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7章 章回38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蛇胆来之前,已经做好干架的准备,但是他的计划是一个个挑战,最好能试探一下原战现在的真正实力,而不是现在这种一团乱的打群架。

    上首的原战和严默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就看着下面自家头领和土城使者们打得热火朝天激烈万分。

    根据五年来的多次试验,严默已经摸出规律,下方混战属于战士们的自发行为,他就算亲眼看到,只要期间有阻止的意思,或者事后帮助疗伤,指南就不会惩罚他。目前下面还没出现真正的伤亡,他也就没必要急着开口。作为当初被雷火劈死的人,他还是很希望看到土城人受罪的。

    原战还抽出空来对拉莫娜说道:“今晚看来是不太适合听公主殿下的建议了,不如明天?我会让人去请你。”

    拉莫娜行礼,很干脆地道:“好的,明天,我非常期待和战首领您的单独见面。”

    这意思就是说不想让不相干的人围观了。原战点头,表示同意。

    拉莫娜露出一点笑容,带着音城人静静离开。

    蛇胆看到,什么都没说,他的注意力现在全部在混战场中。混战就混战吧,正好也让他看看九原战士的实力。

    “巫眼,你在看什么?还不给我仔细观察那些九原战士!”蛇胆低声呵斥身边的巫眼。

    巫眼身体微微一震,他看向蛇胆想跟他说那少年祭司的异相,可是蛇胆的跋扈让他突生叛逆心理。五年前,这人还求着他,就是三年前,这人还要看他脸色,可现在却跟叱责孙子一样的叱责他,还不就是报复他原来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吗?

    如果不是这人能力特殊,现在两位大祭司都很重视他,而这人也利用瑞兆王后在土城拉起一帮子势力,他也不会忍着性子低三下四地跟着这人。

    但他也不会就这么一直忍下去,等他找到机会……反正他已经看透了,蛇胆这人不但权力欲/望极重,而且心眼极为狭窄并记仇,以前得罪过他的人,哪怕掉过头来跪下来舔他的脚趾,他也不会放过!

    他不能在蛇胆这一根绳子上吊死,但他也还没决定好到底投效谁,想到这里,巫眼偷看了眼妙香公主。

    蛇胆似乎感觉到什么,再次不快地瞄向他。

    巫眼连忙转头向大厅中的九原战士看去,也因此错过了蛇胆眼中一闪而过的阴狠。

    土城战士很强,但好几个具有控土能力的战士突然发现他们竟然无法操控这座大厅里的任何一点土壤和石头!

    最强的几个土城战士保护在公主和祭司身周,并没有动手,只冷眼观察着九原人的战斗力。

    九原头领却相反,弱的全部站到一边,专门负责开嘲讽和点评,顺便投掷点暗器和火星之类。而强大的则全部上场,先逮着比自己弱的揍,弱的解决完,再一起围攻更强的。

    蛇胆看了一段时间才看出不对,九原人看似在毫无章法地混战,其实却在有目的有组织地围杀土城战士。

    蛇胆不敢再试探下去,他可不想带来的人全都死光或重伤不能动。

    九原人也不是就能完全压制土城战士,不少人也在攻守中受伤。

    就在蛇胆想要开口之际,一直假装壁花的严默突然扬声道:“都给我住手。”

    参战的九原众人在听到祭司大人开口的一瞬间,能立刻甩开敌人的立刻向战场外急退。

    蛇胆心中还在嘲笑,这种混战,你说住手就能住手?他可是等着原战出手震慑所有人呢,刚才他开口就是想请原战和土城高阶战士一起出手。

    严默当然不指望他喊住手,大家就能跟按下暂停键一样全部一起住手。他在喊话的同时,就召唤了他的小伙们们。

    “嗡嗡!”听到它们的王的召唤,停驻在大厅顶上、石柱上端、四周角落、严默座椅背后,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食人蜂们就这么突兀地出现。

    “这是什么?山蜂?”妙香公主看到这么多食肉蜂,脸都吓白了。

    严默伸手一指。

    “嗡嗡!”大群食人蜂一下包围了所有战圈中的人。

    蛇胆眼眸收缩,这默巫竟然还能控制飞虫!

