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4章 章回40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在鼎钺提出挑战后,木城城主最小的儿子提议先休息。

    大家看时间已经过午,不少人已经饥肠辘辘,罗绝见大部分人都同意、鼎钺也不反对,当即宣布休息一鸣时。

    严默看巫城报时使用的都是报时鸟,不由很想把简易版问天推荐给他们。

    短短的一小时休息时间,各城暗流涌动,而让各城连休息都休息不好的原因自然是严默说的那番广告。

    这是最好和九原接触的机会,但是谁会先迈出第一步?

    所有人,不管是有意想突破的,还是想看热闹的,都心痒难熬地关注着九原的一举一动。

    休息时,巫城并不管大家吃喝,各城自己负责解决各自的食水。

    因为时间短,很多人都没有生火,只简单啃一点肉干、喝一点冷水饱腹,当然地位高的人自然有奴隶服侍,如果有控火战士在身边那就更方便了。

    严默腰包里有现成的熟食,但他还是让原战弄了一个火塘,掏出一只洗剥干净的生肉让大家现场烤,火云天主动负责点火,二猛跟严默讨要佐料,和拉莫聆一起抢着刷肉玩。那中年奴隶抢着想干活却没有多少活给他干,他发现九原人无论首领祭司还是战士神侍,他们都习惯了自己动手。

    拉莫聆看那中年奴隶都急出了一头汗,生怕自己没用似的,便开口让他去弄一桶水来。

    严默掏出一个大木桶给他,那奴隶终于笑开来,拎着木桶就飞快地跑去打水。

    原战用小骨刀在生肉上划开一道道开口,好方便涂抹佐料。

    严默掏出碗碟发给大家,又用蜂乳加甜杆制成的红糖调制了一点甜口味的佐料,口味稍偏重。没办法,他家牲口喜欢。

    原战扫到那碟蘸料,眼角荡开笑意,自从红糖在九原出现,好多人迷恋上甜食,他不是特别迷恋,但是偶尔也想改改口味。

    “这还没有发现辣椒,等发现类似的调料,我包你吃得停不下嘴!”严默口水泛滥,十分想念辣味。

    二猛讨来佐料扔给拉莫聆,坐在那儿就想吃现成的。

    拉莫聆用刀削了些肉片串起来烤,一把孜然撒上去,一股诱人至极的香味便这么扩散开来。

    不少人忍不住看向九原席位方向,还有不少人嗅着鼻子问这是什么味。

    拉莫聆跟纯心不想让其他人好过似的,把调料木盒在自己面前摆好,刷油、撒上炒盐、再撒一点孜然粉。

    “咕咚。”不知多少人开始咽口水。

    拉莫聆摇头晃脑,陶醉地嗅着烤肉香,“馋吧馋吧,口水流尽也没你们的份。”

    原战割下表面最先熟的一层,蘸了甜料吃了,觉得味道不错,又削了几片蘸料喂给严默吃。

    严默吃了几口让他自己吃,他更想吃孜然味的。

    二猛跟火云天嘀咕,说祭司大人偏心,又说祭司大人做出来的东西有多好处,但吃到最多的就是首领。

    “闭嘴吧,给你弄吃的,还那么多废话!”严默抓起一枚山楂砸到他额头上。

    二猛抓住那枚从他头上掉下来的山楂迅速塞进嘴里,又去抱拉莫聆的腰假哭,顺便抢拉莫聆刚烤好的肉片吃。

    拉莫聆掐住他的贼爪子,皮笑肉不笑地安慰他:“别哭了,再哭眼珠掉出来了。”

    二猛吓得一把推开他,捂住眼睛焦急地让严默给他看,顺便偷吃。

    原战一脚蹬开他,喝:“想吃自己烤!”

