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1章 章回41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二猛过了很满足的一夜,而妙香则在第二天清晨发现脑子里多了一个声音。

    原战和严默起来没有多久,咒巫就来了。

    “你跟我去一趟巫城神殿。”

    严默抬头,“师父,什么事?”

    “所有治疗祭司都在那里,但是没有人能唤醒死肥象,也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昏迷。因为你昨天通过祭神治疗好火云天,便有人想让你过去试试。”

    “可我现在四肢都无法动弹……”

    “他们巴不得你全身都不能动弹!”咒巫冷哼,“那些混蛋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吗?无非就是想借口唤醒死肥象,逼迫你说出祭神之法。”

    “哦?”严默扬眉,“那师父您的意思?”

    “看在死肥象说要保护你的份上,我们也不能让他继续这么昏迷下去,如果你有办法救醒他最好,如果没有,住进主神殿也比待在这儿安全。”

    咒巫转而拍拍原战,“我知道你很厉害,但你只有一个人,主神殿里都是巫象的人,飞山和巫象的守护战士都在,加上你,我才能放心。”

    原战二话不说就抱起严默,“那还等什么,走吧。”自前晚默噩梦以来,他就怀了一点不安,加上默身怀巫运之果,如今又四肢不能动弹,如果有对严默更安全的地方,他干吗不去?

    “师父,九城聚会怎么说?延后?”

    咒巫点头,“巫象昏迷不醒,在没有说法出来之前,九城聚会只能延后,否则巫城地位必将会大大动摇,巫城神殿其他祭司可不愿看到这种情况出现。”

    “延后多久?”

    “那就要看今天大家讨论的结果了。”

    首领和祭司都去神殿,九原其他人自然一起跟上,拉莫聆去音城住所还没有回来,原战让二猛去传信给他,让他回来后直接去巫城主神殿找他们。

    妙香一夜过后变得特别安静,也不再主动往原战身边凑,甚至还有点躲着他和严默的意思。

    二猛安慰了她两句,把她交给火云天,这才离开。

    咒巫看到妙香也没在意,这么一个小女孩还不至于让他放在眼里。

    一路无话,不少人看到九原人进入巫城主神殿。

    有神侍带其他九原人去安排住处,咒巫则带着原战和严默直入主殿。

    主殿中,除了巫城众祭司和治疗祭司,其他八城的大祭司一个不缺,全都在场,加上他们的守护战士,这也算是一个所有势力的小型聚会了。

    也许为了公平?九原来了,鼎钺的人也随后而到,来的是他们的大巫蜇黎和战士殊羿。

    能来到这里的祭司和大巫,基本上都是该势力的一把手,同样,他们带来的战士也会是各势力最出色的战士之一。

    严默扫过全场,很公平,每个祭司都只带了一个守护战士。

    九原和鼎钺前后脚,巫城第三祭司罗绝看到他们,抬手表示欢迎。

    主殿中没有座位,所有人都站着,自然而然围成一个圈,亲近的势力就站在一起。

    巫象庞大的身躯就在最高台阶上,飞山坐在台阶上看着下方。

    “默巫,请跟我上去看看巫象大人。”治疗祭祀巴赫一见严默来了,立刻走上前来示意。

    咒巫点点头。

    原战抱着严默踏上台阶。

    飞山看到两人,拍拍身边的兽皮,“你们来了,小默巫,帮我看看巫象吧。”

    原战把严默放到兽皮上,用手撑着他的背好让他坐直。

    飞山抓起巫象一只肥得看不出关节的手揉了揉,“小默巫,要我做什么吗?”

    严默现在不借用工具给人看病有两个手段,第一个就是传统的望闻问切,第二个则是精神力探索。

    他一边仔细观察巫象气色等外表特征,一边道:“我要安静。”

    飞山笑,“放心,一定会安静。”

    大殿中正在窃窃私语的人倏地一静,整个大殿竟再无一丝杂声。

    严默示意原战把他的右手三指搭到巫象的手腕上,随后闭上眼睛,同时放出精神力。

    四肢瘫痪并不代表他的四肢就没有感觉,他只是类似骨折,何况他的手指骨头并没有问题。虽然手腕的骨头绵软不能着力会影响一点,但到了他这个程度,只要稍触脉搏,就能根据指腹传回的感觉做出大致判断。

    片刻,严默睁开眼睛。

    飞山立刻问他:“怎么样?”

