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3章 章回40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不要破坏场地!”罗绝木木又严肃的声音响起,“更不准在聚会期间乱斗,否则就是与巫城和其他所有势力为敌!”

    圭正还没爬起来就又吐了一口血,巫城就提醒了这点?

    “放心,不会。”这规矩,咒巫也跟他们说过。

    罗绝还是重复了一次:“所有比试,包括武斗都必须在场中进行,如果比斗波及周围或者对场地有大肆破坏,谁先破坏谁算输。”

    严默觉得这个规则很好,高阶战士比斗破坏力奇大无比,如果任由他们放开胡来,多少座城也不够他们破坏,这样限定范围还不准伤及周围人,看起来好像约束了高阶战士发挥,但更能看出高阶战士对自己能力的掌握度,越厉害的战士对自己能力的掌握也应该越精确。

    打个比方,一个九级控火战士扔出一个大火球,兴许可以烧毁一座城,那在这里,他的攻击对象只有一个时,他就必须凝练出一个只烧死一个人的火球。

    但这个火球的威力会比他能凝练出的大火球小吗?当然不!因为他的对手也是九级,他的火球威力小也许连别人的防护都攻不破。

    这就好像当初土城派出神血战士攻击他们,那名控雷战士在攻击他时就完全以他为目标,发出的雷击看起来声势小,但威力一点都不弱,如果不是他身体异常且体内有巫运之果支持,挨一下他就能化成飞灰。

    此时原战对圭正的攻击也同样,只不过戏弄对方的心思更重,这才没把对方一下就干掉。

    土城城主让人扶起圭正,怒喊:“九原人!你侮辱我土城大祭司……”

    “他不是要和我们开战吗?怎么成了我侮辱他?或者我应该直接杀死他,这才不算侮辱?好吧,既然你们如此要求……”

    “不!”圭正下意识地发出尖叫,同时对原战展开攻击。

    原战感到身体稍重,有一股力量似乎想要把他挤压成肉泥,他脚下的泥土突然下降,可他屁股下的座椅却连个渣都没掉。

    “你们看到了,我只是说说而已,先动手的可是这位圭正大祭司!”原战在严默的潜移默化下,现在几乎本能的做什么事都要先占个理。

    沙土形成的手掌再次出现,猛地掐住了圭正的脖子,把他整个人都从地上提了起来。

    保护圭正的几名高阶战士一半扑上去救人,一半去攻击原战。

    火焰和土箭漫天飞舞,竟是笼罩了整片九原席位。

    “都给我住手!”飞山动了。

    严默瞅瞅就要落到他们身上的攻击,坐姿都没变一下。

    二猛和拉莫聆也是神色不动,只是做好了回击的准备。

    新人的火云天在心中暗叹,他现在可抵抗不了这样的攻击。

    那中年奴隶因为害怕直接瘫坐在了石台上。

    原战坐在椅子上双手一划,四周沙土瞬间高升,整片九原席位都被包裹在一个巨大的沙球中。

    飞山似乎笃定原战能应付那些攻击,他没有去保护九原人,而是对那几名高阶战士出了手。

    那几名高阶战士刚发动了第一波攻击就突然一起神色痛苦地倒下。

    与此同时,火焰和土箭落到那沙球上竟然被全部吞没!连个声响都没有留下。

    沙球散开,土城大祭司和几名高阶战士昏倒,这一切都发生在几眨眼间。

    其他势力甚至没有来得及去想是趁势一起攻击九原,还是等他们两败俱伤,这场儿戏般的战斗就已经结束。

    飞山仍旧站在巫象身边,巫象也仍旧闭着眼打着小呼噜。

    咒巫似乎在做着什么,抬头对第五祭司奎帕阴笑。

    奎帕看着手中无火自/焚的草人,脸色阴沉,他知道咒巫在看他,却没有转头。

    第四祭司虫巫逗了逗手指上的小虫,对于两位诅咒大巫之间的暗斗,他大约是看得最清楚的一个,奎帕大概是想对九原人做什么,但咒巫破坏了他。

    原战抓住严默的手,低声问他:“圭正的能力比较奇特,像是很重的东西压在身上一样,但他控制的不好。飞山……你能看出飞山的能力是什么吗?”

