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2章 章回40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很多人都被震傻了。

    在场有多少九级顶峰战士?多少人卡在最后一关迟迟不得突破?

    虽说九城中仍旧有突破十级的战士,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飞山,传说某些上城还藏了几个十级战士作为最后的后手,但这都是传说,除了飞山,在场有几个人看到过其他活生生的十级战士?

    极少,偏偏又有希望,可以说每个自诩神血浓厚的战士都在朝那个目标奋进,可结果是有多努力就有多失望。

    而现在却有一位祭司跟他们说,只要宣誓效忠他三十年,他就能让一名迟迟不得突破的九级战士突破到十级!

    这里有一点必须说明,神血能力升级不止是武力升级,寿命也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延长。

    在绝大多数奴隶和普通人的平均年龄只有三十多岁的情况下,神血战士一旦突破到七级以上,如果没有死于任何不正常原因,可以顺利活到一百二十岁到一百五十岁左右,如果突破到九级,又有足够的元晶供应能量的话,则能活到两百岁甚至更高。

    而且高阶神血战士容颜不容易老去,这也是火云天跌到三级后看起来比他兄弟要苍老得多的主要原因。

    虽然在严峻的生活环境和常有的战事下,九城中寿命能达到一百岁以上的人很少,但如果能达到十级呢?

    九级和十级别看只有一级之差,却几乎是山脚与山顶的分别。

    在九大上城,大家通常会把一到三级当作初阶战士,四到六级当中阶,七到九级则是高阶,十级都是另外算。

    据古老传说,十级战士能活到三百岁,那么如果他们能突破到十级,三十年又算得了什么?

    某人缺德的小广告早就停了,可是在场众人却仍旧沉浸在那份震荡中。

    严默知道这些人需要时间消化听到的广告词,收起小喇叭,转头想和火云天说话。

    一道似笑非笑说不出是什么情绪的低沉嗓音在他耳边响起:“我以为我是你唯一的守护战士。”

    严默脖子差点扭了,他就说刚才他打广告时旁边阴气阵阵有点古怪,原来根在这上面?

    火云天也听到了,这位还算英俊的大叔尴尬地咳嗽一声。守护战士也有亲疏之分,他在发誓效忠这位小祭司时,压根就没想过要抢占原来的守护战士的地位,可这位说什么?唯一的守护战士?

    一名伟大的祭司身边怎么可能只有一名守护战士?哪怕不怎么喜欢太多人跟随的巫象大人,他也有足足十二名守护战士,不过飞山大人是最经常伴在他身边的人。

    一名祭司的地位如何,除了他本身的能力,守护战士的多少和能力也非常重要,一个战士无论如何都太少了。

    不过火云天自认现在还是“外人”,就算心中有想法也不会随便开口。

    严默发誓他当时说火云天是他的守护战士之一时根本就没想太多,完全是顺口!

    如果原战跟他还是以前那种关系,听他这样阴阳怪气地抱怨,他要么一巴掌打回去,要么理都不理他,可现在这不是他们都成一对了嘛,加上严默自认年龄能做原战的爹,这一承认伴侣关系后,难免就有点年纪大的恋人对年纪小的恋人的通病——未战先退。

    这不,严默首先心虚了,还换了个角度想,如果他是原战听到这句话心中会是什么感觉,这一换位思考,更加让他觉得刚才真说错话了。

    但严默这人输人不输阵,就算心中觉得要赶紧哄哄对方,脸上却声色不动,很随意地把转到右边的头转到左边来,开口:“没错,你是唯一能和我睡在一起的守护战士,我的床上除了你不会有他人,满意了?”

    “咳咳咳!”可怜的火云天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原战瞅瞅呛咳得一塌糊涂的火云天,握住祭司大人的手,满意无比。

    二猛伸手拍拍火云天,把他拉到自己这一排,“这位火大哥,坐这儿吧,咱们老大疯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想当年他明明说让我摸……”

    摸什么,二猛说得非常含糊,到后面才提高声音:“总之,咱们默默地保护祭司大人就可以了,其他就别想了。”

    火云天觉得自己有必要申明立场,严肃道:“我什么都没想。”

    二猛,“你要真想,回去我给你说一个,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要多大的?咱们九原必须十六岁以上成亲,十六岁以下的你就别想了。对了,你喜欢人鱼吗?我们九原有个青渊湖,那里的人鱼可美了,他们和我们处得也好……”

    拉莫聆插话:“矮人也不错,很可爱。”

    二猛瞪大眼睛,“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东西,竟然看上矮人了!说,你看上谁了?”

