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3章 章回39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下方,巫城十二大祭司排行第十的瑜伽祭司亲至,抬头看向上空。

    其他各城人也都望着上面,各有各的心思。

    疾速骨鸟本有下降的趋势,可不知为何却在半空停了一下,时间不长,很快又开始下落。

    瑜伽转首快速看了一圈周围各城人,消息不知被谁泄漏,本来只有巫城、暗城和火城知道此事,如今土、木、水三上城也来了。

    火城最是不忿,他们花了大量人手和精力去调查那件事的真伪,好不容易有七成把握后,发现巫城和暗城也在关注此事,暗城还找到了九原,只是没有暴露身份而已。

    不得已,他们只能选择和巫城暗城合作。可是巫城内部十二大祭司对此事的看法和做法却不一,最后也不知是谁把此事泄漏出去,惹得其他上城都如闻到腥味的鬣狗般全都跟着要分一块肥油。

    “巫运之果只有一个,等逼问出下落,我们要怎么分?”土城大祭司眼看骨鸟就要落地,立刻提高声音大声问道。可怜土城虽然有古老三城的名头,如今在这六城中实力竟属于最下方,他怕自己得不到好处,干脆就把水搅浑。

    木城第三大祭司拖长声音,“事情还没有确定……”

    土城大祭司冷笑,“不确定你们会一起跑来迎接?那部落建在蛮荒之地,原本只是一群野人,可是不过几年时间,他们就几乎统一了蛮荒之地,更建立起不比我们任何一座上城差的城池。如果你们谁去过九原,就会知道那绝对不是一群蛮荒野人能弄出来的部落!”

    “据说他们有人鱼帮助……”木城三祭司说话似乎天生就是这个调调。

    土城大祭司看其他人不接口,继续冷笑道:“北海也有人鱼,你问问我们圣城的大祭司们,谁跟人鱼有来往?更别说让人鱼帮着守城、建城!”

    木城三祭司还想说什么,土城大祭司不耐烦他的语速,抢着道:“我们各大上城建立成现在的模样花了多长时间?各城神战士又花了多长时间以及要多好的运气才能升到九级?如果九原没有巫运之果,就凭他们一个蛮荒野人部落,在没有各城派出祭司和神侍的情况下,他们要怎么在短短几年内发展到如今这个程度?而且……”

    土城大祭司一扫火城、暗城和巫城祭司,“巫运之果出世的事并不是秘密,巫城有预言大祭司巫象大人在,暗城也有暗卜大人可以利用龟壳向神问卜,其他智慧生物也有祭祀祖灵得到指点的方法,巫运之果到底在哪里,只要有心寻找总能找到。现在巫城、暗城的祭司大人都在,其他还用说吗?”

    巫城十祭司瑜伽和暗城大祭司只看着天上缓缓下落的骨鸟,就像没有听到土城大祭司在说什么。

    木城三祭司忽然摸了摸下巴,自语一般道:“我不是怀疑大家的推断,但我记得好像谁告诉过我,暗城之前得到了巫运之果?”

    不想理睬人的暗城大祭司听到这句话,不得不阴森森地回了句:“那是假的!”

    “哦?巫运之果还有真假之分?”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听说此事,当即全都看向暗城大祭司。

    可暗城大祭司说了那四个字就不肯再多说。

    土城大祭司当下逼问巫城瑜伽,“瑜伽大人,您知道这件事吗?”

    瑜伽在心中叹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真的有假巫运之果?”木城三祭司好奇问。

    瑜伽无奈开口:“确实是假的,巫象大人已确定过。”

    众人一听是巫象大人确定过的,当下都不再有疑问。

    暗城大祭司暗卜垂下眼睑,在场只有他知道,瑜伽并没有把话说全,当时巫象在看到那枚假巫运之果时,除了说这不是真的巫运之果外,还说了一句,他说:这枚果子直到死亡,你们才发现那是假的,而世上能弄出让暗卜你都无法发现真伪的巫运之果的人并不存在。

    当时有人问巫象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巫象只闭目说了句:莫贪心,这世的巫运之果只会属于大气运者。

    之后别人再问他任何问题,他都不肯说了,还把所有人都请了出去。

    别人不懂巫象那句话的含义,但暗卜懂,暗城神殿历代口传下来的绝密事情中就有关于巫运之果的描述,其中有提到巫运之果一旦开智便可以自己选择辅佐的主人。如果没有人能够弄出让他都分辨不出真伪的假巫运之果,那巫运之果本身呢?它会不会为了保护自己选定的主人,而弄出一个分/身来欺骗别人?

    可就算明知巫运之果有可能已经选择了辅佐对象,但暗卜不甘,自卜算出巫运之果出世的消息,他就一直在寻找巫运之果,可每每都差了一步。巫象说这世的巫运之果只会属于大气运者,难道他的气运、暗城的气运就真的比别人差吗?

