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5章 章回38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蛇胆盯着原战,心中念头数转。

    巫眼在震惊之下又下意识地看向原战身边的少年祭司。

    严默不知巫眼能力,当他发现蛇胆不再看他,而是用一种奇怪并贪婪的目光看向原战后,心中有点莫名其妙。他还以为蛇胆会继续追问他。

    虽说他其实并不太希望让除九原以外的人知道他的面貌变化,但九原人都把这个当作骄傲,恨不得宣告天下他们有一位极受祖神宠爱的神祭司——青春永驻长生不老算什么,我们的祭司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力做赐福,可以与祖神直接对话,哪怕被祖神惩罚变老那也是极度荣耀!你们的祭司谁能这样?

    对,九原人骄傲的就是他们的祭司大人可以与祖神直接沟通,而他身上的变化和他传授给九原人的知识就是证据。

    骄傲,但也惧怕,这是一种由极度的崇敬生出的畏惧,一位真正肉眼可见可以与祖神沟通的巫者,那几乎就是神的化身,当初亲眼看到祭司大人浮在半空跳祭祀之舞的人之后看他们的祭司大人都恨不得跪舔他走过的道路。

    他们也许愚昧,但也并不是真就那么好骗,如果只是浮在半空那并不算什么,但当时凡是参战的战士都真实感受到了,他们的祭司赐予了他们无数勇气、为他们增加力量,并给与他们不死之身,而敌人却如软了骨头,这才让他们打赢了那场悬殊很大的侵略战。

    更何况祭司大人在河边又跳了第二场祭祀之舞,当时在场的战士都看到了异相,有些战死的九原战士亲友在那天那个时刻也都说看到了战死的战士回来向他们托梦,且有好几位托梦的战士都亲口说了祭司大人就在他们身边。

    这些赤/裸裸的、几乎大多数人都能感觉到且能看到的神迹,与之前的各部族巫者施展的简单手段,那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的区别,就是傻子也能感觉出两者的高低之分。

    用九原人的话来说,其他祭司巫者就好像九原的苦力,而他们的默巫则是最受宠爱的弟子。

    对于九原人这种暴发户般的炫耀心情,严默能理解,也不想阻止他们,他现在正是培养这些人的坚定信仰的时候,低调暂时还不适合他。

    由于这种我有你们没有的炫耀的心理,现在严默连示意都不需要,所有九原人走出去都会特别主动地跟其他部族部落的人提到他们的伟大祭司,宣扬他的能力和做过的各种神迹,只要部落同意可以说出去的,他们恨不得翻来覆去说上无数遍告诉任何一个见过的人。

    “都跟你说了,我们的默巫受祖神宠爱,是真正的祖神祭司,从老变少算什么?”装备营负责人穆长明一脸你们城里人真没见识的表情嘲笑蛇胆,他们都是被严默赐福过、亲眼看过他两次从少变老又变回来的人,对他们来说,祭司的变化是真的再普通不过。

    因为这些城里人的没见识,九原人看他们祭司大人的目光也更加火热。看!我们的祭司大人多厉害,连那什么九大上城的祭司都没他的本事。

    更有些人想,哼哼,九大上城算什么,只要有我们的首领和祭司大人,我们九原迟早会变得比你们更强大!

    蛇胆怀有特殊目的而来,这让他对九原人的反应接受度很大,哪怕心里再不爽,他都能笑出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份忍耐力,他也不能在短短五年内,从一名中城祭司爬到土城神殿第三大祭司之位。

    可其他土城人却没有这样深的城府。

    眼看土城人受不了刺激,一副要跟九原人决斗的模样,严默终于再次开口:“我就是我,我身上的所有变化不过是祖神对我的考验。神即是魔,魔即是神,他们可以祭祀、可以恳求,但他们并不会因为人类而慈悲,作为祀神者,我们这些与神最接近的人想要借用神的力量,又怎么可能不付出一点代价?”

    蛇胆眼神微变,不是因为严默说神魔一体,因为现在普遍观点都是这样,没有人傻到认为神就是仁慈的、向着人类的。他变色的原因是他也是祭司,可是至今他还没有聆听过真神的声音,更不用说见过他们,他不敢否认神的存在,只能认为自己的能力还不够高,传说大祭司是可以与大地之神沟通的,难道九原这个不知年龄的神秘祭司也真的能和神直接沟通?

