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2章 章回41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话已至此,奎帕等人没有再继续逼迫严默,而是改商讨九城聚会要延迟几天的问题。

    对此大家争议不下,虽然奎帕有和其他上城合作,但能有机会把巫城从第一的位子上拉下来,谁也不会客气,反而越是同盟,捅刀越厉害。

    巫象昏迷,飞山为了保护巫象,肯定不会随便出手,这样一来巫城的实力必将被折损一半。还有那个实力莫测的九原小祭司也正好处在神罚中,如果他不能参加比试,九原巫术和巫药炼制这两块要怎么和人比?

    既得利益就在眼前,很多上城祭司的心都活了,大家大吵一通后,最终决定不管巫象能不能在明天醒来,九城聚会都必须在明天重开。

    关于九城聚会是否延期一事,严默一直没有插话。

    没有人知道他答应救醒巫象背负了多大的压力,那炼骨族红角尼塔让他做的几件事中,有一件就是杀死巫象或者让对方不能再进行预言。

    他如今奴隶骨未除,一旦尼塔知道他阳奉阴违,他恐怕又要受上一番痛苦。但他又不能不救醒巫象,这位可是他继续高调和施行计划的保护者之一。

    世事难有万全,他和九原如今都走在刀锋上,他千算万算,到底没有预料到此趟巫城之行会有两个这么大的变数,第一是尼塔现身,第二就是巫象昏迷。

    希望那红角尼塔能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离开主神殿后,瑜伽走快一步,低声问奎帕:“大人,如果那小祭司真的能把巫象救醒……”

    奎帕手一抬示意他不要多话,随即转头叫住要和他们分道的巴赫。

    巴赫蹙眉,他不想搅合进神殿的权力纷争中,但他现在根本无法置身事外。

    火城大祭司等人各自离去,他们都有其他事情要安排。

    与众人分开的空城大祭司脚步一顿,阴晦暗沉的老眼扫向周围地面。

    “唰!”一只小小的骨鼠迅速刨开土面钻进土壤中。

    “塵老?”她的守护战士贴近她。

    塵老张嘴,露出口中漆黑但锋利的牙齿,她在笑,但表情看起来像要吃人,嘴里同时吐出一段别人听不懂的语言。

    她的守护战士脸色发白,似乎相当惧怕这位老人。

    塵老是一名极为削瘦的老妇人,满脸都刺印着复杂神秘的刺青图案,配上那一口尖利漆黑的牙齿,她这一笑简直让人印象深刻。

    鼎钺大巫蜇黎身体忽然轻轻一颤,一股恶寒从心头升起。

    蜇黎倏地抬头。

    殊羿站住脚步,“大巫?”

    蜇黎只觉心神不宁,就好像马上就有什么非常不好、非常危险的大难要发生一般。

    有人看过来,蜇黎突然加快脚步,殊羿皱皱眉迅速跟上。

    塵老在查看周围无果后,嘴中神经质地念叨着什么,也带着守护战士走了。

    奎帕眼角余光一直在留意鼎钺的两人,看他们神态不对,立刻对瑜伽使眼色,瑜伽会意,拔腿就去追蜇黎和殊羿。

    奎帕走到想走又不得不留下的巴赫面前,“巴赫,巫象大人的情况到底如何?”

    巴赫抿了下唇,“我昨晚就跟您说过,巫象大人不是病也不是伤,他只是到了该回去母神怀抱的时候。”

    奎帕眼中有怀疑,“那小祭司可和你说的不一样。”

    巴赫板着脸,“治疗祭司的能力也有不同,他能借神的力量,能利用巫运之果,我可不能。”

    奎帕闻言,阴阴一笑,果然没有哪个巫者能抵挡得住巫运之果的诱惑,就连老实人的巴赫不也一样妒忌那小祭司?

    “巴赫,你刚才也听到那小祭司说什么了,那小子跟草原狐狸一样狡猾,如果明天巫象能够醒来,他一定会找借口说已经把巫运之果交给巫象,而巫象八成也会默认,毕竟他曾用战魂起誓说要保护他。”

    奎帕观察着巴赫的表情,故意叹了口气,“可如果那小子继续保有巫运之果,他只会越来越强大,借用巫运之果的力量,以后他势必将会成为苍穹下最伟大的治疗祭司,而巫象已经老了,那小子又是咒巫的弟子,你说巫象会不会把第一祭司的位置传给那小子?”