    前面严默和原战也在低声说着悄悄话,具体都是关于如果真有九级战士来投奔,要如何安排这些战士的事。

    原战虽然不情愿,但这些由其他势力过来的高阶战士自然还是放在眼皮子底下最安心,想来想去竟然只有把他们都安排成祭司的守护战士才最为妥当。这样,他身为排名第一的守护战士,以老大之名管理他们也比较方便。

    九原这边低声嬉闹气氛轻松,其他势力就完全不一样了。

    严默说的话就是一城之主也动心,更何况其他人。

    对于手下的人心浮动,各势力老大都怒了!

    你娘哟,其他上城到自己的势力来挖人,顶多偷偷找一些小部落和野人部族,把里面一些神血浓郁的未来神血战士给弄走,再夸张一点,也不过是利用高阶训练法吸引一些七级以下的战士。

    可九原现在干的什么事?他们竟然一上来就要挖他们的九级还是九级顶峰的战士!这跟直接断他们的老根有什么区别?

    几个或明或暗有来往的上城势力都在彼此交换眼神,想要把大家都联合在一起,共同抗争九原,最好能把九原拿下、瓜分掉!

    奎帕就是在此时开口说道:“我看土城和九原也不用比试了,那位九原首领肯定已经突破九级,目前最少也是十级,说不定比十级更高?飞山大人,你看呢?”

    土城众人脸色难堪!

    飞山笑笑,扔掉最后的坚果壳,拍拍手,“那位小默巫,你说你能帮助九级的战士突破,是所有人都能,还是有什么限制?”

    严默感叹,这才是聪明人啊,“具体我要看过才知道。一般来说,只要是积累足够,只是苦于无法突破的战士,突破的可能性都很大。”

    不等飞山抓住他的语病,严默已经接上,“我不是神,只是以己身祭祀,借用神的力量,到底能不能突破还是要看神的意思,想要突破的战士在起誓时可以加一个条件,那就是突破后才履行誓言,如果没有突破,他什么都不用付出。”

    “会不会死亡或者掉级?”

    “任何事都有风险,得利越大、危险越大,就是神也不敢保证十成安全。”

    “你一天可以让几名九级顶峰战士突破?”

    严默突然沉默。

    看严默沉默,大家才反应过来,对啊,如果这小祭司可以不受限制地帮人突破到十级,那么以后不是所有人都要求着他?这能力也未免太过逆天!

    真要如此,那以后还谈什么九大上城?九原肯定一统九城不用说!

    严默过了一会儿哂笑道:“好吧,飞山大人,你抓到了最重要的一点。我实话说吧,我曾受祖神在梦中传承,成为他指定的祭司,他老人家预感到将有魔物现世肆掠生灵,便让我在这世上建立祖神之殿,以抵抗魔物之力。但建立祖神之殿困难重重,以我一人之力肯定无法做到,所以祖神特赐我神力,让我在世间行走时可以选收三十六名守护战士。”

    飞山动容,巫象也睁开眼睛。

    太巧了!这少年祭司是不是知道什么?为什么他会提到有魔物肆掠生灵?难道……

    飞山收敛表情,“三十六名?”

    “对。”严默心中一动,巫象作为预言祭司,他是不是已经看到了什么?那么他们现在是不是在帮他?

    飞山看向巫象,巫象再次合眼似睡非睡。

    其他人也都暂时没说话,三十六名守护战士?这数字很微妙,有的一般祭司只有一到两名守护战士,有的厉害的可以有上百守护战士。

    守护战士和护卫队不同,他们就相当于祭司的武力和意志,也是一名祭司最隐秘和强大的力量。

    三十六名九级战士就已经足够可怕,有的上城之九级战士全部加起来还没有十人,可如果是三十六名十级战士呢?

    众势力头脑们只觉得三十六这个数字太多,但已经动心的顶峰战士却只觉得这个数字太少,谁知道那小祭司现在已经有多少守护战士?

