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0章 章回39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咒巫说巫城派人来迎接并不只是迎接,让原战和严默小心应对。

    “巫城的神殿祭司可以发现九原的存在,也可以感觉到强者的诞生,但是到底有多强,没有实际接触,他们也无法判断。为此,每次巫城出去迎接某个不属于众城势力的强者时,都会先派人来摸摸他的底,你们可以当作这是前往参加九城聚会的一个资格考验,通过的人才能被接去,通不过的人也不配巫城特地为他增添一个席位。”

    很快,事实就告诉严默两人,咒巫的话没有说错,那巫城使者一来就表现出了来者不善的势头。

    问天历八月二十六日,九原人看到了骨鸟。

    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是自己人回来了,可哨岗的战士眼尖,发现那骨鸟要比祭司大人的骨鸟小上一圈,而且形状也不太一样。

    哨岗的人把情况报上去,很快就有城防战士骑着英招飞上天空,向骨鸟靠近。

    那骨鸟里的人用精神力传话出来,表明自己身份,说自己是来自圣城的使者。

    城防战士听到圣城两字肃然起敬,上面已经传话下来,说是这段时间内很可能会有自称巫城或圣城的使者来访,让接到的人一定要表现出足够尊重的态度。

    该城防战士用小喇叭贴着骨鸟喊话,让他们落地稍等,说很快就有人来迎接。

    骨鸟内的人同意,可随后其他飞上来的城防战士却发现那骨鸟竟然没有落地,而是向他们神圣的神殿山飞去,当即就有战士飞过去阻止。

    “使者大人,请停下!前面是我九原神山,没有得到允许谁也不能过去。”

    骨鸟理都不理,提升高度照样往神殿飞过去。

    消息一层层传递上去时,原战正在和大山商量今年第一轮秋季狩猎的地点,听到巫城使者不听劝告,径直飞向神殿的行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大山皱眉,“祭司大人现在哪里?”

    原战已经站起身向外走,“他现在就在神殿帮助激发战士的神血能力。”

    没错,严默如今就在神殿,和他师父两人帮助黑奇觉醒神血能力。与平时严默跟着咒巫学习诅咒不一样,现在严默是主力,咒巫则跟着打下手。

    黑奇就是严默这具身体的兄长,原本盐山族的能力如果能够觉醒,对九原其实很有用处,但因为黑香的背叛,加上盐山族那时不少人跟着要抢粮逃跑,严默就一直没有帮他们任何一人觉醒能力。

    黑奇是第一个,可就这样,严默也是观察了对方五年,觉得对方对九原称得上忠心,外交能力也不错,且原战主动推荐他后,他这才决定要帮他激发神血。

    跟前几年不一样,如今激发战士神血能力已经成为九原奖励战士的特殊手段之一,不是特别忠心并有巨大贡献的战士也无法得到这近乎神迹的特别奖励。

    通常九原人进入学校或军校可以学习到初级训练法,而学习了初级训练法的人要比没有学习之前更容易激发己身中的神血能力,但那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激发,相反,至今为止能自然激发神血能力的人仍旧是极少数,几乎是一百比一的比例。

    虽然咒巫说这样的比例在各人类势力中已经是极大的比例,一般的人类部落能一千人中/出现一个神血战士就算很好的了,众城势力同样。

    而经过严默亲手激发的战士每个人都觉醒了神血能力,换句话说,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把九原所有人都变成神血战士,只不过每个人觉醒后的能力会根据个人体质而高低不一。

    用咒巫的话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应该存在的能力!如果让别人知道,严默的下场绝对不是被捧为神,而是会被所有上城祭司给联手杀死——任何能力太超过,只会让人恐惧。

    原战初不知道严默这手能力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听咒巫这么一说后,他就开始严格限制严默帮助战士激发神血能力。

    严默本身也没打算彻底打破这个世界的平衡,他只要九原的神血战士比例强过其他势力就行,正好咒巫和原战都这么要求,他也就顺手推舟把激发神血能力提高成了超高难度的神迹,对外说中间需要祭神七日并付出极大代价,还不一定能成功。

    至于之前的百分百成功案例,严默说已经激发的人都是本身神血浓厚,他只不过是看了出来再帮他们提前觉醒而已,对此,九原无一人质疑。

    当然,狰和深谷等人也不是傻瓜,他们早就过了族人传下来说是能自我觉醒神血能力的年龄,所以他们非常清楚如果没有他们的祭司大人帮忙,他们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觉醒神血能力。

