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6章 章回38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件事音城也是第一次听说,拉莫娜露出适当的惊讶表情,却没有多做询问。

    蛇胆也没有解释,他只是顺势把身边一直端坐的面纱女子介绍给众人,“这位就是我们瑞兆王后与我王的最小公主妙香殿下,殿下生来就极受众神宠爱,不但有着让众神都沉醉的美丽容颜,她还具有母神赐予她的天生体香。”

    妙香公主起身,有点怯生生地对着上首的原战和严默行了一个土城贵族礼仪。

    巫眼身体忽然微晃了一下,其表情苍白,双眼通红,额头有汗珠,似消耗极大,但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他。只有他自己一脸震惊和极度不信地看向那少年祭司,心中反复念叨: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严默敏感地察觉到巫眼近乎实质的目光,但在他寻找目光来源时,巫眼已经低下头。

    听说妙香公主有体香,很多人下意识嗅了嗅空气。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们好像是闻到了一点淡淡的好像花香的香味,但你去仔细闻时,这味道又不见了。

    蛇胆微笑,“妙香殿下刚刚满十五岁,正是最好的花样年龄,为了证明我土城诚心与贵部落化解仇怨结成同盟,我妙香公主愿留在九原。”

    严默想:没想到他竟然亲眼看到了历史重现,这不就是典型的正在衰弱的上国为了安抚越来越强大并越来越具有威胁力的蛮人部落,不得不弄出一个公主和亲顺便做人质的现场版吗?

    原战对别人没事就想塞女人塞奴隶给他的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他看那戴着面纱的妙香公主身体瘦弱且胸扁屁股小,再一听对方年龄才只有十五岁,顿时连把她配给下属的心情都没了——这样的年龄和身材怎么好生养?

    冰在这时再次发挥他的毒嘴能力,上来就质问道:“才换的王后,公主就这么大了?这公主真是你们城主的种?”

    这话问的!

    妙香公主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似愤怒又似委屈。

    土城人也都一脸受到莫大侮辱的模样,可蛇胆竟然还能笑得出来,“瑞兆王后为我国王陛下生下一子一女,这件事凡是土城子民都知道,只不过以前瑞兆王后没有王后之名而已。”

    “哦,原来是女奴生的孩子。”冰更加不屑。

    蛇胆对冰起了杀心,脸上却仍旧微笑如故,“瑞兆王后没有成为王后前,身份也一样高贵,她是我神殿第二大祭司的女儿。”

    冰听了解释,脸上不屑并没有消失。就连他旁边的其他九原人也是一脸讽刺表情,身份再高贵又如何,还不是祭司大人说的小三生的私生子?咱九原人才不干这种娶了老婆还偷偷和别的女人生孩子的丢人事!首领说了,真男人就是要专情!

    这时候还没有对情人上位的小老婆和其子女的歧视,音城人对蛇胆的解释都表示理解,毕竟一城之主有好几个女人和很多孩子一点都不奇怪。

    但九原人被常年洗脑,像是完全忘记了之前他们也是只要能养得活也会养好几个女人一样,现对于这种有了妻子还另外养情人并生孩子的行为相当鄙视。

    土城人包括蛇胆在内都被鄙视得莫名其妙,只觉得九原人看他们的目光特别令人生气。

    严默想笑,忍住了。看,所谓的道德观就是这么被植入的,只要让九原人切身代入感觉到一夫一妻的好处,并养成以此为荣的意识常识,长期维持下去后,哪怕不符合一部分人的利益,也会成为评价人品的准绳之一。

    “公主殿下身份尊贵,我们九原不过是一个才建立的野人部落,又处在少吃少喝危险至极的蛮荒之地,让公主殿下留下恐怕不太适合。”原战睁眼说着瞎话,手掌似不经意地搭到祭司大人大腿上。

    严默刀子一顿,那滚热的手掌存在感非常强,让他想故意忽略都不成。

    蛇胆刚要接话,他旁边一直保持沉默的妙香公主突然抬手,缓缓摘下面纱,抬头看向原战。

    九原众人和音城人从侧面看到了那位妙香公主的容貌,很多人都在心中倒抽一口冷气,不少人甚至看得直了眼,二猛直接抹了把口水。

    妙香公主很漂亮,这点毋庸置疑。她的脸蛋很小,五官却异常精致,睫毛很长,宛如带有天生眼线,最特殊的是她的气质,特别惹人生怜,就好像刚出生的小鹿。

    可是这只看着怯生生的小鹿却又很勇敢,她大胆地看着戾气颇重的蛮荒之主,哪怕害怕得小手抓皱了衣裙,她还是把她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他们都说你是强者,是大地之神流落在外的神之血脉,是我恳求我的父王母后和神殿三大祭司,让我随同蛇胆大人一起前来。我不怕吃苦,也不怕蛮荒之地的野蛮,我可以和你一起让九原变得更加强大、让所有子民在冬天都不会挨饿。有我在,我父王也一定会放下所有和你的仇怨,不会再想要攻打九原。”

    拉莫娜脸上表情未动,似乎并没有把这位妙香公主当作敌手来看,她甚至还弯了弯嘴角。

    而在座的九原众人不少人张开了嘴巴,所有人刷地看向上位,不是看他们的首领,而是都在看他们的祭司大人。

    蛇胆却很满意妙香公主的发言,他不再说话,而是看原战如何反应。

    原战嘴唇禁闭,表情貌似有点呆滞。他转头看了眼严默,似乎在跟他确定,他刚才听到的不是幻听。

    严默伸手把他的脸磨回去,看人家公主去,别看我!

