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1章 章回40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有人不信,流焰、圭正、蛇胆、奎帕、丛生几人竟然同时从席位上走出,要给火云天查看身体。

    奎帕本来想忍住,但他不相信任何人的判断,他一定要自己看个明白。

    流焰是最不相信火云天在经过一次祭祀后就能全好的人,因为火云天的身体状况他最清楚不过。曾经听说下城天堑城的血脉能够疗伤,城主不顾他的反对,把那个叫朵菲尔德的女人叫来,准备了三百奴隶,让朵菲给自己的兄弟疗伤。

    可不知是朵菲的能力不够,还是火云天的身体真的受到了神的惩罚,那女人快要吸干三百奴隶的生命力才把火云天的伤势恢复,可火云天没有高兴多久,当他再次开始修炼,不到半年,他的身体状况就再次衰败,甚至比疗伤前更糟糕。

    当火云天得知那三百奴隶的身体在那次为他疗伤后就垮掉,很多人百病缠身虚弱得不得了,有些不太强壮的甚至因此丢失了性命,他就不肯再让朵菲为他治疗第二次。

    之后,城主背着他这个大祭司找来以治疗能力闻名的巫城六祭司巴赫和木城三祭司丛生。

    巴赫看到火云天就摇头,说没法救。

    丛生查看过火云天的伤势后,说他除非再也不修练、再也不要想着升级,那么他能减低他的痛苦,让他活到生命力耗尽的那天,否则他也没办法。

    后,巴赫又说了一件事,他说火云天的灵魂中沾染了很多黑色的怨气,这是他身体比之前更加衰败的原因。想要治疗,最好能先去除这些怨气,而去除这些怨气则需要找擅长诅咒的巫者。

    因为巴赫说的这件事,本来因为拥有特殊的治疗能力而在火城拥有了一定地位、还加入神殿的朵菲尔德,不说地位迅速一落千丈,但凡是知道这件事的贵族和祭司们,只要不是实在没办法,都不会再去找朵菲疗伤。

    可火云天拒绝了去找诅咒巫者,他自此似乎认命了般,再也不寻求治疗办法。城主怜惜兄弟,仍旧把他带在身边,给他最好的一切,甚至这次九城聚会也把他带来了,就是想看看巫城有没有人能救治他的兄弟。

    作为火城大祭司,流焰心中其实并不希望让火云天恢复,他觉得城主也不会愿意,谁想要一个神血血脉比自己、比自己儿女还要浓厚的兄弟成天威胁自己的地位?

    尤其火云天在战士乃至战奴中声望还很高,因为他母亲就是一名女奴,所以他对奴隶一向很好,这也是他在得知那三百名奴隶下场后就拒绝治疗的主要原因。

    当初火云天没有受伤前是最有望突破九级顶峰成为十级战士的人,可是他在突破前与火城最大的敌人水城战斗,火城与水城每次解决争端的办法就是派出各级战士进行比试,每次九名,最后以活下来的战士人数定输赢。

    火云天在那次比试战斗中活下来了,他为大部分领土处于冰寒地带的火城赢得了一片丰饶的土地,但他本人就此失去了进级的可能,甚至在不久后不进反退,神血能力一级级往下掉,一直掉到三级。

    就是朵菲当初利用三百奴隶的生命力帮他治疗了伤势,也并没有能让他从三级升到四级,更在半年后一切又退回原样,甚而更糟。

    如今那个九原小祭司竟然在一场祭祀后,没有使用任何奴隶或野兽做祭品就治愈了火云天的旧伤,更让他突破一级。这要流焰如何相信?

    如果只是治疗好火云天的伤势,他还觉得有可能,但治愈的同时还帮助他升级?

    流焰觉得自己不仔细查看一番,都要怀疑火云天是否早就和九原勾结在一起。

    火云天一看这么多人过来,他没有立刻让这些祭司们接近,而是看向巫城罗绝。

    罗绝击掌宣布:“所有人不得靠近火云天!巫城六祭司巴赫,木城三祭司丛生,火城大祭司流焰,由你们三人为火云天查看身体。”