    土城人惊讶,九原人也跟着吓得哇哇叫,趁着土城人惊愣的片刻赶紧往圈外逃,祭司大人的蜂卫们在打群架时可不会细分友方和敌方。

    “噗噗噗!”看不见的尾后刺纷纷刺向土城战士。

    “嗷——!”答答飞快窜逃。

    “啊啊啊!祭司大人您等等啊!”二猛惨叫着,拉住最后脱离的深谷逃得飞快。

    食人蜂属于蛮荒之地特产,蛇胆等人都没有认出来,他们只是在看到如此多和大只的蜂群出现,全都吓了一跳。

    而食人蜂的攻击更是让土城战士猝不及防,他们以为蜂群会飞来蜇刺他们,结果人家围成一个圈,直接远距离放毒针。

    晋级后的蜂卫们的毒针其麻醉效果比之前强了不知几倍,土城战士有的挡住了,但凡是中招的人全都在两秒内倒下。

    还站着的土城战士反应过来当下就要攻击蜂卫,圈外的高阶战士也打算动手。

    “刷!”蜂卫和土城战士之间突然升起了一圈高高的石墙。蛇胆等人面前同样。

    土城战士攻击落空,蜂卫们在严默召唤下也迅速撤退,转眼就全部飞回严默身后。

    从蜂卫们出现、攻击,到石墙升起、蜂卫撤退,说来话长,其实速度极快。

    蛇胆还没有想好对策,大厅中的混战已经结束,仅剩下几个还能站立的土城战士愤怒又茫然地站在大厅正中,他们的脚下倒着一堆倒霉家伙。

    蛇胆心中定下无论如何都要除去严默之心后,叹气,“我们土城诚心而来,你们九原就这样对我们吗?还是你们九原真的想和我们开战?”

    蛇胆身边四名高阶战士保持沉默,但无人可以忽视他们。

    妙香公主也焦急地哭泣道:“都是我不好,战首领,我知道你没有侮辱我的意思,你只是在说实话而已,我、我不怕你,我……可以接受你的一切,呜呜!”

    严默嘴角抽了抽,这女孩就这么想嫁给原战?还是来之前谁向她灌输了什么?比如为国为民不惜牺牲自己、拉拢强敌之类?

    看原战唇角一挑,又要放嘲讽,严默立马用眼神阻止他:别口花花调戏人家小女孩!

    原战冤枉,回以委屈眼神:“我哪里有调戏她?我完全是实话实说。”

    严默:“首领大人,你的实话杀伤力太大,还是闭嘴吧。”谁让你说出来了?眼神交流会不会!

    首领大人听话闭嘴,他决定等会儿什么都不说。

    土城人听到自家公主的话,心情和表情都很复杂。自从瑞兆王后出头后,这位妙香公主在土城还是很受大家喜欢的,不少贵族战士都瞄准了她,尤其有人传言这位公主不止身体自带体香,且经过祭司大人肯定,说她有和翠羽王后一样的能力,能生出具有神血能力的血脉,这位公主因此变得更加受欢迎。

    这次出使九原,除蛇胆以外,没有人想到妙香公主竟然也跟来了,而且是带着这样的目的,这让土城战士看原战更加妒忌恨。

    蛇胆接口:“我想音城来的目的大概和我们差不多,可是他们的诚意一定没有我们足,虽然我们之间有仇怨,但是仇怨的根本已经全部消除,继续保持仇恨状态,对你们九原、对我们土城都没有什么好处。战首领,我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

    蛇胆从头到尾都故意忽略了严默,严默也没放在心上,他巴不得不和这张脸说话。

    原战自然也看出蛇胆对严默的故意无视,但在不明土城到底为什么这么主动要和他们修好之前,他只是冷笑了下。

    严默看原战一点再说话的意思都没有,只好开口道:“我们会仔细考虑,天色不早,不如各位使者先好好休息一番。”

    蛇胆,“默巫大人,能先解除蜂针的毒吗?”

