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6章 章回40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鼎钺这场负责炼制武器的就是知春。

    蛇胆招来巫眼,“你看那人有什么能力,多少级?”

    巫眼凝目看去,辨识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看到了七级台阶,每个台阶上都摆放了一块颜色不一的石头。”

    “控石战士?”

    “不……不对。”巫眼一边看一边摇头,“不像是单纯的石头,眼色更加耀眼或暗沉,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石头。”

    “一个七级战士?”蛇胆嘴上如此说,心中却十分警惕鼎钺这个部落,当即又让巫眼观察鼎钺其他人,尤其是鼎钺那个酋长和祭司。

    原战也在仔细观察知春,知春这人比起战士更像是祭司一类的人物,而他现在做的事情更加让人如此认为。

    众人听知春说要当场炼制武器,都下意识以为他是一名炼骨师,但知春随后取出的东西和举动却打破了众人这一认识。

    只见知春走到空地中心傲然而立,过了一会儿,两名奴隶提着几个不大的木桶走到他面前,把木桶放到地上。

    座位高,眼力好的人可以很清晰地看见那数个木桶中各自盛放了一些颜色不一、或亮或暗的粉末。

    一名奴隶举起一块刀状石模。

    知春从怀中掏出一个木杯,随后就见他用木杯从一个装有银黑色粉末的小木桶里舀出两杯,放到石模里。

    “那是骨粉?”木城城主问大祭司朝歌。

    朝歌摇头,“不像。”

    在场所有人中,除了鼎钺人,大概只有原战大略知道那些粉末都是什么,大概那些就是默说的金属了。

    原战身体后靠,心想这些鼎钺人倒也聪明,他们可能还没有办法自如操控这些金属,于是就先准备好需要金属的粉末,再用木杯按照一定分量比例把金属粉配好。

    那木杯里外都刻画了痕迹,别人不知道,原战却一看就知道那是干什么的。无他,他家祭司大人很早以前为了配药就弄出了一堆计量工具,这种木质量杯很早就在九原出现,现在九原学校和作坊里使用的计量工具要比这些木头量杯质量更好、也更准确。原战还看过严默从祖神之殿拿回来的透明管子和更精细的计量工具。

    而知春也就如原战所料一般,用那个木杯在各个小木桶中各自取出一定分量的粉末倒入那个石模。接着,不知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到究竟,还是他炼制武器必须要有这一步骤,他又用了一枚石模把装了金属粉末的石模盖住。

    随后,知春盘膝坐下,把那个严丝合缝的石模平放在双膝上,他的两手则搭在石模上。

    下面便是漫长的等待时间。

    众人先是勾着脖子看了好一会儿,见知春一直就盘坐在那儿闭眼不动,渐渐的也都感到无趣,把注意力再次分散到九原席位旁的高台上。

    在知春闭眼后,谁都没有看到,放在地上的小木桶底下被细细的木刺钻出了一点缝,木桶里的粉末顺着那木刺被吸了一点。分量很少,保证谁也无法察觉。

    木刺收回,收回时还在木桶底下擦了擦,那被刺出的小孔迅速消失。

    原战搭在椅子上的右手微微弯曲,一截细细的藤条从椅子里拔/出,缩回他的手掌心。

    原战闭眼,把取回来的粉末分别藏在身体中,并细细感受它们和普通土壤的区别。

    知春或者说整个鼎钺人大概都笃定以为别人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所以知春在使用量杯舀取那些金属粉末时并没有刻意隐藏。

    在知春想来,别人就算看出木杯的蹊跷,也无法分辨那些粉末都是什么。

    可是……他们不知道有一个叫原战的大地战士,早就在某人的刻意灌输和训练下知道了什么是金属,更加学会了细分土壤的特性。他看到那些金属粉末也许一时还不知道那都是什么金属,但只要让他记住特征,他下次见到就一定能认出来。

    所以说九原会在鼎钺大巫的预言中成为他们的对头不是没有道理的,可惜鼎钺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点。

    知春还在忙着把那些粉末融为一体,原战已经睁开眼睛,他已经完全记住了那八种粉末的特性。

    然后众人就见到那位九原首领忽然从怀中掏出一个……大约成/人巴掌大的奇怪东西,那东西表面发青,揭开来后里面一片雪白。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九原人的怪东西那么多?

    土城城主迟疑地道:“那就是纸张和笔吧?”

