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9章 章回38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边稍显严肃,一边热闹非凡……好吧,严肃的那一边也没严肃到哪里去。

    有原战在,三人很随意地找了个空地,地上自动长出了三把椅子和一张石桌。

    小黑带着已经长大不少的小铁背龙嘻嘻哈哈地手捧头顶着几盘瓜果和刚烤好的肉串送到石桌上。

    咒巫喜欢小黑,看到他就把他拽到怀里一通揉,小黑哇哇怪叫,硬是挣开,骑着小铁轰隆轰隆跑去对面看热闹了。

    咒巫笑骂了一声小崽子,抓起徒弟掏出的水壶倒了杯水,喝完一抹嘴,“土城和音城怎么说的?先跟我说说。”

    严默把蛇胆和拉莫娜提出的事细致地复述了一遍。

    咒巫冷笑,“都不是东西,说话不说全,我要不在这儿,你们很可能就被骗了!哼哼,还来得这么巧,偏在我出门后就跑过来,要说部落里没那两边的没奸细你信吗?”

    原战心知肚明,“我们部落这几年发展太快,收揽的人基本也不怎么挑,还有很多其他势力主动送来的奴隶,如果没有奸细才叫奇怪。不过根据他们来的时间来计算,那些奸细要么地位很低、要么就是边缘人物。”

    “你自己有数就好。”咒巫和严默在某些方面很像,都是有点偏于研究倾向,对管理和权力都不是很感兴趣。

    “师父,你为什么说两城使者骗我们?他们有什么没说全?”严默抢过盛烤肉的盘子,倒了点热汤,让咒巫先喝汤,再吃肉。

    咒巫嘀嘀咕咕,可还是先喝了热汤,又嫌说热。严默不理他,老头虽然精神还不错,但毕竟年纪在那里,这时候也没什么养生的概念,老头没人看着经常饱一顿饥一顿,不是没食物,而是想不起来吃。

    严默看英招累得浑身是汗,就知道咒巫很可能是一路急赶回来。英招已经被人妥善照顾,他师父自然就由他来侍候。

    咒巫享受着乖徒儿的侍候,明明眼睛都笑眯了,嘴里还非要嘀咕两句。

    原战又提醒一遍,咒巫才想起来徒弟的问题还没回答。

    “这两城使的手法不出奇,以前很多新生势力都是这么被骗了,不过那些势力也极少有像我们九原这样,大多数能给个下城的地位就要高兴疯了。但那些新生势力不知道,往往他们这种才加入某上城的势力都会被各上城先拿到九城聚会中做彩头。”

    “怎么说?”

    “拉莫娜那小丫头跟你说过九大上城除巫城以外,其他八城都要参加比试,然后通过比试结果来决定排名,对吗?”

    严默点头。

    咒巫哼了一声,“首先,那丫头说错一点,巫城也要参加比试,否则巫城要怎么维持她超然的地位?只不过巫城表现的每次都很厉害,其他八城就不愿把巫城也算进排名,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势力称巫城为圣城的由来。”

    明白,这就是你太强了,我们跟你玩不来,干脆把你划分出去,不带你玩。但又不能无视你,只好弄个好名头捧着你。

    “其次,既然是比试,自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因为是上城之间的最高比试,当然不可能只拿出一点元晶和奴隶等就能让别人满足,所以通常大家拿出的都是至少一座下城乃至中城的代价,而拿出的势力自然是刚到手的最好,丢了也不心疼。最后,能力越高的上城拿到的城数也就越多,最差的当然是损失越来越大。而考虑到九城所在的位置,为了便于统治,聚会最后,八城之间还会对到手的势力再进行一番交换。”

    原战脸上带着笑,语气阴森,“所以土城和音城可以随口就给我们一个中城的位置,还连带许多好处。”

    咒巫抓起肉串,边啃边点头,“对,反正输了过去,你们就得看另外一座上城的脸色。就算他们能在聚会比试中更进一步,他们也还能再回过头来收拾你们,先答应的条件算什么,只要他们的实力能够足够压制你,你又成了他们的附属,他们想怎么改变条件不行?不愿意,他们会打到你愿意。”

    严默沉吟,“土城如果能估出阿战的实力,大概是即希望阿战能帮他们参加比试,又希望能把九原当作彩头押出去。如果阿战能让他们更进一步最好,如果不能,他们也可以把昔日仇家交给其他上城整治,九原如果不愿意,势必会和那个上城闹起来,而土城只要在一旁看热闹就好。至于音城……”

    咒巫接话,“音城会找上你们有点奇怪,毕竟音城和九原之间还隔着一片。火城都没找上来,他们反倒先找上来了,嗯……你们有没有问过拉莫聆?”