    碍于指南在,不需要蛇胆提醒,严默也会为中了蜂针的人解毒,但他没那份好心给他们立刻解除麻痹状态,而是用了效果最差的药物,让这些土城人统统都行动不良了三天。

    这场欢迎宴会就这么结束了,土城人满心怨恨,看九原人跟看仇家差不多,九原人对他们也没什么好表情。

    土城人的住处被安排到音城人旁边,可比起音城人有不少九原侍者侍候,土城人那里却站了一堆战士把门。

    音城人还有九原送来的各种美食,土城人却只能含恨啃自己带来的干粮,而且还不能出去狩猎,因为九原不允许,逮着还会罚元晶。

    土城人也不能随意在九原闲逛,去哪里必须要相关管事人同意,而且必须有人陪同,交易物品同样。

    土城人过得憋屈死了,一个个都想着:有种你们将来别来土城,否则看我们怎么待你们!

    话说回来,当晚,妙香公主恭敬地从蛇胆房里出来,路上正好遇到巫眼,两人互相行礼。

    巫眼在与妙香公主擦肩而过时,快速且低声地说了几个字。

    妙香公主表情未变,与自己的侍女和护卫们走向自己的房间。

    巫眼则敲门进入蛇胆的房间。

    蛇胆一看巫眼进来,立刻询问他:“把你看到的都告诉我。那个原战,他现在是什么实力?”

    巫眼如实禀告:“我看不出来。”

    “什么叫……”蛇胆想到一个可能,脸色顿变,“他看起来才二十出头!十级,怎么可能?”

    “大人,您别忘了,这位蛮荒首领可是和音城祭司联手杀死了那位。”巫眼沉沉道:“虽然音城三大祭司很厉害,尤其是他们的大祭司,但是他们一直等到五年前才对那位动手,不就因为没把握?可他们只多了一个原战,就决定对那位出手,可想而知,这位蛮荒首领的能力……”

    蛇胆心脏快速跳动,十级战士,比他想的八级和九级更高!

    蛮荒之地哪来的高阶神血战士训练法?是咒巫给的吗?

    可是就算有训练法,那人又怎么会突破得如此容易?

    原战,原战,你的能力、你的血脉,都应该属于土城,也会属于我。

    蛇胆深吸气,压下了迫切想要得到原战的心情,又问巫眼:“我让你看那个祭司,你看出了什么?”

    巫眼一顿,回答:“他能操控飞虫,能力约在七级。”

    “就这样?”蛇胆皱眉。

    巫眼低头,“也许他还能操纵野兽,但没能清楚表现出来,只那种蜂子比较明显。”

    “除此之外,他再没有其他能力?”蛇胆总觉得巫眼漏掉了什么,那个默巫肯定有能迷惑人的能力,否则怎么能让一个强大部落的首领,让一个十级神血战士不睡女人只跟他在一起?

    巫眼脑中浮起他之前看到的景象,嘴中却回答道:“我没有看出他其他能力,如果有,那一定很特殊。”

    蛇胆很想骂他无能,但想到他要用到这人能力的地方还多,忍住了,“其他人呢?那些九原战士分别都有什么能力,几级?”

    巫眼一边回忆,一边一一报来。

    同一时间,妙香公主的房间。

    待侍女关上门,护卫也全部退到门外,妙香公主立刻解脱了一般,浑身放松地坐到床上。

    侍女走到她身边,跪下给她脱鞋揉脚。

    妙香公主呢喃:“你看我今天表现如何?是不是很像一个没脑子的蠢女孩?”

    “殿下,您受委屈了。”侍女柔柔回答,安慰她。

    “委屈?比起我前面的十几年生活,这点又算什么委屈?”妙香公主怯生生的小脸上浮起了深切的怨恨和不满。

    但她很快就把这些仇恨表情收拾了起来,换了话题:“你知道蛇胆大人为什么会亲自来这个蛮荒部落,还那样劝说他们加入土城?”

    侍女猜测,“因为九原很强?他们有咒巫还有人面鲲鹏族撑腰?”

    妙香公主摇头,“这只是一部分原因,我听说……”女孩压低了声音,就像怕谁听见一般,“那个原战首领的神血能力非常强大,也许比我们最厉害的战士还要强。”

    侍女捂住嘴唇,眼睛瞪大,“真的?可是我们最强的战士不是传说有十级吗?”

    妙香公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变了几次,“你也说了那是传说。而我怀疑这个野蛮粗鲁的蛮荒首领很可能已经达到神血九级!”

