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1章 章回39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被一个孩子叫孩子,还让他回家洗洗睡?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嘲笑他身上有味道吗?马先气得一张脸都扭曲了。

    “这是种根诅咒,诅咒的媒介在我手上,你是想用武力来抢夺吗?就算你能抢过去,这也不算你祭祀能力过关!”马先为了给严默增加难度,硬是无耻地堵上最简单的破解道路。

    咒巫不屑地撇嘴,不就是少个媒介嘛,看着吧,我徒弟解除诅咒的方法能让你们惊讶死!

    严默张开嘴,似乎很吃惊,“哎呀,这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我是出考验的人,我说可以就可以!”马先是不打算要脸了,反正他们奎帕一脉早就和咒巫结仇。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对我的护卫下了什么诅咒?”严默想,对方好歹是巫城使者,他不给对方面子也要给巫城一点面子,只要这个人肯稍微不那么咄咄逼人一点。

    可马先却以为严默本事不高,看他笑脸询问,还当对方解不开诅咒,当即嘲笑道:“小子,如果你再不动手想办法,你们那个战士就要死了。先说好,这是对你们的考验,你解不开,那战士死了也是活该!”

    严默笑容收起,这人做事既然不留一点余地,那他也不必要再给这人留脸面了。

    吕涩看咒巫表情不对,怕真惹来咒巫报复,连忙抢着说道:“那小祭司,你听好,两个考验,你那侍卫身上中了毒还中了诅咒,如果你能解除,就算你过关。如果你自认不行,我们立刻会解除那战士身上的诅咒和毒/药。”

    哪想到马先却阴笑道:“不行!解除不了。这是我刚从奎帕大祭司那里学会的死咒术,奎帕大祭司也许有办法解除,但我可不行。”

    这下吕涩说不出话了。

    咒巫发出冷笑。

    严默看马先的目光再无一丝温度。他可以用信仰点数解除丁宁的诅咒,但现在他决定不用这个最简单的方法。

    马先对严默得意地狰狞一笑,他恨不得刚才诅咒的是这个小祭司,可恨他终究是对咒巫有所忌惮,考虑到那小祭司很可能就是咒巫弟子,终是没敢对他直接动手,而是选了那个侍卫。不过他对那侍卫并没有留手,施展出的是他刚学会的最厉害的诅咒之一,毒/药也是用的另外一个高级神侍的升级之作,他之前并没有说谎,这个死咒术他确实无法解除,现在他倒要看看这年纪不大的少年能做到什么程度。

    这边气氛逐步紧张。

    另一边那被埋在土里的战士开口向旁边求救,这在其他三名战士看来就是这关武力考验,九原已经过关,他们也就不再袖手旁观。两名战士走过去帮助那战士脱困,顺便低声嘲笑他。

    但那两名战士手一碰到土壤就发现不对,这哪里是土壤,分明是坚硬无比的石头。可是他们刚准备破开石头,那石头又在瞬间化成柔软的土壤,并自动把那战士吐了出来。

    三名战士骇然,不是惊讶于岩石变成土壤,而是惊讶于那份速度,且那名控土战士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这要怎么样的精细操控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这就像一名控火战士烧死一个人很简单,但让他远距离用火贴身包围住一个人却不伤害他分毫一样困难。

    一直站在吕涩身边没动手的矮壮战士眼带几分诧异还有明显的欣赏目光看向原战。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别人也许只觉得这份变化神奇,但作为高阶战士的他们才明白其中有多少难点。

    矮壮战士对原战微微点头,“你很不错,我,长戈,巫城神殿守护战士。你是九原首领?”

    原战目光转向长戈,过了片刻,他似乎看出什么,也对矮壮战士点点头,“九原首领,原战。”

    “九原武力考验过关。”长戈平声宣布,同时接着道:“现在就看你们的祭司,他真是你们的祭司?”

    不怪长戈也怀疑,实在是严默的脸太嫩。

    原战唇角勾起,“当然。”

    在原战和长戈说话的当儿,严默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没办法,当众跳舞什么的,羞耻度太高,如无必要,严默真的不想在别人面前跳舞。

    可是经过多年验证,这是他破解和抵抗诅咒的最好方法,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魂力在跳舞时辐射度最大、利用效果也最好。

    为了保证神秘感,也为了顺便解除丁宁身上的毒/药,严默先取出两个火盆各放在丁宁的头脚处,然后在里面放了一些对症药物,示意丁飞点燃。

    这不是必要过程,一切都是为了遮掩真正的祭祀之舞的威力。

    两个火盆中的药物一被点燃,立刻缓缓升起青紫色的烟雾。

    随着烟雾飘散,在场大多数人的表情也变得有点梦幻。

    咒巫抽空跑旁边扯了几把长草塞进严默手里,严默表情凝固了一下,接过。

    可惜没有干冰,否则烟雾效果更好。严默慨叹一声,手持长草,在烟雾中围绕丁宁慢慢舒展开四肢,边歌边舞。

    歌是吟唱,舞是慢舞。

    “九原之地,受祖神庇护。默受天命,奉祭祀之职,祭祖神,祀众灵。藏于人类丁宁魂魄中的怨灵啊,请听我的召唤。”

    诅咒是什么?

