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7章 章回40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南方,海边。

    北方这时明明是阳光耀眼的晴日,这里却乌云密布,空气沉闷至极,海面看似风浪不大,但隐隐却又蕴含了似能翻天覆地的能量,只等着等会儿来自天地的召唤。

    “哗啦。”海水中冒出了一具身上挂满水藻和贝壳的白骨。

    那白骨顺着波浪一步步向前走,慢慢走到了雪白的沙滩上。

    “哗啦。”又是一具被海水腐蚀和添妆的白骨出现。

    仔细看,可以看到两具白骨之间竟拴着一根粗粗的绳子,绳子顺着第二具白骨往后没入海中。

    “哗啦。”第三具被粗绳连接的白骨来了。

    这些白骨走到沙滩上并没有再往前前进,而是静静地等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谁。

    一具又一具白骨从海水中冒出,走上沙滩,这些白骨无一例外全部用粗绳相系,但并不是每具白骨都是完整的,有的白骨身体缺了胳膊或者少了腿骨,有的只剩下拴在绳子上的那根骨头,还有的绳子之间距离很长,显然中间系住的白骨已经消失在海洋中。

    这些白骨有的是人形,有的是动物,有的像是飞鸟,甚还有鱼类。

    随着时间过去,沙滩上的白骨越来越多,慢慢地竟然挤满了这片足有三里长的沙滩。

    “呼啦。”天空中有巨大的黑影飞来。

    黑影降落,那竟是一只通体发黑的骨鸟,骨鸟身体不大,里面走出一名头颅正中长有红色独角、眉心镶嵌元晶的高大男子。

    男子脚掌踏上沙滩,习惯性地抬手摸了摸眉心正中的元晶,他的元晶颜色也是红色,但颜色较淡,这证明他在红角炼骨族中已经具有了战士资格,但并不是最强大的人。

    最强大的战士的独角和眉心元晶的颜色也是最浓最鲜艳的。而在眉心长有第三只眼的族人则是族中大巫,这些有第三只眼睛的大巫的魂力都非常强大,他们没有战斗力,但他们能炼制出极为强大的骨器。

    又有几人从骨鸟中走出,这些人无一例外神色都有点疲惫。但奇怪的是,这几个人都没有独角,更没有第三只眼,看起来就像普通的人类。

    红角男子看都没看那几个人,而是看着前方的丛原,说道:“去!查看这附近有没有人类和其他智慧生物。”

    “是。”几名男子跪下应令。

    红角男子警告地看几人,“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是。”几人深深埋下头颅,起身迅速没入前方丛原中。

    骨鸟再次有了动静,红角男子看到胡德大巫出现,连忙迎向骨鸟。

    胡德,一名眉心有着第三只眼的炼骨族大巫,这位大巫长着红色的独角,颧骨高耸,嘴唇下拉,整张脸显得刻薄又无情。

    胡德大巫大约地位最高,他站在骨鸟出口,似很愉悦地深深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仰首感叹:“终于到了,这里的元气果然比西大陆浓郁许多!想必这里生物的骨头也会像我炼骨族记载中那样特殊。”

    红角男子弯身,“胡德大巫,以后这片东大陆会都是我们炼骨族的领地,就是现在,你想要什么样的材料,我们都能为您取来。”

    胡德挥挥手,“很久没有吃到新鲜的肉和新鲜的瓜果,你们去周围看看,弄一些来,最好要幼嫩的。不要给我弄鱼,我吃够了!”

    “是,大巫。”

    胡德一脸厌烦地看看那满沙滩的骨兵,“这里地势还算隐蔽,我们且就在这附近休整,过海损毁的骨兵太多,你们要多收集一些骨骸给我,否则这些骨兵也派不了多少用场。”

    “是。”

    “尼洛,记住,我们这一批不是唯一登上东大陆的族人,我们想要抢占更多的族地、想要得到更多更好的材料,就必须比别人更快!换言之,我需要更多的骨头!最好是那些有特别能力的生物的骨头。”

    “是,大巫,我已经派人出去探看,一旦发现那些神血战士和异能动物,我就会立刻来禀告您。”

    类似的场景和类似的会话在这段时间中也在其他海边发生着。

    这些人的特点就是人数都不多,骨兵残损得都很厉害,众人也都十分疲惫,但是这只是现在,等他们休整过来……

    “噗!”一名身材壮实的壮汉满脸恐惧地捂住了胸前伤口。

    他们是生活在海边最普通的一群野人,全部族加起来也就五六十个人,眼看冬天就要来临,他们今天趁天气好出来捕猎——总不能光吃鱼,可出来的二十多个族人,现在死的只剩下他一个。

    壮汉转过身体,捂住胸前伤口,跌跌撞撞地想逃回部族,他要回去报信,他要……

    一把骨刀从他身后削飞他的脑袋!