    可这些在最开始几批被激发神血能力的人可以说都是严默和九原的最忠心战士,就算他们知道祭司大人在隐藏他的神奇能力,他们也不会对外说出,甚至他们巴不得祭司大人能把自己的能力藏得更深才好。

    而这也是严默花了大量时间去研究纯武力修炼法的原因。之后经过多方试验,他发现指南给他的训练法,初级可以通用,中级之后非神血战士只要去掉精神力修炼部分、再去掉一些用不到的能量流经路线,就可以给纯武力战士使用。

    因为这个研究结果,严默被减了两万点人渣值。

    相比较一开始,这被减少的两万人渣值真的不算多,这还是他达成圣人成就第三级,人渣值减少翻倍的情况下。

    严默想,从人渣值减少数额来看,指南承认他的努力,但似乎并不是特别赞成他提高人类实力。你看,他费心费力激活一个人的神血能力也不过才减一百点,翻倍也才两百。可他给一头垂危的角牛或一只野鸡看病,减点数也一样。

    “丁大人!外面有骨鸟向我们这边飞过来!不是我们自己人,城防战士没有拦住他们。”神殿守门战士飞跑进来传讯。

    丁宁一听,“走,跟我出去看看。”

    殿内,正在编写药草集的严默抬起头,别人都以为他在闭关给人激发神血能力,其实那个活计他已经熟能生巧,交给咒巫后他更不用时时盯着看,大部分时间他都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他没有听到外面战士的传讯声,他抬头是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强大且不太友好的魂力。

    那魂力很不客气地向神殿内扫射,似乎在寻找和观察什么。

    严默五年来体质加强不太明显,但自从他无师自通了真正的祭祀之舞,他的魂力增长几乎像是没有瓶颈一般,五年下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魂力是几级,他师父三年前就说已经看不出他的魂力等级,不是他的魂力等级超过了十级,而是他的魂力似乎产生了异变,已很难用等级来界限。

    最有意思的是,如果是九级以下的魂力者,己身多少级看他就是多少级。只有十级以上的魂力强者才会发现他的魂力异样,而且会看不出他的魂力等级。

    严默没有动,有他师父在,外面那个肆无忌惮的家伙纯属来找死的。

    果然!一股庞大的魂力波动从内殿如利箭般射向殿外,随后就跟着咒巫大嗓门的咒骂声:“哪来的蠢货,跑到我徒弟这里来耀武扬威!”

    严默无声大笑,搁下硬笔,起身向殿外走去。

    外面的小号骨鸟歪歪斜斜地落在了神殿前的广场上。

    丁宁和神殿侍卫挡在神殿前,死死盯住那骨鸟。

    等严默带着丁飞等护卫走出来,骨鸟里面才有反应。

    一名身材瘦高、脸长如马脸的年轻男子脸色苍白地从骨鸟尾后走出,他身边的奴隶要扶他,被他推开。

    马脸男子身后除了那名额头有奴隶印记的侍从,还跟了一名衣着与他类似的人和四名战士。

    马脸男子衣着算不上华丽,很简洁,很神棍风,颜色为蓝色,脖子上挂着一枚硕大的紫色元晶,他的手指异常的长,手臂也长过了膝盖。

    那名同样身穿蓝色布衣的男子年龄要稍微大一点,大约三十五六,留有胡须,神情还算和蔼。

    咒巫也晃啊晃地从内殿出来。

    马脸男子似乎认识咒巫,他忍着痛苦,两手交叉抱于胸前,弯腰对咒巫行了一个祭司礼仪,“众神荣光照耀,神侍马先见过咒巫大人。”

    那名胡须男也对咒巫行礼,“神侍吕涩见过咒巫大人。”

    咒巫上下打量两人,“你们是高级神侍?”

    “是。”两人齐声回答。

    严默想起咒巫对巫城神殿的介绍,巫城神殿和其他众城神殿不同,她只有十二名祭司,以下都是神侍,神侍分三级,从低级到高级。在巫城神殿,一名高级神侍的能力往往就相当于一名上城的大祭司,因此这些高级神侍去到哪里都会受到最高接待。

    马先直起身体,神情中带着强烈不满道:“咒巫大人,别人不知道,您应该很清楚我们为什么过来。现在你打伤我,我们要怎么知道这里的强者是否有资格前往我圣城?”