    他不服!巫城瑜伽等祭司不服,火城大祭司流焰也不服,如今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服!

    除了人面鲲鹏族,从没有哪个势力能从头到尾都保留住巫运之果,巫运之果就算认主又怎样,只要杀死它的主人,只要它还想活下去,就得帮助得到它的那个人和势力!

    一直没有开口的水城三祭司突然道:“为什么疾速骨鸟到现在还没有降下来?这正常吗?”

    一句话引得所有人都抬头看向天空。

    “他们是不是已经察觉了?”火城大祭司低语。

    “就算察觉也不怕,上面有长戈在,他是九级巅峰的神战士,他放出的黏网没有人能够逃脱。”瑜伽对他派出的人充满信心,他可是特地挑选了捕捉能力最厉害的神战士。

    “但上面很可能也有咒巫在。”木城三祭司提示。

    提到咒巫,所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瑜伽安慰众人,“奎帕大人的弟子也去了,还带了避咒元晶,咒巫大人看在我巫城的份上,应该也不会随便动手。”但愿如此,父神保佑!

    土城大祭司放言:“就算咒巫动手又怎样,我们这多人在,还怕了他不成?”

    是啊,我们不怕他,所以为了一个小小的蛮荒部落就来了这么多祭司和神战士。其他祭司不屑跟这个刚升上来的土城大祭司说话,只觉得这人贪婪又愚蠢,还不如那个第三祭司蛇胆。

    水城三祭司皱眉,看着骨鸟道:“太慢,不对劲。”

    就在瑜伽也觉得不对,打算让人飞上去看看时,那比平时降落速度慢了许多的疾速骨鸟终于落下。

    所有人都看着那只骨鸟,等待它的尾部打开。

    大家并没有缩小距离,整个停鸟坪都被战士包围,又有这么多祭司和神战士在,谁也不怕里面的人跑掉。

    就连觉得不对劲的水城三祭司都认为,就算里面的九原人控制了长戈等人,出来后也一样没有逃路。至于咒巫,他总不可能为了几个野蛮人对上六座上城,除非他疯了。

    再说咒巫也不是没有弱点,他施展大型咒术需要时间,只要他们不给他施咒的时间和机会,咒巫也没什么好怕的,当然能不招惹他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千盼万盼,就在这几百高手的瞩目下,疾速骨鸟的尾部终于打开了。

    第一个走出来的是吕涩。

    瑜伽看到吕涩,心安不少,同时对吕涩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回话。

    吕涩看到十祭司的动作了,但他走到骨鸟边就没再走动,而是转身看向骨鸟尾部,就像是在等里面的人出来。

    瑜伽蹙眉,怎么回事?

    吕涩心中无比苦涩,之前九原人突然动手,他还奇怪这些野蛮人发得什么疯,他也看到下面那么多人,但他真的没有多想,因为来之前上面并没有跟他说除了考验和迎接以外的事情。

    看长戈等战士的表情显然也不知道,大概是上面怕他们知道太多会在表情和言语中提前暴露?

    不过就算如此,你们稍微给点提示也好啊!吕涩在心中大哭。瑜伽祭司在派出他们之前,肯定没想到这个九原部落有多强大,肯定以为就算出事,他和长戈他们也一定能搞定这些人,可事实是……!

    可怜他刚才看到瑜伽祭司对他招手时,多想冲过去抱着他大腿大喊:这些九原人他们不是人啊!他们强到可以把我和长戈随便揍的地步啊!大人,我后悔了啊,早知就不抢这份活了呀!呜呜!

    可惜吕涩丰富的心理活动没有一个人知道,他苦逼的表情也因为面对骨鸟尾部而无法让别人看清。

    咒巫就是在这个全场静默的时候,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一出来他就打破了沉寂,嘿嘿怪笑道:“祖神在上,我老头回来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来迎接,死肥象呢?”

    瑜伽脸皮抽动,看看在场其他人都在装死,只能他自个儿走上前几步去迎接这位已经被剔除出十二大祭司之位,但他走了后排行第二的祭司位子就没人敢占的诅咒大巫。

    “咒巫大人,许久不见,感谢母神荣光,让您依旧健康。”瑜伽双手交握对咒巫行了一个祭司礼。

    咒巫抓抓脸皮,“嗯,我知道你们都恨不得母神让我快点死,说说看,搞这么大阵仗迎接我和我徒弟是想干什么?”

    瑜伽假装没听到第一句话,“您已经收弟子了吗?这真是、真是一个好消息。”

    咒巫看瑜伽言不由衷的痛苦表情,哈哈大笑,一插腰,特霸王地说道:“当然是好消息!我的本事都传给我那宝贝弟子了,你们等着吧,敢使坏心,等他玩死你们!”