    严默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其他治疗祭司的判断是?”

    台阶下有人传来冷笑,“为什么问其他祭司的判断,你自己看不出来吗?”

    严默理都没理对方。

    巫城十祭司瑜伽气了个仰倒。

    站在台阶上的巴赫跨上一步,轻声道:“我们觉得是母神的召唤。”

    严默先没听懂,后反应过来,巴赫的意思是,大家都认为巫象已经到了该死的时候,不是病也不是伤,所以也没办法救。

    其实众位治疗祭司的判断并没有出错,严默也看出来了,巫象表面看起来面色红润,似乎只是睡着,其实已经精神力枯竭,换个说法就是脑梗塞。再说巫象的身体,也是问题重重,就他这具超重不知多少的庞大身体,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飞山还在等答案,严默想了想,尽量简单易懂的实话实说道:“巫象大人的身体已经不行,他的血管已经有不少萎缩和堵塞的情况,身体内包括内脏都堆积了大量脂肪,体内能量传播路径大多被阻,他的大脑情况最好,脑容量也比一般人发达,但是里面有好些小肿瘤。他如今昏迷不醒很可能跟他脑内肿瘤破裂和血管堵塞有关。”

    尽管严默说的已经很简单而且使用了他的能力,但在场大多数祭司也只能明白个大概。

    这时候的巫医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也相当不错,但巫医巫医,他们对伤病的理解,除了能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大多数都是采取盲治的方式,能治好最好,药物治不好就问神,如果问神也无效果,那就是神要他死。

    像什么脑肿瘤啦、血管堵塞啦、脂肪堆积啦……这些概念对他们来说还是太抽象,反而是“体内能量传播路径大多被阻”这句话他们更能理解。

    “你说这些到底什么意思?”对严默极为仇恨妒忌的土城大祭司圭正立刻不耐烦地喊:“你就说你有没有办法让巫象大人醒来吧!”

    飞山和原战两人的目光同时横扫过去。

    圭正身体一寒,更难听的话含在嘴里没敢吐出来。可过一会儿,他又更加愤怒。

    飞山转首,声音平和地对少年祭司道:“小默巫,你不用担心,巫象这样,大家都没办法了,如果你有办法救醒他最好,如果实在不行,那也是神的旨意。”

    严默沉吟。

    像巫象这么严重的情况在现代也不好治,就算手术成功,也基本就是个瘫痪甚至植物人的结果。如果是他刚来的时候,他只能选择用一些药物来软化和疏通血管,但到底有没有效果只能看病人运气,这还要是能找到对应药物的情况下。

    有了第二实验室,他可以帮助巫象做手术,但结果也不一定理想,就算巫象能醒过来,恐怕也熬不了多长时间。

    但现在嘛……

    严默正要开口,台阶下的巫城另一位诅咒祭司奎帕走了上来。

    “你是不是能通过祭神救醒巫象大人?”奎帕神情倨傲,直接问道。

    严默看飞山也在看他,忍了一下,侧身回:“也许。”

    奎帕命令:“那么就赶紧开始,巫象大人的情况已经不容拖延!”

    严默吸气,似笑非笑,“这位祭司大人,你眼睛不好使吗?没看我现在还处在神罚中?四肢不能动弹的情况下你要我怎么祭神?再说我要救谁,只会遵从自己的意愿,你谁啊脸这么大,我师父都没开口,你竟然就跳出来命令我?”

    奎帕脸色立变,这小祭司的嘴巴也太利了,而且一点都不把他这个巫城第五祭司放在眼里,果然跟他师父一样讨厌!

    其他人也没想到这小祭司一改昨日的温和憨厚天真,突然就变得牙尖嘴利起来。

    “不准对奎帕大人无礼!”瑜伽呵斥。

    咒巫老头直接骂过去,“闭上你的鸟嘴吧!我的弟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谁要是不满,来找我!”

    瑜伽对咒巫还是有顾忌,就算他抱住了另外一名诅咒大巫的大腿,可也不代表他就不惧怕另一位诅咒大巫,更何况是巫城神殿的人都知道,奎帕比起咒巫多多少少还是要弱上一点。

    奎帕看为自己出头的瑜伽被羞辱,他也不能视而不见,当下反击道:“咒巫,巫象大人已经变成这样,你明知你的弟子有能力救醒巫象却不命令他立刻动手救人,难道你想巫象早点回归母神怀抱,你好坐上第一祭司之位?”

