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4章 章回39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瑜伽干咳一声。

    不得不说一个人的年龄和脸蛋是很重要的,严默之前当老头时,人家看到他那苍老和仙风道骨的模样都不敢轻视他,而现在看他一副脸嫩的少年样,没一个人会跟他认真,同时也会因为他长相温厚淳朴,让人觉得欺负他都不好意思。

    看,如今被这么一个少年当面说九大上城不讲理——虽然他们确实很少讲理,但在场还是有不少人生出一种自己在欺负小孩子之感。

    这事一定不能传出去!众人眼神交流。

    是啊,赶紧速战速决,别耽误了,等下让其他三城和巫城其他祭司找过来,那就难看了。

    但谁先动手?

    本来巫、暗、火三城商量好,等骨鸟一落地就动手,先分开咒巫和九原人,暗卜负责牵制咒巫,其他人则负责控制住九原人,然后把人秘密抓到一个隐秘所在对九原人进行拷问。

    如果拷问出结果,巫运之果就归这次比试中三城排位最高的一城,相当于就给巫城了。剩下的九原部落则给另外两城平分,而得到最大好处的巫城也要在今后把好处倾斜给暗、火两城一部分。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谁知消息竟然泄漏,他们来到这里时,另外的土、水、木三城也来了,那么谁先动手、巫运之果和九原怎么分配就成了问题。

    暗卜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想一肩扛下咒巫所有怨恨,所以他只是挡住咒巫却没动手。

    瑜伽倒是想先把九原拿下,但暗城和火城不配合,他也不好先动手,而其他城明显打算看巫城如何动作再行事,谁都不肯先动的结果就是弄成现在这副“和乐融融”的迎接场景。

    原战和严默一下来就做好了打架的准备,可是情况却明显出现了意外。

    严默扫视众人神情,迅速明白这些人心不齐,且各有思量,这就像和尚挑水的故事一样,人太多,谁都想别人出苦力,自己占便宜。

    这样正好,他也不想一来就以一对九,他和原战加他师父就是再厉害,对上9乘以n个高手,也只有被虐成孙子的份,谁知道九大上城都藏了什么样的厉害人物?

    这些分析全部在电光石火间发生,严默和原战交换了一个眼神,刚才在天上时,他们控制了骨鸟就想先离开巫城范围,但咒巫提醒他们,如果他们就这样跑了,巫城和其他八城将更有理由追杀他们,而且说不定会把某些罪名栽赃在他们头上——否则你为什么还没落地就跑?

    看到人多害怕了?害怕你干嘛来九城参加聚会?这么胆小还妄想挑战其他上城?

    为了不让别人说他们做贼心虚,也为了不给九城联合起来追杀九原的理由,他们只能降落。

    这举动很危险,但九原现在的情况本来就像走在高空钢丝上,稍有不慎就是覆灭的结局。

    进也危险,退也危险,不如进!

    九大上城也不是一块完整的铁板,他们要做的就是找机会撬起铁板中的缝隙,拉拢几个值得拉拢的盟友,让九大上城狗咬狗去,同时死不承认巫运之果落在九原。

    咒巫又告诉两人,说他看下面人群,巫城第一大祭司并不在,空城和音城人也不在。先不说音城和风城,巫城第一大祭司身为第一预言大巫,在巫城和其他八城中影响力都非常巨大,他没有出面,这件事他要么不知晓,要么就是不赞成。

    再说空城,空城差不多是万年老二,换言之,空城是除了巫城以外最厉害的一座上城势力,他们会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城建势力抢得巫运之果,然后打压他们吗?

    咒巫怪笑,满脸嘲讽,“徒弟啊,你说错了,不是九大上城不讲理,是……我数数,是六大上城!好像空城、风城和音城都没来?喂,瑜伽,是你们没告诉他们,还是他们不愿意来?还有这事死肥象知道吗?”

    瑜伽头疼,他对火城大祭司流焰使眼色。

    流焰看到却没动,他本来就不满巫运之果最后属于巫城某些人,也不想助瑜伽这位十祭司往上爬,如今来了这么多上城势力,他再对九原出手未免有点得不偿失。何况九原背后还有一个传说中的人面鲲鹏族,如果不是听说那人面鲲鹏消失已经有一段时间,且这次也没有跟来巫城,他都不一定会答应参加这次围捕。

    同时,这也是他得到消息没有立刻攻打九原的原因,人面鲲鹏加人鱼族,就算火城能得手,最后损失肯定也大,而且其他上城知道他们得到巫运之果恐怕也不会放过火城。所以他宁愿忍痛和同样得到消息的巫城及暗城分享九原,并决定趁九城聚会的机会,先抓住九原的首领和祭司。

    在他想来,如果九原人聪明,就会把巫运之果交出来换命。可惜巫运之果只有一个,参加分赃的上城却有六座!