    如果真是这样,他最初和现在生出的两个目的不是很难达成?

    但很快蛇胆又想到:那又怎样呢,很多部落的巫者也都说自己能与神沟通,可他们的部落被杀光、被兼并,也没见他们的神出来报复,就是古老三城当初打成那样,也没见众神出现。他其实并不需要忌讳这人和咒巫太多,何况他的来意对九原绝无坏处。

    “我这次来,有重要的事情与九原的战首领相商。”蛇胆故意扫了一圈大厅众人,用表情告诉原战这里不是适合谈话的场所。

    拉莫娜哪会让这名后来者抢先,当下也微笑道:“我们音城的提议,不知战首领和默巫大人考虑如何?”

    音城人并没有和两人提议任何事,他们这两天以休息为足,直到今天才再次见到两人。

    但原战和严默都已修成/人精,听拉莫娜这么一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原战顺着她的口气道:“公主殿下所提之事事关重大,不妨再次说出,让我九原的其他头领也听一听。”

    “头领留下,乌宸、叶星、拉莫聆也留下,其他人退出。”原战挥手。

    当下大厅中没有点到名的非主要管事人全部退出,侍者进入大厅用最快的速度把大厅收拾干净。

    可怜土城人以为自己运气好正好碰到一次宴会,可进来后他们就只能看和闻,连水都没喝上几口,如今他们面前完全没动过的美味佳肴就这么又被端下去,如果不是心中怀着对九原人的愤怒,说不定真有几个人能干出打包的事。

    大厅中气氛再次改变,这次变得严肃多了。

    座位也有改变,因为两城使者人多,且地位相当,就仍旧让他们面对面保持没动,留下的九原各位则集中到一起坐到最下首,正好面对上位的原战和严默,换言之,大家重新落座,围成了一个不规则的长方形。

    侍者送上清水,全部安静退下,只留下保护的战士。

    原战开口:“现在你们有什么事可以说了。”

    蛇胆不等拉莫娜开口,目含深意地道:“我土城要提的事非常重要,并不希望他人在场。”

    拉莫娜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音城同样。土城众位刚来,不如先去洗洗尘土?”

    土城、音城双方怒视。但同时又觉得丢脸,他们两座上城,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蛮荒部落,当着该部落面做出争抢姿态。

    蛇胆忽然轻笑,“拉莫娜公主,其实我们的来意都差不多,不如敞开说?”

    拉莫娜忽然也不再争抢,同样客气道:“那不如你们先说?”

    蛇胆手指轻敲手背,竟没有拒绝,他抬眼望向原战,“战首领,我土城花了五年时间才找你们九原在哪里。”

    原战根本没有被这个小小威胁所动,“正好,我也一直都想再次拜访土城。”

    蛇胆轻笑,“九原虽与土城相距遥远,但是土城下属的下城罗却城却就在蛮荒之地边沿,从他们那里过来要比土城近了一半路途,同样中城之黑土城离九原也不算太远。战首领可知只黑土城及其下属势力就有多少战力?”

    原战表情微懒散,“我正等着你告诉我。”

    “如果只说三级以上战士,不会少于五万人。而神血能力达到六级以上的神战士则有近百人。不知九原战力比之如何?”

    九原人怒,这是在威胁他们吗?战就战,他们不怕!

    原战却突然咧嘴一笑,“我干嘛告诉你?”

    九原人好几个都发出吃吃笑声。

    严默就好像厅中发生的事都跟他无关一样,从腰包里掏出一根经过初步炼制的骨头开始用小刀子慢慢雕刻。

    蛇胆脸色不变,改口赞叹道:“初见九原。我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一座受大地之神光辉笼罩的部落,就是我们土城下属的一些中下城也不如九原大气、美丽和富饶。如果这样一座新城被毁于战火也未免太可惜,你说是不是,战首领?”

    原战仍旧那副漫不经心的态度,“这么说,你们土城想和我们九原开战?”

    “当然不,我说了,我们这次前来是想和九原化解仇怨,重新建立友好关系。”蛇胆不再掩藏自己此次前来的真实目的,直接道:“战首领,你们可愿意加入土城?”