    咒巫阴笑:“放你的臭屁!到底谁急着想坐上第一祭司之位,不用问神大家都知道!再说我的弟子还在神罚中,他就算有能力也没办法现在施展,你跑上来逼他算什么?”

    奎帕冷哼,“他没说,我们怎么知道他在这种什么情况下不能进行祭神?”

    巫城十祭司瑜伽抢着扬声问:“那小祭司,是不是必须要等你神罚结束,你才能借神之力?”

    严默不想理睬他。

    瑜伽脸色呛红,双手紧握。

    飞山皱眉,他一点都不希望奎帕等人插足,如果那小默巫有办法,看在他和巫象都曾起誓保护他的份上,他应该也会尽力而为,可如果奎帕等人插/进来,结果就难说了。

    飞山看向奎帕的目光已经不善。

    可奎帕就像没有感觉到一般,他脚下的影子微微往前倾斜。如果不知他底细的人根本不会留意到这点,但飞山很清楚。

    原战目光落到奎帕脚下的影子上,那影子不动了。

    “奎帕祭司,请你就站在那里,不要再往前!”飞山警告道。

    奎帕态度自然地站住脚步,就好像他并不是被飞山威胁,而是他想要站在这里一般。

    台阶下的众人看着台阶上,飞山只有一个人,但他的强大让野心者不敢轻举妄动。而飞山手底下的那支由高阶守护战士组成的祭司护卫队,也是让野心者裹足不前的理由之一。

    奎帕突然希望巫象预言的危险能早点到来,这样他才有理由把飞山和他手下的护卫队全部送出去。只有巫象和飞山还有咒巫全部消失,他才能真正掌握整座巫城!

    奎帕按下心中所有对未来的美好想象,问咒巫:“那你弟子的神罚什么时候能结束?”

    咒巫哼:“这要看神的旨意。”

    奎帕:“你的意思是如果神罚不结束,你们就只能任由巫象大人继续昏迷下去?”

    咒巫白眼一翻,“奎帕,你这话说的好像除了我的弟子,其他祭司和大巫都救不醒巫象一样。”

    奎帕竟然承认了,“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所有有治疗能力或者有特殊方法的巫者都被请过来了,确实无一人有办法救醒巫象大人。”

    巴赫和丛生等人无奈苦笑。

    “其他人不行,我徒弟就一定行了?”

    “所有人都看到他借用神力治好了火云天。”

    “火云天是火云天,至少他那时候还能走能跳能说话,死肥象现在这样怎么能比?”

    “难道你们试都不想试?”

    “那也不是现在!至少要等到我徒弟神罚结束后!”

    奎帕笑了,“那你弟子的神罚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如果只是看神的旨意,如果神要他半年后才恢复,我们总不能要等他半年吧?”

    严默叫了声师父,也笑,问奎帕:“听你的意思,似乎有办法让我恢复?那真是太好了,我就在这里先谢过了,如果你能帮我恢复,那我也就立刻能借用神力救醒巫象大人了。”

    咒巫桀桀笑,“原来奎帕你有办法让我弟子恢复,那你早说嘛!”

    奎帕噎住,他再一次肯定,这对师徒实在太讨厌了!

    这个时候就需要狗腿子上场了,瑜伽祭司再度跳了出来,“如果你短期内无法祭神,可巫象大人的情况又不能等下去,那为了救治巫象大人,不如你把祭神方法教给其他祭司,这样最快!”

    圭正也满是恶意地喊:“什么祭神,不过是借用巫运之果的巫力而已,只要那小祭司把巫运之果交给巫象大人,巫象大人说不定很快就能醒过来。”

    “对呀,这都什么时候了,巫象大人甚至不惜起誓保护你,你这小祭司就忍心独吞巫运之果?”

    接二连三的指责响起。

    有人指责,也有人不吭声,像丛生等对九原有好感的,都是满脸讽刺。

    严默呵呵一笑,“原来你们说来说去就是想要巫运之果?虽然我压根没有这玩意,但你们肯定不信,好吧,为了救助巫象大人,那我就把我曾经得到过的所有长得像果子的东西都交给巫象大人,希望他明天就能醒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