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6章 章回39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花了两天时间完全沉浸在骨承中接受黑影传承。

    此传承跟先前的教学模式不太一样,更类似醍醐灌顶,进去后就有声音让他躺入知识之海,之后那种感觉很难用言语形容,在大量知识灌入脑海中后,就像自己曾经学过一般。

    两天时间,严默就躺在知识之海中用大脑复习这些知识,加深印象,直到再也无法忘却。

    原战等人已经先受他叮嘱,看他昏睡两天也没有特别担心,只是守着他不离左右。

    严默进入骨承前很想把黑影威胁他的事说出,但该死的他偏偏不能说,那黑影逼他保密,否则就会利用奴隶骨教训他。

    咒巫在屋中待不住,除了头一天晚上还回来睡了一夜,第二天起就不见了人影。

    转眼两天过去,九城聚会时间到来。

    长戈先来提醒了一次,让他们准备出发,可严默此时还在昏睡中。

    原战设法拖延时间,咒巫直接胡搅蛮缠。

    时间一拖再拖,长戈超级无奈,又不敢说重话。反而是不明九原底细的巫城侍者跑来催促时,冷硬地警告道:“如果鼓声响起三遍后,你们还没有到达聚会地点,就当你们九原主动放弃挑战。”

    长戈看这侍者敢用这种语气跟九原说话,立刻把他拉了出去。

    二猛皱眉,焦躁地问原战:“老大,怎么办?”

    原战反身回屋,抱起还没醒来的严默,“走。”

    “哎?可是默大还没有……”

    “有我在,我看谁敢欺负我徒弟!”咒巫抢了原战的话,挥手,“跟我走,咱们去会会那些九大上城人!”

    原战莞尔,抱着他的祭司大人,果真跟在咒巫后面向外走去。二猛和拉莫聆紧跟其后。

    一路无话,严默未醒,原战一点观看巫城的心思都没有。

    二猛有点紧张,路上风景看在眼中也不知道看了什么。拉莫聆神态正常,也成了五人中貌似最不在状况的一个。

    长戈负责带路,一路沉默向前,大家虽然是步行,但都是战士,速度并不慢,就是咒巫也走得轻松。

    聚会地点就在巫城神殿的中心空地内。

    鼓声响起,九原成了最后一个到达的势力,满场人俱把目光投向他们。

    除了二猛深吸了一口气、严默在昏睡,其他三人都是面色平平。

    有侍者过来带路,“你们是九原部落?跟我来,你们的位置在我巫城右边。”

    原战抬头,全场布局尽收眼中。

    只见各势力正好围成一个圈,每个势力都设有十二个席位,席位排列方式自由,除十二人以外,其他带来的人都只能站着。

    相比九原当初被要求只能带十人,其他各老势力显然没有这个约束,每个势力都带了至少三十人以上,但也没有超过五十人的。

    巫城左右为这次出现的新势力,右边为九原,左边则是鼎钺。

    鼎钺人看到九原人出现,一个个都睁大眼睛观察着对方,尤其他们的高层。

    原战目不斜视,抱着严默走到九原席位。

    嗡嗡的议论声响起,似乎很多人都在奇怪原战怀中的人是谁,而知道少年身份的人则在疑惑对方出了什么事。

    没有人怀疑少年在睡觉,这么重要的场合,你当你是巫象,可以在众目睽睽下呼呼大睡?

    暗卜和几人目光对接,不会有人对那少年下手了吧?如果是真,巫运之果是否还在少年身上?

    流焰逼迫那矮瘦老人再去看严默,那矮瘦老人看了一会儿摇头,仍旧说看不出。

    咒巫坐下后就对其他人科普常识。

    九原和鼎钺两边并不是上城势力,而是四个智慧种族,其中就有九原非常熟悉的蛇人白曦族,另外三族分别为巨人族、虫人族和有翅族。

    “这四族也是落没了,在远古大战时,传说这几族的实力和长生木族、人鱼族、炼骨族都差不多,可是大战后,人鱼族退回海洋,长生木族不出森林,炼骨族彻底消失,其他几族也不比炼骨族好到哪里。”

    严默这时没醒来,如果他醒来听了这段话肯定会接着说:然后人类崛起了。

    蛮荒之地各种奇形怪状的野兽、半智慧生物和智慧生物很多,原战等人见到这几族人也没有什么异色。

    咒巫接着又跟他们解说其他八上城。

    在这四族两侧才是延伸开来的八大上城势力,一眼看去,这些上城势力也并不完全是由人类组成,其中不少上城都带来了一些奇形怪状的战士。

    这些势力之间都相隔了大约两米的距离,圆圈中间留下一块不大的空地,因为整体布局呈圆形,保证了每个势力都能把彼此看个清楚。

    九原虽然是最后一个到达的势力,但并不是最后一个到达的人。

    巫城十二祭司共来了十位,中间和左边第一个位置都空着。

    咒巫得意地指指左边第一个空位,又指指自己的鼻子,“看到了吗?那是我的位置,就算我不在巫城神殿,他们也得把我的位置空着!”