    蛇胆点头,双眼放光,纸张和笔墨这两样东西看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等实际用的时候才知道它们有多么美妙,他们从九原高价弄回的那一小批,一回来就给神殿三大祭司全部分光,其他人都没见到纸张的样子,就□□主也不过只见到几眼而已。

    “那东西看起来倒真的很方便,那红盐味道也相当好,瓷器也比陶器更漂亮,九原的好东西真不少啊。”土城城主又是羡慕又是妒忌地道。

    蛇胆淡笑,“迟早都会是我们的。”

    土城城主,“嗯。”过一会儿,他突然道:“上次那个人,你找到他,跟他说,我打算再见他一面。”

    “是。”蛇胆垂下眼睑,讽刺的光芒一闪而过。

    没错,原战掏出来的就是一个剪裁和装订过的小本本,本子上还拴着一只由他亲自制成的木炭笔,这种木炭笔可不是单纯拿木条夹木炭制成,而是已经接近铅笔的质量,笔头还有一个套子呢。

    原战打开本子的空白页回忆了一下,先画了一个u形代表木量杯,然后在u形上画刻度,接着就把知春刚才舀取那些金属粉末时的分量一一记在本子上。

    比如:银黑色粉末,两满杯(二十刻痕);白色粉末,二刻痕;黑色粉末,五刻痕;红色粉末……

    不用说,九原首领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虽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虫巫扔了一个小虫子引起咒巫注意,问他:“九原首领手上拿的是什么?”祭司的直觉告诉他,那东西对他一定大有用处!

    咒巫桀桀怪笑,“矮人制品,想要,等聚会后交易吧。”

    一鸣时很快就到了,知春恰恰在罗绝提醒时睁开了眼睛,表示武器已经炼制完成。

    就在罗绝让知春把武器亮出来给大家看时,高台上也有了动静。

    一股磅礴的气势轰然展开!

    无声,偏又惊天动地般!

    土台上方的罩子碎裂,里面的人露出。

    原战身体一动,但他很快/感觉到严默传来的精神力,又把屁股落回原处。

    大量的木能量向周围扩散。别人看不到,但严默看得很清楚,绿色的光点越来越多,它们是那么的活泼和欣喜,凡是它们所过之处,只要有一点点绿色就能马上扩展成片,不管那土地是有多么干涸枯竭。

    “给你,喜欢你,给你。”

    严默耳朵动了下,似乎有什么在冥冥中召唤他,本来躲得好好的巫果也开始焦急地呼唤他,“要!要吃!给我吃!”

    严默只犹豫了一秒钟,转手就拔/出一根金针刺破指尖,挤出两滴鲜血,口中自然而然说出别人听不懂的古语:“我以我血献祭,交换。”

    鲜血没有滴落,反而向上浮起,并慢慢如溶入水中般消散在空气中。

    这时松针还是闭目静躺状态,谁也没有看到这一幕。

    木能量越发活泼开心,大量木能量向严默涌来,几乎把他包成了一个团。

    如果这时有人能用肉眼看见木能量,那么他们就会看到松针身上包围的木能量像是一层薄雾,还有进有出,可严默这里就快变成一个绿蛋了。

    “快快快!我都要!爸爸,给我,快点!”巫果这个不要脸的,为了能量连爸爸都喊出来了。

    严默嘴角抽搐,迅速盘膝坐下,中级训练法在他体内自然流转。他现在早已经习惯在行走坐卧中都运转该训练法,而这也是其他上城的训练法无法做到的。

    大量外放的能量被吸入体内,这磅礴的能量除了松针多年积累却无法消化的能量以外,还有就是他突破之际和天地能量产生的共鸣,这些能量能被松针吸收多少全看他自己,严默在他旁边虽然有抢能量之嫌,但……有好处不占王八蛋,他儿子急得都要窜出来,他会跟松针客气才怪。

    不过这股能量本身就不是一名十级战士能完全吸纳消化的,松针能吸纳百分之一就算天赋和身体素质超一流。

    松针身上的薄物逐渐变浓,而严默更是已经被围得看不到身影。

    此时,土台下方。

    用沙地铺成的九城聚会广场一下子变成了茸茸的绿地,就连各势力的台阶上也长满了绿色植物。

    一朵朵鲜花盛开,草木和花朵的芬芳传入众人鼻中,坐在巫城两侧的白曦族、巨人族、虫人族和有翅族似乎很喜欢这份变化,巨人更是大力呼吸,脸上还露出了笑容。

    唰!木城人全部站了起来,有人已经克制不住地激动喊道:“十级!十级战士!松针大人突破了!”

    丛生喜极而泣,他们的选择对了!

    朝歌和木城城主动作很快,朝歌立刻伸手,土台周围长出大量荆棘墙。

    木城城主则是立刻下令:“保护松针!这时谁敢妄动、谁敢接近土台,就是和我木城为敌!”

    大量木城高阶战士飞快奔出围住土台,有几名战士更是使用控木能力让自己升到高空保护。

    飞山也飞了起来,似乎在用行动表明他对新出现的十级战士的欢迎和保护。

    “竟然真的突破到十级!”土城城主低喃,面色难看无比。

    而其他人的想法和说法则是:“那九原小祭司没有说谎,他真的能帮助九级顶峰战士突破!众神在上,那可是十级!”