    原战于是好好打量了底下的小公主两眼。这位尊贵的公主殿下来之前肯定没有好好了解过九原吧?还是这群土城人都是这么看九原?认为九原人平日都吃苦,冬天也吃不饱肚子?他们进来时就没有好好看一下九原城中景象?

    妙香公主被原战看得脸上浮起红晕,小姑娘想低头硬是忍住,羞涩又小声地接着道:“而且巫眼大人说过我的血脉很特殊,如果我们结合,我可以为你生育最浓厚的神之血脉,让你的血脉长久统治九原,让你成为蛮荒之地真正的王者!我们、我们可以有很多具有你的神血能力的孩子。”

    “噗!”二猛一口水喷出老远。

    九原人眼睛都在发光,大家先看首领表情,再齐刷刷地看向祭司大人,其中尤以黑水赢石的目光最过分!哎呀,有人要给首领生孩子哩,祭司大人您怎么看呀怎么看?

    但是也有几个人在冷笑,有九原人,竟然也有音城人。

    严默不刻骨头了,他终于忍不住抬头看向这位妙香公主。

    这女孩第一眼看去并不让人讨厌,就是用再挑剔的眼光看也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严默看着这个女孩羞涩并鼓起勇气的模样都有点不忍心了。

    可惜他旁边的牲口并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家伙,否则怎么会叫牲口呢?

    原大牲口摸摸某人的大腿,当众捏了捏,慢吞吞地道:“你说你想为我生孩子?”

    蛇胆盯了眼原战的手。

    妙香公主的小脸蛋红成了大红布,但她还是勇敢地点了点头,并加了两句:“我知道你和我们土城的仇怨,那都是因为前王后,她太坏了,要不是她,你现在已经是土城的勇士。我听人说过,你原来参加过土城神殿战士的选拔,你其实是想来土城的对吗?”

    九原人,“……”

    严默收起了那根骨头,单手张开盖住下半张脸,他怕自己的表情泄漏他的真实想法,打击到人家天真的小公主就不好了。

    原战都不晓得该跟这女孩说什么了,但他一点都不介意欺负一个小女孩,哪怕只是用言语:“公主殿下,我鸟大,怕一下子就干死你,你还是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嗷——!”答答一声狼叫,九原人跟着嗷嗷叫嚣,一个个发出各种怪声。

    严默……用手掌把自己的半张脸盖得更紧。这种谈判技巧你跟谁学的?太坑爹了!

    妙香公主瞬间成了蒸腾的人柱,过了一会儿羞得脚都软了。

    土城人大哗,当即就有公主的贴身战士怒吼:“你这个粗鲁的野蛮人!你竟然侮辱我们的公主!你……我要挑战你!”

    一个又一个土城战士跳出来,纷纷指责原战的粗鲁无礼,并要求和他对战,若原战输,必须向公主下跪道歉。

    “下跪?你们他娘的先跪下再说!揍你个小三养的!”捕蛾座位靠得近,一拳头就往旁边叫嚣的土城人脸上砸去。

    两人瞬间打成一团。

    “就你们还不配挑战我们首领!想打架,来,我纳阿岚陪你们!”纳阿岚捶着胸膛跳起来,他的大熊也跟着吼了一声。

    答答瞅瞅手上啃了一半的果子,扬手就砸向一个叫得最凶的土城人。

    二猛怪吼,一个劲挑拨气氛。

    黑水一口口水吐到抽刀的土城战士的骨刀上,愣是把人家的骨刀腐蚀成两半。

    狰和深谷比较稳重,狰坐着没动,稳重的深谷却笑着挽起袖子,转了转手腕,抓起一张矮桌就砸向土城人堆,“都给我上!揍这群操蛋的豺狼崽子!”

    这位最狠,直接把单挑改成打群架了。

    九原众人纷纷响应号召,他们早就憋坏了,自从知道首领和祭司在土城人手上吃了一个大亏,他们看到土城人就一直手痒到现在。

    猛第一个窜了起来,他用最快的速度去专门割人家脚筋。

    冰眼力最好,猛的行为就他看得最清楚,当下忍不住撇嘴骂:“真无耻!真不要脸!”一边拉起弓箭专门射土城人更为脆弱的□□要害。

    拉莫聆是少数几个没动手的,他只是对着土城人摇头悲叹,“动什么手呢?你们以为你们都是咒巫还是十级战士?这么想死就自己找块石头撞嘛,撞吧撞吧,我们九原城别的不多,就石头多!”

    不知道是不是打昏了头,混战中,不少土城人莫名奇妙的突然纷纷撞上大厅中的石柱和墙壁,可怜他们撞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被九原人暗算了。

    混战起得太快,转眼大厅中就是一片怒吼和惨叫,音城人全部起立躲到了墙根处。

    大厅乱成一团,几名土城人艰辛地掩护着他们的公主和祭司向安全处躲藏。

    妙香公主流泪大喊:“不要打了!快住手!都不要再打了!战首领,战首领,你赶紧阻止他们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