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0章 章回40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火城人表情复杂至极,流焰蹙眉与城主低语。

    其他人都看着那正在壮年,头发却已经花白的男子。男子和火城城主很像,但精神气貌完全不能相比,当他从自己兄长面前走过时,看起来就像火城城主的长辈。

    严默跟原战交代两句,也走了出来,“我该怎么称呼你?”

    “火城废人,现三级神血战士,火云天。”男子对严默没有托大,双手交抱在胸前对他行了一个巫城神殿祭司礼,这个礼也相当于九城的通用礼仪。

    严默素来是你敬我一分,我也势必还你一分,同样回礼,“九原祭司,默。”

    “默巫大人,我要现在起誓吗?”火云天低头看严默,他个头很高,大约只比原战稍微矮一点。

    “云天!”火城城主想要阻止。

    火云天转头,“我只想要一个机会,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就算我起誓效忠默巫,我也不会做任何不利于火城之事。”

    火云天又转而看向严默,“你不会的,对吗?”

    严默严肃道:“如果你起誓效忠于我,我也会起誓不会逼迫你做任何不利于火城之事。”

    “好,那就这么说定!”火云天深吸一口气,当即单膝跪地,一手放在心口,郑重起誓道:“火神在上,我,火云天以自己的战魂起誓,如果九原祭司默巫能让我的伤势恢复,让我重新有变强的希望,我愿意效忠他三十年,并绝不做任何对九原和对默巫不利的事情,否则火神将会收回他赐给我的力量并让我在痛苦中度过三十年再死亡。”

    严默本来对火云天誓言中多了一个要让他恢复伤势而感到这人有点狡猾,但在听完这人的誓言后,他的想法改变了,只有在痛苦挣扎中的人才知道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惩罚,火云天不惜起誓说违誓就让自己痛苦三十年才死,这人九成九是真心在起誓。

    不管这时众人心中都有什么想法,也只是看着圈中空地的两人。

    那少年祭司有没有夸大,是否真的能够借用神的力量做到那样神奇的事情,只要等待就会有结果。

    这次罗绝甚至没有要求时间,他忘了,其实人也像是都忘了,就连土城人都没有多嘴。

    二猛挪了下屁股,拉莫聆看他。

    “咳,那个,我突然有点紧张。”

    拉莫聆:“……”你紧张能别和我靠这么近吗?

    原战看似轻松,其实在全神贯注地警惕周围,他跟严默一样,都不相信别人的保护力量。

    巫运之果下落会泄漏的事,他们早已有预料,这也是原战为什么急着把黑森原打下来的原因。但就算他们把拜日族、彘族等全部收服,也不能确保巫运之果的事不会泄漏。

    后来有人找到九原附近,严默就猜测恐怕已经有人得知巫运之果的出生地,并向拜日族等部落打探了消息,否则那些人不会找到九原附近,而是应该按照他们当初布下的疑阵找到鼎钺部落那里。

    但也许他们已经找过鼎钺部落,一个部落只有强敌在旁窥伺,才会拼命发展,五年前他们的武器还只是青铜,可现在他们身上的金属饰品已经换了颜色。

    别人看不出来,严默却一眼看出,鼎钺部落已经发现了铁矿石!

    先不说鼎钺,严默在火云天起誓后便开始布置。

    这次他比较慎重地取出了四个火盆,放入一些干草,这样会有比较好的烟雾效果,嗯,同时还带有一定程度的致幻效果。

    “帮我点火。”

    这对火云天不过举手之劳,四个火盆很快燃起青烟。

    什么效果施展起来最酷炫?

    当然是祭祀之舞!

    严默觉得自己已经点亮一切舞蹈技能,自从学了祭祀之舞,什么劈叉啦、下腰啦、跳跃啦,那都不算事!他现在能把自己后仰弯成一个圆,两腿劈开角度超过一百八,不但能给自己那啥,就是给自己的菊花做手术都没问题!