    刚要走出骨鸟的严默想捂脸,师父,不要一来就给我拉仇恨啊!

    原战吃吃笑,拍了拍身边的长戈肩膀,“走吧。”

    长戈苦笑,他的能力是很厉害,但人家的能力跟他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你能网住他又能怎样,他能瞬间化作无数沙砾,然后还能弄一把沙子塞住你喉咙。

    想活?那就只有乖乖放了所有被网住的人。

    而那个小祭司也不得了,明明被他网住了,还能用魂力攻击吕涩,不但抢到骨鸟的控制权,还差点把吕涩废了。如果不是吕涩滚到地上痛苦呻/吟,他和其他三名战士都不知道吕涩被攻击。

    其他三名巫城战士也很强大,他们发现不对就去对付九原另两个人,可是那两个人一个转瞬就没了影子,还有一个也不知在念叨什么,竟然让三名神战士莫名其妙齐齐跌了一个跟头。

    能想象吗?三名九级高手,在一片平地上突然跌倒!

    虽然他们爬起来很快,并用最快速度抓住了那名神叨叨的神侍,但那时他已经被原战控制住,那小祭司也放倒了吕涩,没人敢动的咒巫大人就在那儿啃着水果看着他们怪笑。

    至于土城那三个,那就不用提了,从头到尾他们可能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他也不清楚九原人为什么要对他们动手,直到走出骨鸟……

    瑜伽不想和咒巫面对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被诅咒了,否则为什么他会有点喘不过气来还想揍人的迫切感觉呢?

    “那些九原人怎么还不出来?是怕了吗?”土城大祭司等不及了,跑过来问,但他不敢靠近咒巫,绕到了另一边。

    咒巫呵呵,走到外面就开始往怀里掏东西。

    其他人一看,坏了,咒巫这是想施展诅咒吗?得赶紧阻止!

    暗城大祭司暗卜深吸一口气,走到咒巫面前,“母神在上,你我好久不见。”

    咒巫扔了一个火盆在脚底下,用脚踩住,抬头瞪暗卜,“你们在搞什么鬼?”

    暗卜很直接地道:“巫运之果。”

    咒巫嘴角一撇,果然!然后转头对骨鸟喊:“徒弟啊,小心了,这些人诬赖巫运之果在咱们身上。”

    长戈脚步一顿,巫运之果大名他也听过,原来是为了这个宝贝吗?

    巫果在严默肚子里顶了顶,“你会让我被抓走吗?如果你让我被抓走,我把你儿子也带走,别忘了,他跟我可无法分开!”

    “别乱威胁。”严默摸摸肚皮,“躲好了,只要他们找不到你,我们就死不承认。”

    原战给了严默一个放心的眼神,他就是拼着干死在场所有人也不会让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被别人抢走!

    严默看了他那个眼神,只觉得更不放心。有些事情并不是武力就可以解决,他还是想想要怎么应对吧。

    所有人都盼着九原人赶快出来,巫运之果到底在不在他们身上,只要抓住他们就能知道。

    长戈想给瑜伽一些提醒,但原战就在他身后,想想,他还是没有轻举妄动。

    长戈之后接着是三名巫城战士,然后就是九原诸人,最后是土城三人。

    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地盯在刚刚走出来的原战和严默身上,他们身后的其他人都被忽略。

    原战高大的身材让任何人都无法忽视,他那张还刺着部落刺青的脸也异常有威胁力,看起来一点都不亲和,当他那双狭长的眼睛扫向你时,你会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某种带毒的智慧猛兽给盯住了。

    因为是层次比较高的部落出使,身为九原首领,原战难得穿了比较正式的首领服饰。

    这身服饰从头到脚,由祭司大人亲笔勾勒出原型,再由萨宇的母亲萨云带领九原最能干的能工巧匠增减修饰,最后花了整整两个月时间才制作完成。

    整套衣服由内衣、内衫、长裤和外衣构成,风格简练大方,无袖、高领、对襟,下方长衣衣摆前后裁开,长裤利落活动方便,一双厚底短帮皮靴用的是军靴式样。

    这套衣服,原战一穿上身,看到的人全都不由自主发出“喔——”的感叹声。祭司大人语:酷!

    最妙的是这套衣服外衫的料子是由蛇人族的蛇蜕做成,颜色为深青黑,只要识货的人就知道蛇人族和九原的关系肯定不浅,否则可弄不来这么大、这么多蛇蜕来做衣服。

    而六城祭司和众多高阶神战士显然都是识货人,尤其巫城人,白曦城就在他们旁边,可他们和白曦城关系再好,也没见几个人能穿蛇人族蛇蜕做的衣服。

    凭什么?凭什么这些蛮荒野人可以穿的比他们上城人还好?

