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3章 章回41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众人看到了醒来的巫象。

    而巫象见到众人开口第一句就是:“呵呵,没想到我还会醒过来吧?我也以为我这次会去见母神,可惜母神现在还不想见到我。”

    有人恭喜巫象,有人喜极而泣,但也有人面色明显是装出来的喜悦。

    巫象大人观看了一会儿众生百态后,第二句话是:“巫运之果在我这里,我已经派出信使去请人面鲲鹏族过来,只有他们才知道怎么正确养育巫运之果。”

    “巫象大人!”不少人齐齐喊出声。

    巫象这个决定出乎所有人意料,倒没有人怀疑巫象在说假话,因为如果巫象为了保护九原小祭司说谎,等人面鲲鹏族来了,拿什么交给他们?

    巫象疲累地动了动庞大的身躯,轻轻叹了口气,“你们都忘了古早的各族各部落大战了吗?战士不知道,祭司呢?任何一个得到巫运之果的人类部落都没有好下场,所有得到巫运之果的人类都被欲/望给吞噬了。醒醒吧,你们中某些人已经在被欲/望吞噬的边缘,不要再迷惑下去了。”

    只可惜人的欲/望如果能用简单一句话就被说得消失,那世上也没有这么多纷争了,同样人类的进步速度也会慢很多。

    巫象也知道自己说的没用,但他身为第一祭司,有些话他必须说。“另外,在聚会比试开始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飞山……”

    飞山手上抓了一把炒熟的瓜子——出自严默指点,吐掉瓜子壳,拍拍巫象,让他好好休息,剩下的都交给他。

    飞山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喇叭——用元晶跟某个小祭司换的,挥了挥,笑:“众神在上,这小东西真神奇!咳哼!巫象想跟大家说的事是,他老了,想要把巫城第一祭司的位置让出来。”

    “什么?!”众人一片哗然。

    奎帕等人似乎也完全没想到巫象会在今天而且是这种场合提出这样的事,都有点懵。

    现在大家还只是懵,等他们听到飞山的下一句就是狂怒了。

    “轰!”罗绝击掌,发出雷鸣声打断喧哗。

    飞山表示感谢,举着小喇叭继续道:“为此,巫象和我决定,包括巫城在内,这次凡是前来参加聚会的所有祭司、大巫和神侍,只要能在这次聚会比试中获得第一祭司的排名,那么巫城第一大祭司的位置就是他的!”

    “我不同意!”奎帕猛地站了起来。

    瑜伽和其他好几位巫城祭司都跟着表示这样不行。

    前六位祭司中,第二祭司咒巫只看着反对的人怪笑,第三祭司罗绝没说话,第四祭司虫巫低头玩着他的小虫子,第六祭司巴赫皱眉。

    奎帕怒,“这是乱来!巫城祭司之位向来是在巫城内部中选出,外面的祭司想要进入巫城,都得先过了神殿考验,而且只能从神侍开始做起。”

    “奎帕,你的意思是就算比试中有人打败你,可他想要进入巫城,也得从一名神侍开始?你真好大脸!”同行是冤家,更何况是彼此有仇的,咒巫一看奎帕开口就对他放嘲讽。

    奎帕脸色冷硬,“这是规则!”

    “规则?如果巫城神殿的祭司败给其他势力的祭司,又怎么敢妄称第一祭司?”

    听到他师父这句话,严默才知道第一祭司和大祭司是不同的,怪不得大家叫巫象都习惯叫第一祭司,而不是单单的大祭司。

    奎帕还想说什么,飞山扬声打断他:“巫城存在是必须的,至于原因,我想大家心里都清楚。”

    巫城的存在就是制约和平衡?严默想。

    飞山接着道:“谁都不愿意见到巫城地位下降,否则巫城存在的意义也没有了。我和巫象会做出这个决定也是经过仔细考虑,巫城从来不禁止别人来巫城学习巫术和其他能力,而根据巫象最后一个预言,这片大地将会很快迎来一个巨大的灾难,我们需要强大的战士,更需要强大的祭司!谁如果不满我和巫象的这个决定,那就拿出自己的实力战胜别人,否则就闭上你的嘴吧!”

    奎帕深吸气,他敢向神起誓,巫象和飞山做出这样的决定完全就是在针对他!

    “我同意,飞山大人说得对,巫城第一祭司就应该是这片大地上最强大的祭司来当。”火城大祭司流焰举手竖起一根手指附和。

    “我也同意,多年陈旧的规则早就该改一改了。我还建议,获得巫城第一祭司之位的巫者仍然可以兼任原来势力的祭司之位。”接着附议的竟然是土城的三祭司蛇胆。

    土城大祭司圭正瞪他,蛇胆垂下眼睑。

    “同意!”暗城暗卜也开口了。

    “嗯,就这么办吧。”一个又一个祭司附议。

    奎帕双手紧握。听听!为了一个第一祭司之位,他的同盟们现在就已开始迫不及待地向他戳刀了!

    事情就此决定,巫象将在今年的聚会比试后让出第一祭司之位,改由比试中决出的大家公认最厉害的祭司继任此位。

    但经过讨论,众人否决了蛇胆的建议,表示如果那祭司继承了巫城第一祭司之位,就得放弃在原来势力中的祭司位置。

    “怎么样才算是最厉害的祭司?”

    所有人都看向鼎钺部落的位置,知春问出了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罗绝看飞山,飞山对他眨了下眼。

    罗绝伸手。

    飞山:嘛意思?