    二猛和拉莫聆立刻做敬佩状。

    巫城神殿祭司有人目光扫过来,咒巫一一狠狠瞪回去。

    “巫象大人到——!”随着一声特别响亮的报唱,四名身高超过两米的壮汉奴隶抬着一张床榻出现。

    二猛看到那床榻上的人当即直了眼睛。

    咒巫却蹙眉嘀咕道:“死肥象怎么又肥了?”

    不少人起身向巫象行礼,但也有人坐着不动。

    床榻被放下,四名壮汉退后,一名面貌极为俊美的男子在巫象身边突然出现。

    这名男子一出现,除了不明情况的九原人和鼎钺人,其他所有人全部站起对其行礼,就连咒巫也在对方目光看过来时对其微微颔首。

    原战看到那名男子,心中滔天战意忽然涌现。

    那名男子也看向他,彼此互视了足足一秒钟。

    别人觉得很短的时间,他们两人却觉得很长,男子错开目光前,脸上浮现了一丝懒散的笑意,附耳对巫象说了什么。

    原战目光沉沉。

    咒巫突然拍拍原战,“那是飞山,巫城最强大的战士,有人传说他是九城唯一一个超过十级的战士,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到底多少级。那家伙别看脸好看,其实阴险得很,手段极为毒辣,敢对巫城不敬的势力,他能把人家的战斗力全部杀个尽光。其他上城势力不怕死肥象,可都怕他,也因为有他在,死肥象才能坐稳第一祭司的位置。”

    “他是第一祭司的守护战士?”

    “对。”

    “他会在挑战中/出手?”

    “除非你想挑战巫城。喂,你不会真想挑战巫城吧?小子,能别一开始就玩这么大嘛?”咒巫急,伸手戳爱徒,希望赶快把人戳醒,好来阻拦这个满眼战意都快盛不住的人。

    “我没那么蠢。”原战单手隔开咒巫的老爪子,不让他继续戳严默的脸蛋。

    咒巫生气,这大牲口每次都跟他抢他徒弟!

    再说骨承中的严默。

    严默已经接受完黑影传承,可他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坐在知识之海中沉默了一会儿。

    那传承中竟然有关于奴隶骨的炼制方法和破解方法,这是黑影在考验他,还是疏忽?

    总觉得两者都不太像。

    而这个谜题在看到赞布主动出现后,严默有所了悟。

    赞布还是原先爽朗且活泼的性格,还未说话,笑声先至,“哦,小默默,你是被神宠爱了吗?一段时间不见,你现在的精神力竟然已经可以看见英俊的我了。”

    “是你?”

    “……是我。”

    两人都没有明说,但彼此都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赞布真的如他所说长相十分英俊,哪怕他头顶长角,眉心还有第三只眼。

    从赞布的外貌看,炼骨族人的身形总体要比人类高大上很多,赞布看起来就有两米二左右,这还不算独角的长度。他们的额头有点隆起,比脸宽出不少,但你看过去并不会感到畸形,反而觉得他们就应该长这副模样。

    “唔,炼骨族人没有消失,很好。他们没有固步自封,而是琢磨出更多更好的方法,这也很好。在我们那个时候,可没有这样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一个炼骨族人的全部知识灌输到另一个人脑海中的传承方法,如果当初我们有这样的传承方法……”

    赞布没有说完,在严默身边坐下,摸摸他的脑袋道:“当初你来,我还以为炼骨族人已经死光了,原来还是有一些族人活下来,只是逃离了这片大陆。”

    严默心情复杂,“你想要我把传承交给他们吗?”

    赞布把他搂到怀里,沉默了好一会儿。

    严默没有推开他,只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手掌。

    赞布忽然抓起一个骷髅放入他怀里,严默不明所以。

    “这是我的妹妹,她死在另一个炼骨族人手上。”

    严默低头看怀中骷髅,用医生的目光去分辨这枚骷髅和其他骷髅的区别,然后在这枚骷髅的百会穴,也就是炼骨族人长独角的地方发现了一道不太明显的裂痕。

    赞布抓过骷髅又放回知识之海中,“炼骨族人和你们人类一样,就算同是一个种族也分很多部落,而部落和部落之间难免会有战争,我们这一支是综合实力最强大的一支,但哪怕在同部落中大家的做法和想法也会不一样。”

    “所以你不赞同黑影的做法?”

