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0章 章回41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喘着粗气脸色异常难看,难得默四肢都无法动弹,而他又观察到默已经不再感到疼痛,逮住人正翻云覆雨快活着呢,外面就来人搅和了!

    “去看看什么事。”严默催他。

    “有二猛。”原战身体加速起伏,试图把祭司大人的注意力全部夺回。

    严默吃不住呻/吟出声,气得张嘴就咬!

    原战低吼一声,赤红着眼睛把人抱起。

    严默“咔叽”一口咬住某牲口的耳朵,怒叱:“赶紧给我滚出去!”

    外面二猛把人迎了进来。

    骨鼠从门缝边窜了出去,匆忙进来的妙香完全没有注意到。

    守忠探头看看屋外,见没什么人,这才关上大门。

    巫城也有灯木,二猛把他们特意盖在室内灯木上的布去掉,用来待客的外屋一下就亮堂许多。

    妙香身上衣服有些凌乱,手臂和腿部似乎还见了血,一进来就问原战在哪里,二猛正要回答,就听里屋传来了十岁以上原始人类都知道在干嘛的声音。

    妙香听着男人有力的低吼和不绝于耳的粗重喘息声,脸上浮起红晕,忍不住咬住嘴唇。

    二猛夹了夹腿,看着屋内唯一的女性,很想问她:要不要一起找个地方?

    妙香心中凄苦无比,她抱着偌大的决心前来,结果一来就让她听这个?而她还不得不一边听一边等待。

    二猛考虑到妙香的身份,痛苦地转看向守忠。这个老了点,还是个男的,他还是更喜欢女人啊。

    “啊!”守忠张嘴,自以为明白了猛大人的意思,迅速退回到另一个房间,并顺便叮嘱火云天也不要过去。

    二猛苦脸问妙香有什么重要的事,妙香坚持要见到原战才说。

    “这位大人,你能不能催催战首领?”妙香焦急又羞涩地问。

    二猛摇头,特怂地道:“我不敢。”

    妙香急得不住踱步。里面传来的声音虽然让她心潮起伏,但并没有让她感到尴尬——从小到大,她不知见过多少次包括她父王在内和别人的现场,早就习惯了。

    二猛想问她要不要先治伤,可女孩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

    半个小时后,原战抱着衣衫整齐的祭司大人一起走出。

    妙香一看严默,愣了下,难道屋中另一个人竟是……?!

    她在九原时也隐约听到一些传闻,但她一直觉得那是谣传,可现在事实似乎就在眼前?首领和祭司搞到了一起?

    难道这位首领一直不让她亲近就是因为顾忌到祭司?

    那他是被迫还是自愿?

    可就算他是自愿,两个男人怎么生孩子?原战身为首领,肯定要留下自己的血脉的吧?

    妙香在心中对自己说:不要退缩!退了,你就真的完了。这个人是你唯一的机会,你无论如何、不管使出什么手段都要抓住他!

    妙香迅速调整心情,冲着原战就哭喊一声:“战首领,救救我!求求您!”

    女孩边哭边踉跄着向男人扑去。

    一个土疙瘩冒出,女孩拌倒。

    妙香跌趴在地上的怔愣了好一会儿,似乎不相信原战竟会这样对她,眼泪顺着眼角快速滴落,“呜呜……”

    某牲口压根就不知道还有怜香惜玉这四个字,随手弄出一张椅子,把严默放下,自己也跟着坐下,这才很不耐烦地问女孩:“你找我们什么事?”

    妙香抽泣,慢慢跪坐起来,似不经意地露出自己手臂上的伤痕,抬脸哀戚地看原战,“战首领……”

    严默心想:我这么大一个人,竟然就被完美忽略了,啧,看来男人还是要有一具强壮的体魄才能给女人安全感啊。

    原战竖起一根手指,“我数到一,你不说我就让猛送你出去。一!”

    猛走到女孩身边。

    妙香立马止住哭声,迅速抽噎着道:“我说!求求您,现在只有您能救我了,我父王因为比试输给你们,他竟然……”

    原战抬手。

    猛一把抓住妙香的胳膊。

    妙香大哭,用最快的语速喊道:“我被我父王送给空城城主,我看到他的头……他不是人!他是怪物!”

    “空城城主的头到底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原战问。

    猛放开手。

    妙香脸色苍白地道:“他的头……他没有头发、没有头皮,他的头从眼睛往上都是骨头!他的身体也没有肉,皮都包着骨头,比被活生生饿死的奴隶还要瘦!他好可怕……我好怕,他、他……”

    “你和他睡觉了?他能睡你?”