    咒巫翻白眼,“不是还有一个神侍和四名神战士吗?”

    马先怒,“你!”

    吕涩重重咳嗽一声,像是提醒一般地道:“这是咒巫大人。”

    马先冷哼,“那又怎样?他早就被赶出圣城神殿了!”

    吕涩皱眉,不满地看了眼马先。

    严默挑眉,这马脸神侍对咒巫好像不是很尊重嘛,他还以为这世上的人凡是能认出咒巫的都害怕他呢。

    咒巫拍拍严默,讽刺怪笑,“来,见见,这大概是奎帕的徒子徒孙,那么大的避咒元晶戴着,这是有多害怕我给你下咒?”

    奎帕?这名字……啊,这不是咱师父在巫城的大冤家吗?严默恍然,怪不得一个神侍也敢不给咒巫面子。

    马先下意识用手握住胸前的紫色元晶,眼中透出一点怨恨,但很快他就重新收拾好表情,冷着脸对严默道:“你是谁?你们这里的首领呢?让他出来见我。”

    吕涩没说话,一行像是以马先为首。

    丁飞等人看马先对祭司大人不敬,很是愤怒,丁飞当场就要说什么,被丁宁拉住。

    严默在心里叹了口气,凡事都各有利弊,师父强大虽然好,但这到处招惹仇人的本事也让人头疼,看,这位神侍大人如果给别人的考验是英雄级的,给他们的一定是史诗级别。

    咒巫很不爽马先态度,嘴里骂了一句就要动手。

    马先面色紧张,张口就喊:“如果您再出手那就是违背了约定,九原再厉害也不会再有参加九城聚会的资格!”

    咒巫脸皮抖了抖,突然低吼一声,冲着严默就喊:“你上!给我把这崽子的脑袋打进他□□里!”

    严默清清嗓子,面无表情地问对面的马脸神侍:“是不是打败你、把你打趴下,我们就能去巫城?”

    “你是谁?”马先不屑又警惕地看他,再次问道。

    “我是九原祭司。”

    “这么小?让你们大祭司出来。”马先压根就没把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的严默放在眼里。

    严默慢吞吞道:“我们九原也有规矩,你只有先打败我,才能见到其他人。”

    “打败你?我来是看你们有没有挑战九大上城的实力,你要给我看的不止是你们的武力,还有武器、药物和祭祀之力!你既然是祭司,那么就让我看看你的炼药能力或者你的祭司之力。”马先一脸倨傲地道。

    严默心里念叨着大局为重,等过了这关,以后再教训这丫的。

    “好,我可以给你看看我炼制的药物,但你要怎么分辨我是否……”严默话没说完,突然变色。

    马先那边竟然有一名神战士突然消失又出现,等他出现时,他的手上多了一个人。

    丁宁!

    丁宁恨,他在那名神战士抓到他的时候,立刻攻击了,但他的攻击在那名神战士面前根本不值一提,那人手一抓就把他放出的火焰消灭。

    等丁宁再次想攻击时,他已经不能动了,而且被抓到了对面。

    咒巫脸色也不好看,因为古老相传的规则,巫城出去的祭司不能帮助新生势力,否则新生势力就会失去挑战资格,而且为了避免该势力坐大,巫城会带头带领其他八城来打压该势力,据说有这么一个规则就是为了防止巫城祭司野心太大。

    丁飞一看兄弟被抓,眼睛顿时就要瞪出眼框,可这时他反而冷静下来,没有吼叫,也没有让祭司大人去救回丁宁。

    其他护卫和神殿侍卫全部看向严默。

    严默看了看丁宁,见对方没有什么外伤,忽然就对那抓住丁宁的战士温和一笑,“厉害。”

    那战士也笑了下,不过那笑更像是大人对小孩的戏弄一样。

    严默心想:这些人压根就没把九原放在眼里吧,也许在他们想来,就算有咒巫在,咒巫教了弟子,可是五年时间能学到咒巫多少本事?