    二猛被所有人嫌弃,只好老老实实地切割肉片。

    火云天莞尔,他很喜欢九原人的气氛,自然、和乐、轻松,比他预想得不止好得多。

    严默递给火云天一个盘子、一把骨刀,“你看肉熟了就自己削着吃,别不好意思,这几个都是能吃的,你要是客气,什么都别想吃到。”

    火云天也不打算客气,他只是习惯了让强者先吃、弱者后吃,而他现在无论是在火城还是在九原显然都是弱者。

    “这是什么石头?怎么这么……?”火云天小心捧着瓷盘,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只能确定这不是陶器也不是元晶制成,更像是介乎与两者之间的某种宝贵材料。

    严默笑,“好看吧?这是瓷器,我九原特产。”

    等那中年奴隶打水回来,火云天看到二猛把自己的精美瓷盘分了一个给他,还给他割了一块肉,心中异常震动。

    那中年奴隶更是手都抖了,当场跪在地上谢赏赐。可怜二猛还为此愣了一下,最后一拍那奴隶的背脊,什么都没多说只让他坐着吃,看他吃完了又给他割了一块,只当照顾新人。

    严默等人对此习以为常,但在别人看来,九原首领祭司和奴隶全部混在一起吃东西就是野人的证明,只有野人才这么不分尊卑。

    本来就有很多人闻着九原那边的烤肉香味就妒忌得不得了,如今跟找到理由似的,都在大小声发表各自意见,什么评论都出来了,大多数都是鄙视和不屑。

    可惜九原人对此毫无反应,就是刚加入的火云天也迅速融入九原氛围中,而那个中年奴隶一边哭一边吃,哭得痛快吃得也不慢。

    咒巫在巫城那儿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他徒弟烤肉和调味的手段一流,他的嘴巴也早被九原这几年层出不穷的美食给养叼,哪能忍得住在巫城那儿吃只有咸味还带了腥气的烤鱼。

    咒巫在徒弟身边挤了一个位置,严默看他来,立刻又掏出一摞还冒着热气的薄面饼。

    “师父,你年纪大了,不能光吃肉,用饼卷着吃吧,再配一点蔬菜。”严默说着又掏出几样已经清理过的野菜等物。

    咒巫乐得有徒弟侍候,还炫耀得往巫城其他祭司那里看。

    其他祭司心中怎么想不知道,但看咒巫的表情都不太美好,咬食烤肉和烤鱼的力道也越发大。

    “小默巫啊,你们吃得什么,怎么这么香?”第一个憋不住晃过来的人来了。

    咒巫鄙视他,“别这么厚脸皮,第一神战士!想吃拿东西来换。”

    严默本来伸出的碟子又咻地缩回,笑眯眯地看飞山,一脸我都听我师父的乖巧样。

    飞山气乐,掏出一把坚果,“吃么?”

    严默看那坚果长得很像瓜子,当即问道:“这是不是一种圆盘黄/色大花的种子?这种花还喜欢对着太阳?”

    “怎么?你们九原也有这种花?我还以为这个只有我们巫城才有,不,正确地说,是巨人族才有,他们那里养了很多这种花,并把它视为父神的跟随者。不过他们不喜欢这种日葵的种子,太小,他们吃不出味儿,整个巫城,大概也就是我比较喜欢。”飞山在原战让出的空位坐下。

    严默接过瓜子全部塞进腰包里,他还以为飞山吃的都是炒熟的,接过来才发现都是生的。

    原战递给飞山一盘削好的肉片。

    飞山道谢。

    “等会儿送一些你们的鱼过来。”原战看出严默对巫城人吃的海鱼很感兴趣。

    “好!”飞山看到瓷盘,同样惊讶,“这是骨器?不对,这是……”

    “瓷器。”原战只简单说了两个字,没有多做介绍,“土城有迅速传消息回去的方法吗?”

    飞山塞了一片肉片,正为那特殊的香味着迷,闻言,咽下烤肉片笑道:“你是不是担心土城先召集人手对付九原?”

    原战坦然承认,“对。”

    “你放心,他们不敢。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那就是打算与其他八城为敌。九城聚会规定部落首领和大祭司必须前来,而为了比试能赢,大家也会把最厉害的战士和祭司带出来,为了防止彼此趁对方参加九城聚会的机会攻打敌对势力,九城早就定下各种规则。”

    飞山一顿,抓起一块肉片,“再说他们偷偷攻打下九原有什么用,只要不杀死你,他们就不怕你回头报复吗?这烤肉味道真不错,你们带了多少?我拿东西跟你们换。”

    “聚会后不是有交易市集吗,到时候你再来。”咒巫明摆着不想给飞山占便宜。

    飞山无奈,手速飞快地削下满满一大盘子肉片,端起来就跑,“我拿去给巫象尝尝,等会儿我让人送一筐海鱼给你们。”

    飞山的举动就好像给了其他人一个信号或者勇气?

