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9章 章回39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严默说的让久未突破的战士突破这点,土城勉强能够做到。

    但是这属于秘法,属于一座上城最秘而不宣的最宝贵手段,土城那么疯狂地寻找控土战士,不就是为了能培养出一名十级?

    这还是前前代大祭司留下的方法,寻找神血浓厚的控土战士,控制他的神智、给他全部训练法、供应他足够的元晶,让他在最短时间内升到高阶战士,当那名战士无法再升级后,就可以借用一件远古传下来的骨宝把那名战士的血脉和能量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

    这另一个人自然是指土城城主、其血脉以及神殿祭司,以保证土城城主和其血脉的战斗力永远都是土城最高。

    可是这种名为掠夺的方法成功率并不高,往往牺牲数十名天生血脉浓厚的控土战士也不一定能造出一名九级,最好的结果不过是九级顶峰。

    之前土城祭司们一直以为是由于弄来的战士其神血还不够浓厚的缘故,所以当初在发现原战时,当时的大祭司和城主都要乐疯了,大祭司不惜亲自带领神殿几名最厉害的神战士前去捕捉原战。

    结果……大祭司和他的神战士们一去无回,原本的第二祭司圭正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成为了大祭司,并把一些亲信也提拔上来。

    九大上城中知道土城有此秘法的人不少,其实其他上城也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提升自己血脉力量的特殊方法,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而已。

    但在这种场合,土城却不好提出自己有这样的提升方法,先不说残忍不残忍,就是做了成功率也不高,而且那么重要的骨宝自然被留在土城。

    哪怕是冲动又自大的圭正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暴露土城神殿有这样的骨宝,虽然他很想说出来。

    现场一片哗乱,土城人闹得最凶,其他上城虽然大多数都在看热闹,但也有人开口附和土城所说。

    最后火城大祭司流焰站起来道:“这样的出题确实不适合,如果巫城和诸位能让这样的挑战题通过,那么以后我们是不是都可以提出诸如立刻突破十级、甚至立刻成神、让久死的人复活之类,这些根本不可能做到的难题?”

    这次附和的人多了。

    “野人就是野人,什么都不懂,就在这儿乱开口!”

    “小孩子嘛,谁叫咒巫大人没跟他说清楚呢。”

    “哼,奶毛都没褪干净的小崽子,不过得到一次神的恩宠就敢乱来!他以为他是谁?”

    圭正见有人支持,声音更大,“我看以后要出挑战题,至少也要出题方自己能做到!”

    “哦?这么说,你刚才出的净手一题,你也能做到?”如果严默真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看到声势这么大的反对声可能早就怂了,至少也不会表现得这么若无其事,但他不是。

    这种程度的反对声,这点人数,还不够他出席研讨会、发表会之类的学术会议来的人多,那种会议上挑刺找麻烦的人不知有多少,他可从来没有被难倒过。

    圭正噎住,他要是有办法也不会提出来为难九原人,但这时候他却不能说他不能,只能梗着脖子冷笑:“怎么?你要出同样的挑战题给我?”

    严默摇头叹息,“这位祭司大人,你不会又做不到吧?不如你就说说你能做到什么好了,免得我提出一题,你就说这也做不到、那也做不到,还说我出题太难。”

    “你!”圭正已经被气疯了,“你说你出题不难?那你这小崽子能做到?如果你能做到任一点,我们土城就是认输又怎样!”

    原战听圭正嘴巴不干净,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严默反口就回:“你这老崽子说话能当真?你们城主刚才明明说的是谁能做到便以谁为尊。”

    “你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野崽子!竟敢对我如此不敬!”圭正面容扭曲气晕了头,竟举起权杖就攻击严默。

    严默突觉身体一重,差点趴下。原战伸手撑住他的腰,同时站起。

    “住手!”

    “圭正大人!”

    巫城罗绝和土城城主同时喊出声。

    原战的声音稍慢一步,“土城人,记住,是你们先动的手!”

    “等等!”罗绝再次暴喝。

    慢了,圭正突然张嘴喷出大量沙砾。

    眼看土城和九原就要打起来,一直站在巫象身边吃坚果的飞山动了,也不知他做了什么,原战猛然回头。

    飞山对他微笑了下,“教训一下就够了,九城聚会才刚刚开始。”

    咒巫翻脸,“飞山,你想干什么?欺负我徒弟的守护战士不成?”

    飞山捏开一枚坚果,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别乱说,我可欺负不了他。”

    圭正的变化众人都看在眼中,这些人就等着土城和九原闹起来,结果飞山出手了,虽然没有一个人看出飞山干了什么,但飞山和咒巫的对话,大家都听到了。

    飞山竟然说他欺负不了那野人部落的首领?!

