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5章 章回39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眼看九原人和咒巫被神殿护卫接走,瑜伽带着手下神侍和战士跟着垂头离去,暗城等五城也各自散开。

    水木两城走在一起,土城单独。

    暗城慢上一步,和火城大祭司并肩。

    火城大祭司流焰正在和一名身材矮瘦、面色阴沉的老人说话,“如何?看出来没有?”

    那老人抹去鼻孔流出的血液,淡淡道:“加上咒巫,九原来了五个人,其中两人身上肯定没有巫运之果,咒巫也没有。”

    “那那个九原首领和少年?”

    “我感觉到那个九原首领身上有很特殊的魂力波动,至于那个少年……我看不出来。”老人再次抹去鼻孔溢出的鲜血。

    流焰停住脚步,盯住老人,面色阴冷地道:“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巫城。”

    矮瘦老人低头,“是。”

    “如果不是天堑城的大祭司莫名死在外面,我根本用不着你。”

    “是。”

    “如果你想你们下城不被天堑城吞噬,那就好好做事,否则你们城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是。”

    暗卜在此时插话道:“在九原来之前,我已经卜算过,巫运之果必将会在九城聚会中/出现。”

    流焰转头,“如果不是流焰大人你这么说,我已经派人先去把九原翻个遍。”

    暗卜却看向矮瘦老人,“你说你看不出那少年的魂力波动?”

    “是。”

    流焰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面色悚然一惊,“那少年的魂力竟强大到如此地步?!”

    “那可是咒巫这么多年来唯一看中并收下的弟子。”

    “我看那少年说话幼稚、还有点傻乎乎的……”

    暗卜垂下眼睑,“你我到了这个年龄还不知道看人不能看表面吗?”

    流焰沉默,正好天空阴云遮住阳光,令他半部表情全部藏到阴影中。

    矮瘦老人不知在想什么,低着头,谁也没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极度怨恨。

    在巫城的另一个角落。

    一名年轻男子在水池中痛苦抽搐,他就快窒息了。

    “附典!”男子一下从水池中挣扎而出。

    水池旁紧张等候的虬髯粗壮男子赶紧抓住年轻男子的手,“蜇黎大巫,你看到了什么?”

    蜇黎双眼翻白,使出全身力气低喊:“巫运之果……来了,我们必须……要得到它!唔!”

    附典抱住蜇黎,不让他再次沉入水池,“够了,不要再看了,我们已经足够强大。”

    “不……不够……,我们一定要得到巫运之果,消灭九原,骨桥……骨桥就要出现了……”蜇黎身体猛烈一抽,整个人脱力地昏倒在附典怀中。

    附典想问他骨桥是什么,看他昏过去,不忍心再让他折磨自己,把他从水池中抱出,疾步走向另一个房间。

    巫城神殿,奎帕求见巫象被拒,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走了。

    神殿内,一个巨大的身体斜靠在十数个软垫上,闭着眼睛问:“奎帕走了?”

    “嗯。”声音从阳台传来。一名有着诡异发色,面容却极度俊美的男子靠在阳台上随手捏开一枚坚果的外壳,把果仁吃掉,壳随手扔到外面。

    “我快不行了,奎帕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巨大的身体连说话都在剧烈喘息。

    “如果你不再预言,你还能再活几年。”俊美的男子的语调很随意也很残酷。

    巨大的身体发出笑声,“再活几年又有什么意思?我这具身体活着也是受罪,有时我真的很羡慕你……”

    “你这话已经说了至少八千遍,当初你既然已经做出选择,就不要后悔今日。”

    巨大身体嘀咕,“我那时怎么知道这个该死的第一预言祭司每次预言都会肥上一圈?如果知道……”

    “如果知道,你还是会选择接受传承。”

    “……好吧,你说得对,比起和人打架,我还是喜欢坐着预言。飞山,我看到了桥,无数白骨搭成的大桥,从海的另一端延伸而来。”

    飞山捏开坚果的手指一顿,“他们要回来了?”

    “对,他们终究回来了。”

    “你还看到什么?”飞山转过身,面对殿内。

    巨大的身体睁开眼睛,那双眼睛又黑又亮,纯粹得宛如孩童,“我看到……大地轰鸣、山脉断裂、海水翻涌、巨木倒塌、草原大火,无数白骨撕裂生命,鲜红的血染黑大地……”

    飞山脸上淡淡的笑容消失。

    “我还看到从没有见过的武器、巨大的战兽身上披挂着奇怪的鳞甲,他们将和无数白骨厮杀在一起。”

    飞山挑眉,“那个锻炼出铜的鼎钺部落?”