    妙香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又开始不停地哭,“是他们逼我,我……呜呜,我不想给那个怪物生孩子,我……呜呜!救救我!”

    “如果你要说的重要的事就是这件事,那我听到了,猛,送这位公主殿下离开。”

    “等等!不要!还有件事!”妙香膝行向前,想要抱住原战的腿。

    原战腿前出现盾牌,让她抱了个空。

    严默莫名想笑。

    妙香看着面前的盾牌真伤心了,为什么这么讨厌她?难道她长得很丑吗?还是那个祭司使用了什么手段?对了,那人是咒巫的弟子,他肯定用了什么咒术束缚了战首领!

    妙香伤心地掩脸哭泣,她碰不到原战,那要怎么才能得到对方的爱宠?

    哭哭哭!你到底说不说?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了!急着想要回去睡觉的首领大人翻白眼,要不是看在对方年纪不大又是女孩的份上,他早就让二猛把人扔出去。

    二猛蹲到地上戳戳妙香,“别哭啦,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倒是说出来啊,你不说,就在这儿哭,别说我们老大,就是我也不想继续陪你。快点,我数到二,你……”

    妙香一把抓住二猛的手腕,抬起脸,“我、我有个条件,如果我说了,你们必须留下我保护我。”

    ——怜悯!快怜悯我!

    二猛看女孩哭得眼睛红通通,不知怎的,突然就觉得对方很可怜,“好,你说,如果……”

    “原猛!”

    二猛一愣,赶紧丢开女孩的手腕……没丢开,妙香把他抓得死紧。

    女孩水润润的双眼像会说话般,乞求地看着猛。

    ——怜悯我!同情我!

    猛心疼了,忍不住对原战道:“老大,先听听她说什么吧,也许真的是很重要的消息,她一个小女孩,又是高贵的公主殿下,我们就算留下她也没什么。”

    猛说到后面声音变小,但仍旧坚持着说完了想说的话。

    原战眼色变冷。

    严默,“咳。”

    原战眼中冷意退去,重新耐下性子对妙香道:“想要我们保护你可以,但那要看你说出的消息对我们有多重要以及有没有用。”

    妙香忙道:“我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他们提到了九原。”

    “他们?”

    妙香点头,“是,他们。”

    “说清楚!”

    妙香要站起,猛忙又伸出一手搀扶她。

    严默在心中奇怪,二猛什么时候对女孩这么殷勤了?这家伙向来是直接跟人谈条件,谈好了就上,事后两清。难道他喜欢上这女孩了?

    妙香顺势把身体重量全部放到二猛手上,借着他的力柔柔弱弱地站起。

    猛想放开她,可妙香就像抓住了最后的救命草一般,死死不肯放开猛的手臂。

    ——同情我,喜欢我!

    猛软玉温香抱满怀,欣喜的感觉被放大,瞅着女孩头发上偶尔爬过的黑色虱子和头发丝里密密麻麻的白色虱卵,也不像之前那么厌恶了。

    以前原际部落的男女也都这样,他怎么过上几年的干净日子就开始嫌弃人家了?

    反正默默那里有去虫子的药,再不行,就把头发全部剃光重新长,他一定不会嫌弃这位公主秃头难看。

    原战和严默互看,两人都搞不清楚二猛在想什么,之前妙香到九原时,大家还开玩笑地问他想不想要一位上城公主做妻子,结果跟着严默变得爱干净的猛竟然嫌弃人家公主不洗澡太脏。既然之前那么嫌弃,那现在怎么又那么一脸怜爱地看着对方?

    原战并不想管下属的感情生活,如果二猛真的看上这位公主,他也不介意给予这个女孩保护。

    妙香擦擦眼泪,尽量清晰地把她看到和听到的秘密说了出来:“……他以为我睡着了,可是我很难过也很害怕,根本就没有睡着,然后我听到有人在说话,声音像是从隔壁传来,我偷偷爬起来,听到一个很怪异的声音跟空城城主说:我带人去攻打九原,你负责弄到巫运之果。”

    严默目光一沉。

    原战皱眉,“你知道说话人是谁?”

    妙香摇头。

    “你还听到了什么?”

    “我、我只听到这一句,后面他们就离开了,我就是看他们离开,才找了机会逃出来。”

    “你要跟我们说的就这些?”

    妙香怯怯地点头,她看原战像是并不怎么在意她送来的消息,当下就泣声哀求道:“求您收留我吧,我、我好不容易逃出来,我已经无处可去,空城城主如果知道我向你们报信,他一定不会放过我,就算我回去土城,我父王和大祭司也会把我交给空城处置,呜呜!求您救救我!”