    严默正在仔细观察那几个昏倒的战士,“圭正的能力很可能是控制重力,不过能力不高。飞山的能力……看那几个战士的表情和抓住脖子的动作,像是窒息痛苦,所以八成是控制氧气?这两个能力都很厉害,尤其飞山,如果他真的能控制氧气,那也怪不得他能成为九大上城第一神战士并让所有人都忌惮他了。”

    原战皱眉,因为严默的特殊能力,他能直接理解对方话中含义,但重力和氧气这样的名词对他还是太抽象。

    严默给他大概解释了重力和氧气的意思。

    原战对于氧气好理解,但对于重力他却陷入深思,“如果说重力就是大地本身对人和物体的吸引力,我是控土战士,那我是不是也能掌握重力这一能力?”

    严默笑,随口道:“你的能力很厉害,你能掌控土,就相当于掌控了这个世界,人、动物、植物、昆虫、矿石等等,任何东西又有哪个最后不会化作尘土?而土壤中有那么多物质,这些物质构成了这个世界,也构成了其他能力,如果你哪天能把土壤中所有成分都能分析出来,并分别对其任意操控,那么你就拥有了所有你能想到的能力,换言之,你就成神了。”

    原战血液有点沸腾,严默说得轻松,他也就相信了,并决定就朝这条路走。

    严默还不知道自己又无意大大推了某人一把,愣是把自家牲口朝未知的道路一推不回头!

    这时场中喧哗声又起,土城城主脸色铁青地让人查看圭正和几名高阶战士的伤势。其他势力看土城,有的面带嘲笑,有的同情,有的则神色不明。

    土城城主恨啊!为什么他们堂堂三大古城之一的土城会一日不如一日,今日甚至落到被一个野人部落欺凌的地步?

    难道大地之神已经放弃他这个血脉了吗?

    土城城主心中妒恨交加,为什么不是他拥有那野人首领一样的浓厚血脉?为什么大地之神宠爱的不是他?

    为了能生出更加浓郁的神之血脉,他不惜娶那个他一点都不喜欢还十分讨厌的翠羽当皇后。为了让自己的能力升级,他不惜向神殿交出大半权力,让神殿凌驾于城主之上。

    可是他的委曲求全和牺牲都换来了什么?

    蛇胆的手按住了土城城主的肩膀,低头在他耳边低语。

    土城城主脸色变幻莫定,但他绷紧的肩头却在一点点放松。对,土城并不是毫无再次站起的希望,只要他得到他应该得到的!

    很多人都在等着土城城主爆发,可是他们却看到那土城城主在和一名祭司说话后,暴虐之气竟然渐消,过了一会儿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原战此时望着土城的表情和坐姿,无论哪一个都透露出一种浓浓的优越感。

    他不说傲视土城人吧,但他看土城人真的有种“尔等屁民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的王者样。

    这种态度真不是他故意做出,而是一种源自内心的自信和对自己拥有的一切的骄傲。

    为什么圭正掌握了重力这样在严默口中逆天的能力却在他面前不堪一击?

    原战觉得除了圭正本身的资质,跟圭正根本不了解自己的能力也有很大关系。

    而他呢,严默从一开始就跟他解说控土能力都能做什么事,并且有意识地让他分别操控不同的土壤,后来为了种植,更是逼着他让他学会怎么调配适合植物生长的各种土壤。期间还给他想出很多不可思议的攻击手段。

    这样一来,这世上还有谁比他更了解土壤?能比他掌握更多的攻击和防护手段?

    更不要说自他又掌握了控木、控火和控水这三个能力后,结合起来可以做到的事情。

    严默这几年为什么减少了激发神血战士?除了他想控制神血战士人数,还和他把心力大半都投到了他身上也有很大关系。四种能力集于一身,这在以前的传说中从来没有过,就是咒巫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但咒巫说了,并不是能力多就是好事,如果不善操控,各种能量互相影响下,不说身体能否吃得消,就是能力也会受到极大影像。比如火会烧掉木头,土会挡住水等等。

    可严默却说他能解决他的所有身体上的问题,之后便长期为他调理身体,并教他如何让各种能力在体内良性循环、互相帮助,还帮他无中生有出一种能量,这种能量从他旺盛的土能量中生出,严默说那种能量叫做金。

    有着这样事事为他着想、并一步步把他送到巅峰的祭司大人,他怎么能不骄傲、能不自豪?