    “他们已经弄出比铜更厉害的武器,他们叫那些材料为金属。”巨大的身体转头对飞山眨了眨眼睛,看起来竟有点调皮。

    “这么说来,为了抵抗将要到来的人类大敌,巫运之果应该交给鼎钺部落?”

    巫象大人再次闭上眼睛,肥大却十分柔嫩的手指在身上点了点,“我不知道……”

    “你没有看到吗?”飞山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指。

    巫象长长嗯了一声,低声呢喃道:“我不敢看,因为我有预感,看了我就会死。飞山,大哥,我不想死,我想撑过这次大难,然后就把这支传承断掉,我不想再让这支预言传承传下去,太痛苦了,小孩子就应该在外面跑跑跳跳打打闹闹,开开心心地过每一天,你说对么?”

    飞山抬手摸了摸他被肥肉堆积得几乎看不出五官的大头,“嗯。”

    “也许人类没有预言能力会过得更好。”巫象累了,呢喃着睡着,他已经很久没有一下说这么多话。

    飞山轻轻抚摸着巫象不多的头发,低头在他肉乎乎的额头轻吻了一下,“睡吧,你想做的事,不管是什么,我都会为你做到。”

    什么都不知道、只打算走一步看一步的九原众人在休息片刻后,想要出门逛逛却被告知他们没有出门的资格。

    “这是巫城的规定,未经认可和允许的任何势力都不准在巫城随意行走。还有两天九城聚会就将开始,你们就在屋里等上两天,这对你们也好。”负责看守他们房门的是熟人长戈,“诸位总不想走到哪儿都被人偷袭吧?现在城中想偷偷抓捕你们的人很多。我知道你们很强大,但是完全没有必要在挑战前暴露你们的实力,不是吗?”

    咒巫从外面晃回来,当着长戈等神战士的面,把门一关。

    “神殿对我们九原是两种态度,一种是直接废掉,逼出巫运之果,他们似乎有人肯定巫运之果就在阿战或者默身上。还有一种态度不明,似乎想要等待挑战结果再看。另外,这次除了九原,还有一个鼎钺部落被迎接到巫城。”

    “鼎钺部落?”严默这五年一直忙着发展九原,都没怎么留意这个大河下游的金属部落。

    “你知道这个部落?”

    严默点头,神色有点微妙,“师父,这个部落能被迎来巫城参加九原聚会,是作为某个上城的附属,还是跟我们一样前来挑战的?”

    咒巫回答:“应该是后者,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是被单独接来,似乎比我们还早到两天。”

    “他们也不能在巫城自由行走?”原战问。

    “不能。门外那小子说得不错,这是巫城的规矩,我们现在不属于任何一座众城势力之一,不管我们多么强大,都会暂时被看作是野人部落。而野人部落在巫城连奴隶都不如,更别说踏上巫城土地。”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反正也只有两天时间,有实力有自信的原战一点也不介意在屋里窝上两天——现在还没到他展示实力的时候。

    原战刚想伸手拉过严默,好跟他商量一下如何度过这无聊的两天,手抓空了。

    咒巫拉过严默,有点迫不及待地道:“走,跟我去见几个人。”他要去炫耀他的宝贝徒弟,哇哈哈!

    “师父,先不急,这两天我们保留实力会更好。”

    咒巫抓抓脸皮,一拍脑袋,“你说得对,我们干嘛要送上门去?哼,等挑战结果出来,他们自然知道你有多厉害!”想到得意处,咒巫乐得手舞足蹈。

    二猛很想出去溜达溜达,被原战拉住,“你的神血能力虽然已经达到六级,但比起九大上城带来的人手还差得远,先老实待着,等后面自然有用到你的地方。”

    当天,音城派人来,说要接走他们的大王子殿下。拉莫聆没理他们,后来拉莫娜亲自上门来请,他也没见。

    当晚,所有人睡下。为了提防有人无耻地抓走弱者为人质,五个人都睡在了一个屋。

    有这么多人在,厚脸皮如原战也没怎么折腾他的祭司大人,两人睡得都很早。

    严默有点睡不着,在原战怀里翻了个身,睁眼看外面月光。

    阳台上黑影一闪,一个头上有角的人形生物站在了阳台石栏上。

    严默刷地坐起身。

    那人形生物看着他,两只眼睛发出暗紫色的光芒。

    “你是谁?”严默压低声音问,他隐隐感觉到自己与那黑影间似乎有某种联系,这种联系呼唤着他向阳台走去。

    “没想到我族最宝贵的传承竟然传给了一个人类。”黑影声音极度冰冷,“人类,你不配得到它,死吧。”