    严默等人正和两个新人交流感情呢,又有人过来了。

    “主宰生命的母神在上,你们的烤肉味可把大家馋坏了。”木城三祭司带着三名战士走了过来。

    “坐。”原战似乎早就料到会有人找来一样,示意二猛让开位子。

    严默对原战暗笑:看,开张了。

    原战捏捏他大腿。

    丛生带着三名战士在二猛和拉莫聆之间盘膝坐下,他带来的三名战士中最年轻的一个好奇地打量着原战等人,看得最多的就是严默。

    严默已经吃得差不多,亲手削了肉片传递给丛生四人,这才笑问:“诸位,除了烤肉,你们是不是还想让我帮忙让你们突破?”

    丛生被揭了真实目的,不羞不恼,笑道:“我们木城一向不喜争端,在战斗力方面比起其他上城也弱了不少。”

    咒巫嗤笑,“是很弱,巫、空、水、火、木,这前五个排名已经多少年没变过,土城为了和你们交好,硬是把年轻貌美的大公主嫁给你们那个只能躺不能走的大王子。”

    “不要这样说我大哥!”最年轻的木城战士跳了起来,“如果不是因为受伤,我大哥会是木城最厉害的战士!”

    “木枭,坐下!”丛生低喝。

    叫木枭的少年不甘不愿地坐下,可屁股刚落地,他就急切地问严默:“九原的小祭司大人,你能治好火城那位战士,那你一定能治好我哥哥对吗?如果你能让我大哥……”

    “木枭!”丛生无奈,“你要是再乱插嘴就回去,刚才就跟你说不要你来!”

    木枭嘟嘴,他旁边的战士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丛生被自家小王子打乱步骤,很苦恼地拍拍脸蛋,对严默诚恳道:“你也听到了,我本身就是治疗祭司,但是就跟我无法看好火云天一样,我也无法让我们的大王子殿下站起来。默巫大人,我们的大王子殿下无法效忠您,但是只要您能治好他,我们愿意交换给您一名八级战士。”

    丛生身边的大胡子战士捶了捶自己的胸膛,“我,木槌,八级控木战士,但我只能控制一种植物,就是木矛树。”

    原战跟严默耳语:“木矛树就是原际部落用来制作木矛的树木,质地相当坚硬,如果是老木,比你说的花岗岩更坚硬。”

    严默问木槌,“你能用木矛树做什么?”

    木槌虎生虎气地回答:“我能让自己的身体变得跟木矛一样坚硬,我能轻易地让木矛树生长、折断、变成真正的木矛,还能让它们变成撞木,我的力气很大,可以抱着最粗的木矛树进行冲杀。”

    “木城用你交换大王子的治疗机会,你是否心甘情愿?不要骗我,你瞒不住我。”

    木槌用力一捶胸膛,大声道:“我木槌从不说假话!我愿意做交换,你让我现在用战魂起誓都成!”

    严默点头,对丛生道:“我需要先见过你们大王子,你们带他过来。”

    “好,等聚会后。”丛生和木枭四人脸上都浮出笑容,就是被交换的木槌也是。

    丛生清清嗓子,“我听说战首领似乎和长生木族有关?”

    原战挑眉,“音城人说的?”

    丛生没有否认,他仔细观察着原战,道:“如果战首领和长生木族有关,那么我们也不是外人。”

    不知是不是因为原战等级高,他竟无法看出也无法感觉出这人的血脉是否与长木木族有关。

    严默在停鸟坪那里就觉得木城和水城与其说是来抢夺巫运之果的,不如说更像是来给火城暗城土城捣乱的,原来那并不是他的错觉。

    丛生叹息,“只不过我们木城也已经很久没有和长生木族联系,他们现在很排斥人类进入他们的地盘。”

    “这么说,你们木城附近有长生木族?”