    严默再次举起小喇叭,无耻地吆喝:“三十六人,先到先得。名额不多,请速速决定!”

    干!干!干!

    多少人在骂严默!多少人恨不得堵上这个小祭司的嘴巴!

    但是、但是他们听了也好动心,为什么还没有人跳出去,赶紧先来一个胆大的呀,这样他们才好跟随嘛!

    严默像是嫌九原还不够被人妒忌恨一般,又吆喝道:“不是九级也没关系,八级、七级、六级……无论多少级我们都欢迎!你正在苦于没有高阶训练法吗?你正在忧愁自己体内暗伤吗?你是否想要为你的儿女谋得更好的训练法?来九原吧,我们九原有你想要的一切!”

    当!九原果然有高阶训练法!

    “你是普通战士吗?是否苦于自己没有神血战士强大而悲伤?是否为了永远无法升上五级以上而绝望?来九原,我们有让非神血的纯武力战士从一级升到十级的全部训练法!从此,你再也不用看神血战士的脸色!你,才是最强者!”

    轰!晕的人越来越多。而天生被判断为永远不能可能觉醒神血的普通战士在此时心脏跳得都要蹦出胸腔!虽然九原小祭司也说了他有办法让没有觉醒的人觉醒,但对于这些已经习惯失望、已经惯于用*当做最大战力的纯武力战士来说,还有什么比能升到十级的纯武力战士训练法更让他们动心?

    恶魔的诱惑还在耳边回荡:“所有人都知道纯魂力修炼的人更难提升,可是这对我们九原也不是难题,我们有祖神亲自传授下来的魂力训练法,就算你是纯魂力修炼者,你可以以一敌百,登上半神之位!”

    啊啊啊!好多祭司和神侍动摇得一塌糊涂。魂力修炼有多难,凡是走过这条路的人都知道,现在九原竟然说他们有魂力专用的训练法?而且还是祖神亲授?学了能登上半神之位?好、好想去九原,真的好想去啊!

    严默一拍巴掌,挥舞着小喇叭,激情地喊:“兄弟们,姐妹们,不要再犹豫了,九原才是你们最好的归宿,来九原吧,让我们成为一家人!九原可以起誓,只要别人不犯我,我九原永远不会主动侵犯他人!”

    最后一击!很多犹豫不决的人在听到最后一句话后,唰地站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都给我坐下!”有上位者大喝。

    “谁敢去九原以后就不用再回来,你们的亲人也都会被赶出去!”

    “不要相信那个巫者的话,他在骗你们,如果九原真的那么厉害,他们又何必再要其他人过去投奔?”

    “xx,你疯了吗,我是怎么对你的?你现在要背叛我去九原?”

    “所有战士听好!谁敢妄动,杀了他!”

    罗绝头疼,这种情况挑战比试还要不要进行下去?

    乱了!都乱了!九原你们就是来捣乱的吧?

    冷笑声突起,奎帕站起,提高声音大喊:“都给我安静!今天之后,九原多出三十六名十级战士,那么九城聚会还有什么意义?我们以后是不是都要以九原为尊?诸位,你们还看不出来吗,九原此次前来可是没按好心!”

    土城圭正连忙站起来跟着喊:“说什么祖神梦中传承,恐怕是借巫运之果的巫力吧!诸位,那九原小祭司既然能借用巫运之果帮助九级战士突破,那么我们得到巫运之果不也一样能够做到?九大上城维持至今,彼此牵制,这片大地才有这一份和乐景象,如果打破这份平衡,要有多少人遭殃?以后我们是否都会成为九原的奴隶?我提议,让九原人交出巫运之果,就……交给巫城培育好了。”

    二猛撇嘴:“我们九原根本没有奴隶。”

    其他势力上位者力求要把声音压过九原,纷纷开口:“我也觉得这种能力掌握在巫城比较好,巫城可以把三十六名十级战士的名额按照这次比试排名分给大家,这样也不用担心一家独大。”

    “对!这个方法好!凭什么我们要去效忠九原人?”

    “九原人野心不小,大概是想要一口吞下我们所有势力。”

    “妄想!让他们交出巫运之果!交出训练法!不能让他们的野心得逞!”