    奎帕等人脚步一顿,不过奎帕另有目的,被阻止也无所谓,他特地到四个火盆前转了一圈,还用手指捏了里面的灰烬嗅闻查看。蛇胆目的竟和他一样,两人对视,彼此点头错开。

    严默看到那两人的举动,嘴角微勾,他根本不怕让人查。

    刚才的祭祀之舞他并没有向众神众灵祈求任何事情,只是跳了一场舞娱乐了一下这周围的众灵而已。

    换言之,刚才所有在祭祀之舞过程中/出现的异象不过是众灵在和他一起玩耍。

    他玩累了,觉得差不多了就结束了祭祀之舞,后面的送神举动乃是参考以前看过的电视剧里的跳大神。

    至于脚尖和尖刃接触时流下的鲜血,不过是利用烟雾造成的障眼法,说穿了一文不值,这种小把戏早在华夏古时就被混江湖的神汉神婆给玩烂了。

    具体步骤是这样的,他事先把骨剑都涂上提炼出来的姜黄素,再在舞蹈中从腰包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碱水,找准时机洒到骨剑上,等落脚的时候,从缭绕的烟雾中看上去就像脚被尖刃划破流下大量鲜血一样。

    所以他才事先叮咛二猛他们,让他们先把骨剑收回。

    当然治疗过程是真的,为了达到震撼效果,他不惜使用了一千信仰点先治疗好火云天的沉疴旧伤,再施展指南授于他的针术为火云天打通一些必要经脉,其过程相当于激活他那些沉睡的线粒体,让它们发挥功用,输送特别能量。

    最后没有药草浴帮火云天调理和更进一步刺激身体,他就用了击打穴位的方法。

    这些手段施展完毕,他可以确信就算不能让火云天立刻升级,也能治疗好他的伤势,并让他感觉到升级的可能。

    而最后结果告诉他,效果真的很不错,当然这跟火云天本身神血浓郁也有很大关系,何况他之前早就升到九级。只要治疗好他的身体、去除他身体中的毒素,再激活正确的能量运行路线,想要立刻升级真的不难。

    三名祭司再三检查,流焰更是看了又看,最后不得不当众承认,火云天的伤势确实已经痊愈,而且实实在在地升了一级。

    这一结果一宣布,如果说刚才看向严默的目光是热烈的,那么此时,这些热烈的目光已经变成了无尽的羡慕妒忌恨。

    严默敢发誓,如果不是这么多势力坐在这里,而且巫象还开口说要保护他,现在大概已不知有多少人要冲上来围攻他,逼他交出巫运之果、交出刚才的祭祀之法。

    朵菲这次也跟来了,身份是火城神殿的神侍,她的能力虽然有负面作用,但危机时刻还是很管用。之前救助火云天,她在火城风光了一段时间,火城三王子还差点要娶她做妻子,可惜好景不长。

    她很想帮助火云天治疗第二次,但火云天再也不肯给她这个机会。五年内又升了一级的她坚信只要给她足够健康健壮的奴隶,她就有把握让火云天恢复。

    不过几百个奴隶而已,她不明白那么尊贵的神血战士为什么宁愿自己痛苦、宁愿被人嘲笑,也不愿牺牲那些奴隶。

    后来知道火云天是女奴所出的朵菲不禁撇嘴,奴隶之子就是奴隶之子,像这样的人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大势力的主人。

    可这样一个被她不屑和放弃的人竟然被九原那个小祭司给治好了!

    朵菲心情复杂至极,她对严默的感情更是复杂到极点,仇恨、妒忌、仰慕、羡慕……各种情绪交织。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神眷顾的,否则她不会遇到那么多危险都没有死亡,还一步步从下城公主之位走到了上城神殿,更避开了被随便塞给一个男人联姻的悲剧,成为一名高贵的神侍。

    但人就怕比较,她再自认受到神的眷顾,可比起真正可以让神迹展现的严默,她又算得了什么?

    朵菲深受打击,一下竟生出了从此一心侍神,再也不管其他的空洞悲苍感。

    拉莫娜也在看严默,她在后悔,当初她就想成为这名神秘大巫的弟子,如果她当时再勇敢点,就像拉莫聆一样,也许她也能学到这些神奇的祭祀之法。

    拉莫娜不由幻想,如果她能学会这些神秘莫测的巫术,她是不是可以做更多事情?

    梦中,总是有人告诉她,她是做大事的人。蓝音大祭司也跟她说,她的能力是天底下最可怕也最厉害的能力之一,只可惜她升级极为缓慢,一直无法掌握真正施展能力的正确方法。

    曾经巫象大人为了她预言了一次,说她只要找到大气运者,让大气运者帮助她,她的未来就会十分辉煌。

    看九原的发展,再看这位大巫的手段,拉莫娜非常肯定,原战肯定就是那名大气运者,只有大气运者才会得到这么厉害的大巫的帮助,也只有大气运者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部落发展到可以威胁上城的程度。

    可蓝音大人在见了鼎钺部落后,又说鼎钺很可能也是大气运者眷顾的部落,因为他们不但掌握了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武器,还有一位同样具有预言能力的大巫。

    这让她迷茫了。

    但现在她坚定了,有预言能力的大巫虽然了不起,但是并不适合教导她,她需要有巫者从神那里得到让她施展她真正能力的方法,她需要更多神血战士,需要更多高阶的神血战士,而严默作为祭司显然符合她的所有要求,何况现在更传言他身怀巫运之果!