    另外,某只牲口因为他新点开的技能幸福值上升了多少度,那就更不用提了。

    严默从腰包中掏出来之前炼制的骨铃,分别套在手腕和脚腕上,又手持了一个小巧的皮鼓。他既要让人看出祭祀之舞的厉害,但又不能让他们察觉他跳的是真正的祭祀之舞,那么这些发声的道具就很重要——原本他并不需要这些。

    脱掉外衣,踢掉鞋子,还露出一支胳膊的严默对火云天道:“躺在地上,平躺,放松。”

    火云天照做。

    “阿战,升起石床。”

    严默声音刚落,全场人就看到火云天的身体忽然升高,他的身下竟然出现了一张由沙砾凝成的石床。

    石床一直在往上升,一直升到便于严默操作的位置才停下。

    严默瞅瞅高度,满意地点点头,随后掏出十二根骨剑倒插入地面——他插得容易,自然是有原战暗中帮忙。

    众人都不知道严默要干什么,但看到这番高于常人的布置,顿时不明觉厉。

    等看到严默突然跳上一支骨剑的尖刃顶端,众人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好吧,他们也看过巫者在火上、在毒虫中、在任何不可能的环境中施展巫术,但是踩在利刃上,他们真的还是第一次看到!

    在场所有人能站的全都站了起来,就为了看个清楚。

    喧哗声响起。

    罗绝呵斥:“噤声!这是巫祭,九原祭司在借用神的能力,不准出声、不准打扰!”

    喧哗声立刻消失,这时谁也承担不起破坏这次巫术施展的罪名,太多人在等待这个巫术施展后的结果。

    空地中青烟缭绕,清灵的骨铃声也跟着隐隐响起。

    赤脚矗立在骨刃尖端的严默微微合上了眼睑,他在感受风。

    为了让别人能够用肉眼看出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严默决定好好演一场。想到只有幼儿园时期只表演过一次向日葵还呆到不会笑的曾经,严默慨叹,人的潜力果然无限。

    风从空中吹过,衣带飘起,尖刃上的赤脚少年手持皮鼓轻轻击打了一声。

    “咚!”

    似乎有什么被唤醒了,大地竟然跟着颤抖了一下。

    青烟越来越弥漫,少年突然开始在尖刃上舞动。

    “天哪!”有人捂住了嘴巴。

    原战也是第一次看严默这么跳祭祀之舞,那眉头皱的,任谁看了都知道他在担心。

    咒巫更是嘟囔着骂:“真实蠢透了,脚不疼吗?我看着都疼!”

    二猛坐姿改成了跪姿,拉莫聆现在相信这人真的在紧张,把他的手抓得那么紧也不自知。

    殊羿舔了舔嘴唇,眼中欲/望更甚。

    那轻盈、舒展的四肢,那随风起舞的衣带衣摆,伴随着清越的骨铃声,少年似乎要乘风而去般,被看不见的力量托扶着慢慢升起。

    “铃……铃……”

    空气忽然变得鲜活,耳边似乎传来笑声。

    无数的星光在白日间向少年涌来。

    少年每次脚落地必然会踩到一根尖刃,那惊险的动作看得大多数人都忍不住为他捏了一把汗。尤其是女人,好几个都捂上了眼睛,但是又忍不住张开手指偷看。

    危险、残忍、却又美丽到无法用言语描述。

    “众神之神,请降临我身、赐予我力量,解除此人身上全部困厄,消除他所有病痛。”

    “咚!”

    “父神啊,请让力量在他的身体里澎湃。母神啊,请让生命流入他的身体。”

    “咚!”

    少年的吟唱越来越悠长,铃声却变得急促,舞动的身体也由慢渐快,尖刃上突然流下缕缕鲜血。

    “默大!”二猛看得差点冲了出去。

    拉莫聆一把抱住他,“别乱来!”

    原战抬手,他也站了起来,他一开始也以为那尖刃上流下的是严默的血,心疼得差点去打断祭祀过程,可很快风带来了血腥味,原战嗅了嗅,不动声色地收回了刚刚要迈出的大脚。

    咒巫是最不容易被欺骗的一个,他听到少年用通用语在吟唱就知道他徒弟又坏心眼了,自从严默跳过一场真正的祭祀之舞,他就知道通用语没有用,被众神众灵认可的巫者会自动说出只有他们才能听懂的古老吟唱,那是刻印在灵魂中的声音,只有特殊的人才能听懂和说出。

    而九原人的行动也落到一些有心人眼中,看他们如此不掩饰的担心和焦急,这些人也越发相信这种巫术施展起来的代价会很大,甚至对巫者还很危险。

    “神哪!”尖叫声突起。

    就见那少年祭祀猛然跃向靠空,再仰身垂落,而下方就是尖刃朝天的十二把骨刃!