    几名人类走进修罗场,其中一人在死人堆中挑挑捡捡,找出最年少的一具尸体,低头弯腰伸手。

    “这群野人没有锋利的武器,也没有鞋子,他们的住地应该离这里不远。胡德大巫更喜欢嫩口的,这几个带回去他恐怕不会满意。”另外一个脸上有两颗黑痣的男人一矛插死一个还有口气的,毫无感情地说道。

    那个正要抓起尸体的人手一顿,低下的头颅脖颈后方露出一块白色软骨,那块长条形的软骨紧紧巴在他后脖颈与后脑连接的地方。

    “真要去?”这人犹豫,面色有点痛苦。

    黑痣男招手叫其他几个人,“嫩点的肉不酸,我也喜欢,几个野人而已,顺便看看那里有没有好看一点的女人。走!”

    那人不想去,可是他却不得不一起跟去。

    其他几人都没说话,显然都是以黑痣男为首。看到那人落后,其中一人回头,“快点,别多想了,这些都是东大陆的野人,又不是我们的族人。”

    那人好像被说服了,终究跟了上去。

    北海,巫城。

    知春打开石模亮出了他刚刚炼制的武器。

    阳光照射在这柄三尺刀身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这是……用什么炼制的?”众人齐齐惊异。

    一名九级顶峰战士突破引来的喧嚣总算在这把刀亮相后,勉强平息了下来。

    知春没有回答问题,而是用刀一指木城方向,“拿出你们的武器,看看谁的武器更为锋利和坚硬!”

    木城也没浪费时间,简单商议后就有人捧出一把骨刀。

    武器好不好除了炼制者自我介绍,还有就是当场试验。

    罗绝命奴隶取来了试练物品,两块肉,两根骨头,两根木头,两块石头。

    知春不屑地低声一笑,连续数刀,就把前三样试练物品全部切成了好几块。

    木城的骨刀也不错,两人最后分别站在两块石头前。

    原战侧头,“你觉得谁会赢?”

    变相吃饱的严默有点懒洋洋,“各有特色,不过那把骨刀顶多七级,锋利度还行,但坚硬度恐怕就大大不如那把金属刀。你说鼎钺人炼制武器时没有用火和药物?”

    “没有。”

    严默对对手指,“看来他们的控金能力很强,可以做到融合金属。怪不得他们这么有自信。”

    “我也能。”

    “嗯嗯,石头都劈开了,接下来要对砍吗?”

    原战脸拉下来,扯他,加重语气道:“我也能!”

    严默敷衍地回:“我知道你能改变各种土壤的成分,喂!你干嘛!”

    原战的左手心中冒出一团火,火焰温度极高,烫得严默差点一蹦三尺远。

    原战收起火焰,拉住严默,“我已经能炼制出你所说的瓷刀,很坚硬,很锋利。”

    严默这下不敷衍了,目光也从场地中心全部转移到对方身上,“比墨杀如何?”

    原战沉默了一会儿,“比一般骨刀好用。不过以后我一定能炼制出更好的武器,我想过,我可以把泥土中的各种成分加到骨头中,或者把骨头加入泥土中……”

    “等等!”严默眼睛一亮,整个人都挺了起来,他觉得自己被原战点亮了什么,他拼命抓住那丝灵感,在脑中做各种推测组合。

    骨头,泥土,药物,金属……

    严默双手慢慢握紧,突然兴奋地凑近原战,“你说你弄到了那个鼎钺人炼制武器的金属成分比例?”

    “嗯。”

    “宝贝,你太棒了!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在技术研究方面的脑容量还不到你肌肉含量的十分之一,但现在我发现我错了。”严默整个人都像在发光,看着原战的目光是从没有过的怜爱和欣赏。

    原战:……你再这样看我,我就把你按倒上!

    “噢!众神在上,你给了我最大的启发!不让我学十级以上的炼骨术算什么,”严默咬牙切齿的表情一点都不像不算什么,明明就介意得不得了。

    默大祭司一把抓住爱人的手,兴奋得汗毛都竖起来了,“我完全可以创造一种新的炼制器具的方法,你觉得骨头加金属可行吗?它们本质都是土,其实是可以融合在一起的对不对?”

    原战正要点头,严默突然又道:“不不不,我说错了,这个世界的骨头有着特殊的能量运转路线,我可以以骨头为主,以金属为辅,或者反过来也行,总之不是打碎重新融合它们,而是遵照它们各自的特质,寻找相和属性。别看金是一种能量,但它们各自属性并不一样,就像树木有很多种类,火也有很多种火焰一样。你听明白了吗?”