    妙香也在看严默,太多的人在看他,男人、女人……

    原战不爽了,胳膊一伸,把旁边的祭司大人搂入怀中。看看看,看什么看?

    严默:“……”

    众人:……这一对首领和祭司好像有什么不对?

    严默不喜欢盘膝,用脚踹了踹某人:别再往你那儿搂了,我堂堂祭司大人都快坐你腿上了!放开!

    原战恨不得把自己缩小了坐到自家祭司大人怀里,他才不在乎这些人怎么看他。

    火城城主听说火云天已经痊愈,喜不自胜地站起来,“火神在上,二弟,我没说错吧,你仍旧是火神看中的神战士,火神并没有放弃你!”

    火云天对兄长点点头。

    火城城主伸出手,要迎接自己兄弟回来。

    可火云天却在微微一顿后,转身向九原方向走去。

    火城城主脸色顿变,忍不住张口呼喊:“云天!”

    这可是一名能成为十级战士的神血战士,别看他现在只有四级,但身体已经痊愈的他,想要再走一遍已经走过的路又有多难?火云天这一去,跟白送给九原一个忠心又厉害的九级顶峰控火战士有什么区别?

    火云天回头,行战士礼:“城主大人,以后我就是九原的战士了,希望火城能和九原修好,愿火神荣光永照火城。”

    战士都重魂誓,火云天又因九原祭司而得到新生,这让火城城主再有挽留之意也说不出来。

    火云天走到严默跟前,严默推开原战,端坐好身体。

    火云天十分利落干脆地单膝跪地,向严默低头行礼,口称:“四级控火战士火云天,拜见默巫大人!”

    严默现在已经比较适应有人动不动就跪他的行为,温和地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守护战士之一,在你效忠于我的三十年中,你除了保护我、听我的命令,也需要保护九原和九原所有子民。你可能做到?”

    “能!”

    “很好。我亦许诺你,今后不管火城和九原关系如何,绝不会让你和火城敌对。”

    “多谢默巫大人。”

    “另外,”严默故意用缓慢而清晰的语调,保证在场只要耳力不差的人,每一个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你伤势久久不愈和掉级一事,跟你锻炼神血能力的方法也有很大关系。”

    火云天猛地抬起头,“不可能!我火城高阶战士用的都是这种训练法。”

    火城人全部竖起耳朵,其他各势力也不例外。

    严默慢吞吞道:“你自己应该也有所感觉,每次升级,除了突破,对你的身体其实也是一大负担,级数越高,你身体中的暗伤也就越多,突破也越难,每次突破都会像是死去活来又一遍一样。”

    “我想……每一位高阶战士都会遇到同样问题。”火云天犹豫道。

    其他听到的众战士都暗中点头,这确实每一个人都会遇到的问题,九原的小祭司知道并不奇怪。

    严默严肃状,“你现在虽然痊愈,但如果你继续用之前的训练法训练,你的身体还是会慢慢受到损害。”

    火云天听到这里脸色一变,难道这次的治疗也跟以前一样,会反复?那他起誓效忠九原又有何意义?

    严默看到他不加掩饰的失望表情,笑了笑,“我说的损害是指当你升到九级顶峰时,你会发现无论你如何努力、无论你血脉如何浓厚、无论你有多少九级元晶吸收,你都不会再寸进一步。”

    火云天大喘气,这算什么损害?对他来说能重新升到九级就已经是天大幸事。

    可严默会这么好心地说这么多就为了提醒他这一点吗?当然不!所以他接着说道:“可是你明明能突破到十级,可惜没有好的训练法。”

    火云天咽了口口水,“默巫大人,你是说我迟迟不能突破到十级,不是因为我本身,而是因为训练法不对?”

    严默心想这么明显的事实,你到现在才知道吗?真蠢!