    罗绝手掌不动。

    飞山明白了,不太情愿地交出小喇叭,还不忘叮嘱一句:“别弄坏了,很贵的!”

    罗绝眼皮都没撩一下,大着嗓门喊话很费力好吗,他前天看九原小祭司使用就眼馋得不得了,偏偏之后那小祭司躲入了主神殿,而主神殿自昨日上午到今晨竟然谁都不让进。

    罗绝拿了小喇叭就不打算还了,举起先试了试音,才道:“想要决出最厉害的祭司,很简单,巫术、巫药炼制、武器制作,一样样比过就行。”

    知春又问:“巫药炼制和武器制作比较容易比试,但巫术要怎么比?比如有的人擅长预言,有的人擅长治疗,这要怎么分出高下?”

    罗绝大概已经和飞山他们商量过,连思考都没思考就回答道:“这次聚会比试的评判会稍微修改一下,所有比试结果,如果是武力比试,则由各势力首领加一名高阶战士,以及巫城两名高阶战士共同评判,人多者获胜。如果是祭司的比试,则由巫城十二位祭司和所有势力的大祭司共同评判,同样人多者获胜。”

    虽然仍旧有空子可钻,可这确实已经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妥当的方法,大家都同意了。

    罗绝特地询问了白曦城等四个智慧种族要不要也参加比试,那四个种族全部婉拒。

    严默觉得这四个种族很有意思,说他们依附巫城吧又有着完全独立自主的管理系统,说他们完全独立吧,他们却都不愿冒头。

    “阿战,你觉不觉得那四个种族就像是来看白戏的?”

    “什么?”原战没听懂。

    “嗯,就是来看我们耍着玩的。”

    原战揽住他,“他们很聪明。”

    “是啊,很聪明,他们大概巴不得人类互斗多死一点才好。”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些智慧种族想自保、想游于人类纷争之外,那也要看炼骨族答不答应。

    一共十一个势力,如果挨个比过去也太花时间,对此九城早就有相应的解决办法,照搬照套就是。

    先从巫药炼制开始比,十一个势力全部参加。

    罗绝宣布规则:“巫药比三次,第一次比止血药,炼制时间为一鸣时,炼制好的巫药,谁止血更快、愈合更快,谁进入下一关。”

    为了防止作弊,巫药需要当众炼制,需要的草药可以自带,也可以向巫城和其他势力求取。

    因为限制了炼制时间,很多需要提前炮制的药草等如果没有准备就会吃上一个大亏,但九大上城都是老参加比试的了,这样的亏自然不会吃。

    鼎钺似乎有人提前提醒,知春出来时并没有什么不安的表情。

    所有人都看着九原,他们知道的九原祭司似乎只来了那少年一个,现在那少年四肢瘫痪,这巫药要怎么炼制?

    有些反应慢的人直到此时才恍然大悟道:“啊,惨了,这小祭司再厉害也没办法比试了,更别说抢巫城第一大祭司之位。”

    奎帕等人表情不动,如果不是确定那小祭司确实四肢不能动弹,他们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同意飞山和巫象的提议,不就是看准这个最大威胁将无法再成为威胁?

    但严默真的就没办法参加比试了吗?

    “看在众神众灵的面上,诸位,我四肢不能动弹,想要炼药也无法炼制,那么我找一个帮手总可以吧?”

    奎帕等人想拒绝,他们想彻底断了严默继续扩大影响力的可能,可惜罗绝抢在他们前面道:“其他祭司既然可以带入两名以内的药奴做帮手,你当然也可以。”

    “我没有药奴,让我们的拉莫聆神侍帮我可以吗?”

    “不行!”圭正否决的嗓门最大,“别人都是药奴,你怎么能用神侍!”

    严默懒得争辩,正要指明守忠帮他,那边木城大祭司朝歌温婉和雅地开口道:“如果默巫不介意,我们这边可以出一名药奴帮你。”

    严默知道木城是好意,但他不太想承这个情。

    正好某些人巴不得他失败,哪愿意木城帮他,当下就嚷嚷木城这样做不符合规则。

    严默趁势假怒,随手一指守忠,“那就守忠来帮我吧!”

    众人一看守忠就是那个从土城过去的奴隶,而这个奴隶原来不过是圭正手下一名专门宰杀野兽和负责烧火烤肉的奴隶,当下再无什么不同意的。

    连奎帕和圭正他们都觉得这小祭司大概是想破罐子破摔了。

    比试空地中多出了是一个圈圈,每个势力参加比试的祭司都必须进入圈中,一旦进去,在药物没有炼制好之前就不准再出来。

    原战把严默抱入指定的比试场地,在里面弄出一把椅子让他坐下,守忠紧张地不知该做什么。

    原战被要求离开,严默安慰守忠:“别怕,你就按照我说的来,做不好也不怪你。”

    “大、大人,我……不会炼药,一点都不会。”守忠急得汗都流出来。

    “我知道,不要怕,你不相信自己也要相信我,你相信我吗?”严默声音放缓,语音中似乎带了一丝安稳精神的魔力。

    守忠听着那好听平和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看到严默对他笑,他也下意识回了一个笑容。

    “很好,看到你面前那些草药了吗?把它们碾碎,不要枝叶,只要汁水,工具会用吗?我教你,很简单。”

    守忠战战兢兢地临时跟着学怎么简单炮制草药。

    在场大多数人都在看九原的圈圈,不少人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如果那小祭司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在指定时间内炼指出优秀的止血药,那他一定是他母亲跟神生的孩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