    原战抬手捏捏祭司大人的脸蛋,“需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你以后帮我控制金属。”

    那就是说以后默默炼制骨器就不会把我关在外面了?原战脑中瞬间冒出两人在同一个房间里,一人炼制金属,一人炮制骨头,不时抬头相视一笑,偶尔还会抱在一起啃啃揉揉的美好前景。

    而严默这时脑洞大开,只恨不得立刻结束聚会,赶紧找个地方试验他的想法是否可行。

    两人虽然想得不太一样,但彼此相视的目光都是那么深情?一时外界的一切都在他们眼中消失了,二猛不小心回头看,一眼看到两人执手相看的异样,顿时如被雷电击中般,被雷得得鸡皮疙瘩直起。

    当然,在场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之前就觉得这对首领和祭司不太正常的人,如今更是这么觉得。

    蛇眼是怎么看严默都不顺眼,他一直都觉得严默变老又变少肯定是吸取了原战大量能量的缘故,而且对比严默能有一个真正被大地之神宠爱的大地战士做首领,他却只能辅佐一个自私自利、目光短浅、战斗力更是靠神殿堆积出来的半老废物,这份心理差更是让他不平。

    知道两者关系亲密的拉莫娜叹了口气,她不知道要怎么插足两者之间,不,应该说她不知道要怎么让原战这个大气运者帮助她,她现在就像是在沙漠中迷路的游商,明明看到了清澈的水源,却如众神的玩笑一般,只让她看见,却不管她怎么靠近都无法真正接触到水源。

    咳,知春怒了,因为他发现就算他用他的金属刀砍断了木城战士手中的骨刀,也没多少人看他,大家又都在看那两个九原人!

    知春怒瞪原战和严默,却见那两个人竟然头靠头开始小声说话,竟像是忘了这里是哪里、以及现在正在干什么一样。

    两个男人,还是一个首领一个祭司,竟然在大庭广众这么粘粘糊糊!简直、简直忒不要脸了!

    罗绝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那两个不在状况的,宣布这场比试鼎钺获胜,下场可以选择是比巫术还是比武力。同时宣布大家可以休息一会儿。

    一听说到了休息时间,原战和严默更加投入到对于骨头加金属的新炼制法是否可行的问题中,而其他势力也开始游动串联。

    土城城主在见了几位同等地位的人后,回来就跟他女儿说:“妙香,空城城主想要你,等今晚我就把你送去。你好好把握,争取留在他身边,空城城主子女不多,神血浓郁的更少,你最好能在一年内就给他生育一个神血浓郁的孩子,到时……”

    妙香脸色大变,空城席位离他们并不远,她父亲竟然让她嫁给那个脸容如骷髅的中年男子?不,这还不是正式的嫁娶,而是跟送女奴一样把她送过去给对方享用。

    为什么老这样对她?前面九原是这样,这次给空城也是这样!她和她其他姐妹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之前的公主都能嫁给上城的王子为王妃,她却只能像下贱的女奴一样奉献自己?

    土城城主看到女儿脸色不好,但他并没有耐心和那份闲心去安慰她,他忙着巩固土城的势力、忙着多给自己拉几个帮手都要忙不过来了。况且儿女生出来是干什么的?如果没有用,他生他们干什么?

    他不止这样嘱咐了妙香,剩下的几个女儿他也全部安排了出去,妙香因为她的血脉能力还算是几个女孩中待遇最好的,最小的才十二岁的那个他直接送给了一名喜欢幼女的九级顶峰战士,只为了换对方升到十级后能暗中帮助他们一把。

    鉴于前面木城交换的成功,这次休息时间来找严默的人一下就多了好多。

    不过这并不是高峰,说是多,也不过三五人,严默想过,真正的高峰应该是今晚,大多心中有顾忌的战士都会在晚上背着人来单独找他。

    因为这些寻来的战士,严默和原战暂时停止了讨论。

    “夜之女神在上,九原的小祭司大人,我有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一道不太客气的声音响起。

    严默抬头看向来人。

    那是一名身穿皮制战甲的战士,虽然现在已经是深秋,但沙漠白天温度还是很高,这一身皮甲穿在身上绝对舒服不到哪里去,可那战士却似极为喜欢和欣赏自己这身皮甲,哪怕热得头顶冒汗,也没有脱下一件。

    “你说。”对方态度不客气,严默也回得漫不经心。

    皮甲战士脸色一沉,他是想突破为十级战士,但不代表他就会尊敬一个新冒出来的野人部落的祭司,尤其对方年龄还这么小。

    “你帮我们突破,会不会在我们身上做手脚,比如日后如果有人在无意间做出什么对你不好的事……”

    “你是说如果你们违背誓言背叛我,会不会被惩罚,对吗?”严默不客气地打断对方,“你立下魂誓,背叛我和九原自然会被众神惩罚,还是你不把自己的战魂当回事?或者你认为众神可欺?”

    “我没这么说!我只是在问你……”

    “有没有在帮你们突破时在你们身上动手脚?呵,既然你用战魂立誓又何必害怕我做手脚?”

    “你真做了?”皮夹战士提高声音。

    “放屁!”少年憨厚的脸突然板起,“你立下誓约,自然由众神立下的天地法则盯着你,我何必多此一举?”

    “你敢发誓你不会做手脚吗?”

    “发誓?我干嘛要发誓?你不相信可以不要来找我。这话对其他人也一样!”少年怒,“你是谁?哪座上城的?为什么要跑来侮辱我?任何一个祭司都不能这样被侮辱!阿战,揍他!”

    于是原战就很愉快地把人揍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