    不,巫眼说的是十级,十级神血战士啊,错过了还能再碰到吗?尤其对方还这么年轻又没有正式的夫人。哪怕对方再粗鲁,冲着对方十级的神血能力,还有这座富裕的部落,她也要嫁给这个男人!

    “九级神战士?那也很了不起了!”侍女喜悦起来,“如果殿下真的能嫁给这里的首领,好像也不错。”

    “何止不错……他那么强,一定会保护我。”女孩眼神有点飘散,脸蛋突然变红,最后咬了咬嘴唇道:“我一定要留在九原!你今天也看到了,这个部落哪里像一个蛮荒部落,与其让父王和神殿把我送给那些不知有多少女人的老头子,我还不如下嫁给九原首领,至少他身边还没有一个会欺负人的首领夫人。而且将来九原加入我们土城,也会立刻变成中城,我那些姐妹嘲笑我也不过是一时。”

    等她们知道我嫁的人是一名十级神战士,谁还会嘲笑我?她们只会深深深深地妒忌我吧。女孩想到那样的未来,心情都变的雀跃。

    侍女有点担忧,“可是那位首领大人……”

    “他不喜欢我,我知道。”女孩咬住嘴唇,脸上露出倔强的表情,“我会让他喜欢上我,我知道像他那样的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他只是嫌弃我的身材而已,可我又不是永远都会这样,而且我还有母神赐给我的那样好的能力……”

    “公主,您这么好,众神一定会实现您的愿望。”

    女孩握住自己的手,望着外面的月亮,宣誓一般地道:“是的,我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愿望,我要让那些曾经嘲笑我的人都跪在我的脚下!”

    同一个月亮下,刚洗完澡的严默把腿搁在原大首领腿上蹭了蹭,用自己的脚趾夹他的腿毛。

    原战被扯疼,抓起那只脚,抬起来就咬了一口。

    “我操!你嫌不嫌脏啊?”严默一巴掌拍上去,顺便收回自己的腿,他就算身体柔韧度一流,也不想没事就玩这种近乎劈叉的坦蛋蛋姿势。

    “脏什么?你身上有哪个地方我没舔过?”

    “闭嘴!再说你滚去一个人睡!”

    “反正我还会滚回来。”皮厚到不可思议程度的原战不满到嘴的好东西就这么溜了?一把捞过躺在身边的祭司大人,非要让他躺在自己身上。

    严默懒得再跟他打架,翻个身,跟他脸对脸说话,“翠羽王后变瑞兆王后的事我们还是第一次听说,看来得把二猛再派去土城一趟。”

    “你在担心什么?”原战手搭在他背上,一点点顺着往下摸。

    严默被他摸得舒服也没管他,“我不喜欢蛇胆那个人。另外,土城明明有罗却城给他们送消息,却硬是等了五年才找过来,想来之前他们闹出的内部问题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他们这次来九原,明显抱着势在必得之心,我们如果不满足他们,看吧,以后折腾的事多着呢。”

    “咒巫不是说了,因为我们干掉了土城前后两个最重要的大祭司,让他们一部分重要传承也被迫断绝,现在土城是一日不如一日,就算他们解决了内部问题,真要和我们九原开战,我们也不用怕他们。”捏捏,手感真好。

    严默也捏他,大家谁也不吃亏,“不怕是不怕,但我一点都不想他弄几个高手跑来九原暗中搞破坏,就算我们能打回去也亏了。”这就跟当初咒巫和九风跑到土城捣乱一样,不够伤筋动骨,却足够让人痛恨烦恼。

    “我们只有一座城,加上壕那边的也不过才两座,土城那里有多少?他们应该更怕我们搞破坏才对。”

    严默还是有一点想不通,“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土城身为远古传到今天的最古老三城之一,就算他们开始衰败,也没必要这么……委屈求全?”

    “骆驼是什么?”原战经不起撩拨,翻身把人压到身下。

    “一种沙漠中的常见……嗷!你轻点!”

    原战气息加粗,“土城和音城的目的肯定有重合的地方,明天见拉莫娜,听听她的提议,你我再好好套套她的话,应该能找出土城这么主动求和的原因。”

    “我总觉得……跟九城聚会有关……”严默说得断断续续,到后面已经变成呻/吟。

    原战身体耸/动速度加快,两人谁都无法把对话再进行下去,室内气温爆升,两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就此沉入欲/望的深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