    巴赫脸色僵硬,“那又怎样?”

    奎帕长叹,“是不怎样,只不过就像大家都喜欢拿咒巫和我比较一样,以后有了治疗第一祭司,谁又会记得其他擅长治疗的祭司?”

    巴赫沉默了一会儿,抬眼,“奎帕大人,明天九城聚会就要重新开始,如果巫象大人仍旧昏迷不醒,对我巫城并没有什么好处。”

    “我知道,如果那小祭司有办法救醒巫象那最好。”奎帕微笑,“我也希望巫象能撑过九城聚会这段时间。”

    巴赫听出了奎帕说的重点,再次沉默一会儿后道:“奎帕大人,如果您希望我做什么,有没有考虑好代价?”

    奎帕更加贴近巴赫,声音压得极低,“如果我能得到巫运之果,凡是那小祭司借用巫运之果得到的治疗能力可以全部传承给你,只你一人。”

    巴赫两手交叉相握,低头沉思。

    奎帕看他留在原地没走,就知道事情已经成功大半,但他脸上表情丝毫未露,反而又加了一句筹码:“我可以以战魂起誓。”

    久久,巴赫嘴唇嗡动:“你要我做什么?我先说好,巫象大人现在还不能出事,至少短期内不能。另外,飞山他……”

    奎帕打断他,“放心,我和你想法一样,而我要你做的事情也很简单,绝对不会让飞山察觉。前面飞山顾及我和其他祭司,一直不肯让我们接近巫象,但你不同,你只要……”

    巴赫目光游移,忽然,他定定看向奎帕身侧地面,他怀疑自己看见了什么东西,但等他仔细看过去,却发现地面一片平整什么都没有。

    奎帕说完,注意到他的神色,随口问:“怎么?”

    巴赫摇摇头,“没什么。”

    奎帕疑心大,低头在自己周围看来看去,他脚下的影子动了。

    地面下,一只小小的白色骨鼠用四只小爪子快速刨土堵住刚刚它露头的洞穴,随后静伏不动。

    主神殿内,严默在进行一名医生的问话。

    “巫象的身体状态很不正常,他总不会因为吃成这么胖吧?”

    飞山没有立刻回答。

    咒巫洗脱自己,“我也没诅咒他,虽然我这样说过,但那不是真的诅咒。”

    飞山当然知道咒巫没有诅咒巫象。

    严默严肃道:“我需要知道他身体变成这样的真正原因,否则就算救醒他也只是一时。”

    咒巫看飞山还在犹豫,当下就嗤笑道:“你不说我们也能猜出来,是不是因为巫象的预言能力?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我只诅咒几个人都要死要活,更何况预言。”

    飞山终于点头了,“没错,巫象他每次预言过后都会受到神的惩罚,这个惩罚就是让他身体不断长肉,哪怕不吃不喝也会长,而且每次惩罚都在加重。”

    很好!要的就是这个。严默心中振奋,面上不露。他确实真心想要让巫象彻底痊愈,可并不是现在。

    “我有办法让巫象大人醒来,但也只能是让他醒来,而且醒来后,巫象大人绝对不能再进行预言,否则……”

    突然!严默外放的精神丝猛地一震,这是骨鼠感到危险在向他联系。

    严默立刻闭嘴,转而分神去查看骨鼠遇到了什么事情。他放出骨鼠是为了跟着查探空城的大祭司,可等他和骨鼠联系上时,却看到和听到了既在意料外也在意料中的事。

    原战三人看严默忽然不说话了,以为他在思考怎么救治巫象,都不敢出声打扰他。

    数分钟后,严默睁开眼睛,眼里一道寒芒一闪而过,“飞山大人,你和巫象大人身边有多少可信的人?”

    飞山不明白严默怎么会突然问这个,但他还是回答道:“只要是这座主神殿里的人都没问题。”

    “那好,从现在起,除了我们四个,其他任何人都不要让他靠近巫象大人,就算是治疗祭司也不例外。”严默说到这里又看向咒巫,“师父,从现在开始到明天,请您就留在巫象大人身边,最好寸步不离。”

    咒巫老眉一挑,怪笑,“你在提防奎帕?嗯,也是,那鬣豺的咒术也就比我差一截而已。”

    严默觉得自己该提醒的都已经提醒,但他心中挥之不去的不安却仍旧没有消失,他还忽略了什么?