    心动的人再也忍不住,犹豫的人也不再犹豫,只要想突破为十级的高阶战士都在用已经无法用火热来形容的炙热目光盯着土台。

    而不少城主和祭司则在心中喊道:完了!他们的九级顶峰高手势必要流失一部分了!

    而此消彼长,如果真的让这些九级顶峰战士去了九原,九原的实力将从未知一跃成为最强。别说肖想巫运之果,恐怕等会儿的排位比试的结果都要大大变化一番。

    看来,九大上城称霸这片大陆数千年的格局就要打破了。

    而想要改变这种势头,只有一个最有效的办法,那就是杀了那小祭司!可是谁动手?谁敢动手?

    数位城主和大祭司等人在心中恨得咬牙。恐怕这时谁要对那小祭司出手,先不说九原人和咒巫,在场的九级战士就能冲上去把那人生撕了!

    再说鼎钺,这时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松针和严默吸引,所有人都跟忘了鼎钺部落一样,知春手捧石模站起,脸都气白了。可他能怎样?就连他们鼎钺人都没在看他,而是在看土台变化!

    这可是多少年没有见过的十级战士突破,谁都不会放过这个观察和瞻仰的机会。

    土台上空再起变化!

    “轰!”明明没有声音,可大家都感觉到了。

    刚才扩散开来的磅礴气势又突然回收。

    原本除了严默和松针以外就空无一物的土台上忽然从最顶上生出一株松树。

    那松树不止在向上生长,它的根部也在努力往下延伸,有些根外露出来,竟然直接缠绕住土台。

    木城大祭司朝歌升到半空看得一清二楚,惊叹道:“竟然木化了,原来这就是控木战士达到十级的变化吗?”

    其他控木战士也都看得分明,原本躺在平台上的松针消失了,但在他消失的地方长出了那株松树。

    也有其他势力的人飞上来观看,木城人心里十分想赶他们离开,但又怕这些人联手对松针不利,只能让他们看。

    原战不需要飞到上面,那土台可以当他的眼睛告诉他上面发生的所有事情。

    原来十级就是身体能量化?不过是固体能量化,也就是松针的能力如果是操控松树的话,他本身就化成了松树。

    原战想到自己,他在七级时就能把身体能量化,八级时他想变成沙子就变成沙子,想变成石头就变成石头,而到了九级和十级……

    原战心中得意无比地笑了,两枚神血石的能量可不是白吞的,加上他身体中现在共有五种能量,他的十级变化就是他的祭司大人看了都吃惊得不得了,桀桀!

    总之,他打一个十级松针肯定没问题。有了松针做例子,他以后再也不怕有其他战士来抢他的守护战士之位啦!他原战是最强的!

    土台上的变化并没有就此停止,紧接着就跟变戏法似的,一株又一株松树苗从土台各处扎根成长。

    不到一刻钟,这个直径四米、高有百米,除了形状和高度就毫无特色的人工造圆形土柱台就成了一处巧夺天工造化的奇景。

    严默猛地感觉到周围木能量已经越来越稀薄,当下醒觉睁开眼睛,再一看松针……呃,怎么变成松树了?

    还好默大祭司见多识广,看到那株松树身体周围可怜巴巴的木能量后,连忙停止吸取,顺便把某个贪得无厌的小混蛋给揍回去,“别太过分!现在是能量多,别人没察觉你,等会儿你再胡闹看看,保证给人一抓一个准!”

    “下次还要!爸爸!”

    “……知道了,赶紧藏起来!”

    巫果得到承诺乖乖缩回原处。

    严默看看周围,无视那些炙热盯视他的目光,施施然起身,施施然地走到土台边缘。

    严默刚想着要怎么从这个土柱台上下去,土柱上就快速长出了一圈螺旋楼梯。

    “你牛!”严默看着这圈无师自通就因为异能而提前不知多少年出现的螺旋楼梯,捂额。但他还是扶着楼梯走了下来……原战竟然还在外侧给楼梯加了围墙充当扶手,真是要有多贴心就有多贴心。

    其实严默有办法下来,但他现在并不想暴露自己除了祭司以外的特殊能力,而原战显然也跟他想到了一处。

    严默刚刚下来,没有了争夺能量的松针身体一阵晃动,再次变回了人形,不过他似乎有点吃撑了似的,浑身赤/裸地躺在土台上,暂时无法动弹。

    木城战士见他如此,连忙跳到土台上把他抱了下来。

    朝歌询问松针有没有事。

    松针摇头,脸色红润地道:“刚突破,我需要适应一下,等会儿就好。”

    木城众人放心,喜不自胜地簇拥着松针回到木城席位。

    木城城主先关心了松针,之后才跟刚想起来一般,一拍脑门,“哎呀,差点忘了,鼎钺那位大人的武器炼制得怎样了?”

    知春:……信不信我一刀砍死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