    瑜伽心中焦急,巫城地位特殊,为了避免世间大战,自有规矩约束,他这次过来是借着迎接咒巫的名头,暗中要做的事却是瞒着巫城大多数祭司,尤其是第一大祭司。如果能做成也就罢了,自有人保他,如果不成,他吃力不讨好,被惩罚事小,说不定还有可能被踢出十二大祭司之位。

    瑜伽想到这里,忍不住瞪向跑来捣乱的水、木、土三城。如果让他知道是谁把消息泄漏出去……瑜伽握紧拳头!

    严默眼看这种对九原有利的局面,当然不想放过,脑中念头数转,突然怀疑地看向自家师父道:“师父,不会是你得罪太多人,他们故意找理由来揍我们吧?”

    原战看严默那样儿,特手痒,忍不住伸手摸摸少年狗头,“这种明摆着的事就不要说出来了。”

    “哈哈哈!”咒巫不怒反笑,得意地环指周围人一圈,又点了点暗卜和走过来的瑜伽,“徒弟啊,记着了,这些人都是来欺负师父的,等挑战的时候你可要帮师父把他们都打回去!”

    六城祭司和各位神战士都觉得那老咒巫特别无耻,竟然说他们是来欺负他的,谁敢欺负诅咒大巫?这是不想活了还是想活得生不如死?

    瑜伽心中一动,事已至此,不如……

    少年一挺胸膛,眼中含笑,面目憨厚,“师父,您放心,弟子一定不会让人欺负到您、对您不敬!我打不过还有阿战呢,哦?阿战?”

    原战嘴角勾起,点头,深深觉得这样的默特别戳他的痒处,恨不得抓到怀里来狠命揉搓几下。

    严默哼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喜欢这样的,当初你看我是不是就以为我是这样的傻蛋?

    原战伸爪子,捏!

    少年嫩嫩的脸蛋立刻被捏红,咒巫也想趁火打劫,手刚伸出就看到徒弟一步跨出三尺远,冲着走过来的瑜伽祭司温和一笑,“祖神荣光在上,这位大人您好,您是巫城来迎接我们的吗?”

    瑜伽再次干咳一声,挤出笑容,“众神在上,我是巫城十祭司瑜伽,这次过来就是来迎接咒巫大人。”

    言下之意很明白,你九原还不配我巫城十祭司来亲自迎接。

    “另外,我听说九原有幸得到巫运之果,此物事关重大,每次出现都会掀起整个世界的智慧种族大战,我巫城担心这种图害大量生灵、引得众神震怒的大战再次出现,特命我过来查证此事,如果你们九原拥有巫运之果,还是交给巫城处理比较好。”

    瑜伽还想说什么,被严默抢先一步,少年困惑又委屈地道:“大人,我们是被迎接来参加九城聚会的,我师父还说这里会有很多伟大的祭司和厉害的神战士,让我们好好见识见识,怎么我们一来就被诬赖?什么巫运之果,我们一点都不知道!你们不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好吃的果子。那个……如果你们不希望我们来,那我们就回去。”

    “回去?把巫运之果留下你们再走!”土城大祭司看咒巫被暗卜挡着,胆子大起来,走到瑜伽身侧喊道。

    “你是谁?就是你诬赖我们的吗?”少年气,“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巫运之果,你、你为什么冤枉我们?”

    “桀桀!徒弟啊,那是土城祭司,师父曾经揍过他。另外,这不要脸的土城人还派人欺负过阿战,差点就把阿战杀死了。我们和土城的仇可大了!”

    “怪不得他们诬赖我们!”少年一脸恍然大悟,又冲着土城大祭司愤慨道:“你这人好坏!仗着上城势力竟欺负我们九原。你们前段时间还派使者去我们那里,让我们加入你们,还说给我们中城地位,还说要把公主嫁给我们首领,结果我们不答应,你们竟然就诬赖我们!枉我们还好心照顾你们身体不好的公主,还把她从九原带了过来!”

    “就是,土城人太坏了!”二猛从后面冒出头叫。

    在场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听说此事,不少人看向那跟着出来的唯一非女奴打扮的女子,那就是妙香公主?

    木城三祭司丛生语音悠长地道:“原来你们土城已经和九原接触过了,怎么那时候没跟九原要巫运之果?”