    那可是唯一传说超过十级的飞山!

    这时,众势力看原战和九原的目光终于从审视变成了慎重,而有些人因为没有接触过九原而产生的轻视心更全部收了起来。

    他们没有看到飞山动手,但他们都看到了圭正嘴里喷沙。

    圭正也许性格有问题,也许手段不高明,但他毕竟是土城现存的大祭司,他的能力再低也不会低到哪里去,可就是这样的圭正被暗算了。

    面对众势力警惕的目光,原战亮了亮他雪亮的犬齿。

    野蛮人!危险!不能惹!

    这是所有人此时对原战的印象。

    原战本来就不想现在杀死圭正,他就是给他一些教训而已。给圭正教训,可以说是帮自家祭司出气,但如果杀死他……九原恐怕立刻就要成为众矢之的。

    飞山出面,他正好见好就收。

    严默瞅瞅众人,又瞅瞅难过得眼泪都流出来的圭正,很无辜地问:“我们的挑战还要继续吗?”

    不等土城人发狂,罗绝抢在前面强硬地道:“继续!不过从现在开始,出题方所出挑战题必须是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你们事先可没这么说。”严默插腰,一脸你们人多势众欺负人的委屈愤怒样。

    罗绝没说话,大概心里有点不好意思。

    其他人想反驳也都忍住。以前大家比试出题都不会太夸张,因为你出题过分,别人也能反过来这样对你,所以这也算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但不管怎么说,九原作为新人,他们没有事先跟对方说明确实不对。

    就是土城刚才的题目看似困难,至少也有完成的可能性,不像九原现在出的挑战题根本已经超出了大家的能力范围。

    原战看严默这样,差点笑出来。这样的默,他已经很久没见到了。

    咒巫也骂,“娘的!都看我徒弟小,欺负他是不是?你们都给我记着!”

    罗绝像块木头的严肃表情在听到咒巫的威胁后也不由眉角下垂,露出了一点点苦相,但很快他就恢复了一贯的木疙瘩脸,双掌雷击,道:“比试继续!九原重新出……”

    “我能做到。”

    “……题。”罗绝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咒巫诅咒了,他怎么突然幻听了?“九原祭司,你刚才说什么?”

    严默仍旧插着腰,姿势特不文雅地复述:“我说我能做到。”

    罗绝:“……”

    全场异样的寂静,连巫象都睁开了眼睛,撑起身体仔细去看那明明样貌憨厚却稍显张扬的少年。

    不少人从怀疑到心动,更是有不少人想到:巫运之果!这小祭司一定得到了巫运之果!只有巫运之果才有这样逆天的能力!

    这时,众人看向严默的目光已经不止是火热,而是势在必得!

    暗卜等人都已肯定,巫运之果肯定就在这小祭司身上——他们推测的过程错了,但结果对了。

    圭正嘴里的沙子总算吐完了,他对九原的恨已经深及骨髓,只要他活着一天,土城都不会放过九原,此时闻听少年说他能做到那传说中神才能做到的事情,他不顾嗓子受伤,当即沙哑狂笑道:

    “好你个狂妄的野崽子,你说能做到?你能让一名根本无法觉醒的战士觉醒为神战士?你能让一名九级战士突破为十级?好!好!好!”

    圭正狂笑,吐出一口被沙子磨出的血,手一指严默:“你做!只要你能做到,我土城以后就、就让你做大祭司!”

    严默不屑,气死人不偿命:“土城大祭司?当我稀罕?我好好的九原祭司不做,跑你们土城干嘛?”

    “就是啊,你们自己不行,还想抢我们的祭司大人,太无耻了!”二猛接口。

    拉莫聆感叹:“土城无耻的人牙齿会掉光,真的会掉光!”

    土城人气得要吐血!只有蛇胆盯着严默不语,他不信对方能做到他说的事,但那人如果没有把握又怎么敢当着这么多人面这样保证?难道真的是巫运之果?

    土城城主回头和蛇胆交换了一个眼色。土城已到危急时刻,也许他们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

    流焰再次站起,“既然圭正大人都这么说了,不如就让九原的祭司再次施展他的巫术,如果他真能做到他所说的事情,那么这场挑战就算九原赢。”

    其他势力附和。

    巫城众祭司商议后也同意了土城的提议。

    罗绝正要宣布,原战发出冷笑,“要我们祭司大人施展巫术可以,但之前土城城主说的话是否要吞回?”