    有什么阴冷的东西向严默左臂袭去。

    “唔!”严默脚步一顿,捂住左臂。他感到左臂戴骨承的地方如被烙铁箍住一般,一阵剧烈灼热痛瞬间袭遍全身。

    “咦?”黑影似惊诧又似极为愤怒,“为什么保护他?为什么保护一个人类?”

    也许有什么在和黑影对话,但严默听不到。

    过了一会儿,黑影突然蹲下/身,伸手按向严默额头。

    严默身体闪了一下,可没有闪开,“嘶!”

    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他额头上一划而过,有血顺着眉心流下。

    那黑影收回手,尖锐的指甲放进嘴里舔了舔,“你的血有点古怪,你身上竟然有长生木族的血脉,还有其他的……”

    严默想到了九风让他吞噬的那只蜂王卵。

    “感谢赞布大人的仁慈吧!他说你虽然不是我族人,但你却在不到十年内就把炼骨术学到了八级,比我族的血脉天才也就只差了一点,死了太可惜。”黑影阴冷的语气一转,“我可以让你带着我族传承活下去,但你必须成为我族的奴隶,为我族重归、复仇做出努力。”

    严默有点乱,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炼骨族人已经死光了吗?怎么现在又突然跑出来一个?还要让他做炼骨族的奴隶?

    黑影声音陡然变厉,“这是我和赞布约定的结果,如果你不答应,那你就只能死!”

    眼看黑影再次向他伸手,严默连忙道:“呃,我虽然学到八级,但是也才只掌握了皮毛,而且我们部落不过是一个蛮荒之地的野人部落,就算我答应做你们的奴隶,恐怕也帮不到你们什么忙。”

    黑影发出冷笑,“狡猾的人类,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现在只要告诉我,你是愿意做我炼骨族的奴隶,还是选择死亡?”

    严默想选择死亡,但是他不知道黑影会让他怎么死,也不知道他死了要花多长时间恢复,两天后就是九城聚会,他一个人相当于负责三项挑战内容,缺了谁都不能缺他,否则无论九原还是他家牲口,恐怕都要落到被人追杀的地步。

    怎么办?严默脑子迅速转动,口中拖延道:“如果我答应做奴隶,你会对我做什么?”

    “你是想问我会怎么控制你听话?”黑影嗤笑。

    “是。”

    “我会让你戴上奴隶骨,如果你不听话,我可以随时杀死你!”

    操!我怎么没在骨承的传承中看到有这么个奴隶骨?

    黑影像是猜到他在想什么,傲然道:“你以为什么生物都能做炼骨族的奴隶?奴隶骨炼制不易,只有九级以上的炼骨师才能炼制。”

    感情做你们的奴隶还是一件值得荣幸的事?“等一下,你让我戴上奴隶骨,其他人类一定会看出来,这里是巫城,我可没有信心能瞒过他们。”

    “那些人类什么都不会看出来,你并不是我炼骨族第一个人类奴隶。”

    严默心惊。不说炼骨族弄到了多少人类当奴隶,就是黑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巫城还没有人发现,就已经相当可怕,更别说咒巫和阿战都没有察觉对方到来。

    对了,为什么他师父和阿战还没有醒来?

    严默刚想回头叫醒原战,可黑影再次逼问他让他选择,他心思一错开,竟像是忘了刚才要做的事情。

    黑影不耐烦了,“如果你不愿意,我会杀死你,再把这屋里的人类全部变成炼骨族的骨奴!”

    严默怀疑对方有没有这个能力,但不知为何,他竟然不敢赌,他甚至听到自己在稍稍一犹豫后,张口道:“好,我答应,我愿意做炼骨族的奴隶。”

    黑影满意了,“你早该答应,人类,能做我的奴隶,你以后就会知道这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过来,就如你所说,你太弱了,炼骨术才达到八级可不够用,我会把后面两级的感悟和炼制方法等也传给你,另外,我再教你一些新的内容。记得进入骨承接受我的传承!”