    土城大祭司咬牙。你娘!你到底是哪边的?如果我那时候就知道巫运之果在九原,我早就打上门去了,会等到现在让你们跟着占便宜?

    站在骨鸟尾部不知该往哪里走的妙香公主一脸羞愤欲死的痛苦表情。

    她堂堂一座上城的公主被众人忽略到现在,如今被提起来,竟成了被和亲对象,还是被拒绝的?虽说是真的,但不带你们当众提的呀!还让不让人活了?

    “圭正大人!”妙香公主泣声喊道,她敏感地察觉到众城对九原的势在必得,不敢再留在九原人身边,当下就往土城大祭司身边跑去。

    二猛戳原战,“拦不拦?”

    原战斜扫妙香,放大声音,“这女人不安分,在九原不知偷了多少东西,我们就算有巫运之果,说不定也被她偷走了,毕竟我们这些野人压根就不清楚巫运之果长什么样,但作为上城的土城公主就不一样了。”

    二猛恍然大悟状,“怪不得土城非要留个公主下来。首领,那巫运之果到底长什么样?有什么用?”

    原战,“你问我,我问谁?我又没见过。”

    妙香公主瞬间面目扭曲,这就是她想嫁的男人,竟然冤枉她偷东西!虽然她是打听了一些九原秘事,但她可没有偷那什么巫运之果!

    土城大祭司圭正大骂:“不要胡说!我们的公主殿下怎么可能偷你们这些蛮荒野人的东西?”

    “如果你们不稀罕我们这些蛮荒野人的东西,干嘛派使者去找我们,还要把公主送过来?如今更诬赖我们,忒不要脸!说不定你们土城早就把那什么巫运之果弄到手,却又贼喊捉贼,想要我们给你当替罪羊!”严默现在仗着他的少年外貌,索性也不要脸扮嫩到底。

    二猛大力配合,猛点头:“就是就是!”

    其他上城祭司和神战士听了这话竟莫名觉得有理,土城大祭司气得身体直颤,果然这蛮荒九原人就是和我大土城天生不合!

    拉莫聆神态飘忽,望着天空神叨叨地念:“真正得到巫运之果的人吃饭会……呜呜!”

    二猛一把捂住拉莫聆的嘴巴,低声叫:“换一句换一句!说不定我们什么时候得到了呢?”

    拉莫聆眼珠慢慢转了一圈,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拍开二猛的爪子,改口:“众神在上,所有觊觎九原的贪心者都不会得到好下场,嗯,吃饭被噎,喝水被呛,上茅坑会摔进去!”

    原战和严默一起侧头看拉莫聆,最后一个诅咒真狠!

    咒巫也笑呵呵,拉莫聆的诅咒能力天生,他都不敢教这人,就怕两两加成后威力太大无法控制。

    气疯了的土城大祭司表示他根本不屑于跟一个小孩子说话,脑子一抽,转头冲瑜伽道:“他们到底有没有巫运之果,大家心里清楚。我们土城自认不是大气运者,也不指望得到巫运之果,但九原正好与土城相接,以后巫运之果归你们,九原则归我土城。”

    暗城和火城祭司一起冷笑。

    其他城的人也都心中不爽,这土城以为自己是谁,竟然一上来就敢张口要整个九原?

    极少开口的水城三祭司在这时开口了,“巫运之果到底在不在九原人手上,还不清楚,但九原的价值大家都看到了。”

    众人看向就差把“我很富有”四个字写在脸上的九原人,一起/点头,看到了,绝对是肥羊一只!

    “而我们这么多城都想要九原,那么不妨还是按照老规矩,一切以各城实力说话。”水城三祭司看向原战和严默,又对咒巫行礼,“当然,九原如果不想被瓜分,也可以挑战我等势力,输赢就以九原整个部落做赌注。咒巫大人,您看如何?”

    所以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严默在心中嗤笑,不过这对九原却已经是比较好的局面了。

    原战似乎还有点可惜,他其实更想趁乱干掉一些敌人做出一番威慑,不过他的祭司大人要求稳,那么就按照祭司大人想的来吧。

    就好像约定好了或者有人一直在暗中监视似的,这边刚做下决定,那边就呼啦啦来了一群带着巫城神殿旨意的神战士。

    “巫城神殿有令,命我等前来迎接九原部落的客人!”

    “巫城神殿有令,九城聚会期间,巫城所属范围内任何人都不准私自斗殴,否则重罚!”

    “巫城神殿有令,召十祭司瑜伽速回神殿!”

    瑜伽脸色大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