    赞布笑,没有给予肯定,“他不叫黑影,他叫尼塔,红角族人。红角族也是炼骨血脉中战斗力最强大的一支,他们弄出的骨器都非常具有攻击性。”

    “你们一共分几族?”严默看赞布的独角,牙白色,笔直、光滑、细润,很是漂亮。

    “三族。分别是白角、黑角和红角族。而我刚刚知道这三族人都有后代留下,只不过白角族这一支留下的人最少。默,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希望我把骨承交给白角族人。”

    赞布用力点头,又摸了摸严默的脑袋,夸赞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帮我找一个合适的传承者,别像尼塔那么偏执,在这之前我们都会保护你,不会让其他炼骨族人把骨承取走。”

    好吧,考虑到炼骨族人神出鬼没的战斗力,这勉强算一个福利。

    “对了,以后你把那只骨鼠拿出来,它可以帮助你发现我族血脉。”

    严默不知道赞布是单纯地想利用骨鼠寻找族人,还是在提醒他可以把骨鼠当警报器用。但这份情谊他记下了,包括赞布之前偷偷把奴隶骨的炼制方法和破解方法放到传承中教给他的事。

    “我向祖神发誓,以后不管炼骨族和人类如何发展,我会把骨承交给一名白角炼骨族,让他继承炼骨族传承。”这样也算是我偿还了你赞布的半师之恩。

    赞布大大叹了口气,“我死的时候,炼骨族还是这片大陆上的强者。但我身为炼骨族人,哪怕我现在只剩下魂魄,灭族之仇也不得不报,我以后将无法帮你更多。还好你现在把十级以下的炼骨术都学到了手,但十级并不是尽头,一般十级以上的传承必须跟随一名十级以上的炼骨祭司或者从知识之海中学习,我原本想要教你,可是我已经答应尼塔不会再把更多的传承教给非炼骨族人。”

    “我能理解。”严默并没有因此产生怨怼,能得到炼骨族传承已经是巫果给他带来的幸运,他恨的是炼骨遗脉竟敢把他当复仇工具和奴隶看。

    赞布也是心情复杂,他和这个人类少年已经处出感情,但骨承中并不止他一个炼骨族人,有清晰意识的也不止他一个。

    “默,不要小看海那边的炼骨族遗脉,这么多年下来,他们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也不清楚,尼塔虽然尊敬我,但他也在提防我,我并不知道他们的打算,也不知道他们都有哪些手段。你……千万小心。”

    严默心中同样难受,他不想把赞布当仇人看,但现在却是种族仇恨硬要把他们分成两个阵营。

    “谢谢你,赞布。”

    赞布低头看他,微笑,慢慢消失。

    苍老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宣布他以后再也没有进入骨承的资格,如果强行进入就会遭到灵魂绞杀,随即他被踢出骨承。

    外面,巫象来了也没说什么,他就斜躺在十几个厚厚软垫上闭着眼睛。

    位于第三位的祭司罗绝站起,两手相击,竟发出响亮的炸雷声。

    “轰!”

    全场变得极为安静。

    罗绝开口:“十年一次的九城聚会,所有规则仍和以前一样,不过这次多出两个挑战势力,分别为九原部落和鼎钺部落。这次挑战在排位比试前进行,九原部落,你们要挑战谁?”

    咒巫突然大怒,站起来就喊:“为什么改变规则,以前挑战明明都放在排位比试之后!”

    同样年岁甚高的罗绝面无表情,“这是十二祭司共同决定的事情,你不服,就挑战巫城神殿所有祭司!”

    “好啊,你当我怕你们十一人不成?信不信我把你们全部咒成傻瓜!死肥象,你给我睁开眼睛,你说,这次为什么要这么安排?”

    巫象眼皮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小咒巫,是你啊,我说谁这么吵。这次安排是我同意的,你过来,我跟你说。”

    那么大把年纪的咒巫被叫成小咒巫,老脸红都没红一下,不过巫象叫他,他竟然也就这么走过去了。

    等咒巫走到身边,巫象嘴唇颤动,对他说了什么。

    咒巫听后抓抓脑袋,竟一声未吭地回到九原席位,不再反对这一新安排。

    于是罗绝再次面无表情地宣布:“第一个挑战者,九原部落。九原,再问你们一次,你们要挑战谁?如果你们不选择,你们就再无挑战的机会。”

    原战不知巫象跟咒巫说了什么,可看咒巫的表情显然是很严重的事,咒巫回来也没有提醒他们,只对他点了点头。

    把九原排在第一个挑战,这绝不是重视,虽然不知其中有什么阴谋,但原战不在乎,他在罗绝声音刚落时,就很随意地往对面一指,道:“那就土城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