    心里这么想,他嘴上却随口道:“嗯,以后你既然是我九原的战士,自然不能再让你用那种伤害自身还没有多大效果的训练法,我会赐给你新的训练法,从初级开始,全部从头重练,你一开始也许不适应,不过等你掌握了,你就知道好处了。”

    火云天心脏快速跳动,他听着这位少年祭司的话忍不住就想到了一个可能,可是这个可能太美好,他甚至不敢说出来。

    在场不止他一人有了那个美好到有点疯狂的想法,但很多人因为太吃惊反而没有能及时问出口。

    有人代替火云天和震惊的众人问了出来,竟是飞山,他带着笑意问道:“小默巫,听你的意思,你们九原的训练法难道能让一名战士轻松突破到十级?”

    吓!多少战士听了这句话如被雷击?

    严默在众人可怕的目光中笑得憨厚又纯真,但他偏偏不肯立刻说出答案,而是反问:“飞山大人,巫象大人刚才说只要我能做到,你和他就会用战魂起誓,起誓巫城会一直保护我,现在你们是否已经准备好?”

    严默这样赤/裸裸逼问巫城最高两位权利者的行为并不讨喜,甚至会让人反感,但遭到各种逼迫的他已经不打算讨任何人欢心,只想把好处尽快落到实处,好给自己和九原尽量加一点筹码。

    他的这种紧迫感无人得知,不少人都在嘲笑这个小祭司果然年龄小,不会做人也不会做事,瞧他迫不及待的样子,难道巫象和飞山大人还能反悔不成?

    更有人急得大骂:“九原是不是真的有可以让战士轻松突破到十级的训练法?你倒是说呀!”

    严默像没听见,抬手让火云天起来,“这边空着这么多席位,你随便找一处坐下就是。”

    火云天起身,选择在严默身边坐下。

    严默偏头低声对这位战士道:“你知道自己不但受伤还中毒了,对吗?”

    “是。”只有一个字,火云天没有再多说,严默也没有再多问,两人彼此就像交流了一个心照不宣的事实。

    全场再次热闹起来,不少人在提着嗓子追问严默训练法的事情。

    严默一律不回复。

    飞山竟然也没有进一步询问。

    “轰隆!”雷击声响起,罗绝要求全场安静。

    巫象和飞山竟然真的同时以自己的战魂起誓,表示只要他们还活着,他们两人和巫城就都会保护严默,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虽然巫象和飞山的起誓已成定局,但亲口听他们说出来,还是有不少人心中不忿。

    瞧瞧九原有多少好东西,他们现在竟然一样都动不得了?

    不行,他们得另想办法!绝对不能让到口的肥肉就这样跑掉。

    但令这些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就在巫象和飞山刚刚起誓过后,罗绝宣布九原连赢二场比试,下一场就要进入武斗时,那个小祭司又出妖孽了!

    他竟然掏出一个怪模怪样的小型骨器,放到嘴边对全场的智慧生物说道:“诸位,想要成为神血战士吗?想要更进一步吗?想要成为传说中十级乃至十级以上的神战士吗?想要更好、更富足、更舒服、更没有压迫的生活吗?来九原吧,九原现在缺人,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战士或神血战士,我们都欢迎!”

    广告词声音洪亮,外面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众人:“……”

    严默热情洋溢地继续蛊惑:“我们九原不拘身份、不拘种族、不拘能力,不管你是一名奴隶,还是一名王室,不管你是一名祭司,还是一名战士,不管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人还是其他智慧生物,只要你愿意效忠我和九原,你就可以成为我们的一员!”

    全场一片怪异的寂静,就跟众人的表情一样。连巫象都是一脸哭笑不得,咒巫无声大笑。

    这是原始社会,九大上城势力虽然因为他们的能力和传承时间而提前进入类似封建社会的结构,但是从发展进程来看,他们也不过刚刚起步而已,本质上来说,他们还是一个个由特权阶级加奴隶构成的大型部落而已。

    严默这番诱惑人心的广告词对他们来说简直就跟听到天书一样,不是听不懂的天书,而是内容过于震撼的天书!

    原来在九原聚会上还能这么干?

    原来还可以这样招揽人手?

    众城人士只觉得新的一扇大门被推开,各种没有见过的小恶魔开始蜂涌着向他们这边袭击而来。

    但这还不是最惊人的,最惊人的还在后面!

    那个小祭司就用他那张看起来童叟无欺的诚恳面庞,抓着那个可以扩张声音的小骨器,特诚挚地大家道:“现在九原急需九级以上高阶战士,如果有人愿意投效九原,我可以当场让他突破到十级。”

    “轰隆隆!霹咔!”平地一声雷的效果恐怕都没有这么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