    丛生点头,“我们木城附近有一片连绵的高山,土壤发红,我们称为红山森林,那里生活着一支长生木族松族。”

    严默问了些关于松族的情况,丛生也没怎么隐瞒,把他知道的大致提了下。

    丛生看向原战,非常低姿态地说道:“战首领,我们木城想要邀请您在九城聚会后前往木城,不知您……”

    原战心想我这个长生木族混血可是假的,真的就在我旁边,这可是枫族老萨玛自己承认的混血后代,每次看到默去探望他都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我却只能待在边缘地带干等,还被那些枫族欺负。

    “如果你想通过我去和长生松族重建来往,那你就找错人了。”原战实话实说,但他也没那个好心告诉丛生,他的祭司大人才是真木族混血。

    丛生呵呵笑,“我们木城好东西不少,虽然这次聚会也带来一些,但毕竟不是全部。听说九原也有不少珍品,难道九原不想去我木城转转,说不定我们有什么就是你们想要的。”

    严默对木城充满兴趣,扯了下原战,一口答应道:“行,聚会之后,如果我们不忙就跟你们去木城一趟。”

    “太好了。”丛生看对面的少年祭司越发顺眼,心想果然是个憨厚的好孩子,完全无视了严默之前种种坑人表现,“另外我还有一个提议。”

    严默心情好,“说来听听。”

    “这一位是我木城九级顶峰战士,松针。”

    松针对严默和原战行战士礼,这人笑起来很温和,嘴角还有一个深深的小酒窝。

    严默和原战两人立马对这人起了三分好感。

    “说实话,我们对鼎钺一点都不了解,可是有你们九原在前,我们也不敢忽视这个新生势力。松针是我木城除一人之外的第一高手,但那人年纪大了,现在轻易不出手,而且也没有跟来。”丛生再次叹息,“不怕你们笑话,我们真的不想输给一个刚刚冒出的新生部落,如果可以,我们想请默巫大人出手帮松针突破到十级。”

    严默手指在膝盖上点了点。

    丛生立刻又道:“当然,我们知道您的要求,可是我们也真的无法失去松针,您看有没有别的方法作为交换?”

    “三个九级控木战士,其中一人要能控毒植。”咒巫代替徒弟提出条件。

    丛生头疼,忙道:“三个太多了,我们只能一换一。”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咒巫说翻脸就翻脸。

    丛生可怜巴巴地瞅严默。

    严默对他摊手,可老实地道:“他是我师父,我都听他的。”

    原战也笑:“咒巫大人在我九原地位崇高,我就算是首领,也要听他老人家的意见。”

    丛生咬牙,“两个,最多两个!”

    咒巫冷哼,寸步不让:“三个,少一个不行。”

    丛生都要哭了,“咒巫大人,九级的神血战士我们木城也没有多少好不好?”

    “十级战士九城一共才有几个?多少个九级战士能打得过一个十级?你要走一个,我徒弟就少了一个十级战士,别说三换一,就是十换一,我徒弟也亏了!”

    丛生抱头,“两个九级,加三枚九级元晶。”

    咒巫:“滚!”

    木枭又要跳起来,被松针捂住嘴按住。

    丛生可能真的为难,两条眉毛都要拉到嘴角了。

    严默还想和木城建交呢,也不想坑他太厉害,便拉了拉咒巫的衣摆,憨憨地唤:“师父……”

    咒巫翻白眼,勉强退了一步,“两个九级,一个八级顶峰,宣誓效忠我徒弟三十年,一天都不能少!”

    丛生怕他后悔般,连忙喊道:“好!就这么说定了!”

    虽然三个顶级高手就这么没了,但就如咒巫所说,一个十级是多少个九级都换不来的!最重要的是他们急需一个十级战士帮他们拿下挑战。再说那三个战士也不是永远都跟着九原,不就三十年吗?这个交易,他们怎么也不亏。

    丛生急切,“那现在就开始突破?要不要做什么准备?”

    严默看时间不多,干脆道:“你把要交换给我们的三名战士叫来,只要我看他们顺眼,他们起誓后,我就动手。”

    “好!”丛生迅速回转木城那边,松针和木槌两人留下,不想走的木枭被丛生硬拖走。

    木城和九原的交易内容虽然没几个人能听到,但木城的动作被所有人都看在眼中。

    几乎所有人都想到了木城在干什么。

    鼎钺人没多大反应,似乎不知道十级意味了什么一般。

    而木城的动作也引得其他上城骚动起来,不少城主和祭司都在暗中商议着什么。

    土城巫眼偷偷看向严默,眼中闪过极度的狂热和向往,但他告诉自己:不是现在,他不能就这么过去,蛇胆野心太大,城主已经被蛇胆蛊惑,他必须看好蛇胆,等他抓住蛇胆的把柄,再去投奔那位被众神宠爱的默巫大人也不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