    咒巫附首在严默耳边道:“小子,看到没有?这才是上城的态度,你们之前碰到的音城和土城在九城中的排名都在前五名之后,土城已经没落,音城藏有秘密,而且他们都对九原有所求,他们才不敢在你们面前拿大。但其他上城……他们看其他部落跟看蝼蚁差不多,先感受一下,等去了巫城,你们会更加深有体会。”

    那边,马先走过去,抓起丁宁的手腕就用又长又锋利的指甲划了一下。

    丁宁的血流出。

    丁宁脸色一变,双手握成拳头,他的身体刚一动,就感觉到自己肩膀上多了一只手。

    严默看着对面,他大致已经猜出对方要干什么。奎帕弟子吗,他记住了。

    马先用什么东西在丁宁的伤口处一滚,待那东西沾满了丁宁的鲜血,就对那战士点了点头。

    那战士抓起丁宁,随手就把他推了过去。

    身体无力的丁宁被这股推力推到中间,还没倒下就被严默抱住。

    丁飞等人也冲了过来,严默第一时间抓起丁宁的手腕,给他治伤止血。止血过后,又给他把脉。

    马先阴冷一笑,让奴隶取来一个陶土盆。

    原战赶到时,正好看到马先围着一个火盆又跳又哼,脑袋不住颤动,双手更是摆得像是癫痫病人一样。

    “他在对丁宁施咒。”咒巫点明道。

    原战点点头,走到严默身边。

    对面,那出手抓了丁宁的战士目放异彩地看向原战,“我能感觉出来,你很强大,非常强大。你是几级战士?是这个部落的首领吗?”

    原战还没回答,严默先道:“揍他!”

    原战连犹豫一下都没有,手掌一翻就向那战士砸去。

    那战士听到严默声音还笑了下,可立马他就笑不出来了,那新来的家伙动手超快,而且……你不是要干架吗?爷都做好准备了,你他娘的一上来就把我活埋?

    没错,那战士看原战翻掌,还以为对方要用什么东西攻击他,可没想到他的脚下突然变空,他一时反应不及,身体直接落了下去。

    可他速度快,发现不对,立刻就像上面蹿。可他的速度快,那土埋的速度也不慢。

    结果就是他只蹿出了上半身,从胸膛以下都被埋进土里。

    不过那战士仍旧没有把这个攻击当一回事,他甚至脸上还带着笑夸奖了原战一句:“能力不错,你是控土战士?不过你可困不住……”

    最后一个我字没说出来,那战士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发现自己竟然挣不开埋住他的土壤,而且那土壤像是有吸力,正在把他一点点向下吸。

    旁边的巫城战士没动手,他们把这个当作了武力考验,按照规矩,有一个战士出手,其他人就不能出手。

    那战士也是一个好脸面的,明明挣不出来,可他就是不开口求救,还想要使用自己的能力破开困境。

    他的能力跟速度有关系,而这个速度不光是跑步快,如果他把能力用到手上,他揍别人时,别人根本无法看见他的拳头,他把能力用到全身时,他可以瞬间消失再在别的地方出现。

    但他的能力有个缺点,就是必须给他一个可以加速的空间,就像有人起跑,后面会越跑越快一样,他不至于需要那么长的起跑距离,但是必须要有一个让他身体能动起来的场所,不要大,只要一个巴掌宽左右就可以。

    可现在别说一个巴掌宽的余裕,他身体被土壤包得死紧,他脑袋倒是有空间可以动,但是他总不能让脑袋单独跑掉,把身体留下吧?就算能成功,他也死了!

    该战士还在努力,只要让他的手指在土壤里挣扎出一点点空隙,他就能利用极高的速度破开土壤。

    突然!该战士脸色变了,周围土壤在收紧,更糟糕的是土壤中像是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正扎进他的身体!

    “救我!这家伙太厉害,下面有东西在吸我的血!我要晕了!”该战士终于忍不住向伙伴求救。

    原战操纵隐藏在神殿土壤下方的捕鼠藤根攻击那战士后就不再管他,因为严默出手了。

    严默跟咒巫学了五年,有没有学会诅咒,没人知道。但原战好几次看见咒巫没事就诅咒严默玩,而严默从一开始的紧张到后面的轻松,如今咒巫就算正儿八经地对他施咒,他也能笑眯眯地在一旁做他自己的事。

    “马先,嗯。”严默从丁宁身边站起,他掰了掰手腕,还转了转,对着马先特温柔的一笑,“孩子,如果是奎帕来,说不定能给我找点麻烦,但你还是回家洗洗睡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