    咒巫说:诅咒是根据药物、环境、气候、施咒者的魂力、施咒者借用的力量,以及对被咒者的心理暗示而形成。

    当然他的原话并不是这样,只不过经过严默理顺后,这样理解而已。

    想要破除诅咒怎么办?

    咒巫说:不是真正的诅咒巫者,只会根据表象来应对。但真正的诅咒巫者,他会先潜入被咒者的灵魂,寻找到诅咒怨灵,如果诅咒怨灵不强,就直接攻击怨灵,从根本消除。如果诅咒怨灵很强大,那么就要想办法抵消这股力量。

    严默把这个诅咒怨灵理解为躲藏在人的精神世界中的病灶。

    而他要做的就是剔除或溶解这个病灶。

    没有诅咒媒介?

    没关系,等会儿马先就会后悔死为什么他要抓着那个沾染了丁宁鲜血的木偶不放!

    “藏于人类丁宁魂魄中的怨灵啊,请听我的召唤。”同样的话,严默吟唱了三遍。

    但那诅咒怨灵不愧是马先最厉害的诅咒手段,听到这么诱惑的声音,竟硬是忍住没出来。

    很好,希望你不要后悔!

    严默舞步一改,祭祀词语也改变了,“在这座山上的众灵啊,请听我的召唤。”

    严默围着丁宁身体舞动,时不时地用手中长草轻拂他的身体。

    “铃——”那种似乎寺庙磬声的清灵声再次在严默耳边响起。

    严默双眼半闭,口中自然而然发出了不同于通用语的古老吟唱声:“来,来,我在这里,让我看到你。”

    丁宁突然坐起身,不,应该说是他的灵魂、他的精神力形成的人形坐起了身。

    “大人!”丁宁转首四看,并惊奇地看自己的手穿过自己的身体。

    “丁宁,告诉我,你的痛苦。”

    “大人,我……”丁宁摸向自己心口,蹙眉道:“大人,我这里疼,里面像是有什么在啃咬我的心脏。”

    严默身体舞动突然变快。

    有嬉笑声在他耳边响起,“来啦,我们来啦,我们喜欢你,你要我们做什么?”

    “你们是谁?”严默口舌未动,魂力在问。

    “我们是这座山的土地之灵。”人眼看不见的光点在严默身周聚集,那些光点似乎真的非常喜欢他,一个个挤挤挨挨的拼命蹭他。

    原战抬起头,他感觉到这座山似乎一下子变得活泼起来,他试着操控土壤,也变得更加容易。

    “土地之灵啊,请听我的恳求。”严默口中再次发出古老的吟唱声。

    “我们有名字,我们是九原山。”土地之灵变得更加活泼,它们甚至开始排挤其他听到召唤跑过来凑热闹的众灵。

    严默眼睛半闭,脸上浮起笑容,口中轻吟:“九原山之灵啊,请听我的恳求。”

    “快说快说!”

    严默手持长草,一指丁宁胸口,“请帮我抓出藏在他灵魂中的诅咒怨灵!”

    “三滴血,不,一滴就成,我们是九原山,我们保护你,不要你很多。”九原山之灵拳打脚踢其他众灵,誓要把排外搞到底。

    “契成!”严默刺破手尖,一滴血滴落。

    九原山之灵纷纷发出欢呼,冲着那滴血一拥而上。

    随后,这些讨到好处的九原山之灵立刻一窝蜂地钻入丁宁胸口。

    丁宁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们的祭司大人在他身周舞动、吟唱着他听不懂的古老咒语,他一点都没有察觉胸膛的动静。

    “啊!”突然,丁宁单手捂胸,似乎感受到了痛苦。

    人眼看不见的光点从丁宁胸口冒出,好多好多光点你退我拉,用力把一团黑雾从丁宁胸口中扯出。

    那团黑雾挣扎着,竟形成了一张怨恨至极的人脸。

    对面,马先似有所感,一连在自己身边布下多个古怪器具,随后竟一把抓过那名奴隶,往他嘴里硬塞了什么。

    那奴隶很快就发出惨叫,身体在地上不住打滚,但滚了没几圈就不再动了。

    马先视若无睹,身体再次开始古怪的颤抖扭动并念念有词。

    其他巫城人也像是对此习以为常,只长戈微微皱了下眉头。

    九原人纷纷暗骂:好毒好狠的心!