    六城围观者都不服,这份不服在看到原战手腕上的骨镯和胸前挂的骨项链后,更是翻了一番——那野人头领身上竟然有那么多骨器!更可恶的是上面还镶着元晶!这不会是更高一级的骨宝吧?

    如果原战的全身行头让六城人妒忌,那到了严默时,他们连妒忌都生不出来,全变成惊讶了。

    少年身上衣服的样式也很简单,跟前面的原战有点像,不过不是无袖而是长窄袖,但是!

    他的衣服是什么料子?为什么他们都认不出来?

    还有他衣服上的图案,那是怎么弄上去的?

    不怪六城人惊讶,因为严默身上穿的料子太特殊。

    关于这套衣服的料子还有个小故事。

    严默总觉得空穴不来风,既然前辈子就有人鱼善织且出产鲛绡的传说,那么没事戳戳人鱼族,说不定就能让对方弄出传说中一帕值千金的鲛绡来。

    结果……证实了人的能力是可以被逼出来的,人鱼也一样。

    当初那个琢磨出纺车的诺玛姑娘非常好学,听他说了关于鲛绡的描述和故事后,就坚信人鱼族一定能弄出这种鲛绡来,然后某一天,那姑娘托人来告诉他,她知道鲛绡要怎么制作了。

    诺玛姑娘非常有研究精神,她根据严默描述的鲛绡特点,寻找各种东西来和麻线混织在一起。

    最后她在青渊湖底发现一种可以抽丝的水草,这种水草的丝比较容易断裂,但摸上去顺滑无比且特别轻盈,诺玛姑娘开始琢磨怎么让这种鱼草丝成为织物,也不知她怎么做的,中间又加了什么东西,那鱼草丝真的给她弄成了一种非常特别的丝线,由这种丝线纺织出来的料子就如传说中鲛绡一样,顺滑、轻透、质感重、入水不湿并不沾灰尘。

    严默很想问她这种丝线是怎么弄出来的,小姑娘也很想说,但她很不好意思地说她已经先告诉了族里的祭司,而祭司和族长都亲自发话,说以后这就是人鱼族的特产,不准她把制作方法传出去。但是作为感谢,以后他们每年都会赠送一些鲛绡给严默。

    而严默现在身上穿的一身衣服由内到外都是由银白色的鲛绡制作,这种料子还有个最大优点,就是看似冰凉,其实却冬不冷夏不热,十分贴合穿者的身体温度。

    巫城等人不知道这是什么布料,也不知道它有什么优点,他们只一眼就看出这种料子有多珍贵,看那隐隐的光泽、看那垂垂的质感,这样的料子就是他们这些上城人也从没有见过!

    最奇妙的是他衣服上的玄色图案,那到底是怎么弄上去的?

    “那是一只展翅的玄色大鹏鸟?”随着严默走动,有人终于看出那缠绕少年衣服全身的图案是什么了。

    “丛生大人,您能看出那图案是怎么弄到那衣服上的吗?”水城三祭司问木城三祭司。

    丛生摇头,“我连那衣服是什么东西做的都看不出来,其他就更不知道了。”

    “这个九原部落……”也许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大和富裕。后面的半句话水城三祭司没说完,只是他对今天夺取的巫运之果的举动不再抱有一开始那样足的信心。

    一个部落是否强大和富足,从他们的穿着打扮、饰品、精神气貌上是最能看出来的。如果不够强大,如果连吃饱都办不到,又怎么有时间和精力去弄其他外在的东西?

    巫运之果肯定在他们手上吧?众人眼光交错,彼此用眼神交流。

    啊啊,不用问了,只看他们的衣服料子,肯定是!

    严默看那么多人一起把目光黏在他身上,很是不好意思地憨厚一笑,双手交握行了个祭司礼仪道:“各位大人日安,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迎接我们,祖神在上,愿众神保佑各位健康富足,也祝愿我九原此行能和众城结下兄弟般的情谊。”

    六城人:“……”其实我们是来抢你们的巫运之果的,兄弟!

    不过这个年龄不大的少年看起来可比那凶悍的一看就是头领人物的高大男子顺眼多了,瞧那憨厚纯真的笑容,多好一个孩子?

    严默缓缓而行,跟在原战身边,走到咒巫一旁,这才停住脚步,头一偏,特天真特少年地问:“师父,您刚才说的巫运之果,那是什么?好吃吗?”

    咒巫咧嘴,大声赞美道:“那个啊,可好吃了!”

    “您吃过?”

    “没。”

    “那你怎么知道好吃?”

    “不好吃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来抢?”

    严默少年特无辜地眨眼睛,“可是我们没有啊,他们怎么抢?九大上城就能这么不讲理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