    “问过,他说拉莫娜很有志向,而且这位公主殿下也跟阿战明说了,她想做女王。”

    “看来九原有这位公主殿下想要的东西。”咒巫丢下竹签,提起一件事,“这位公主殿下小时候曾差点死掉,他们音城的祭司治不好她,最后他们的大祭司蓝音把她送到了巫城,我记得好像死肥象见过这小丫头。”

    死肥象?严默脑中一闪,“是那位有预言能力的巫城大祭司?”

    咒巫,“我不知道死肥象跟她说了什么,但那小丫头不惜冒着得罪我的危险,隐瞒九城聚会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要九原加入音城,那么九原某样东西或某个人对她势必很重要。”

    经过咒巫这么一分析,土城和音城的真实来意顿时就像被扒光了衣服的奴隶,在他们面前再无任何遮掩。

    严默和原战眼神交流,其实不管土城和音城的来意如何,他们都没想过要投靠某个势力,但他们到现在还没有给两城一个明确答复,除了想要听听咒巫的意见,确实也有忌惮两城联手给九原找麻烦的想法。

    就像拉莫娜说的,他们九原再强,能强过九城联手压制吗?别说九城联手了,就是一个土城势力完全对上他们,他们也要头疼好久。

    “师父,如果我们拒绝土城和音城……”

    “拒绝他们没问题,但是这样一来,你们必须去参加九城聚会。”

    “为什么?如果不参加会怎样?”原战追问。

    咒巫翻白眼,“九原已经落到土城、火城、音城三座上城的眼里,其他六城很可能也都收到关于九原的各种消息,如果在土城祭司和音城公主亲自来邀请我们加入他们的实力,我们还拒绝后,不说土城和音城,其他上城也不会容许我们继续成长,说白了,谁都不想再多一座上城。”

    严默似乎明白了什么,“所以九城十年一聚,而不是二十年、三十年或者更久,因为他们压根就不想给其他势力成长的时间。”

    咒巫指指他,“不错,十年中能成长起来的势力再厉害也不会超过一座上城,很多还没形成太大规模就会被某座城建势力吸收。九原算是特例,至少从我记事到现在的上百年间,还没有看到过崛起这么快的部落。”

    咒巫知道心爱的弟子有秘密,但他是个好师父,而且他也不是所有秘密都跟徒弟说了,严默的神秘和神奇,他只当他的徒弟确实受众神宠爱。

    严默皱眉,“师父,我们不想加入任何一座上城势力,但又不想上城出手对付我们,应该怎么做?您说的必须去参加九城聚会又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那两城都隐瞒了你们的事,也是九原唯一的生机。”咒巫突然板下脸孔,“不要以为我在说笑话,如果你们这次不去参加九城聚会,九原真的会大祸临头。红盐、人鱼、矮人、纸张、瓷器,这些本来就已经足够引起其他强大势力的贪婪,更何况我们还有比其他势力更好的药物、骨器,如果这些还引不来其他上城的觊觎,别忘了,九原还有最要命的武力战士和神血战士的训练法,这才是让九大上城包括巫城在内都会心动的宝贝!”

    严默抹汗,心想他老人家幸亏不知道巫运之果也在九原。

    原战伸手摸他肚子,一个小包包鼓起来顶了顶他的手掌心,原战轻轻摩挲小包包。

    严默:……隔着我的肚皮搞父子情深,有意思吗?

    咒巫看出两只在走神,抓起盘子里的果子一人给了一下。

    “你们给我听好,九城的最高高手虽然已经不如当初三城时期的辉煌,但是他们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其底蕴之厚也不是你们能够想象。这次你们去巫城参加九城聚会,务必要以挑战者的身份夺下一个排位,只有这样,九原才有继续存活和发展下去的可能。”

    “夺排位?”两人异口同声,严默接着问:“难道九大上城的城主可以换人当?”