    有什么力量托住了少年,少年的身体在空中顿住,然后,一个翻身,少年落在了火云天的石床上,并缓缓睁开了眼睛。

    火云天从头到尾都醒着,但他不敢动,随着吸入的烟雾越来越多,他看少年身周像是浮起了一圈光环,七彩的光芒在天空流转,那少年如天子般坠落到他身边。

    别人此时看少年,只觉得他睁眼后像是变了一个人。

    少年的手放到了火云天的额头上,似乎对他低声呢喃了什么。

    火云天的双眼缓缓闭合。

    再一转眼,少年的手中似乎夹着什么亮晶晶的东西,那东西的色彩如阳光般刺眼。

    少年把那细长的尖锐物品刺入了火云天的身体,他的动作很快,烟雾又过于弥漫,看清他动作的人一个没有。

    大家只能隐约看到少年的手在火云天的身上来回游走,之后,少年拔除那些尖锐的刺,改成大力拍打火云天少年。

    少年的动作变得有点疯狂,表情一会儿痛苦、一会儿安宁,就好像有什么在跟少年争夺他的身体。

    “噗!”少年口中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不少人脚步往前跨了一步。

    可少年的双眼却在此时又缓缓合上,他不知从哪儿又摸出不知何时消失不见的皮鼓,“咚,咚,咚!”

    大地再次震颤,空气都在微微抖动。

    “送……神……”

    众人恍然,耳边似有风语离去。

    少年的身体在尖刃上晃了晃,似要跌下。

    一道身影飞快冲出,抱住了少年,让他免于被骨刃伤害。

    如梦似幻,在场很多人都像是刚从梦中醒来,“母神在上,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有人发出低泣,“我听到了……听到了神的耳语……我真的听到了!”

    也有人被少年舞动的身姿彻底迷惑,只觉得从此以后再无忘不了那具身影。

    而那些魂力强大的战士和祭司们则感到了无尽震撼,就因为他们魂力强大,所以他们感受到的更多,刚才不是幻觉,他们真的听到和看到了奇特的景象。

    殊羿再次慢了一步,缓缓握紧了伸出的右手。

    知春不解地看他:“殊羿,你怎么了?受到蛊惑了吗?”

    殊羿按住自己的心脏,冷冷道:“我去见大巫。”

    上次他回去后怎么都忘不了那个少年,他去见了大巫,大巫说他被诱惑了,赐给他两个美丽的女奴,但不管用,他还是会经常梦见那个少年,几年过去,当他以为他好不容易可以淡忘那人时,那少年竟然又在他面前出现了。

    甚至他还是那副年少水嫩的模样,就好像这几年的时光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果真是了不起的巫啊,就这么诱惑了我,甚至让我不惜放弃自己的部落也要去你的身边。

    殊羿舔了舔嘴唇,他要跟他的父亲说,他要带人吞并九原,然后让父亲和大巫把那个小祭司赐给他做奴隶。

    严默感到脸上的汗毛有点炸开,他悄悄睁开一点眼缝,用口型问:效果如何?

    原战想咬他一口。

    严默放心了,看来效果不错。

    回到席位,原战想抓起严默的脚丫看,严默及时醒来,抢回自己的脚丫,套好内衫,正了正脸色。

    二猛和拉莫聆过去善后,二猛负责拔/出骨剑,拉莫聆抱着。

    猛看到严默丢在地上的外衣和鞋子,赶紧全部捡起来,又屁颠颠地送回席位。

    原战抓过鞋子,亲自服侍自家祭司大人,给他把鞋穿上,严默自己穿上外衣。

    拉莫聆把骨剑送回,严默全部收起。

    现在大家都在看着石台上仍旧平躺着的火云天。

    罗绝正要招呼人过去查看,火云天身体一动,自己慢慢坐了起来。

    “呼——”很多人都吐出一口气,那神色不知是失望还是庆幸。

    火云天摸摸自己的脸,又张握了几次手掌,像是在确定自己是否还活着。

    火城大祭司流焰已经按捺不住,疾声问道:“云天,你感觉如何?”

    火云天抬头,从石床上轻轻跳下,他活动几下/身体,脸上慢慢绽开笑容,“我感觉自己……很好,不,是从没有这么好过。”

    罗绝提出大家最关心的问题:“火云天,我问你,你现在多少级?”

    火云天手腕一翻,一个火球在他手掌中/出现,男人消失已久的精气神开始回归,他原本已无多少生气的眼睛也在发光,“四级,我突破到了四级,而且我的伤势似乎全好了!”

    “哗——!”这下好了,再是怎样的禁止也止不住这满场的惊叫和哗然。

    “刷刷刷!”多少道热情激烈的目光纷纷投射到严默身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