    同时又为自家祭司大人暗中鼓劲:大人,干掉那狠心的豺狗!

    严默没有看对面,他在看那团狰狞的黑雾。

    那团黑雾突然变大了一圈,

    “抓出来了,抓出来了!”九原山之灵欢呼着,雀跃着,它们似乎完全无视了黑雾的变化,押着那一团黑雾迅速飞到严默面前献宝。

    严默舞回丁宁头顶处,对丁宁低喝:“回去。”

    丁宁很听话,“是。”

    可他不知道怎么回去,直到严默用手轻轻把他按回身体。

    丁宁的魂魄和身体合二为一,很快他的眼皮开始抖动。

    “你要它吗?”九原山之灵纷纷蹂/躏着那团黑雾,边愉快地询问严默。

    严默笑,手臂轻轻摆动,他多想停止跳舞,可是他一停止,就会断掉和众灵的联系。真是要有多坑爹就有多坑爹!

    “想吃吗?”

    九原山之灵一起高兴了,“可以给我们吃吗?要吃要吃!”

    “那就吃吧。”严默笑得可温柔了。

    在其他人眼里,他们只看到那名少年祭司在青紫色的烟雾中如春风一般的舞动,不知是因为那烟雾,还是因为有什么在保护他,他的舞姿并不是能看得一清二楚,你看到他在跳舞,但你一路看下来却会发现自己根本不记得他的具体动作。

    他们也听到了奇异的清灵声,还听到了那少年祭司口中古老的吟唱。

    九原人因已经看过很多次,除了原战和咒巫,其他人全部虔诚地单膝跪地,口中默念祭司大人的名字,九原每一个人都认定默念祭司大人的名字能辟邪除魔,而且可以给自己带来福气和运气。

    巫城的人则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不是没见过其他野人部落的巫者祭神或施展一些巫术,但是他们从没有见过这么、这么优美的祭祀之舞

    吕涩脸上和眼中都浮出明显的羡慕妒忌,“咒巫大人竟然把祭祀之舞也传给他了。”

    长戈只觉得好看和好听,他分神看向忙碌的马先,低声问吕涩:“那小祭司是不是已经破除马先神侍的诅咒了?”

    吕涩目光复杂地扫过两人,“我从不知道祭祀之舞可以破除诅咒,但是看马先神侍的样子,也许……坏了!”

    变故就发生在这一刻!

    “吃了它!吃了它!”九原山之灵得到严默允许,它们口味不挑,那个叫默巫的能和它们沟通的祭司的血它们喜欢,这个黑乎乎的丑家伙虽然味道怪了点,但也饱含能量,它们一样可以接受。

    黑雾惊恐地看着一大堆光点向它冲来,它想挣扎逃回马先那里,可是那些光点把它束缚得很紧。

    还好马先在外帮忙,它的藏身木偶也在那边,得了外力,竟然真的给它挣扎出来,一头逃向马先那里。

    “它要跑啦,抓住它!”光点呼啦啦一起追过去。

    黑雾一头钻进木偶,光点也冲了进去。

    马先感觉到自己对诅咒的失控,连忙想要加大力度,他一狠心,竟然咬破自己舌尖,往木偶上喷了一口血。

    “啊啊啊——!”马先刚喷完血就发出凄厉的惨叫。

    他手中的木偶突然炸裂,马先竟也跟着捂着心脏倒下。

    死咒术,马先没有能咒死别人,咒术反噬,马先先被自己给咒死了。

    咒巫呵呵笑:诅咒就是这么残酷,不够狠心的人就别玩诅咒。

    与此同时,严默的祭祀之舞结束。

    他用最后的动作表达了自己对九原山之灵的感谢。

    九原山之灵只觉得今天的游戏很好玩,围着严默绕了几圈,这才依依不舍地慢慢散开。

    躺在地上的丁宁啪地睁开眼睛,一下从地上坐起。

    “哥!”丁飞含泪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他哥。

    严默抬头看向对面的巫城使者,他没有看马先,因为他知道马先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诸位使者大人,我九原现在算是过关了吗?”

    何况过关?吕涩一脸苦涩地从地上站起,他刚才已经确定过,马先神侍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他后来喷出的血液都带了黑色的内脏。

    四名战士倒是脸色平静。

    最后还是矮壮战士长戈说了一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跟我们走?最迟不能超过明天晚上,最多只能带十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