    “何止换人当,只要你有足够实力,就是把某个上城的全部势力吞下也没问题,只要你能让九城中的五城以上同意。”接下来咒巫把九城聚会中对于新势力安排的一个重要决策告诉了两人。

    “你说九城狡猾也好,说他们想保存实力也好,为了避免大的战争发生,从三城变成九城的那天起,九城便定下了一个规则,那就是如果出现十分强大的神战士及其势力,他们又不愿意臣服任何一个上城势力时,他们必须接受想要他们臣服的势力的挑战,这个挑战内容和九城的比试内容一样,如果输了,那就必须臣服对方,赢了,那个新生势力就可以代替那个挑战他的上城势力。同样,新生势力也可以挑战他看中的某个上城。”

    原战一听有这样的方式,眼睛亮极,这种挑战规则对他来说简直再合适不过,如果真的有人用倾城之力来对付九原,他就算能把侵略者的高手全部干掉,九原也会被毁得差不多。

    “还算公平。”严默真心实意说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有这么一个挑战制度已经算是强者给予弱者的机会,否则九城再霸道点,管你是什么神战士,九城一起上,群轮也把你轮死,等把最厉害的战士打倒,他手下的势力和地盘还不是随九城瓜分。

    咒巫听了徒弟评价,却讽刺地笑了笑,“这可不是他们好心,如果没有巫城的压制和古老传下来的这个挑战规则,其他八城谁都想多占一点便宜。你信不信,如果我不在九原,九原这五年的发展绝对不会这么平顺。”

    原战和严默都没有反驳,蛮荒之地虽然足够偏远、足够蛮荒,但他们已经与土、火、音三城势力都接触过,去除这五年中土城自顾不暇,其他两城如果真的想给他们找点麻烦,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偏偏这五年,那两城都没有伸手。

    在他们不明原战的实力前,当然不是怕了九原,他们没动手无非在忌惮咒巫而已。

    “师父,幸好有您老人家在。”严默讨好地给他师父斟水打扇。

    咒巫得意地昂起头,徒弟和徒弟的守护战士虽然也很厉害,但他这个师父也是很重要的嘛!

    原战看着这一老一小,眼中盈满笑意。

    “本来我这次回来就打算跟你们详说九城聚会的事,没想到先有人跑来欺骗你们了,九城那个挑战规则的挑战方,如果是新生势力必须没有附属于任何一座上城,否则就没有挑战和接受挑战的资格。通常对于无主且强大的新生势力,巫城会在九城聚会之前派人来接,不过他们不会提前多久,为了方便其他八城收揽新势力,巫城会等到聚会开始的前十天才把人接到聚会地点。”

    严默惊奇,“巫城怎么知道哪里有新生势力?并能准确找到?”

    “那是巫城啊,如果不足够强大和神秘,又怎么能被众城势力称为圣城?”咒巫的神情和声音都对巫城充满了一种自内而起的骄傲,哪怕他现在看她有点不顺眼。

    之后,不知道是不是看咒巫回来,蛇胆和拉莫娜都觉得想要吸纳九原已经不可能,两者都没有再游说原战,而是提出要好好逛一逛九原城。

    原战很小气,只开放了外城的交易街市和城外耕地,后来在严默建议下又加了一个医院,其他诸如学校、军营、养殖场、训练营等重要地点一个都没让人看。

    蛇胆和拉莫娜都对人鱼和矮人很感兴趣,主动想与他们建交,可惜人鱼和矮人只认定九原人,并不鸟这两位上城重要人物,拉莫娜因为长得好看又是女孩子,人鱼和矮人对她态度还算不错,对蛇胆那就只有一个词形容:爱理不理。

    妙香对九原了解越多,越不想就这么回去土城,以前她看原战,只觉得对方身形和容貌都充满威胁力、让人不敢直视,现在再看,只觉得男人就应该如此强大,甚至原战不算俊美的脸也充满了男人味。

    妙香有时会幻想原战和她在一起的情景,往往想着想着,脸蛋就会变得通红。

    最后,蛇胆和拉莫娜也没有白来,他们和九原初步谈定了纸张笔墨、瓷器和红盐的交易量,并当场定下一批,回去总算不算空手而归。

    土城人要离开时,妙香公主突然病倒,蛇胆硬把妙香留在九原养病,并说可以在九城聚会时再请九原把妙香公主带过去——他们都不傻,咒巫在,原战又很有可能达到十级,九原势必会参加九城聚会。

    原战很想把妙香公主拎起来扔给土城人带回去,严默制止了,笑着跟蛇胆说,公主身体尊贵,留在九原修养可以,但生死不论,而且需要付住宿医疗照顾陪玩等各种费用。

    蛇胆……为此付了足足十枚八级元晶币。

    两城人终于离开,二十天后,巫城果然派来了迎接的使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