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4章 章回41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带着面纱坐在二猛身后的妙香悄声问猛:“你们不担心吗?默巫大人这样要怎么炼药?”

    九原人对默大祭司向来都有着诡异的超高信任,其中一直跟着严默混的二猛更是其中翘楚,闻言当即得意一笑,“默默可厉害了,他就算全身不能动,他说要有止血药就会有止血药出现!”

    这信心!

    拉莫聆也点头,“所有人都失败,默巫也不会失败。”

    话说他今早赶回来就看到了二猛身边多出了一个小妖精,而且两人还睡到了一起,对于二猛勾搭女人的能力,他一向佩服之至,说来可叹,他堂堂一个王子殿下,连女奴都没睡过!

    拉莫聆为此又多看了两眼妙香,妙香察觉他的目光对他羞涩一笑。

    原战斜靠在那张宽大的石榻上,看似轻松却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严默身上reads;。他不担心严默做不出止血巫药——当初他收集的那些焦皮焦肉被他的祭司大人全部没收,他担心的是有人会暗中使坏。

    严默一点都不介意拿自己曾经的皮肉入药,指南虽然对他够狠说惩罚就惩罚,连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但对方给予他的这具身体却同样是他最大的金手指,不用白不用。

    这五年中他使用血粉进行了多次试验——血粉就是当初那些磨成了粉末的烧焦皮肉,他发现这东西在促进生机、提高免疫力上有着绝佳效果,既可以当作主药使用也可以当作添加剂。

    像止血粉这样的初级药物,他可以使用多种配方研制,但想要起到令人震惊的效果并尽量减短制作时间,添加血粉是最好的选择。

    其他势力也各有止血妙方,严默事先拿出了三七和大蓟,三七和大蓟都可以单独成药,三七一般晒干后磨成粉使用,大蓟可以鲜用取汁。

    严默先用的就是大蓟。

    守忠已经榨好大蓟的汁水,严默用目光示意,让他打开事先取出的小瓷罐,用里面配好的指甲盖大小药勺,挖了一小勺放入一个空的小瓷罐中,再把大蓟汁水倒入。

    “用那个瓷棒把药粉搅拌成膏状就可。”

    守忠按照叮嘱小心操作。

    最后一步,严默让守忠把药粉放到他手掌下,他使用魂力把药性封住,不让药力流失。

    止血药膏从开始到制成没有超过二十分钟,其中一大半时间还是用来教守忠怎么使用工具。

    严默看看其他人,竟有不少祭司也已经完成。

    大家都在互看,明显在偷学,虽然这样做并不能偷学到全部,但只是记住某种药草的外形或者记住某种处理药草的方法,那也是赚了。

    所有在场势力,包括那四个智慧种族在内,只要人手够,都在派人分别记录各家的制药过程,能记多少就看个人。

    严默特别留意了一下指南,发现指南没有丝毫反应,想了想,严默让守忠帮助他开始炼制第二种配方伤药。同时他让指南打开提醒——如果不是惩罚提醒的话,一般加点已经不会立刻提醒,直到累计一定数量后才会有反应。

    他现在要配制的这个伤药配方在他前世非常有名,几乎被称为神方,大多人一提到外伤药就会想到这种药的名字,一开始这个药方并没有外传,后在其他国家申请上市时因为该国要求所有对外销售的药物必须提供相应的药物成分,这个配方才被迫公开开来。

    田七、冰片、散瘀草、白牛胆、穿山龙、淮山药、苦良姜、老鹳草、酒精,虽然没有明确的配方配比,但有了药物成分,像严默这样的人在实验室买回成品多试验几次,就差不多摸清了药方成分配比。

    田七就是三七,其实这个药方中的药物他在来到巫城之前并没有收集齐,还差一味淮山药,但因为他答应救治巫象,飞山向他敞开了提供草药,更让他进入主殿的常备草药库自己挑选需要的药物。