    转瞬间,九原成了众矢之的。

    严默和原战老神在在,表情变都没变一下。

    严默既然敢当着众势力的面开这个口,自然早就料想到这种局面。

    “阿战,下面该你表现了,真当我们九原是软柿子。”严默哼唧。

    原战没见过软柿子,但他觉得土城应该就是。

    原战慢慢站起,轻轻一跺脚,大地一阵震颤。

    惊叫声数起,在场大多数人都惊慌地站了起来。

    飞山揉了揉额头,小声对巫象道:“你在你的预言中有没有看到九原人,他们到底……”

    巫象眼睛都没睁一下,还传出了呼噜声。

    飞山:……

    咒巫:“死肥象!这么多人在欺负我徒弟,你竟然装睡!”

    原战心随意动,身后立刻升起两张霸气十足的王之座椅。

    严默感到屁股下面变化就没动,任由椅子把他托起来,后觉得椅子光板板坐得不舒服,还特地掏出几张厚厚的兽皮铺上。

    原战看他的祭司大人重新坐好,这才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坐。

    除了他们两人的座椅,原战还顺手给后面弄了一排沙砾合成的靠背石台。二猛四人全都坐在那石台上。

    所有人都席地而坐,就九原人拔地而起。其他人当然不愿意,全都站了起来,能弄出座椅的当场弄出座椅,弄不出来的就找熟人帮忙,总之面子一点不能丢,这可也是各城展示自己能力的重要一刻。

    严默神态懒散,笑得嚣张又淳朴?九原已经反过来掌握全部节奏,就算这时有人把九原人全部绑来威胁他,他也敢保证自己不会站在失败的那一方——巫象大人可是说了,只要他活着,巫城就会保护他。

    巫象现在就会死?没事,他还有返魂丹!

    原战就像大王一样,特地等所有人都折腾好以后,这才面向土城人,慢悠悠但特响亮地骂道:“喂,我说你们土城人说话都像放屁是不是?”

    唰!土城人脸色爆红,一个个愤怒羞惭至极。

    其他上城人因为刚刚弄座椅的事弱了气势,这一时半会儿地谁都没好意思先开口骂战。

    土城又是羞怒又是紧张。这可是一名疑为十级甚至十级以上的高阶神战士,别看他们嘴上说得热闹,你让他们中谁第一个站出来对上九原试试,保证没有一个!

    大家说这么多,不过是想逼迫巫象和飞山表态,有飞山在前面挡着,他们才敢一起对九原动手。

    土城城主皱眉,“九原首领,你最好注意说话!”

    “你训谁呢?孙子!”

    “你这个野蛮人!”土城城主要用全身的克制力才能克制自己不扑出去咬死原战。

    原战嗤笑,一点面子都没给土城城主,“难道你们说话不像放屁?就是我这个野人也知道许诺就要遵守,可是看看吧,你土城城主和土城大祭司都说了如果我九原祭司能做到你们做不到的事情,就算比试输掉,并以我九原为尊,可现在呢?”

    原战得理不饶人,“什么上城!不过一帮子贪婪无耻的豺狗!看人有好东西就眼红,别说我九原没有巫运之果,就算有,凭什么交给你们?你们还不相信祖神传承?更想抢夺祖神祭司的神力?别说你们抢不抢得到,你们也不怕祖神降下惩罚!”

    原战骂到这里,声音一变,陡然喝道:“土城人,你们认不认输?”

    圭正忍不住爆吼:“我们土城怎么会输给你们这些野蛮人!要战就战,你当我们真的怕你们吗?”

    “果然说话像放屁!既然你们要战……算了吧,你们也配说战这个字?阿猛,上,揍他!”

    一阵风过,圭正身后同时站起数名高阶战士,有人沉声喊道:“有偷袭!保护圭正大人!”

    数名战士一起向原战展开攻击!

    原战唇角一勾,手掌一翻。看,他可没有主动攻击,他只是反击。二猛?人家只是去转一圈而已。

    圭正面前突然出现一只由沙土组成的巴掌,一巴掌就向他扇去!

    去转了一圈回来的猛回到原位,学严默插着腰哈哈大笑。

    那只沙土巴掌竟然无视所有九级战士的攻击,瞬间散去,又瞬间凝固,硬是把重重保护中的圭正给扇飞了出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