    没错,现在原战的心理就是:看看你们的祭司,再看看我的,都没我的好!哈哈哈!你们是不是都想要默默当你们的祭司呀?都别做梦了,回家洗洗睡吧,哈哈哈!哦,你们还想要巫运之果?不好意思,那是我儿子,也是我的!哈哈哈!

    飞山看到原战表情,脸皮抽了下,这小子是不是太嚣张了?那表情怎么看着那么让人生气?

    飞山都如此想了,其他人更不用说,这时候看原战不爽的人特别多,如果不是忌惮这野人首领的战斗力和巫城的规则,可能已经有好几城联手上去和原战干架。

    原战环视一圈,抓起抓起自家祭司大人的爪子咬了一口。

    严默瞪他,“干嘛呢?肚子饿了?”

    原战转头,目光深邃,“我在想,大地之神对我这个血脉最大的恩赐就是让我捡到了你。”

    “……谁对你展开精神攻击了?”

    “哈哈哈!”原战用大笑掩饰自己的可怕欲/望,他恨不得就在此时此刻,在九大上城所有势力面前,把他的默压到身下彻底占有,好让所有人都看到、都知道这个人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严默目光下落,无语三秒。他听说有的人会在比赛或打斗中因为激动和兴奋勃/起,现在他看到现场版了。

    罗绝击掌,引得所有人注意后,提高声音问土城:“九原挑战土城,土城诸位,你们是决定就此认输,还是继续比试下一场的武斗?”

    九成九以上的人都以为土城会选择继续武斗,这样输也能输出一个气势来,就是原战和严默也这么想。

    可是土城城主竟然微笑了下,起身对原战道:“我有个想法,你要不要听一听?”

    严默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戳戳原战,让他先别急着打击人。

    原战无可无不可地嗯了一声。

    土城城主高举双臂,再收到胸前,“大地之神在上,我之前就听说九原的首领等人和我土城一脉很可能都是大地之神的血脉,可因为咒巫大人和我城故去的大祭司与前王后有些不愉快,致使九原与我土城误会重重,故而你九原今日才会第一个挑战我土城。如今我土城愿意和九原修好,与九原结为同盟!只要你原战首领愿意,我甚至能让出土城城主之位,只是我有一个条件。”

    “吓!”在场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土城城主竟然能屈能伸到这种地步,他虽然没有亲口承认输给九原,可是他要让出土城城主之位,这跟把土城交到九原手里有什么区别?

    但是也有一些老谋深算的人却不这么想,他们也许并不是特别了解土城城主这个人,但是他们都不认为这个人会这么容易就认输,并且把偌大的土城就这么交给一个外人。

    土城城主到底想干什么?

    原战也与严默互看一眼,土城就算真的送给他们,他们也不打算要,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高阶又忠心且适合管理的手下去收服土城,他们原本只是想从土城弄到大量的元晶、食物、骨头、药物和奴隶等物资来充实九原。

    原战点了点手指,“你有什么条件?”

    土城城主一伸手,妙香站起。

    “这是我的我的小女儿妙香,她与你们已经相处过一段时间,不过她有一个能力,我想她一定还没有跟你们提起,妙香经过我神殿祭司确认,她得母神厚爱,将来生育的子女必定能继承神血血脉,且很有可能生出比父母更加神血浓厚的子女。原战首领,我的条件就是你娶妙香为王后。”

    说到这里,土城城主哂然一笑,“其实我这也算不得条件,毕竟你娶我的女儿为王后,对你只有好处,没有任何坏处。”

    妙香感觉多众多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脸上恰好浮现一抹羞红,她今天倒是没有戴面纱。

    土城城主很满意妙香表现。他女儿众多,除了妙香,他今天把十二岁以上适龄公主全带来了,就是想借九城聚会的机会,把女儿全部嫁出去。土城势弱已成必然,他作为城主再清楚不过,在下一代不知能不能扶持起来前,他希望能更多一些盟友。

    可惜九原……这本来应该是最好的笼络对象,可惜!他听蛇胆提议,把妙香送到九原,也因为这个女儿最有头脑,但结果依然可惜,真是浪费了她天赐的那么好的能力!