    当天严默哪里都没去,就在主神殿中让他师父和原战帮他配制解除奴隶骨的关键药物。当然,咒巫和原战都不知道他们配置的是什么药,只以为严默是为了武器比试在提前制作浸泡骨头的药液。

    当晚,严默再次陷入似真似幻的梦境,红角尼塔果然再次找上门来,一来就质问他:“我让你杀死巫象,为什么你反而要去救他?”

    严默通过这一句话了解了两件事,第一,奴隶骨可以建立精神连接。第二,他的周围果然有人在监视他。

    尼塔冷笑,“看来你是很想尝试一番惩罚的滋味。”

    “等等!”严默快速组织语言道:“如果你有派人监视我,那你应该也知道我当时根本无法拒绝,但我并没有保证一定救醒巫象。”

    “狡辩!你明明跟那飞山说了你有办法救醒巫象!”

    严默脸色一变,“巫城主神殿也有你的人?”

    尼塔傲然道:“那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你只要知道你休想瞒住我任何事情。”

    严默一脸被委屈的愤怒,“如果你什么都知道,那你应该也知道我后面还跟飞山说了巫象醒来绝对不能再使用预言能力。我、我已经努力按照你的吩咐做了。”

    “如果不是这样,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解释的机会?”尼塔嘲讽完,下命令道:“那你就假装失败,我不想看到巫象再醒来。”

    “不行!”

    “不行?”尼塔似乎做了什么。

    “啊啊啊——!”脑浆如被针插/进去搅拌一般,严默当即抱头惨叫,痛声喊道:“他们都想杀死我,只有巫象醒来履行他的承诺保护我,我才能办到你交代的那些事!”

    尼塔突然问:“你得到了巫运之果?”

    严默心中念头电转,口中毫不停顿地委屈又愤怒地喊:“我哪有什么巫运之果!如果我拥有巫运之果,我现在还会落到被你奴役欺凌的下场吗?”

    “哼,巫运之果,那东西也只有你们这些无角人喜欢,以前获得巫运之果的部落可没有几个有好下场,当年我们……”尼塔闭嘴,呵斥道:“你受到神罚又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大脑还在抽痛,严默痛苦道:“我不知道,这要看神的旨意。”

    尼塔的黑影围着严默绕了一圈,“我倒是小看你了,竟然能借用神的力量让战士升级,把你的祭神之法和训练法都交给我。”

    严默愤愤,“祭神之法没办法传给其他人,神给我下了禁止,不是我不想说出,而是根本说不出来。如果我一旦有想把祭神之法传给其他人的想法,我就会立刻遗忘怎么祭神。”

    “那训练法呢?”

    “……你要我现在就传给你?”

    “怎么,你不愿意?你是不是……”

    “我愿意,别惩罚我。”少年的脸上露出了惧怕的神色。

    尼塔满意了,“现在开始,快点!”

    严默没有磨蹭,很快就把初级训练法快速讲解了一遍。

    赞布,我学了你们炼骨族的炼骨术,现在我用更珍贵的初级训练法还给你们,以后我就不再欠你们一丝一毫!

    尼塔还怕他作假,边记边威胁他,“这最好有用,如果没用……”

    “我只知道它对无角人类有用,对你们炼骨族有没有用我也不知道。”

    一教一学,大半夜过去,尼塔走时再次警告严默:“你给我好好做事,如果做的好,将来我炼骨族占领这片东大陆,你们九原还能作为附属奴族留下,否则……你知道结果!”

    严默咬住嘴唇。

    尼塔以为这孩子彻底怕了,“你不能动,我让你做的那些事也没办法进行,本来应该狠狠惩罚你,让你知道违背我命令的下场,不过你的这个战士训练法有点意思,这次就功过相抵。但你后面也不能什么事都不做,你的战士不是超过九级了吗?那就让你的战士出手,飞山必须死!我要在两天内看到结果!”

    “……是。”两天足够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