祀的真的是大地之神?还是大地之神早就放弃你们,不接受你们的祭祀了,否则你们怎么会祖神祭司默巫大人和真正的大地之神血脉就在眼前也认不出来?”冰这家伙平常不说话,一说话就能把人毒死。

    二猛鼓掌,唯恐天下不乱地拍桌子:“说得好!”只要冰说的不是他,他还是很欣赏冰的毒嘴的。

    土城众人气得浑身发抖,他们中不少人作为使者之一出使了不少地方,只见过那些势力对他们毕恭毕敬,恨不得跪在地上舔他们的脚趾,就是平级的其他上城,见了他们也会以礼相待一点都不敢怠慢,像九原这样对他们故意炫耀、故意挑衅、还鄙视嘲讽他们的部落,真还是第一次见到。

    可骂他们是野人,他娘的他们穿的、吃的、用的、住的竟然比他们这些上城人还好,如果不是气急了,他们还真骂不出口。

    直接开打吧,他们的蛇胆大人还没有给出指示,当真是憋屈死了。

    土城人以为现在就很憋屈,但他们不知道憋屈的还在后面。

    蛇胆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的目光还是对上了坐在原战旁边的少年。

    严默对他温柔一笑。

    蛇胆与他的目光对上,那双眼睛……!

    “你就是那个老默巫?”蛇胆来到九原第一次控制不住地变了脸色,他的语气中充满不可置信。

    “蛇胆大人终于认出我们的祭司大人了吗?”原战吃完自己面前的食物,把严默面前剩下的一起转移到自己面前,他和严默用的是同一张桌子。

    “不可能,你当初明明是个老人,我见过你好几次,你不可能装出那种样子。”这个震惊太大,蛇胆在这一瞬间想得太多,思绪都有点错乱。

    拉莫娜也惊诧至极地抬头看向上面的少年,当初那位默巫灵魂具现时的模样并不清晰,但土城传来的消息都说那是一名老人,她也下意识地以为这么厉害的祭司肯定是一名年纪不小的老巫,哪想到这位的真实面貌会如此年少。

    拉莫娜终是没有见过严默年老的模样,而且有个活了两百年也依旧青春的蓝音大祭司在身边,她对严默的真实模样倒还不是特别震惊。

    可蛇胆却完全不同,他可以肯定当初见过的老巫没有丝毫少扮老的可能,而且严默和其他长寿不老的人不一样,他不是一直维持着青春样貌,而是返老还少!

    蛇胆下意识地想抬手摸自己的脸,临时反应过来忍住。

    可他的心情却激动如狂风卷席的大海,这个默巫一定掌握了什么特殊的秘法,也许就跟他染指原战有关。他也曾听说过有些众城的贵族和祭司相信与年少者交/配可以获得对方的精神气,看来这种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只是他们没有掌握正确的方法。

    如果他能得到这种获得他人生命力的方法,他岂不是不用担心会变得衰老,也许他能像某些传说中的半神一样长生不老。

    蛇胆目光带上滚烫的热度,看向原战。

    这个人一定是关键!

    此时,蛇胆没有注意到,就站在他一边的巫眼看着上位的原战,竟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他想开口和蛇胆说什么,但他张了几次嘴唇,都没能说出一个字。

    他的神血能力是八级,他能看出八级以下所有战士的能力,如果是九级,他无法看出,但凭经验也能感觉出来。可上面那个人,他不但什么都看不出来,还感到了由衷的恐惧,那是一种对超越自己太多的力量的本能畏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