    但现在也不迟,只要九原同意这个条件,他依然可以利用妙香那个特殊能力得到他想得到的。

    土城城主信心十足地看向原战,他相信任何一个势力、尤其是一个刚刚出头的野人部落,他怎么会舍得放弃掌控一座势力悠久的上城的机会?而且妙香本身年轻貌美,又必定能生出神血浓厚的继承人,怎么看,那野人首领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土城城主这么想,其他人也这么想,不过娶一个女人而已,还是条件那么好的女人,就能得到一座上城,这样的好事为什么不答应?哪怕那其中有可能包含着毒/药。

    原战目光放肆地打量妙香,妙香给他具有侵略性的目光看得红晕满脸。

    而土城城主这个提议也让不少人活动开心思,土城城主能把女儿嫁给九原首领以做笼络,为什么他们不可以?

    相比较把巫运之果交给巫城,再有巫城分下好处,那么作为有嫁娶关系的一方是不是能得到更大好处?

    但这时这些心中有想法的人都没有立刻开口,他们和土城不同,土城是比试输了,斗不过人家,只能送女儿去平息人家怒火顺便讨要一点好处。他们哪能这么掉身份,就算要嫁女儿也得换一种方式。

    “你要把土城城主之位让开我?”原战目光转到土城城主身上。

    “是。不过……”

    “不过必须娶你的女儿?”

    “对,这对你……”

    “那还是算了。”

    土城城主脸色顿变,妙香公主更是摇摇欲坠,需要后面的侍女扶住她。

    不少人同情妙香,只觉得这女孩太过可怜。

    严默对妙香说不上多讨厌,更说不上同情,在他眼中,妙香虽然是一个小女孩,但她同样也是不怀好意的敌人。且对方身为公主,享受了这个地位带给她的好处,自然也要承担这个地位带给她的各种弊处。

    如果她真的排斥当土城公主,那么在她待在九原的那段时间内,其实有很多机会可以脱离土城。只要她那时稍微表露出想要脱离土城获得自由的心思,比如留在九原上学自食其力之类,他也不介意留下这个小女孩,甚至让人照顾她生活都可以。

    但是妙香没有,不但没有,她还暴露了其细作的身份,没事就刺探来刺探去,还一副上城公主要下嫁给野人的委屈和娇羞样,偏偏还透出一丝急迫,成天想着要找机会和原战独处。

    这样一个女孩,要严默怎么同情得起来,何况他本来同情心就少得可怜。

    而妙香再怎么聪慧,她毕竟也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古人早熟,但也没让她早熟到能把自己的所有心思隐瞒过那些更狡诈奸猾的大人的地步。

    她以为自己把各种小心思和秘密隐藏得很好,却不知她的父亲和蛇胆等人早就把她看得透透,只把她当作了一个好使的工具,而原战和严默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过。

    这样一个小女孩,谁也不知道她未来会如何,一切都看她自己。

    原战不再看土城人,而是面对巫城罗绝问:“按照规则,我九原挑战土城,土城输掉以后,土城要付出什么代价?”

    罗绝干脆回答:“土城将会降为中城,九原将获得其上城席位,今后土城和其下属必须上贡九原,以九原为主。如土城和其他下属不愿,九原可以视其为叛徒,任意攻占和消灭其势力,其他上城不会插手。”

    罗绝顿了下,又接着道:“土城想要不降为中城,只有在后面的九城比试中夺得其他上城的席位,那么土城就可以用被夺得的上城势力交给九原。”

    原战明白了,“总而言之,上城势力总体不能超过九个,如今有十一个势力参加,那么最后两名就只有被被人吞并的份,对吗?”

    罗绝点头,“就是如此。”

    “那么土城现在算不算已经输给我们?”

    罗绝看向土城方向。

    认为自己被大大羞辱的土城城主正要不顾一切时,蛇胆再次拉住了他。

    土城城主闭眼,是,他们需要保留实力,与其现在和九原拼上最后的力量,还不如在后面的比试排名中争取把其他城给拉下来。九原!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部落!

    “土城,认输!”

    土城人听到城主的悲痛声音,全都羞怒无比。

    罗绝才不管土城人的复杂心思,他听到土城人答复后,立刻宣布:“九原挑战土城,土城败!九原获得上城第六席位,可以参加后面的九城排位比试。下面一个新挑战者,鼎钺部落!”

    罗绝问鼎钺人:“你们想要挑战谁?”

    鼎钺酋长附典起身,他们是在场几个少数没有弄出座椅仍旧席地而坐的势力。

    “我鼎钺挑战木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