    最后他没有在草药库里找到淮山药,倒是二猛拿着他以前画好的图纸去交易市集寻找,在水城人那里找到了淮山药,虽然这玩意不一定是淮山药,但是山药没错。水城人没有把它当药草,只是当作普通食物,因为缺滋少味,他们还不太喜欢这种老人、女人和小孩才吃的食物,二猛用一点骨币就买到了一大根。

    因为之前他一直在设法找替代品研制这味外伤药,大多数需要事先炮制的药物他已经处理好,这时只要取出合成就行。

    在合成时他不能动手,自然要指点守忠,他不像其他祭司,让药奴帮忙时,只说“左边的、绿色的、藤条状”之类比较模糊的词语,他直接说出了草药名称,并很随意地向守忠解说这些药草的功效和生长的地理环境,以及哪部分有用,各部分需要怎么处理等reads;。

    之前也说过在场绝大多数人都在关注九原这个小圈圈,他们一开始看那小祭司那么简单就配置出一罐子药膏,都觉得那小祭司要么放弃了,要么就是找到了某种特殊的神药。

    有趣的是,大多数人都认为应该是后者。毕竟那小祭司前日医治好了火云天,今日还有传言说巫象能醒来也是因为他。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大多数人虽然都不希望九原的小祭司取胜,在看到他四肢瘫痪的现状后也不觉得他能取胜,但人心就是那么奇怪,就因为严默四肢瘫痪,还连个帮忙的熟手都没有,他们反而在内心深处又希望这小祭司能做出些什么。

    “那小默巫在干什么?”木城城主忍不住问大祭司朝歌。

    “嘘。”朝歌正在听严默的解说,示意城主等会儿再跟她说话。

    同样的场景在不少势力中发生,土城圭正直接讽刺地道:“那九原小祭司是蠢货吗?竟然跟一个奴隶说那么多,能听见的人也都听见了!”

    蛇胆也想不通,哪个祭司不是把自己的传承捂得紧之又紧?谁要是找到某种神药或者得到某种巫药配方,都恨不得藏起来不让别人知道,为什么那小祭司会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出来?

    他蠢?蛇胆冷笑,说圭正蠢,他相信,说严默蠢,他才不信。

    土城第二祭司擅长炼制巫药,他炼制药物的过程也特别像一名巫者,石锅里咕嘟咕嘟直冒热气,他不时神神叨叨地念叨着什么,再把一株完整的草药丢尽石锅中熬煮。

    严默看到右手掌频频亮起,知道自己刚才的多此一举并没有白做,同时也验证了一件事——指南并不承认他刚才用大蓟汁液加血粉的配方,他就算做出来也没有任何减点。

    但是当他开始配制第二个配方,他每次解说,指南都会给他减点,而且这个减点还不少,显然有多少人听到,他就多出了多少减点。等他把完整配方说完,他的减点数直接就跳出了一个“-10000”的高分值,指南承认这个配方的价值,并把该配方分入了高级配方一类。

    不过他还是在这个伤药里也添加了一些血粉,相信效果会比大蓟药膏要好出不少。

    药物快要完成,严默偶尔也分神看看其他祭司,学到老活到老,他可不敢说他炼制的药物就一定比这些整日浸淫在药草和巫术中的老怪物们强,更何况这个世界还不能用常理论。

    “咕咕!”一鸣时的时间转瞬即过。

    “到此为止!所有人都停下来!”罗绝举起小喇叭大声喝止。

    严默这边也恰好把第二种伤药配制好,

    药物做出来了,自然要验看效果。

    原始社会验看伤药效果的场面非常残忍也非常直接。

    罗绝先让十一名奴隶用木盘收集了各祭司炼制出来的药物,站到巫城前方空地上。

    接着十一名高矮胖瘦都差不多的年轻奴隶被拉上场,三名祭司亲自监督,一名善使骨刀的高阶战士上前,一刀划过,十一名奴隶的大腿上同时多出一道深浅和长短几乎完全一致的伤口,血液涌出。

    罗绝扬声:“现在各位祭司可以指点那些药奴给伤者致伤止血了。”

    守忠正犹豫要不要去抱严默,台上的原战已经一个飞跃出现在严默身边。
  • 背景:                 
  • 字号:   默认