    土城城主手掌心冒汗,心里痛骂原战,脸上却挤出笑容,“如果你们九原真的能做到那两件事,恐怕不止我们土城,就是其他势力也要以你们为尊,呵呵。”

    呵你妈x!严默已经觉出味儿来了,这土城城主说不定才是土城最奸猾的一个,一句话就把九原放到了所有势力的对立面。不过这种情况在他提出那样的挑战题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就算如此,他仍旧看土城城主极度不顺眼。

    “原来你们土城可以代表其他众城势力?”严默恍然大悟状,“怪不得你们土城一直说自己是三大古城之一,是最厉害的上城,原来你是他们的头儿。”

    土城城主呵呵不下去了,他小看这个少年了,这少年虽然年纪小,但心智一点不比他们这些有年岁的人差,反应更是迅捷。

    “孩子,你真的能做到?”

    所有想说话的人都闭嘴了,因为巫象大人开口了。

    严默望向这位巫城第一大祭司。

    巫象对他眨了下眼睛。

    严默嘴角勾起,这大胖墩似乎挺有意思?就是不知道他对九原怀有善意还是恶意。

    “我能做到,但我需要付出极大代价。”严默还是选择稍微保守点。

    “两点,你都能做到?”

    严默回以眨眼,反问:“如果我能做到,你给我什么好处?”

    “哈哈!”巫象大笑,可他很快就收声,大笑现在对他的身体也是一种负担,“孩子,如果你真的能做到你说的事情,我可以保证,只要我和飞山活着,只要你不做不利于这片大陆上众生灵的事,你,将一直受巫城保护。”

    “巫象大人!”许多人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喊道。

    这个承诺太重,如果巫城真的要保这个少年祭司,那他们还怎么获得巫运之果?

    巫城几名以奎帕为首的祭司皱起眉头,巫运之果只要是巫者就没有不想要的。巫象这样说,跟断了他们的念想有什么区别?

    咒巫对巫象的保证表示满意,严默却道:“保证?你和你的守护战士飞山大人以你们的战魂起誓?”

    “九原人!”巫城多位祭司和众城人齐声怒斥严默。

    严默理都没理他们。

    巫象笑,抬起手指点了点少年,“施展你的巫术吧,如果你真的做到,我和飞山就是用战魂起誓又怎样?”

    咒巫给徒弟使眼色,让他尽量施展不要怕。

    严默对巫象和飞山的了解不如咒巫,他不相信这两人和巫城真的能保护他,但九原得到巫运之果的事已经泄漏,现在他和九原已经成了一块肥得流油的大肥肉,谁都想来咬一口。

    就算没有巫象的保证,他也要这些贪婪者知道,他们九原肥归肥,但肥油都含了剧毒,谁吃谁死!

    “诸位,如果用我九原人施展相关巫术,不管结果如何,只怕土城又是不服,说不定还要说我们作弊。”严默抬头面向众人,诚恳一笑,“不如,就从各位中/出一个人出来吧。”

    众人一静,随即不少人心动如狂!

    “但是我不保证死活。”

    呃!心动的人立刻灭掉一批。

    “也不保证会不会掉级。”

    啊!剩下的人又灭掉一大半。

    “同时,因为施术对象不是九原人,所有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施术对象必须用战魂起誓,如果他一旦被激发出神血能力,或者神血能力升级,就必须效忠我三十年,并不得做任何不利于我和九原之事。”

    这下几乎没几个人想要站出去了。虽然神血战士活得比一般人长得多,但三十年还是太长了。

    严默似乎已经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冷场,“诸位,这是神的领域,我不过是借用神的力量,但我毕竟是人,我要施展这样的巫术需付出极大代价,而目前为止,得祖神恩宠,我还没有失败过。”

    一片小声议论响起,接着又是一阵沉寂。

    鼎钺部落中有人身体动了动,他旁边的人下意识抓住他,“殊羿,你要做什么?”

    殊羿回头看知春,在知春脸上看到了不可置信。

    而就这么一耽搁,已经有人在殊羿之前站了出来。

    “我来吧,我原本是九级战士,在一次受伤后跌到三级,六年下来,我不但丝毫不能提升我的神血能力,甚至连伤势都没有痊愈。九原小祭司,你敢在这样的我身上施展你的巫术吗?”

    所有人都看向那名从席位后走出来的人,尤其是火城人。

    火城城主和大祭司等人全都用惊诧到极点的目光看着那人走出,火城城主低声呵斥:“二弟!”

    男人对身为城主的兄长淡淡地笑笑,不含任何感情的目光从流焰等人身上一扫而过,避开他们的拦阻,走进圈中空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