    黑影再次伸出手,严默如受蛊惑般走到他面前。

    黑影冰凉刺骨的手掌抓住他的左臂,“听好,两天内接受我的传承,之后,在九城聚会上,你要先给我做这几件事……”

    阴冷的声音像是直接灌入他的大脑,黑影说话声刚落,左臂戴骨承的地方就再次传来火烙感,这次的疼痛度远超第一次,严默疼得受不了,忍不住惨叫出声。

    “默?严默!醒醒!”

    有人在用力推他。

    严默啪地睁开眼睛,一下坐起。

    原战伸手摸他背,“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你身上全是汗。”

    两人的动静也惊醒了其他人,咒巫翻身含糊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二猛直接蹿了过来。

    拉莫聆却先室内室外走了一圈,后对原战摇摇头。

    原战皱眉,他也没感到有其他人出现,但他却又确实被严默惊醒,其实他醒来比默发出惨叫更早一点,可是他却什么都没发现。但严默和他心神相连,他那时一定是感觉到默有危险才会醒来,偏偏他什么也没看到、没听到。

    “默默?默大?”二猛蹲着喊他。

    严默下意识先抬手摸左臂戴骨承的地方,接着又摸了摸额头。

    原战也看向他额头,目光突然一凝,“你眉心怎么多了一条红痕?”说着就伸手去摸。

    严默人还在梦境和现实间交错。骨承摸上去像是没有任何变化,但他的身体和精神却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它的改变,他感觉骨承中似乎伸出了三根刺,扎入了他血肉和骨头中,不动它没事,一想把它取下,那瞬间产生的剧烈痛楚感让他连动都不敢动骨承一下。

    “巫果,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严默本不想呼唤已经深深藏起来的巫果,但他在自己无法确定下,只能向同体共生的巫果询问。

    巫果像是刚从深眠中被唤醒,语气有点懒洋洋的,“你好像刚和谁定了一个灵魂契约。”

    “好像?”

    “唔,不是好像,是确定。你惨了,这个灵魂契约可不好解除,至少我现在帮不了你。”巫果似乎有点幸灾乐祸?

    严默脸色难看,“儿子,你爹我倒霉你能好到哪里去?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在梦中能和别人定下灵魂契约?”

    巫果稍稍认真了一点,“因为你手臂上戴的那个骨承,那似乎是个媒介,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你也不知道我梦到了什么?”

    “不知道,你刚才进入了骨承,我没办法跟进去。”

    严默按住眉心,他以为得到骨承是幸运,现在看来却跟催命符没二样,更惨的是,梦中那个黑影让他做的事情,简直反派的不能再反派!如果他敢做,就等着指南把他惩罚到死去活来再死去吧!

    也就是说,他做会被指南惩罚,不做会被炼骨族惩罚。总之就是他后面将没一天有好日子过!

    他想进去骨承问赞布,可他对赞布印象一直很好,甚至把他当作半师看,如今知道就是这位半师和骨承联手坑了他,他真一点都不想再见到赞布。

    “默?”原战抬起他的脸,眼中满是对他的担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严默伸手用力一捏原战脸蛋,冷笑,“没事!想利用我,那就看看他们能付出什么代价!”

    咒巫凑过来看徒弟,看了一会儿没看出究竟,开口嘲笑道:“被人暗算了?”

    严默转头看咒巫,认真脸道:“师父,九城中,除了土城,你还最看谁不顺眼?”

    “空城!暗城!还有火城。这三城无论神殿祭司还是他们的城主,都是一群没人性的豺狗!”

    “空城也在其中?很好,非常好。”严默眼中有火光在燃,他最恨别人威胁他,更恨别人背叛他,不管赞布和炼骨族有什么理由,他都不打算再原谅他们。

    原战被捏脸也没生气,作为九原祭司的男人,他一眼就看出他家默火大了。

    严默挥挥手,让大家继续睡觉,他打算进入骨承接受黑影传承,他是不想见赞布,也不想为炼骨族做事,但有好处,为什么不拿?

    “我能做什么?”高大的男人抱住他。

    严默听出对方声音中的焦急和自责,回抱了他,头在他脖颈处蹭了蹭,抬头主动亲了他嘴角一下,“好好活着,你活着就是帮了我。”

    原战听出他的意思,“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后顾之忧,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做。就是九原,你也不用担心,大不了我们就重建一个!”

    “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