    原战听人哭就心烦。

    妙香哭泣得并不难看,不过还是有一点鼻水流出,女孩习惯性地擦掉鼻涕,和着眼泪抹到裙子上。

    原战:……

    严默让自己不要多想,这个世界这个时候就是这样,哪怕是公主,个人卫生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前世的西方国家包括贵族和王室在内,到了十八世纪还随地大小便、一辈子加起来的洗澡次数都屈指可数呢。再说卫生情况差的也不只是妙香和土城人,聚会时的那些势力,有一大半大概都没怎么洗过澡。

    妙香并不知道上首两人的想法,她用指尖抹去眼泪,头低得恰好是原战能看清的角度。不时还孩子气地瘪瘪嘴,让自己看起来特别惹人怜爱。

    二猛看得色授魂与,只觉满心怜爱。

    原战之前就对这女孩没有任何感觉,现在更不会有,而且他眼力那么好,怎么能忍受床头人头发里满是寄生虫?当然他以前无所谓,但那是在认识严默以前。

    人都是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经过他家爱干净到令人发指的祭司大人的常年调/教,不只他,就是刚来九原的苦力也对个人和环境卫生非常重视——因为不重视就会被惩罚。

    等到爱干净变成一种习惯后,再让你去忍受肮脏就会变得很困难。如果是亲友或者爱人,接受起来还不难,但如果面对的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谁愿意和一个身上有味的脏鬼待在一起?

    可怜的妙香公主,她之前不明白原战和九原那些地位高的战士为什么都看不上她,只能安慰自己说因为土城和九原是仇敌关系,现在她则以为是严默的巫术,完全不知道在九原人眼里,看她跟看野人差不多。

    原战又问了一些事情,妙香知道的并不多,眼看再也问不出来什么,原战便挥手让二猛把妙香安排到另一个空房间。

    妙香看无法接近原战,只能先抓紧手中这一个,她已经没有挑剔的余地!

    严默目送两人离开,突然道:“二猛的状态不对。”

    “嗯,跟被迷了一样。”原战语声一顿,挑眉,“那女孩的神血能力?能迷惑人?”

    “不像,二猛的目光很清明,他一开始对妙香只是同情,到后来才因怜生爱……咦!难道那女孩的能力是引出人的某种情绪并放大?你有没有注意到她一直抓着二猛不放?”

    原战恍然大悟:“怪不得她老往我身上扑!”

    严默笑,“看来就是这样了,怪不得蛇胆会想把她送给你,控制情绪这种能力,操控好了,那可是相当可怕。那女孩还是太小了,她大概以为自己隐瞒得很好。”

    “如果她不怀好意,那么她刚才说的话是不是也不值得相信?”

    “她说有个怪异的声音说要去攻打九原,让空城城主负责弄到巫运之果,可如果那个人只要在聚会中/出现,或者稍微知道一点聚会中发生的事情,他就应该明白不把你我弄死,他们就算拿下九原也没用。”

    “也许他们就是打的想要在聚会中弄死你我的主意?”

    “在不惜得罪飞山、巫象和我师父的情况下?”

    “那妙香为什么这么说?她说谎有什么目的?”

    严默思考了一会儿,“有两个可能,第一,有人想通过她把我们骗回九原。第二,有人想要我们和空城对上。”

    “又是土城的阴谋?”

    “十有八/九。你想空城城主什么人?能和他合作的又是什么人?这两人在一起说话,会让一个小女孩偷听到关键?”

    红翅飞进来昭显了一下存在感,顺便告诉严默:附近没有人偷听。

    “不过……”严默哼哼,“那个空城城主确实值得注意。”

    原战警醒,“是不是和你那个噩梦有关?”

    “别反应那么快好吗?三天后跟你细说。过来,帮我炮制一些草药。”

    原战抱起他,“那小女孩怎么说?就这么留下她?”

    “先看看她要干什么,如果她脑子继续这么不清醒,非要给我们找不愉快,那么也没有留她的必要了。”

    另一个屋里,二猛特地端来热水,要给妙香擦洗伤口。

    女孩疼得不住吸气轻呼。

    “你有药吗?”二猛小声问。

    女孩摇头。

    二猛立刻从怀里掏出一包伤药,殷勤地道:“这是秋宁……呃,就是我们神侍学徒制作的伤药,止血愈合很管用,你挑出粉末在伤口上撒一点就好,要我帮你吗?”

    女孩羞涩地点头,单手轻轻握住男人的手腕:“谢谢,你真好,从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我很害怕,你今晚能留下来陪我吗?”

    二猛咧嘴,“好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