    拉莫娜心想:果然如此。

    九原众头领:……这是什么一个发展?

    就是原战也扬起眉毛,表情诧异,忍不住重复道:“你们想让我们加入你们土城?”

    “嚓,嚓。”大厅中只有一个人表情最为镇定,就是全神贯注刻骨头的严默大人,他听到蛇胆的话,手都没顿一下。

    蛇胆点头,“我们土城王室和你们九原主力同为大地之神血脉,曾经我们虽有诸多误会,但让我们双方产生误会的人都已经不在,我们彼此完全没有必要再纠结过去的那点恩怨。如果九原加入土城,可以立刻上升为中城势力,这片蛮荒之地也将全部属于九原,其他城建势力不得抢夺,否则就是与土城为敌。”

    蛇胆一顿,又接着道:“九原加入土城后,将能够与土城和土城下属所有势力进行直接交易,我土城承诺会对你们的交易进行保护,如果其他城建势力对你们的商队进行抢夺,我们一样会帮你们出头。”

    原战身体缓缓靠到后面椅背上,表情讽刺。

    其他九原人的表情略复杂,有嘲笑的,也有深思状的。

    蛇胆看原战表情不善,他不退反进道:“我知道战首领很强大,在你带领下的九原也不弱,但九原越是强大富足,你们吸引的敌人也会越多,更何况你们还拥有一座产出不尽的红盐湖!我也知道任何一个强大的势力都不想依附别人,但是九原真的强大到可以抵抗所有敌人吗?”

    “听说九原还拥有帮助非神血战士突破五级以上的训练方法?如此宝贵的训练方法就是众智所在的巫城也没有,我们土城积累如此深厚听了都心动,更何况其他势力?他们现在没来,不过是离九原太远,又无法确定九原的位置,可就算这样,除了我土城,音城不也找过来了?”

    “嚓,嚓。”严默举起骨头,看了看,吹了口气,把骨屑吹掉,继续雕刻。

    蛇胆摸不清严默深浅,也不想和他交流,只盯准了原战说话,“听说还有人找巫运之果找到九原附近了?不知道战首领知不知道巫运之果的传说?”

    原战挑眉:“哦?那玩意是什么?很重要?”

    蛇胆仔细观察着原战和严默反应,什么也没看出来。

    巫果在他爹脑中开嘲讽:“原牲口真是越来越狡猾了。”

    严默:“……你叫他什么?”

    巫果反问:“你想我跟你那蠢儿子一样叫他妈?”

    嘟嘟生气了,“我才不蠢,坏巫巫,我要告诉原爸爸,你骂他牲口。”

    “你什么时候又叫他原爸爸了?”巫果跳脚,“我没骂他牲口,明明是你亲爹每晚都这么叫他!”

    严默:“……你们都给我闭嘴!巫果,以后不准在嘟嘟面前乱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巫果哼唧,“有种你们晚上别折腾啊,我们都看见了。”

    我操!严默这才发现他忽视了一个多么可怕的问题。

    外面,蛇胆还在进行游说工作,“战首领,放下过去恩怨,加入土城,这对九原才是长久之计,而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只要我土城能做到,我……也会尽量愿意帮你争取。”

    蛇胆的脸绝对和女人无关,更和妖媚两个字靠不上边,但是当他目中微微含笑、眼角微挑地看向原战时,原战莫名觉得心中一跳。

    这人曾经受失忆之苦,知道精神力的厉害,一看蛇胆表情不对,当下第一个反应就是对方对他施了暗算,警惕心一起,任何刚刚冒出的奇怪旖旎心思全部消失不见。

    如今原战再看蛇胆,就跟看最毒的毒蛇差不多。

    蛇胆看原战沉沉地看他,露出了来到九原后的第一个真正微笑,只要是他真心想要捕获的人,还没有谁能逃出他的手掌。

    就在这时,在旁边听了半天的拉莫娜公主似很不经意地插了一句话:“土城想要九原加入的事,你们的翠羽王后也同意吗?”

    蛇胆眼睛不放原战,口中随口答道:“翠羽王后?土城现在已经没有翠羽王后,只有瑞兆王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